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九十一章 上山

第两千九百九十一章 上山

  就在这时候,山下传来阵阵呐喊声。

  这声音来的极其突然,并且整齐洪亮,那种感觉就像是千百人在一起呐喊。

  “白先生……曹ao求见。”

  陈屠户心头咯噔一下,他当然知道曹ao,可是却不信曹ao会跑到这穷乡僻壤来。

  “白先生,不会是那姓魏的耍诈吧?”

  “听这声音少说也有一两千人,魏虎有这么多人么?”白晨笑了笑:“你不用担心,想必是那曹ao找到这来了。”

  “真……真是曹……曹丞相?”

  “应该是他,姓魏的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拿曹ao开玩笑。”

  “先生认得曹丞相?”

  “见过几次。”白晨随口道。

  白晨虽然这么说,可是陈屠户却不这么认为。

  能够让曹ao来这里拜访,这会是见过几次面的交情吗?

  当然了,陈屠户是不知道白晨和曹ao的纠葛,不然的话就不会质疑了。

  “青仙!”白晨叫喝一声,陈屠户还没明白白晨在叫谁,外面的青仙已经进来了。

  陈屠户吓了一跳,毕竟青仙还是兽类,虽说感恩青仙,却不敢放肆,整个人绷的紧紧的。

  “老陈,你骑着青仙去山下,把人接上来。”

  “啊?我……我骑着……青仙?”

  “你如今为我效力,自然是要你代劳,那曹ao来拜访我,我却不能亲自出面,去吧。”

  “哦……好……”陈屠户小心翼翼的凑近青仙,胆战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只凶兽,却怎么也不敢爬上去。

  不过青仙却是主动俯下身子,让陈屠户上去。

  陈屠户看到青仙如此通灵,心中的恐惧也少了几分。

  骑在青仙的背上,和被他叼在嘴边的感觉完全不同。

  陈屠户感觉自己就像是要飞起来了一样,青仙毕竟不是普通的兽类,行动如风,疾如奔雷。

  不多时,青仙就载着陈屠户到了山脚下。

  那青仙一经露面,立刻就引起曹军大乱,所有的曹军全都戒备的看着青仙和背上的陈屠户。

  “不好……那只恶兽来袭……”魏虎远远的看到青仙的身影,立刻就惊叫起来。

  曹ao却是皱起眉头,那是狮子?

  背上怎么还有一人?

  难道是白晨?

  如果是白晨骑着一头狮子,那也不奇怪。

  “来者可是白先生?”曹ao放声问道。

  “在下陈杆,是白先生的仆人。”陈屠户也放声回应道:“奉白先生的命令,请曹丞相上山。”

  陈屠户心中紧张,毕竟曹ao可是权倾天下,他觉得白晨太过托大了。

  曹ao远道而来,白晨不露面,还让自己这个下人来请曹ao上山,这也太失礼数了。

  “原来是白先生的人,你那坐骑是如何而来?”曹ao心中惊疑,这白先生倒是一个奇人,便是仆人都骑着这等异兽。

  “是白先生借予老奴的。”陈屠户坦然回答道。

  “曹丞相,此兽凶恶至极,就在先前,它已经吃了我的十几个家丁,切莫接近。”魏虎心惊胆战的看着那没死的陈屠户,再看青仙,此刻已经完全明白了。

  这只恶兽就是白晨放出来对付他们的,亏的他先前以为是山中精怪。

  “陈杆,此人先前被曹某遇上,听他说白先生抢了他的货物,可有此事?”

  “启禀曹丞相,此事内幕老奴不得而知,不过大致的事情老奴还是知道的,此人在镇子上开设了一个聚宝阁,近日先生与他做过一次买卖,先生给他送了不少的银子,他觉得先生家境殷实,便起了歹意,今日来此便是想要杀上山去,不料却被此兽所阻,杀的丢盔弃甲,先生本不欲为难他,却不料他居然在此搬弄是非。”

  “此人胆敢欺骗我,该杀。”曹ao其实根本就不在意事实真相,不管白晨是对是错,他也会偏向白晨。

  更何况,陈屠户的回答,也正中他的猜测。

  所以他连考虑都不考虑:“来人,将他拖下去,杀了。”

  “丞相大人,冤枉啊,此人就是镇子上的屠户,而且也是恶贯满盈,罪恶昭彰,镇子上谁人不晓得此人的凶名……那姓白的便是与他勾结……”

  “我是镇子上的屠户,可是我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如今我已经是白先生的仆人了,可是你表面上是镇子上的商铺老板,背地里却是勾结匪徒。”

  “丞相大人,那姓白的奸诈,您可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话啊。”

  “白先生乃是盖世英雄,他若是要杀你,你便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他杀的,你却有眼不识泰山,还在曹某的面前搬弄是非,真当曹某好欺骗不成?”

  “冤枉啊……冤枉啊……我要和姓白的对质!我要和他对质。”魏虎现在就是咬紧牙关,打死也不能承认。

  欺骗曹ao的罪名,可比杀人越货更加的重大。

  他可不想成为曹ao刀下亡魂,所以这时候,打死也不能承认。

  “先生何须谋你的货物?”

  魏虎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大叫道:“丞相大人,那姓白的抢了我一个东西,那东西乃是稀世珍宝,能放出玄音妙境,乃是上古仙人的宝物,丞相大人若是不信,便去向他要来,看上一看,便知晓小人所言真假了。”

  “这……”曹ao听说有此等神物,心中也颇为意动。

  “陈杆,曹某是不信此人所言的,不过白先生名誉受损,终归是不好的,不如让白先生亲自戳穿他的狡辩,以还白先生清白,你觉得如何?”

  陈屠户想了想,他也觉得,如果不能还白晨清白,让白晨的名誉受损是非常不好的。

  思来想去,便点点头:“那便请丞相押着他一起上山。”

  在曹ao的面前,陈屠户也不敢骑乘,便与青仙同行,在前面带路。

  曹ao几次想要上前,却被身边的武将拦下来。

  “主公小心,此兽看似通灵,却始终是野兽,难保它不会突然暴起伤人。”许渚拉着曹ao说道。

  “此兽既是白先生圈养,想必非是凡品,岂可与一般的野兽相提并论。”

  曹ao还是耐不住好奇心,上前伸手摸了摸青仙的鬃毛。

  青仙虽然没攻击曹ao,却不喜欢生人触摸他,晃了晃身子,似乎是在抵触曹ao的触摸。

  曹ao也感觉到了青仙的意思,却忍不住叫喝道:“好一只神兽!”

  走了几刻钟,终于到了山庄外,青仙直接上前,用脑袋顶开大门,陈屠户回头看向曹ao:“丞相,请。”

  曹ao进入庄子里,立刻感觉到一股清新之气沁入心头。

  “果然是山清水秀,难怪人杰辈出。”

  这时候,白晨从里面迎了出来:“曹丞相,一别数日,却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白先生,曹某有礼了。”

  两人以平辈见礼的方式,互相行了个礼。

  “曹丞相真是清闲,居然有时间来我这穷乡僻壤散心。”

  “白先生说笑了,今次曹某却是有事相求。”

  “曹丞相若是旧事重提,那就免开尊口,我们之间的赌约还未完成,在赌约完成之前,我是不会接受你的邀请的。”白晨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曹ao。

  白晨以为曹ao是打算学着刘备,三顾茅庐。

  诸葛亮是摆架子,他其实心中也想出山,只不过是要在刘备的面前做个样子罢了。

  可是白晨是真不打算出山,至少不打算插手世俗之事。

  “丞相大人,莫要被此人的外表蒙蔽了,此人阴险狡诈,请丞相大人明查。”

  曹ao本打算继续说下去,却被魏虎这么打岔,脸上露出几分不满。

  “他怎么也带上了?曹丞相,我以为你会直接把他杀了。”

  “他说白先生抢了他的东西。”

  “以曹丞相的心智,会那么容易被他蒙蔽吗?”白晨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

  “曹某是听说白先生从他手上得到一宝物,所以才以此为借口,想要鉴赏一二,还请白先生行个方便。”

  “此物其实本就是我的,前些日子我急着赶回来,便是发现家中遭贼了,等回到家中的时候,家里已经丢失了不少东西,其中一个东西便落在他的手中。”白晨指着魏虎说道。

  “你胡说,丞相大人,莫要听他狡辩啊。”

  白晨笑了笑:“他收了那贼人的贼赃,我在发现后,也没打算与他为难,便拿了八万两黄金,将那东西换回来,却不曾想他见我拿出八万两黄金,便起了歹念。”

  在场所有人俱都倒吸一口凉气,即便是曹ao也不例外,八万亮黄金是什么概念?

  他的领地一年的收入也差不多就这个数字,却不曾想白晨居然也能拿的出这么多钱。

  “白先生倒是大手笔。”曹ao咽了口口水,如果换一个人,估计曹ao都难免要起歹念了。

  不过理智还是告诉他,在白晨的手上抢东西,那就和自杀没什么两样。

  “听这贼子说,那东西乃是仙人的宝物。”

  白晨顿时笑了起来:“什么仙人的宝物,全部都是我做的,那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你做的?既然是你做的,为何要用八万两黄金买回来?”

  “我做的东西,可是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流落在外,对我来说,那八万两黄金不值一提。”(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