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八章 石魃

第三千零八章 石魃

  这时候殷廉捂着脖子,亦步亦趋的从屋内出来了,他无力的靠在门框上,脖子上渗出黑色的血。

  殷廉粗喘着:“贺兰……”

  “老爷……”贺兰看到殷廉,立刻精神了起来。

  不过怪物的攻击立刻又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来,贺兰慌乱的避开怪物的攻击。

  贺兰现,这怪物虽然力量与度都非常的快,不过如果静下心来,还是能够躲开他的攻击的。

  不过也仅限于避开,要想战胜这个怪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全力的攻击,连他的皮毛都没伤到。

  怪物见贺兰开始与自己迂回战斗,不想在贺兰的身上浪费时间,身体一腾跳出三丈高,落到十几米外的地方。

  “贺兰……阻……阻止他……不要……不要让他……”殷廉已经无力的瘫坐到地上。

  “老爷……”贺兰双眼赤红,连忙冲上前去。

  “快去阻止他……不要让他……伤了他人……”

  隆衫也是捂着胸口上前来,殷廉此刻已经非常的虚弱,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我没事……我没事,快去……”殷廉无力的推开贺兰。

  “大总管,快去找大夫,照顾好老爷……”贺兰猛的站起来,说罢便冲出院子外。

  殷廉此刻已经是弥留之际,声音变的微乎其微:“去找白……白先生。”

  “老爷,我先找大夫。”

  “去找白先生!快去……”

  隆衫虽然是曹cao派来的奸细,不过他到目前为止,并未做过对不起殷家的事情。

  一方面是因为他没必要这么做,再者一点是因为他在殷家留守了这么久,对殷家多少也有感情。

  再加上殷廉为人仗义,对他可以说非常好。

  如今看到殷廉受此苦难,隆衫心中非常的难受。

  “去!”殷廉低吼着,竭尽全力的推开了隆衫。

  隆衫最终还是遵循殷廉的命令,当他跑出院子的时候,他所看到的是一片惨状。

  十几个人在前院倒折,其中几个人已经死了,还有几个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从他们的伤势可以看的出,他们都是那个怪物打伤的。

  隆衫不敢迟疑,直奔白晨的院子而去。

  可是,当他到了白晨所在的院子之时,却现白晨的房门开着,可是里面没有人。

  隆衫心中更加的急切,里里外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白晨的踪迹。

  难道逃了?隆衫不免产生怀疑。

  而这时候的贺兰,正在追赶着那怪物,那怪物见人就攻击,贺兰也只能勉强跟上这怪物的身后,同时在大喊着:“快逃!快逃……”

  大部分人见到怪物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愣。

  他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怪物哪里来的。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我早该如此……我早就应该直接出来,将整个府邸的人都杀光,我居然在那个房间里躲了这么久……”

  怪物肆意的攻击着所有他看到的活物,整个殷家上下都被他搅得鸡犬不宁。

  这时候怪物已经冲到了前厅,几个侍女正在打扫前厅的桌椅,怪物伸手就抓住了一个没反应过来的侍女,张嘴就咬断了侍女的脖子。

  贺兰眼看着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抓起旁边的椅子,直接朝着怪物砸过去。

  椅子砸在怪物的身上砸的粉碎,可是怪物却毫无伤。

  怪物转头看向贺兰,随手丢掉了手上侍女的尸体,不满的眼神直逼贺兰。

  “烦人的家伙,你打不过我,我也不想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你应该庆幸我对你没兴趣,你居然还追到这里来,你真的不怕死吗?”

  “打不过也要打!”贺兰冷冷的看着怪物:“你伤了我家主人,那我便不能放过你。”

  “不放过我?你又能奈我何?”

  怪物站在原地,看来这次他不跑了,而是打算在这里杀了贺兰。

  贺兰摆出了起手式,屏住呼吸的刹那,贺兰带着狂涛一般的掌劲拍向怪物。

  可是怪物纹丝未动,就站在那里任由贺兰的掌劲拍在身上。

  这次贺兰可是使出了十二分的力道,怪物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你看到了吧,你的攻击对我毫无效果,现在换我了……”怪物的眼中闪过一丝残忍。

  贺兰心中暗叫不好,急忙抽身退开,可是他的度终归还是慢了一拍。

  怪物身上那些凌乱的毛突然绷直了,就如钢针一样竖起来,瞬间变成了一个刺猬。

  贺兰的手掌瞬间被密密麻麻的针毛刺穿,当他收回手掌的时候,整个手掌已经痛的无法言语,掌心上全部都是细小的血孔。

  贺兰惊骇的看着怪物,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怪物到底从何而来。

  这根本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原本就可怕的怪物,此刻更是变得恐怖绝伦,现在的他根本就无法下手,身上全都在针毛,让他犹如刺猬一样。

  怪物低吼一声,猛的朝着贺兰撞过来。

  贺兰急忙躲避开,大厅的顶梁柱立刻就被撞断,贺兰更是震惊。

  这怪物实在是无从下手,他根本就想不出如何对付。

  怪物扭过头看向贺兰,狞笑着说道:“你别逃,只是一下子就过去了,你完全感觉不到痛苦。”

  怪物再次撞向贺兰,贺兰立刻奔逃出大厅,怪物立刻追向贺兰。

  看来这次怪物是打定主意要杀贺兰,腮帮子又一次鼓起来,朝着贺兰吹出一道气炮。

  嘭的一声,气炮打在门上,整个木门就如被散弹枪击中一样,瞬间被打的支离破碎。

  贺兰心中一动,这怪物在府内杀伤极大,若是能将他引开的话,那么威胁就小许多了,这样一来也不算是辜负老爷的嘱托。

  贺兰不与怪物正面对抗,而是选择逃跑。

  贺兰就打定主意,往人少的地方引。

  怪物对贺兰穷追不舍,时不时的放出一个气炮。

  贺兰一边逃一边评估怪物,这个怪物最大的攻击手段就是他的气炮,不过他的气炮似乎打不准,至少对移动的物体准头很差,可是威力极大,只要中一下,不死也要掉半条命。

  另外就是他的身上全都是钢针,让人无法下手。

  不知不觉间,贺兰已经将怪物带到了竹林中。

  “你想将我引开人群是吗?”怪物一边追着贺兰,一边开口说道。

  “你既然知道,为何又跟着我过来?”

  “当我认定了一个猎物,我就绝对不会放手,我会将我的猎物追到精疲力尽。”

  贺兰心中叫苦,他的力气已经不多了,先前被穿透的手掌,此刻传来酥麻的感觉,而且这种酥麻的感觉开始向着全身蔓延。

  他身上的针毛有毒!

  “看来你已经感觉到了,嗤嗤……刚才你的手掌被我的针毛扎中,我已经将返魂香注入你的身体里,你的身体会慢慢的失去知觉,然后你就能看着我是如何将你吃掉,如何将你啃的骨头都不剩下。”

  贺兰终于站不住了,毒素已经开始向全身蔓延。

  怪物一步步的走到贺兰的面前,张开他的血盆大口露出满嘴獠牙。

  腥臭的气味扑面而来,贺兰闭上眼睛,等待着怪物咬断他的脖子。

  突然,贺兰听到一个声音,贺兰猛的睁开眼睛。

  却见殷小虎正拿着刀冲向怪物:“怪物,休伤我师父。”

  “又来一个送死的。”怪物转头看向殷小虎。

  贺兰大惊:“小虎,走,快走……”

  “师父,我是来救你的,我不走……”殷小虎拿着刀冲到怪物的面前,直接就朝着怪物当头劈下。

  怪物抬起手一抓刀刃,用力一扯,连刀带人将殷小虎甩飞出去。

  贺兰叹了口气,殷小虎的武功实在是太差了。

  哪怕是自己都不是这怪物的对手,殷小虎又怎么可能敌得过这怪物呢。

  而且他连对手的实力都没摸清楚,就贸然的出手攻击,这和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

  “你们是师徒?那就连你这徒弟一起吃掉。”怪物舔了舔舌头。

  贺兰现在便想救殷小虎也是有心无力,返魂香的毒素已经蔓延全身,他现在连指头都动不了,如何去救殷小虎。

  殷小虎也有些懵了,他现自己居然连这怪物的一招都接不下。

  这和他想象中的结果完全不同,而且他还现,这怪物似乎是打算先杀他……不,应该说是先吃他。

  正当贺兰和殷小虎绝望之际,又听到一个脚步声。

  怪物抬起头,看向竹林的尽头,却见一人漫步走来。

  “真是够了,我难得安静的读一本书,你们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些吗?”

  “白先生……是白先生……”殷小虎大喜的叫道:“师父,我们有救了。”

  贺兰在看到白晨到来的时候,的确是升起几分希望。

  可是一想到这怪物的可怕,他的希望又沉沦了。

  这怪物根本就不可能战胜的了,即便是白晨来了也无济于事。

  对这怪物来说,也许只是多了一份食物而已。

  白晨走到了现场,先是看了看贺兰和殷小虎,又看向眼前的这个怪物。

  “你是什么东西?嗯……你的身上有很重的尸气,像是尸鬼,不过又有所不同,你是谁炼出来的怪物?”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怪物咧嘴笑起来:“我乃是石矶娘娘座下,石魃。”

  “石矶娘娘?”白晨眼前一亮:“太好了,终于找到了,你可知道石姬现在在哪里?”

  “知道。”

  “在哪里?”

  “阴曹地府,我现在就送你去。”石魃突然朝着白晨喷出一记气炮。

  “小心……”贺兰大惊叫道。

  白晨身体微微一侧,避开了石魃的气炮。

  “你敢攻击我?”

  “嗤嗤,一介凡人,有何不敢?”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