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九十四章 练武奇才

第两千九百九十四章 练武奇才

  虽然这是一个没有任何书面的口头协议,可是当今天下的几大势力对于这个提议,都非常的认同。

  当然了,这个提议本质上其实是为了讨好白晨,不过众人显然都很乐意给白晨这个面子。

  在随后的几日时间里,众人见识了很多东西,也都开始思考着,等回去之后,一定要收集能工巧匠,也做出一些新奇的东西。

  山庄里与山庄外,完全就是两个世界,两个时代。

  他们也充分的感受到两者的不同,当然了,还有一些小物件,他们都发现了其中的原理,在白晨稍稍的解释之后,就连许渚都学会了。

  老陈也已经习惯了山庄里的工作,虽说每日上山下山非常辛苦,白晨也说过,让他们一家子搬到山庄来住,不过老陈却觉得,这山庄不是他这样的普通人能住的,所以几次推脱。

  至于他家的那两个孩子,白晨平日一有时间,便教他们读书写字,就连诸葛亮、贾诩等谋士,也不吝自己的才学,帮白晨传授两个孩子学识。

  “沐子鱼,我给你的那个武功,你学的怎么样了?”

  “师尊,弟子现在……现在还没炼出内力。”

  那日白晨走的匆忙,没来得及细细传授,只留下了一个锦盒丢给沐子鱼。

  沐子鱼这段时间来,完全就是盲人摸象,步履维艰。

  “这么久了,还未炼出内力?”白晨皱起眉头:“你可有用功?”

  “弟子不敢懈怠,每日都用多时看书与研究,可是只感应到本身的先天气,后天气还是无法练出来。”

  “哦?感应到先天气,却没感应到后天气?”白晨眉头一展,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把你的手伸过来,我且瞧瞧。”

  白晨抓着沐子鱼的手腕,送入一丝气机,沐子鱼一个哆嗦,显然是感应到白晨送入的气。

  “别抵抗,免得伤了你。”白晨说道。

  沐子鱼没有抵抗,任由白晨的气在他的体内游走。

  心中越发的惊奇,白晨对气的掌控,比他高了不知道多少个级别。

  他现在还只能将先天气在丹田凝炼,还无法自由移动。

  可是白晨却能够将气送入自己的体内,而且依然在自如操控。

  要知道气放出去后,是很难再控制的,这就好比呼吸呼出的气一个道理。

  可是白晨将气送入自己的体内后,却能够不伤及自己的经脉。

  “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练武奇才。”白晨惊讶的看着沐子鱼。

  “师尊,我是练武奇才?”沐子鱼又惊又喜的问道,先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练错了,所以这么久都毫无进展,如今听白晨的言词,自己没有练错,反而还是个练武奇才,这让他如何能不惊喜。

  “你的经脉异于常人,所以感应不到后天气,可是你却保留了先天气,一般来说先天气会在出生后半年内消散,所以很少有人能够掌握先天之气,你这初入武道便已经掌握了先天气,可想而知你会比旁人的进境快上多少,可是正因为你的经脉异于常人,所以普通的武功你无法修炼……”

  “普通的武功我无法修炼?那我该如何是好?”木子鱼顿时慌了。

  “莫急,我创造一套武功给你便是了。”

  现如今,白晨创造一套武功,也已经是信手拈来,没有任何的压力。

  正在此时,大乔和小乔进入后园,看到白晨与沐子鱼。

  “白先生,可有打扰到您?”大乔主动上前打招呼。

  白晨正对着写字板沉思,手中提着笔,写写停停,看到两女到来,放下手中笔:“既然知道打扰了,还过来打扰我。”

  “那小女子便在此向先生赔罪了。”大乔挪楡道。

  “你这上面写的东西好奇怪。”小乔看着写字板上的东西,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不过细想一下,却是有些有趣。”

  白晨露出惊讶之色:“哦?如何有趣了?”

  “这劲走偏锋,游离百穴,便是对应《黄帝内经》中的百穴吧?不过劲又该如何来?”

  “哦?你懂得《黄帝内经》?”

  “看过,便记下来了,你还没说,这劲又该从何而来。”

  “手起,少阳穴入,纳百川天地之气,祛浊,炼化,融丹田。”

  小乔的脸色开始变的有些温红,突然发出呀的一声,周围的空气为之一荡,小乔顿时气喘吁吁,整个人摇摇欲坠。

  “呀,霜儿,你怎么了?”大乔连忙扶住小乔。

  “好生古怪,这是怎么回事?”

  “居然又是个练武奇才。”

  一旁的沐子鱼也是满脸的惊疑:“师尊,她如何练出气来的?”

  “她与你一样,具是练武奇才,不过不同的是,你是练,她是悟,你的经脉奇特,所以只要找到相对应的功法,便能一日千里,而她则是悟性奇高,大部分武功对她来说,只要一眼便能看出端疑。”

  “先生,您是说,小乔她能习武?”

  “你们乔家门襟深严,我可不敢坏了你们家的规矩。”白晨笑道。

  “先生说笑了,若是小乔能拜你为师,是我们乔家的荣幸,如何能说坏了规矩,我们乔家可没那么大的架子,再说了,这天下谁人的架子能有先生大。”

  “姐姐,我可没说要拜他为师,你且与我说说,我习武后能做什么?”

  “武功能做什么?不外乎打打杀杀,你若是要学便学,若是不学,我亦不强求。”

  小乔的天赋,倒是让白晨升起了爱才之心,若是小乔真要拜自己为师,他倒是不拒绝。

  不过自己弟子众多,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我家武将甚多,个个武艺高强,我为什么要学你的武功?”

  “霜儿,莫要胡说八道,这天下谁人能比的上白先生?你能拜他为师,那是你的福气。”

  大乔立刻急了,小乔是不明白,白晨的恐怖。

  千军万马中,来去自如,取缔军上将首就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当然了,拜白晨为师这些都还是其次,主要还是这情分在。

  当初为什么乔家想要把小乔许配给白晨,不就是想要留住这情分么。

  后来白晨看出小乔对周公瑾有意,大乔也不愿意为难自己的妹妹,所以这才作罢了。

  如今却是又有了机会,白晨有意收她为徒,大乔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

  “那你说说,你的武功比他们厉害在哪里?”

  “飞叶杀人算吗?”

  “骗人,飞叶如何杀人?”

  白晨指头一提,一阵清风刮起,一片叶子落到白晨的手中,白晨双指夹着落叶,随手一扫,只听的一声尖锐的声音传来,数丈之外的假山已经被削掉了一角。

  众人俱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满脸惊疑的看着白晨。

  “真的假的?莫不是你对那假山动了什么手脚吧?”

  “霜儿,莫要胡说,白先生何许人也,何必拿粗劣的手段蒙骗你?此等绝技,此等良师你若是不拜,将来可莫要后悔。”

  “那我要多久能学会刚才那招?”

  “你悟性如何,全凭自己的能耐。”

  “那好吧,那我便拜你为师。”小乔犹豫了一下,又问道:“要磕头吗?”

  “你现在的态度,影响到你将来能学到什么东西,你若是对我不敬,那我传授给你的东西,也不会有多高明。”

  “霜儿,面对师尊怎么这么没礼貌。”

  小乔满脸的不忿,不过还是跪到地上:“弟子乔霜拜见师尊。”

  “你若是不情愿,那便算了。”白晨说道。

  “拜都拜了,若是不算,那我不是很吃亏?”

  “算了,居然你已经入门了,那以后他便是你师兄,还不给你师兄见礼。”

  “乔霜见过师兄。”

  “不敢不敢,师妹有礼了。”

  “你们现在客套着,将来若是上了战场厮杀,估计就是仇人了。”白晨笑着说道:“一个是曹操的人,一个是孙策的人,两个习武天才在战场上厮杀起来,倒是好看的很啊。”

  “小乔只是女流,如何上的了战场?”大乔的脸色不是很自然,她突然后悔自己先前的鲁莽决定了。

  “当她的武艺超过了江东的所有将领的时候,你看看到时候她还如何躲在后方。”

  白晨看到大乔的神色,又笑道:“不过,我门中弟子不许自相残杀,即便你们各为其主,不过他日若是在战场上厮杀,也不可下杀手,你们可以三次为限,三次分个胜负,谁若是输了谁便退出,至于其他人……只要能够出师,天下再无其他人能伤的了你们的性命。”

  “乔霜可不比男儿,沐师兄可要让着点乔霜啊。”大乔帮腔的说道。

  “不敢不敢,在下不敢伤及小师妹。”

  “若是真在战场上相遇了,千万不要抱着相让的想法,不然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姐姐,我又不一定非要输给师兄,你干嘛让他为难。”

  “先生,你真不打算帮江东孙家吗?”

  “记得你我相遇那日,我许下的承诺吗?”

  大乔眼前一亮:“先生,你是说,若是我真的相求于您,您就答应帮江东孙家是吗?”

  “千万不要说出口,这个承诺只能用一次,而且必须到你面对着绝望的时候再用,相信我,你会用的上的……可能这个时间已经不远了,到时候你自会求到我的。”(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