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九十章 颠倒黑白

第两千九百九十章 颠倒黑白

  “全部给我老实点,我去禀报丞相。”

  “丞相?曹丞相在这里?”魏虎心头一惊,心中开始计算起来,夜色掩盖了他闪烁的目光,心中思量着,等下如果面对曹cao,要如何圆谎。

  魏虎不断的用眼神与手下交流,那些手下看到魏虎的眼神,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多时,魏虎便见到几个武将众星拱月的围拢着一人,那人玉冠黑袍,嘴边络腮胡子,虽然是夜幕之下,可是此人却是双目如狼,魏虎只是接触到那目光,便感觉浑身一阵冷意。

  此人必是曹cao无疑了,魏虎想也不想,直接上前纳头便拜。

  “草民魏虎,拜见丞相大人,丞相大人洪福齐天。”

  曹cao对于这种溜须拍马早已习以为常,所以见怪不怪。

  曹cao只是淡然的看了眼魏虎:“先前我的兵卒禀报说,你是来此寻货物的?可有其事?”

  “丞相大人,给草民做主啊,草民远道送了一批货物,那可是小人全部身家,其中还有一件至宝,却不料途经此地,居然被山上一护人家强夺了去,草民便带人想要索要回来,这还没到山上,便被他打杀了下来,草民不求其他,那件至宝也愿意双手奉上,献给丞相大人,只求能够夺回那些货物,不然我这家中上下,便再无可度日了。”

  魏虎说的声泪俱下,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闻者伤心。

  “却不知道山上是那户人家?”曹cao问道。

  “不知道,只知道此人姓白,来此半年有余,占了那山上,不拘官府约束,结交绿林,在这一带横行霸道,每次都纵容恶奴行凶,在这一带可谓是恶贯满盈。”

  “哦?姓白吗?此人是如何逞凶作恶的?”曹cao依旧那般轻描淡写的问道:“若是此事属实,曹某便为你做一回主。”

  “那人每日去市集中,都要带上几十个恶奴,凡是他看上的,便是纵奴抢掠。”

  “哦?如此恶人,官府也不管吗?”

  “官府几次带兵攻打那山上,亦是无功而返,此人心术不正,而且结交绿林,豢养门客,意图不轨,手下有些能人,每次官府出兵捉拿那人,他便纵容门客对抗,几次下来,官府也是吃尽了苦头。”

  “那此人可曾出手?”

  “此人……额……我看此人长相普普通通,身材也不甚高大,想必也只是仗势欺人,自己多半是没什么本事的吧。”

  曹cao笑了,狂放的大笑着:“好好好,此人长相普普通通,多半是没什么本事。”

  周围的那些武将,全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魏虎。

  若是那人作恶行凶他们相信,可是若是说那人纵奴行凶,却实在是让他们不怎么相信。

  至于曹cao,更是完全不相信。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白晨,那夜在那破旧的庄子里,他们遇上红昌,本是萍水相逢,白晨却能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便与他为敌。

  可想而知白晨心性如何,岂会仗势欺人。

  他若是要仗势欺人,还需要恶奴相助吗?

  “你去山上,去请白先生下来。”

  魏虎心头咯噔一下,曹cao居然喊那人做先生。

  可见曹cao认识那人,而且他这次亲自到处,此处除了那人的庄园,哪里还有其他人,不是找他又能找谁?

  想到这里,魏虎变得更加的紧张,目光闪烁不定。

  现在他也已经没了退路,只能咬定白晨抢了他的东西,让曹cao对他心生不满。

  曹cao轻蔑的看了眼魏虎,魏虎的神色尽收他的眼底。

  他心中如何想的,自己能猜到几分。

  这种人颠倒是非黑白最是拿手,不过曹cao也不急着现在拆穿他。

  拿下此人,等着白晨来后再行发落,至少也能博得白晨的好感。

  过了片刻功夫,派去上山的人狼狈的回来。

  “禀报丞相,小人……小人找不到上山的路。”那士兵满脸通红,非常的不好意思。

  他可是曹cao麾下精锐的细作,可以说上山下海闭着眼睛都能闯过去。

  可是这次,他却发现自己的所有能力,在这里居然不管用。

  他绕了半天,也没找到上山的路,别说是路了,走了几圈又绕回到原地,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废物!”曹cao有些恼怒:“再派人去。”

  又是片刻,派出去的人又垂头丧气的回来:“丞相,找不到上山的路。”

  “怎么回事?若是一个两个也就罢了,怎么你们全都找不到上山的路?”

  这时候,站在曹cao身边的贾诩走上前一步道:“主公,此地瘴气极重,而且又是夜黑,兵卒找不到路也是正常,而且我看此山风卷云舒,龙虎相聚,气象不凡,很可能是有高人布置了阵法。”

  “阵法?”曹cao疑惑的看着贾诩:“这阵法可是战阵?”

  “不是战阵,而是术士的阵法,数百年前,术士盛行一时,不过自秦皇一统天下之后,捉拿了天下九成的术士为他效力,但凡不顺的,便灭其门派,以至于几十年间,术士几近于销声匿迹,那些术士有些颇有神通,手段异于常人,能通鬼神。”

  “你怎会如此了解?”

  “多年前在下还未为主公效力之前,曾经游历天下,与一隐居的术士相识,便是他告知我这些往事,并且还在在下的眼前展现了诸多神通。”

  “哦?难道白先生也是个中高手?”

  “听那术士说过,这天下间门第相克,练武之人难修道法神通,而修道人亦难入世,所以此处若是有阵法的话,多半是旁人所为。”

  “只是,这上山之路又该如何寻得?”

  “虽然寻不到上山的路,不过我们却能在山下喊叫,想必白先生听的到我们的呼声吧。”

  “也好,多派些人手去,喊的大声一些。”

  ……

  另外一边,陈屠户被青仙叼着,心中惊悚苦涩。

  这只凶兽多半是要把他囤积起来,等着肚子饿了再吃。

  青仙在山林间飞奔,速度快到极致,陈屠户只感觉耳畔呼啸,如御风而行一般,山崖峭壁在青仙的脚下也如履平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屠户突然感觉凶兽的速度慢了下来。

  陈屠户心中暗道,多半是到了这只凶兽的巢穴了吧。

  可是没过多久,陈屠户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面高竖白墙。

  陈屠户愣了一下,青仙便跃身跳到了白墙上,再一跃已经落到墙内。

  这里莫不是便是白先生的住所吧?

  难道这凶兽要在这庄子里行凶?

  陈屠户抬起头,便见到一个丑陋之极的大汉走过来。

  这大汉看到这凶兽,也没见他害怕,反而对这凶兽道:“怎么去这么久,主人都等急了。”

  青仙将陈屠户放下,转身便走,也不与这大汉做纠缠。

  陈屠户身体瑟瑟发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大汉看着陈屠户道:“你便是主人说要救回来的人吧,与我一起去见主人吧。”

  “敢问……敢问贵家主人可是……可是白先生。”

  “是了,请随我来吧。”

  陈屠户跟上八戒的脚步,心中有千百个疑问,可是又不敢乱问,怕会触犯什么禁忌。

  进入大厅后,便见到白晨迎面过来,热情的与陈屠户打招呼:“老陈,你可算是平安来了,可有受到惊吓?”

  “白先生……那……那凶兽……”

  “那我是养的,平日里你送来的那些猪肉,便是给他吃的,这家伙胃口太大,若是不多弄一些吃食,怕是要下山去吃人。”

  陈屠户回想起青仙那凶恶嘴脸,再想到它先前杀人吃人,一切都是那么的熟练,怕是以前就吃过不少人。

  也不知道白晨是如何养这凶兽,也不怕被那凶兽给害了。

  “你也莫怕,那凶兽虽然凶恶却是通灵,若是没我命令,他也不敢胡乱杀生,如若不然,我便将他炖了。”

  陈屠户打了个冷颤,附和的笑了笑,笑容却不怎么自然。

  “莫要炖了它,它却是救我性命。”陈屠户心里也是实在,此刻听白晨说的轻松,真的怕白晨把自己那位救命大恩的神兽给宰杀了。

  “你说不炖它,那便不炖。”白晨笑着说道:“今次还要感谢你,若非你今日在山脚下给我通风报信,我还没做防备,说不得便要被那魏虎给害了。”

  “白先生说笑了,您养了如此神兽,怎会怕那阴险小人,打明日起,我便多送一些吃食给神兽,不多收钱。”

  “那可不行,你还要养家糊口,怎可不收钱,该给多少钱还是要给,我却不喜欢欠账。”

  “白先生说哪里话,您与那神兽,与我都有救命之恩,这些许钱财又算的了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你给我报信,却是冒着极大的风险,而是救你却是轻松,要这么说,我还欠了你大人情。”

  “罢了罢了,白先生我不与你说了,你我这恩情便算是抵消了,不过那神兽的大恩,我却是要报的。”

  “你若是真有心,便在我府上做一份工,正好帮我照料一下那个大块头,工钱你只管放心,反正不会比你做屠夫少。”

  “这……这好吗?”

  “你看我这府上,一个能用的都没有,你若是能来,我是敞开大门欢迎,以后你家那对儿女在我庄子里,你也好顺便照料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