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九十五章 毒计

第两千九百九十五章 毒计

  对于白晨的戒言,大乔心中非常的不解。

  白晨的话里,似乎还有其他的话没说出来。

  这句话就如同疙瘩一样,让大乔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几天的时间匆匆过去,众人先后离去。

  包括沐子鱼和小乔,山庄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现在的山庄,却在小镇上出了名。

  大部分人都只知道,山庄的主人姓白,大家都称他为白先生。

  知道山庄的人与现如今的几个势力都有来往,毕竟曹cao这次带来的人可不少,闹出的动静也不小。

  临走之时,曹cao还把县丞、县尉等一众县里的官员全给砍了。

  而且还宣称,以后谁敢去山上胡闹,冒犯了山上的人,便与那几个官员同罪。

  曹cao倒是好心,却把白晨搞的不厌其烦。

  附近的势力居然全跑这来,要和白晨拉交情。

  一个两个倒也罢了,几乎是整个常州的官员全都过来了。

  半个月的时间里,白晨已经被烦过无数次了。

  而且这些官员也不知道从谁那里听来的消息,找不到上山的路,便派人在山脚下叫喊。

  以至于山脚下形成一道风景线,隔三差五便有人在山脚下集体呐喊。

  “老陈,我要出门一趟,最近来拜访的一律都说我出门了,不见客。”白晨顿了顿,又道:“你与你那口子若是在山下住的烦了,就搬山上来,庄子里有八戒以及青仙看着,若是有人捣乱,便让他们应付。”

  “是,先生要去多久?”

  “不一定,等过段时间,没那么多人烦了再回来,上次来我庄子里偷东西的贼还没捉到,这次出去顺便找找那个贼的踪迹。”

  ……

  曹cao此刻已经回到了许昌,很快就颁布了法令,让人收罗奇能异士,特别是精于格物致道的能工巧匠。

  短短一个月,却是让他找了不少的能工巧匠,可惜大部分人都不能让他满意。

  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旦和白晨比起来,那些所谓的能工巧匠,就无法入曹cao的法眼了。

  甚至于曹cao自从回到许昌后,都有点不能适应。

  “孟德,那山庄当真如此好?以至于你回来后,事事都不顺眼。”

  郭嘉倚靠在曹cao自己派人做的沙发椅上,曹cao看到郭嘉仰头喝酒,立刻叫道:“你可莫要将我的沙发弄脏了,清理起来就麻烦了。”

  “瞧你,区区一个沙发椅,派人再做一套便是了。”郭嘉依然是我行我素的样子,在曹cao的面前,他从来就不懂得收敛。

  “你说的轻巧,这东西你可知道做起来有多麻烦,我可是调动了一半的精工营的工匠,才做出这么一套的,最麻烦的还是里面的弹簧,算了……说了你也不懂,那精工营现在还在赶工我刚想出来的手弩,却是不能再调动了。”

  “奇怪,你以前从来都是看不起那些工匠的,如今你居然会亲自设计手弩,不过说也奇怪,那手弩的设计确实精妙,你是怎么开窍的?”

  曹cao苦笑:“这次我去那姓白的山庄里住了几日,确实是大开眼界,以前的想法是我错了,原来那些所谓的奇**巧技,却是如此的神奇。”

  “你近来天天都挂念着那姓白的山庄,若是真是如此,便多找些人来,将自己的府邸也打造成他那般便是了。”

  “你说的轻巧,你是没去过那山庄,不知道其中的神奇之处,你若是去过就明白了,我找的能工巧匠虽多,却没一个能比的上姓白的,不说其他,单说此物,你觉得又有谁人能够做的出来。”曹cao拿出游戏机来。

  郭嘉一见到游戏机,便立刻爬起来,伸手要去夺。

  可惜被曹cao躲开了:“莫要胡来,抢坏了,你可赔不起。”

  “再借予我玩两日吧,就两日。”

  “不行,近来我政务繁忙,今日才清闲下来,本打算好好玩个痛快,我上次借你,你推脱了许久才还给我。”

  “当初你我相识,你可就说过,除了女人不能借我,其他任何东西我予取予求,如今区区一个玩物,你便与我推托。”

  “休要胡言,我又不是没借过你,你若是守信,我也不会推脱。”

  郭嘉确实是喜欢上了这玩物,事实上曹cao也不例外。

  不过两人还是理得清轻重,不过此物确实是让他们爱不释手。

  “罢了罢了,你且玩,等你忙于政务的时候再借予我,不过那存档,你可莫要删了。”

  郭嘉又喝起酒来:“上次没跟你去,倒是有些可惜,真想去看看那姓白的山庄,到底是不是真如你所言的那样神奇。”

  “谁让你整日喝酒,病了也不理会,以至于上次卧床不起,等你把身子调理好了,到时候再去便是了。”

  “即便我把身子调理好了,估计也是没机会了,听说那姓白的又出门了。”

  “出门?去了哪里?”曹cao立刻紧张了起来。

  现在他只要一听说白晨又出山了,立刻就会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不知道,细作跟了一段路就跟丢了,不过说起来,他出山还要怨你。”

  “怎地怨我?”

  “还不是你,故意把当日你到山门前派人呐喊的事情传扬出去,以至于现在每个人去拜见他,都是一样的做法。”

  郭嘉白了眼曹cao,说起来曹cao这也是有意报复白晨的。

  他是没胆子直接攻打白晨的山门,不过却变着法子的报复。

  将那日的事情传扬出去,让其他人去烦白晨。

  “罢了,想必他也不会去江东,我何必自寻烦恼。”

  “只要他不插手,夺取天下便不是难事,如今你手握半壁江山,刘备与孙策联手虽然一时势大,不过终归不是一家,必定无法做到如臂挥使,而要瓦解他们的联盟,便要使用离间。”

  “哦?你又有什么毒计?”

  “你说的哪里话,我可是为你费心费力,你不感谢倒也罢了,居然还说我用毒计,我心中甚是难受,不说也罢,不说也罢。”

  “罢了罢了,是我不对,这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郭嘉满意的点点头:“那江东孙策有个习惯,春耕之际都会去野外狩猎,我们可以伏兵些许,在狩猎点候着他,等他到来之际,借机刺杀他。”

  “这……江东不止一个孙策,孙家人才辈出,杀了孙策也是于事无补,你这计谋却是大失水准啊。”

  “你且听我说下去。”郭嘉翻了翻白眼:“那孙策只要死了,哪怕没死,因此而受伤,我们也能放出风声,说是刘备下的手,是他要谋夺江东之土,所以想要引起江东内乱,从而占据孙家的地盘,不管孙家是否相信,必定会产生隔阂,若是离心离德就更好了,对刘备也不会如过去那么的放心。”

  “此计甚好。”曹cao眼前一亮,顿时赞不绝口。

  虽说此计甚毒,不过却很合曹cao的胃口。

  “我便连孙策喜欢去哪里狩猎都已经打听清楚了,若是成功了,我们可即日出兵,趁着江东孙家来不及做出反应,攻下几座城池。”

  “只是,江东孙家与我们相隔一条江,即便攻下了,也难守住啊,只要孙家反应过来,怕是刚攻下的城池又要拱手让人。”

  “行军打仗的事情,你便去请教司马懿或者贾诩,他们肯定比我的主意强。”

  “你这懒汉,让你懂心思便这么难吗?”

  “我擅于攻心,却不擅长行军布阵,你问我也不怕吃败仗。”

  “罢了罢了,我去问仲达,想来他的想法不会比你的差。”

  “孟德……”郭嘉突然叫住了曹cao。

  “怎么?”

  “司马懿为人狡诈,不得不防,千万莫要让他掌兵。”

  曹cao皱了皱眉头,若是其他的谋士攻讦同僚,曹cao只会勃然大怒,可是这句话却是郭嘉说的,却是让他心中有些突兀。

  郭嘉行事低调,一向不会与他人产生冲突,可是他居然对司马懿产生了这样的戒心,而且还出言告诫自己,曹cao更加的疑惑。

  “你可是看出什么端疑了?”

  “我司马懿行事总喜欢露一手又藏一手,这种人心思深沉,让人捉摸不透,他又是否忠于孟德,我心中实在难以揣测,所以才让你小心,如果我能确定的话,现在便让你将他砍了。”

  “你若是觉得用他不妥,我直接砍了他便是了,何至于如此麻烦。”

  “千万不可,你乃是主公,无故杀伤手下是何道理,你想让麾下将士与你离心离德吗?”

  “算了,我去问贾诩,贾诩总没问题吧?”

  “贾诩为人高傲,不过却是忠义之人,他既认定你为主,那便不会如旁人那样两面三刀,所以孟德对他不需要提防,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与他商量。”

  “我最信任的还是你,奉孝,我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权势,你居功至伟。”

  “你我之交,何须用那些言词来说,你我心意相通即可。”

  “说的也是。”曹cao笑着点点头。

  “你既然同意,那便将游戏机借我再玩几日。”

  “滚,我走了。”曹cao瞪了眼郭嘉,转身便走。

  曹cao走的时候,并未听到后面郭嘉接连的咳嗽,郭嘉剧烈的咳嗽着,嘴里突然呕出一口血,脸色越发的苍白:“孟德,也不知道奉孝是否能陪你走到最后……奉孝不甘心啊。”(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