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九十八章 敌友?

第两千九百九十八章 敌友?

  白晨的门外又传来一阵声音,白晨以为又是那两个小孩子来闹事。

  正打算出去教训,却见来的是一个华服中年人,身材微胖,头戴顶帽,不过又没有那种富贵气息,身边跟着两个家丁,颇有一些狐假虎威的架势,看向白晨的时候,眼睛都是居高临下。

  “看见大总管也不知道行礼吗?吴管事是怎么办事的,招个教书先生也这么不懂礼数,这样怎么去教少爷小姐?”

  “就是就是,大总管,我看那吴管事是不想干了。”

  这位大总管瞥了瞥白晨:“你就是新来的教书先生?”

  “在下正是。”白晨点点头回答道。

  “你们两个且退下。”大总管说道。

  “大总管,要教训他,何劳您亲自来,我们给您出气。”

  “嗯?我要做什么,需要你们代劳?是不是把我这个大总管的职位也代劳了?”

  “不敢不敢……”

  “我们这就走。”

  这两个家丁立刻就灰溜溜的离去,看到两人离去,大总管突然脸色一变,一改先前高傲傲慢的态度,向白晨抱拳行礼:“在下隆衫,拜见白先生。”

  “咦?你认识我?”白晨诧异的看着大总管,脸上带着几分疑惑。

  “在下是曹丞相麾下一员不起眼的偏将。”

  “你是曹cao的人?怎么会在这里当起了总管?虽说偏将不算高,可是至少也比这个大总管的身份高吧?”

  “在下是奉了丞相之命,已经蛰伏在殷府十余年了,不过每个月都会回报一次,上次接头人便给了我一张先生的画像,说是不管是谁见到您,都不允许有任何的冒犯怠慢,先前小人见您跟随吴管事进来,便来您这里接头,敢问……白先生在丞相是何职务品级?”

  “额……哈哈……我不是曹cao的人,我和他还有仇怨,你是搞错了,哈哈……”白晨大笑起来。

  “啊……你……”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的身份透露出去的。”

  隆衫的脸色非常难看,甚至有想要杀了白晨,可是很快他就将自己的杀气掩盖下来。

  “不过我很好奇,这殷府有何价值,能让一个偏将放下自己的身份,潜伏在这富贵人家中?难道是曹cao惦记着这殷家的家产?殷家虽然富贵,不过应该还不足以填满曹cao的胃口吧。”

  “白先生,既然您不是丞相的人,那在下也不便多做逗留,告辞。”

  隆衫有些恼火的离去,本以为白晨和他是一路人,结果搞了半天,却发现白晨不但不是他的同僚,还很可能是对头。

  想到这里,隆衫便一阵懊悔,这十几年来,他可是处处小心,免得被人发现马脚。

  却不曾想居然在白晨的这里吃了亏,暴露了身份,心中暗叫大意了。

  同时也在抱怨,与自己接头的人也不与自己说清楚,害的自己现在身份曝光。

  不过此人到底是何来历?他来此又是为了什么?

  隆衫心中不断的猜测着,可是又始终摸不着头脑。

  他与主公既然是敌对关系,为何主公会颁下命令,任何人见到他都要以礼相待,不允许有丝毫怠慢冒犯。

  “这殷家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曹cao如此惦记在心,而且看起来这惦记的时日不短了,那隆衫居然在殷家潜伏了十几年的时间。”

  白晨心中猜疑着,算了,不想了,若是最后也没想明白,便直接去找曹cao问个清楚。

  正在这时候,外面又传来吵闹的声音。

  这次是殷小馨和殷小虎的声音,便听殷小虎道:“师父,便是这里。”

  白晨走出门外,就看到殷小虎和殷小馨带着一个壮汉,这壮汉不似普通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戾气,此时正是初春,依然是天寒地冻,此人居然坦露着胸口,似乎不惧严寒。

  这壮汉看向白晨,眼中闪过一道厉色,就如箭矢一半锐利。

  “便是伤我徒儿,还辱我师门武功是吗?”贺兰大声喝问道,一上来便是兴师问罪,根本就不给白晨辩驳的机会,直接把帽子扣在白晨的头上。

  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哦,他们是如此与你说的吗?那便算是吧。”

  “好胆,来,你我过上两招,你若是胜了,我便不再为难你,可是你若是败了,我便断你一条胳膊。”

  “如此甚好,公平公平。”

  白晨微笑的点点头:“我生平最喜欢与人对赌,你既然由此兴趣,那便做过一场。”

  “好!看招!”

  贺兰也不含糊,出手便是龙行虎步,拳劲比气先前的殷小虎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殷小虎的武功全凭着一口气,那口气若是断了,那便自己先遭重创。

  可是此人的吐纳匀称,呼吸顺畅,气息更是浑厚异常。

  放在这个时代,此人也是个内家高手。

  白晨也握拳迎向贺兰,双方交过一拳,白晨向后退了一步,贺兰却是向后连退三步。

  贺兰惊疑的看着白晨,他没想到白晨的内劲居然比他还要浑厚几分。

  “好功夫,你练的是什么功夫?”

  “刚才我使的是铁牢,化身为铁,困锁蛟龙,你又使的什么功夫?”白晨看着贺兰问道。

  “这是我师门的太阿功,练到高深出能够力敌千人,我从六岁开始修炼,练至如今已经四十年,本以为独步天下指日可待,却不曾想,你一介书生居然有如此功力,佩服的很!”

  “过奖,再来。”

  白晨轻笑一声,双方打的不可开交。

  不同的是,贺兰拳拳生风,攻势就如狂风骤雨,而白晨则是轻描淡写,招与招之间具是漫不经心。

  每次白晨都能轻松逼退贺兰,而贺兰又会换招再攻。

  即便是不懂武功的殷小馨,都看的出来,白晨化解贺兰的攻击轻松随意,明显武功要高于贺兰。

  不过两人打的确实漂亮,殷小虎看的如痴如醉。

  贺兰的攻击钢猛无比,拳风虎虎生威,白晨招式精妙,两人你来我往,从最初的寻仇却演变成了后来的喂招,你来我往,虽然说少了厮杀的惨烈,却又多了高手之间的博弈。

  双方就像是完全不觉得厌烦,不断的给对方喂招,任何普通的招式落到他们的手中,却能化腐朽为神奇。

  双方一直斗了一千个回合,终于在对拳中,各退了几步。

  “痛快,好久没有人能与我好好的打上这么些个时间了。”贺兰好爽的叫道。

  “承让。”

  “阁下的功夫比我高了不知道哪里去,莫以为我不知道。”

  “贺兰师父,你怎么对他这么客气……他可是……”殷小馨急了,连忙上前急道。

  “休要把我当成傻子,你真以为我会被你那三言两语蒙蔽了吗?这位先生武功比我都高,他若是有心羞辱我师门,先前何须相让?他若是要伤你二人,你们现在怕是已经是废人一个。”

  贺兰看向白晨:“先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我这弟子顽劣,也是在下疏于管教,只是我也只是殷家的门客,却是不好对他太过严厉,倒是给先生添了麻烦。”

  “无妨,我也就混口饭,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能理解。”白晨看向殷小馨和殷小虎,脸上顿时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贺兰转头看向殷小虎和殷小馨:“你二人有眼不识泰山,这位先生乃是绝世高人,能做你们的老师,是你们三生修来的福气,你们居然还如此不识好歹。”

  “哼!我才不要他做我老师,我去与我爹说,让他把这家伙赶走。”

  殷小馨骄横惯了,扭头便跑,殷小虎看着贺兰,最后低下头,一溜烟跟着殷小馨的脚后跟也跑了。

  “殷家这对儿女是在下看着长大的,若是将来有冒犯之处,还请先生见谅。”

  “他们出身富贵人家,可是缺乏管教,若是不能纠正他们肆意妄为的性格,恐怕将来会招致大难,还是趁着现在他们还小,你我合力将他们的性格改正过来的好,你说是吗。”

  “先生说的有理,在下会注意他们的言行举止。”

  贺兰与白晨聊了几句便离去了,白晨看着贺兰的背影,虽说贺兰刚才言词亲和,可是白晨看的出来,贺兰对自己有些戒备。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他既然对殷家有感情,自然会防着来路不明的人。

  更何况自己展现出来的武功,这样的武功来殷家做教书先生,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贺兰心中的确是对白晨有所提防,不过无凭无据,也不好无端指责人家。

  刚走没两步,便见一个家丁匆匆找来:“贺兰,可找到你了,家主老爷喊你过去呢。”

  “哦,就去。”贺兰走了两步,又问道:“老爷不是出门了吗?今日回来了吗?”

  “老爷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具体我也不知道,这次喊你过去,多半是要你帮忙。”家丁一边走一边说道。

  贺兰点点头,没有再追问,殷家老爷对他有恩,所以贺兰留在殷家,也是为了报恩。

  当初他本是草原部族的勇士,却被人构陷说是谋害了族长,最后被族人追杀,重伤垂死之际,正好被在草原上走商的殷家老爷所救,殷家老爷冒着极大的风险,把他带回关内。

  所以贺兰一直都感激殷家老爷,这些年来,看起来沉默寡言的贺兰,其实都在暗中帮殷家处理了许多的麻烦。(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