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千零四章 扰梦

第三千零四章 扰梦

  哐哐哐——

  白晨也不知道是几更天了,就听到门外传来沉重的敲门声。

  “里面的人死了,全部给我滚蛋。”白晨大吼一声。

  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踹门的声音,房门被重重的踹开了,然后就感觉到一双冰冷扯住了他的手腕,想要将白晨从床上拽下来。

  白晨猛的惊醒了,在那人要将他拽下地的刹那,白晨反而将那人拽到床上,同时手已经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白晨睁开眼睛,发现此人穿着甲胄,与此同时白晨感觉到背后十几支长枪的枪头指着他。

  白晨回过头,发现屋子里站满了士兵,一个领头的兵头看着白晨。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闯入我的屋内?”

  “你又是什么人?我们是总兵府的,是来搜查奸细的,你胆敢反抗,必是奸细,就算不是,也与奸细有关,将他带走。”

  白晨丢开手上掐着的士兵脖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你要拿我?”

  “拿你又如何?难道还不行吗?”

  “我这人有个习惯,别人若是与我讲道理,我便与人讲道理,可是如果别人与我不讲道理,那我也不会与人讲道理。”

  “哈哈……某倒要瞧一瞧,你如何与我不讲道理。”

  ……

  “总兵大人,你这深夜带兵闯入我们殷家,可是我们殷家有人犯了什么罪过?能让你如此大动干戈。”殷廉迎着舟山走来,语气看似客气,实则是兴师问罪。

  他们殷家也是有人为官的,在这滨海城也是一大家族,虽不敢说在这滨海城横着走,可是至少也不是莫名其妙的什么人,都敢闯入他们殷家的。

  如今舟山带兵撞开他们殷家大门,而且还派遣士兵肆意在殷家的宅邸院落中肆意搜查,这明显就是在打他们的脸。

  舟山的皮肤黝黑,毕竟是个武将,身材略显消瘦,脸上带着两撮小胡子,给人一种生冷的感觉。

  舟山看着殷廉笑了笑,却是皮笑肉不笑。

  “殷老爷别来无恙,本官也是职责所在,今夜本官发现有奸细闯入我府邸,我带兵追击至此,看到那奸细跳入殷家的墙垣,所以便带兵进来捉拿,我是怕那奸细走投无路,伤了殷家的人就不好了,冒犯之处,还请多多担待,他日本官亲自设宴赔罪。”

  “总兵大人,我殷家家大业大,即便你要搜查奸细,这么肆意妄为却也不大好吧,若是不知道的人,还当我殷家犯了什么罪过,被总兵大人抄家了。”

  “这倒是无妨,谁若是敢乱嚼舌根,本官便割了他的舌头。”舟山笑盈盈的说道。

  “此事我定会向曹丞相禀报。”

  舟山的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一丝毒辣,不过很快的,那道阴毒之色便消失,又换上了那张虚伪的笑容。

  “殷老爷,何必呢,本官也只是职责所在。”

  “总兵大人,您的职责却不知道是否包括了为难我们殷家?”

  “殷老爷,话不能这么说,我捉拿江东孙家的奸细,也是为了殷家着想,若是殷老爷不知道的情况下,让那奸细潜伏在殷家,他日若是曹丞相知道了,恐怕就不只是搜查那么简单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总兵大人继续搜查吧,不过你最好能把奸细搜出来,若是搜不出来,到时候也别怪殷某不将情面,我殷家在丞相身边也是有几个说的上话的人。”

  舟山看殷廉如此强硬,心中犹豫,他本就不确定,先前那个奸细是否是殷廉派出来的。

  只不过是殷廉的嫌疑最大,而且先前拿人心切,也没顾及那么许多。

  现如今冷静下来,他反而担心起来,若是搜到人了,倒也罢了,可是如果没搜到人的话,殷家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到时候到曹cao的面前参自己一本,曹cao派人过来,发现了自己的计划,那才是真的麻烦大了。

  想到这里,舟山不禁开始在心中筹谋起来,看来这个计划是要提早进行。

  这殷家今日如此不尊我颜面,他日必让他鸡犬不宁。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舟山心中一喜,找到人了!!

  若是在这殷家府邸找到了人,那主动权就在自己的手中了。

  到时候直接抄了殷家,这殷家千年底蕴,家底丰厚异常,可以说洗劫整个滨海城,其中一半的财富都在这殷家之中藏着。

  殷廉眉头皱起,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倒是不担心人被找到,毕竟他是亲自藏起来的,除了他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能把人找出来。

  不过远处的嘈杂声,明显是有人与舟山的士兵发生了冲突。

  就在这时候,却见一个士兵被砸飞到他们的面前。

  只见一个煞星一路杀过来,殷廉脸色微微一变,那人不是别人,却是那个教书先生。

  怎么是他?

  他怎么会与舟山的人动手的?

  这下糟了,自己忘了叮嘱他,这时候千万不能动手了。

  舟山看到此情景不惊反喜,转头看向殷廉:“殷老爷,看来这奸细是找到了,哈哈……”

  殷廉想说他不是奸细,他只是府上的一个教书先生。

  可是这话说出来,恐怕他自己都不相信,教书先生能有这身手?

  更何况,自己即便是说了,以舟山的为人,哪怕真的知道不是,他也会将错就错。

  这时候的舟山就是这个想法,不管殷廉到时候如何解释,他都不会接受殷廉的解释。

  他要的就是一个由头,一个能够对殷家动手的借口而已。

  现在,这个借口找到了,而且还是殷廉亲自送到自己面前的。

  如果自己不笑纳,那就太对不起他了。

  “这奸细倒是武艺高强,想来定是那江东孙家的奸细,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快给我制服他。”

  舟山稳坐钓鱼台,这次他可是带了不少的人来,便不怕那人不束手就擒。

  可是,那人却越来越近,那些士兵看起来并不能阻挡的了他的脚步。

  舟山越看越惊,殷廉也是越看越疑。

  先前他听贺兰说白晨的武功如何的高强,他却是不怎么相信,只当是贺兰抬捧白晨。

  如今见白晨面对着百十个人,居然一路厮杀接近,他这才相信。

  而且此人的武功,比贺兰说的还要高许多。

  可惜了,若是再隐忍些许时候,再与之图谋亦有可为,现在却是困兽之斗,而且还害了他们殷家。

  “拦住他……给我拦住他……”舟山眼看那人已经不足十丈距离,吓得连连退后。

  那些士兵也是拼死要阻白晨的脚步,可是这些士兵如何挡得住眼前这杀神。

  白晨此刻还穿着睡衣,可是睡衣此刻已经染红了。

  白晨已经杀到了舟山的面前,他的手中还拽着一个人。

  舟山虽然是老将,不过此刻的他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所以才会到这滨海城当总兵,现在的他可能连战戟都不一定挥的动。

  眼前的白晨浑然就是混世魔头,眼中杀气腾腾。

  “就是他是吧?”白晨指着眼前的舟山,低头对拽在手中的士兵问道。

  那士兵已经吓得面无血色,他就这么被白晨拽了一路,也是亲眼看到了白晨是如何厮杀过来的。

  他终于明白了,白晨所说的不讲理,是如何的不讲理。

  白晨身上杀气腾腾,抬头看向舟山:“便是你派遣士兵来扰我清梦?”

  “什……什么?”舟山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白晨的话。

  “哼!我睡的好好的,你派遣士兵来打扰我,你还在那装什么。”

  “我……我是滨海总兵,我是在搜查奸细。”

  白晨上前,朝着舟山的小腹便踹过去:“我管你是不是职责所在。”

  舟山直接被踹的跪到地上,捂着小腹痛苦不已。

  “你……你敢打我?”

  白晨一把拽起舟山的头发,提到空中:“我不止是敢打你,我还敢杀你。”

  “万万不可啊……”殷廉吓得连忙大叫起来。

  舟山是该死,却不能死在他们殷家,如果死在殷家,那他们殷家就彻底完了。

  “不可?为何不可?他扰我清梦,难道不该死?”

  “这……这都是我手下自己妄为……不是我……不是我指使的。”

  舟山此刻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只想先从白晨手中脱身再说。

  “白先生,千万不可伤了总兵大人,你可千万不要害了我们殷家。”

  白晨看了看殷廉,又看了眼手中的舟山。

  “那好吧,便看在老爷的面子上,饶他一条狗命。”

  白晨丢下舟山,舟山缓过劲来,爬起来大叫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舟山叫喊的同时,人也在飞快的躲到士兵群之中。

  可是当白晨回过头的时候,露出的却不是愕然,而是那一抹狞色。

  “我也觉得,还是直接杀了你好。”白晨掀飞了挡在眼前的士兵,抓住了还来不及躲远的舟山。

  殷廉大惊失色:“白先生……”

  “不用怕,曹cao若是问罪,你只管说是我动的手,我与那曹cao有几分交情,虽然他也恨我入骨,不过想来杀他个把人,他是不会不卖我面子的。”

  “竖子,你敢!”

  白晨伸手抓住了舟山的脸部,舟山的脸部瞬间扭曲凹陷,身体被白晨提在半空中,四肢不断的抽搐,最终还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殷廉张着嘴,愕然的看着白晨,他没想到白晨的杀性如此之大。

  不就是被扰了清梦么?居然将舟山直接给杀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