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九十六章 教书先生

第两千九百九十六章 教书先生

  白晨这次下山,颇有一些漫无目的。天籁小说WwW.『⒉

  东走走,西逛逛,走到哪里算哪里。

  一个月的时间,白晨已经身处于滨海。

  滨海是曹魏的地盘,地处沿海地区,不过在古代,越是靠海的区域,就越是不被重视,特别是这个时代,航海业不达,所以沿海地区多是靠打渔维生。

  此刻白晨正站在船头,白晨感觉到,妲己的气息在这附近就消失了。

  所以便在这一带寻找,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将气息掩去。

  虽说白晨失去了她的踪迹,不过若是她铁了心要躲着自己,自己便直接捏爆她身上的禁制。

  这是白晨给她留下的限制,也是防止她逃跑的后手。

  “先生,您最近几日都租我的船,在这海上到底在找什么?”船夫好奇的看着白晨。

  白晨是个生人,最近几日一直都租借他的船只,虽说几日都没有打渔,不过白晨给的酬劳却是比打渔要多许多。

  而且白晨给他的感觉很好,也从未在他的面前端架子,所以几天下来,船夫在白晨的面前也就放开了,没有最初那么拘谨。

  “这海上最近可有什么奇怪的人来此?或者是生什么奇怪的事情。”白晨问道。

  “先生不就是生人么?”

  白晨莞尔一笑,这船夫倒是和自己开气玩笑了。

  “那除了我之外呢?”

  “倒是没注意到,先生若是需要,回头我去与其他同行知会一声,让他们帮先生留意一下。”

  “那便有劳老丈人了。”

  “说的哪里话,先生仗义,这点小忙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船夫爽快的说道,顿了顿,又道:“虽说这海上没什么奇怪的人,不过在陈家渡口那却是出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哦?怎么个奇怪?”

  “那陈家渡口有一富户人家,家中的老祖母前些日子死了,出殡那日居然又活了过来,你说奇怪不奇怪,按说那人家的老祖母已经八十高龄,若说就此仙去,倒也合乎情理,却不曾想,出殡的时候,突然从棺材里爬起来,人人都说是那人家积德行善,所以老天才降下仙缘。”

  “有这等事?”白晨的眼中露出一丝惊奇之色:“却不知道那位老夫人现在可还健在?”

  “应该还在吧,我是个外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那富贵人家姓甚名谁?”

  “那人家姓殷。”

  “待会回去的时候,带我去那人家看看。”

  “我们这外人,如何能进那富户家中?”

  “只要带我去到门口即可。”

  白晨也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如果那位老夫人已经化为厉鬼还尸,说不得白晨还要将她送去该去的地方。

  这对任何人都有好处,哪怕老夫人不是厉鬼所化,她若是以死者之身复活,死人的身体死气甚重,不止对活人不利,对魂魄也会有所污染,用不了多久,皮肉腐化,魂魄化为厉鬼,到时候那户人家便要鸡犬不宁了。

  下午的时候,海浪太大,船夫也不好行船,便打道回府。

  下了船后,船夫便带着白晨去往那殷姓人家。

  “先生,这里便是了。”船夫指着高墙白瓦,这人家确实是富贵逼人。

  而且看起来瑞气升腾,可见并非为富不仁的人家。

  也难怪外面的人会有那样的传闻,船夫在带完路后,便匆匆告辞了。

  他拿捏不准白晨要做什么,所以尽早脱身。

  白晨走到殷家大门前,便见一个管事的匆匆出来。

  打量着白晨:“你便是新来的教书先生?”

  “教书先生?等等……”

  “价钱好说,我知道我们家的小姐少爷顽劣了一些,不过这酬劳却绝对不会亏待你,这点你只管放心。”

  白晨正要解释,心中一动,这不正是进入殷家的机会么。

  索性,白晨也不再解释,任由管事的将白晨拉入府内。

  “你叫什么?”

  “姓白,单名一个晨。”

  “字什么?”

  “没有表字。”

  “这……”管事的皱起眉头,这年头识得几个字的,都要给自己表个字,以彰显读书人的身份,哪怕是粗人也会随便表个字,可是眼前这年轻人居然没有表字。

  再者说,这表字并非什么高深的学问,哪怕是他自己都表有字。

  “你真是教书先生?”

  白晨看了眼管事:“有表字和没表字有什么区别吗?那些莽夫个个都表了字,你为何不去请那些人来当教书先生?”

  管事的也没和白晨争辩,只觉得白晨特立独行,倒也没放在欣赏。

  “额……你说的有理,随我来吧。”

  “那边是大厅,你平常不要去那边,那是老爷会见重要客人的地方,不是我们这些下人该去的,那里就是书屋,你平日便在那里教少爷小姐,你既然是老王找来的,那他应该也与你说过,我们家的少爷小姐生性跳脱,前前后后已经有十几个教书先生被他们捧走了,你若是做不了十天,便不能给你结钱。”

  “十天?”白晨笑了笑:“你们家的少爷小姐便真的这般顽劣?”

  “小声点,我们做下人的,私底下议论也就罢了,怎可如此大声喧哗,要是被家主听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想的。”

  “对了,听说你们家老夫人前些日子突然死而复生,可有此事?”

  管事皱了皱眉头:“我说你一个教书先生,哪里道听途说的,不要听信谣言,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休得胡说八道,我带你去你住的地方。”

  管事的将白晨带到了一个独立的小院里,这小院已经多时没人打扫,看起来又旧又破。

  白晨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管事:“我说管事的,我先前就是随口说了几句,你便报复我,把我放在这破屋里,这如何住人?”

  “这你可真错怪我了,这以前是老夫人的居所,可以说是我们府上最好的别院了,你看这独栋的房子,就是这几年老夫人生病后,就没住这里了,说是这里的湿气重了一些,所以这院子就空下来了,府上虽说房间不少,可是人更多,杂间倒是有不少,不过都是粗人住的地方,我是迁就你是个读书人,这才把你带这来的,你若是这里住不惯,那便去与其他下人一起住。”

  “好好好……就这里了。”白晨撇了撇嘴。

  “对了,你的酬劳还没说清楚,之前那些先生是每个月一两银子,不过他们都干不长久,你若是能干下去,这酬劳便翻倍,你觉得如何?”

  “一两银子?这么高?还给我翻倍?”

  “你若是领教了少爷小姐的高招,你就不会觉得高了。”

  管事临走前,那怜悯的目光,仿佛是在看待一个倒霉蛋一样。

  白晨嘿嘿一笑,看着管事的背影:“我倒是想领教一下少爷小姐的高招。”

  白晨开始着手于收拾自己的屋子,反正闲来无事,而且又没有妲己的线索,白晨倒是不介意在这里歇息一段时间。

  并且自己还没做过教书先生,闲来无事,来此体验一回,倒也不失为一件趣事。

  这院子在府内颇为偏僻,所以也没什么人来,白晨直接召唤出一些精怪,为他打扫清理。

  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白晨已经把这破旧的老屋整理了一番。

  说起来这屋子除了长期没有人住,生了一些蛛网蚁虫,落了一层灰尘,倒也没需要修补的地方。

  没过多久,管事的去而复返,他正抱着一床枕被。

  在看到这院子焕然一新后,愣了一下,惊愕的看着白晨:“这么一会功夫,你便把这里收拾的这么干净了?”

  “倒是个勤快人,就算不教书,就靠着这勤快劲,也能混口饭吃。”管事的点评道。

  “他日我若是在这里教书教不下去了,便改当家丁如何?”

  “呵呵……你莫要说笑了,看你细皮嫩肉的,你如何干的了粗活?”

  “你莫要看我细皮嫩肉,我干过的糙活可是不少。”

  “算了,不与你闲聊了,时候不早了,等下去到后堂去,那里是下人吃饭的地方。”

  白晨是没打算过去吃饭,管事走后,白晨继续收拾屋子。

  即将收尾之际,屋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谁?”白晨问道。

  “先生,我是来给您送饭来的。”

  白晨有些惊讶,这管事的还真是贴心,现自己没去后堂,便派人送饭过来了,心中对管事的好感上升了几分。

  打开房门,便见一妙龄少女正端着饭菜,脸上带着莹莹笑容。

  “有劳了。”白晨接过饭菜,可是还没拿稳,那妙龄少女突然用力一推,将饭菜往白晨的脸上拍去。

  这个少女的举动虽然来的极其突然,可是对白晨来说,也只是刹那的疑惑。

  而她的动作,在白晨看来,却是慢到了极点。

  白晨轻描淡写的夺过饭菜,连一点汤水都没洒出来,另一只手则是推在少女的肩头。

  少女就感觉眼前一花,人已经被推了出来,而饭菜落到白晨的手中。

  自己的肩头隐隐作痛,少女立刻就原形毕露:“你敢打我!来人……来人哪……这个狗奴才敢打我……快来人哪。”(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