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九十七章 找茬

第两千九百九十七章 找茬

  少女在那使劲的喊着,叫着,可是喊了半天,也没见有人过来。

  只有一个小丫鬟,在院子口那探头,看着那少女喊叫,也不上前来劝,也没上来帮忙。

  那少女似乎是喊累了,便不再喊了,不过看向白晨的时候,眼神里还带着几分不善。

  “你这家伙,好大的狗胆,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白晨坦然回答道。

  不过看这少女的气势态度,再联想到先前管事的告诫,不难想象她的身份。

  “本姑娘是殷家大小姐,殷小馨,现在知道了吧?”

  “哦。”白晨点点头:“知道了。”

  “那你现在知道了,你刚才打我,现在总该害怕了吧?”

  “我为什么害怕?”白晨反问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可是殷家大小姐,你这狗奴才……”

  “你现在骂我的,我会全部记得,等明日上课了,我便拿戒尺抽你手心。”

  “你……你敢?”

  “我是先生,我当然敢。”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哼!我让小虎来教训你。”殷小馨恼怒的说道。

  说罢,殷小馨掉头就走,没过多久,便带了一个大块头,不过长相却相当的稚嫩。

  “姐,便是此人?”

  “对,就是他,小虎,给我打,打残了算我的。”殷小馨指着白晨叫道。

  “敢欺负我姐,小爷我打死你。”殷小虎抡起砂锅大的拳头,就朝着白晨砸过来。

  白晨掌心一握,精准的握住殷小虎的拳头,右手反掌一个耳括子甩在殷小虎的脸上。

  殷小虎傻了,殷小馨也傻了,愕然的看着白晨。

  “你……你……”殷小虎指着白晨。

  “怎么?我不能打你?”

  “我……我爹都没打过我,你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殷小虎整个身躯就朝着白晨扑过来,白晨侧身一躲,殷小虎扑到地上。

  殷小虎这一扑颇为狼狈,就那么四脚朝天的趴在地上,连白晨的衣角都没摸到。

  白晨带着几分怜悯的眼神看着殷小虎,殷小虎满脸通红,抬起头解除到白晨的目光,脸色越发的难看。

  “还打吗?”白晨居高临下的问道。

  殷小虎不服气,一个扫堂腿扫向白晨,同时身体也做了一个漂亮的翻身。

  白晨向后跳了一步,避开殷小虎的攻击:“武功差,根基弱,就这德行也就在家里横,放到外面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人打死。”

  白晨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出这话,殷小虎更怒了。

  “啊……我和你拼了!”

  白晨左闪右避,避开殷小虎气急败坏下的攻击。

  殷小虎的身体素质极好,拳拳都是全力,就如狂风骤雨一半袭向白晨,气息依然平稳。

  看的出殷小虎是练过一些功夫的,不是战场上杀敌的武艺,不过就粗浅的拳脚功夫。

  再加上殷小虎的性格,更倾向于街头混混的打架,就是靠着一股蛮劲。

  白晨借着空隙,一拳重重的抡入殷小虎的腹部,殷小虎整个人跪地不起,口沫遏止不住的往外流。

  白晨这拳的力道可是实打实的,直接把殷小虎的气打断了,以至于殷小虎有那么刹那的窒息。

  “小虎!”殷小馨连忙上前掺扶殷小虎。

  毕竟是自己的弟弟,殷小馨虽然惯于使唤殷小虎,可是看到殷小虎受苦,她还是难免担心。

  “你这人怎么这样,小虎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这么打他?”

  “他的年纪是孩子,块头可不是小孩子,我打他是给他长记性,让他老老实实的做人,切莫仗着武艺欺人,而且他的这身武艺高不成低不就,若是他人不让着他,怕是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小虎,我们走。”殷小馨瞪了眼白晨,掺扶着白晨转身离去。

  “明日可莫要比我更迟,若是谁迟到了,我便惩罚谁。”

  “哼……”

  远远的听到殷小馨的一声重哼,显然是恨极了白晨。

  “小虎,你没事吧?”

  这时候殷小虎也缓过气了,呼吸顺畅了许多。

  “没事了,我刚才气被他打断了,这家伙是个厉害角色,我打不过他。”

  “什么气被打断了?打断了气,你还能活着?”殷小馨没练过武功,不知道殷小虎的意思。

  “这是我师父教我的,说了你也不懂,我每次出招,都有很特别的吐纳,一呼一吸之间,都有规律可言,能够让我的力气更加绵长悠久,可是刚才他打我那一拳,把我的这种吐纳规律打破了,所以我刚才没缓过气,难受死了。”

  “你才练了多久的武功,自然不是他的对手,要不找你师父与他做过一场?”

  “这……”

  “干嘛?不愿意啊?”

  “这种小事,就不用劳烦师父了吧?”

  “什么叫劳烦?你师父吃我们的,住我们的,现在要他出点力气,那也是正常。”

  “那你与他说去。”

  “我说就我说,走,我们这便去找你师父去。”

  殷小馨的性格就是这么大大咧咧,根本就无所顾忌。

  不过在这沿海小城里,她也有这个资本。

  基本上大户人家也都知道她的身份,所以不会与她计较。

  在殷府内,更是人人都让着她。

  殷小虎的师父也住在一个单独的别院内,他是殷府的门客。

  殷家是个大族,上上下下有几十口人,还有几个入士,也算是门风纯正,再加上时常跑商,自然就养了几个门客。

  殷小虎的师父就是其中一个,而且也是武功最高的一个。

  殷小虎从小便喜欢舞刀弄棒,自从这位师父来到殷府后,便天天缠着他,求他传授他武功。

  这人也就顺便教了殷小虎几招,殷小虎学会之后,更是成了殷府内的小霸王,整日找人切磋。

  那些家丁下人如何是他的对手,更不敢与他动手。

  这也导致殷小虎一直对自己的武功高低没个概念,他以为自己的武功已经算是很高了,一直到今日,他遇到了白晨。

  今日败在白晨的手中,对他来说,可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贺兰师父。”殷小馨敲了敲门。

  “进来。”门内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

  只见一个光膀子大汉盘坐在地上,身上黑色浓密茂盛的黑毛,让他看着就像是个野人一样,散乱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可是透过头发,殷小馨依然能够感觉到这大汉眼中迫人的视线。

  “何事?”贺兰是胡人,他虽然来中原多年,可是依然不习惯中原的诸多礼仪。

  “贺兰师父,小虎被人打了。”

  贺兰皱了皱眉头:“哪个大胆的奴才,敢对小虎动手?”

  “贺兰师父,是一个新来的教书先生。”

  “什么?小虎被个教书先生打了?”

  “是啊,那教书先生很是可恶,他今日刚来府上,便要我和小虎给他见礼,我们不愿……小虎还说,他有师父,所以不能给别人见礼,结果那家伙就说小虎不学无术,学了几招旁门之术,就来他的面前招摇,想必他的师父,也不是什么见得光的人。”

  殷小馨的谎话说的行云流水,眼睛都不带眨的,殷小虎看的目瞪口呆,满脸的愕然。

  显然在来之前,殷小馨完全没和他通过气。

  “小虎是气不过,就和他动了手,结果那人居然会武功,还把小虎打了。”

  “小虎,可有此事?”

  “啊……有……”

  “那人是如何打你的?”

  “我就与他过了两招,他先是扇了我一巴掌,然后又在我的腹部打了一拳,正好把我的气打断了。”

  “倒是有几分能耐,居然能找准你的气机。”

  “贺兰师父,小虎的事情你可不能不管,他被人欺负了,你的面子上也没光不是?”

  “那你要我如何?”贺兰抬头问道。

  “教训一顿那人,打断他的手脚,逐他出府。”

  “我是殷家的门客,却不是你的打手。”贺兰淡然说道。

  “可是他都欺负到贺兰师父头上了,你也不管?他还把小虎打成这样,刚才小虎还呕血不止。”

  “我已经看过了,小虎没有大碍。”贺兰的语气依然平静:“我没理由出手,对方还是个教书先生,若是我出手打了他,你爹恐怕就会先将我逐出殷府。”

  “不会不会,我肯定帮贺兰师父说情。”

  “贺兰师父,那人武功很厉害。”殷小虎憋了半天,也就憋出这么一句话。

  “他能找准你的气机,可见他也是个中高手,就算是我,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怎么可能啊,那家伙看着寻常的很,也不知道哪里学来了几个三脚猫招数,也就欺负一下小孩子,若是碰上了贺兰师父,还不把他打的哭爹喊娘。”

  “罢了,既然你们都求到我这来了,我再推脱也实在说不过去,毕竟小虎是我的徒弟,便让我去会一会那个教书先生的高招。”

  贺兰站了起来,刹那间,他的气势也完全展开,殷小虎和殷小馨便感觉到泰山压顶一般。

  殷小虎的身材已经够高大了,可是与贺兰比起来,却还是矮了一个头。

  气势上更是相差甚大,殷小虎毕竟还很稚嫩,可是贺兰的身上却是带着几分杀气,胸前便有十几条触目惊心的刀疤,可见贺兰曾经所经历过何等触目惊心的战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