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八十八章 伐曹联盟

第两千九百八十八章 伐曹联盟

  烛灯前,周宇与孙策、孙权三人推杯换攒,孙权如今正值成年,容貌与孙策却是如出一辙,不过却是少了几分孙策那般的锐气,又多了几分稳重。

  很难想象,如孙权这般年岁的少年郎,已经有了如此气质。

  三位江东的少年俊杰,如今却已经是掌握着江东命脉的掌权者。

  “伯符,你看此趟乔家姐妹,可否成功说服那人?”周瑜带着几分忧虑,眉宇间始终无法舒展开。

  “我若是知晓,也不会如此坐立不安了,那人性情古怪,偏偏又实力高强,便是那吕布都被他斩于刀下,此等盖世英豪为何就不能出自我的麾下。”

  “大哥、公瑾,我觉得我们若是没有联合刘备,反而有希望收服此人,大哥可记得,不管是你、曹cao还是刘备,都曾经与他发生过冲突,可是不论是你还是曹cao,虽说杀败了你们,却没有下手杀你们,甚至是对你们秋毫无犯,以他的秉性,杀个人也不过是兴之所至,可是唯独刘备和吕布,一个是割了一个耳朵,一个是斩下人头,这说明他杀人,只凭个人喜好,如果是他觉得不错或者有好感的人,多半是不会下杀手的。”

  “吕布也就罢了,不过是三姓家奴,那刘备在那之前,与那人并无恩怨,而且据传为人谦和仁义,比那汉室奸臣曹cao也不知道好了多少,为何那人对他如此羞辱?”

  “此事我也不甚了解,不过据说那刘备表面仁义,实则虚伪小人,再说那曹cao,我那日与乔家小妹聊天之际,听她说起过……”

  “乔家小妹如何识得那人?”

  “还不是大嫂与她小妹说的,她便随口与我说了。”

  “莫要乱说,乔家大小姐还未过门,你这般说却是要坏了人家名声。”

  “大哥这般说也是凭地虚伪,若是大嫂对大哥无意,如何会千里赶赴江东与你相会。”

  “伯符、仲谋,你们莫要岔开话题,仲谋,你说说乔家小妹是如何说的?”

  “这话虽是乔家小妹说的,实则是嫂子说的,说是那一路上,嫂子见他武艺非凡、能力手段亦是人杰,便想举荐他来江东,为我们孙家效力,却被他拒绝了,他便点评了天下各方诸侯,其中说到刘备的时候,就曾经说过刘备为人虚伪,眼高手低,长处就是识人辩明,善用良才,在这乱世之中能谋得一席之地,却不是天下的良主,也没可能成为天下之主。”

  “那可曾说起我?”孙策立刻追问道。

  “倒是说起过。”孙权点点头,目光闪烁不定:“不过那人与大哥不识,多半也只是胡言乱语,并无真凭实据。”

  “他是如何说的?”

  不知道为什么,孙策还是非常在意白晨对他的看法。

  “他说大哥才华横溢,不过少了几分谋而后动的稳重,公瑾有治世之才,有他辅佐倒是相辅相成,可是性格桀骜,若是长此以往,必会有大劫临头,若是要避免此劫难,必须多听良臣谏言。”

  周瑜看了眼孙策,孙策皱了皱眉头,他开始反思起来。

  他没有立刻去反驳,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白晨说的这些话,的确是他的缺点。

  周瑜也多次说他一意孤行,不过很多时候,孙策的决定都证明了自己的正确。

  在这点上,其实孙策与吕布很像。

  不过又有所不同,吕布是不学无术的武将,孙策却是才华横溢,不管是治国之道还是行军布阵,他都是了如指掌。

  很多时候,他与群臣的争论,不是因为他的行动都太过于冒险,将本身置于危险之中。

  如今听到白晨对他的评价,却如当头棒喝一般。

  周瑜思索了一下,又问道:“他可评价曹cao了?”

  “评价了,他说曹cao为人奸诈,不过却是真有本事,这种人在太平盛世便是能臣,在乱世之中便是枭雄,他也将会是最有可能夺得天下的人选,如果大哥不改秉性,他日曹cao必将登顶于天下,可是若是大哥能改自己的性格,他日就是曹cao最大的劲敌。”

  “那么他对天下名士武将可有点评?”孙策又问道。

  “那人也说了,他说天下能臣江东孙家占了两分,刘备那占了两分,曹cao却是占了六分,至于天下武将……他又说,反正都不如他。”

  “此人倒是狂妄。”周瑜轻哼一声,不过想起那日所见到的武勇,却没什么勇气去反驳。

  虽说他与孙策也是马上将军,可是与那人比起来,却是天差地别。

  “曹cao占了六分?”孙策眉头紧锁。

  “话虽如此,可是那人又说,刘备那两分都在诸葛亮的身上,而我们江东这两分却是在公瑾身上,曹cao一方,郭嘉占了两分,贾诩占了两分,司马懿占了两分,不过贾诩擅于行军布阵,郭嘉擅于奇谋轨迹,各有专精,而诸葛亮与公瑾却是全能型谋士能臣,比贾诩、郭嘉都要强上几分。”

  “那司马懿呢?”

  “司马懿心术不正,他与曹cao却是一类人,若是被他掌权,曹营必将易主,所以不提也罢。”

  “此人到底是都认识,然后再自己思量一番后,再做出推断,还是全部都是凭着自己的想法臆测?”

  “他虽说我占了这两分,不过我却不以为然。”周瑜故作淡然态度,心中却是难抑喜色。

  自己居然是这天下最有才能的五个人,这事放在谁身上都倍有面子。

  毕竟换做是谁被夸奖,也都会很高兴,周瑜性格骄傲,自然更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

  “那他可说起他自己了?”

  “没说。”

  “他何须别人点评,这天下又有谁有资格点评他呢。”周瑜感慨的说道。

  众人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天下大势本就纷乱,如雾里看花,可是现在却又多了一个变数。

  “只盼他们能够一切顺利。”

  周瑜虽然这么说,可是心中却不是滋味。

  前些日子,小乔也来到建业,几日的相处下来,周瑜却是对娇俏可人的小乔暗生情愫。

  本是打算拖孙策说媒,与那乔国老说个亲事。

  却不料刘备的谋士诸葛亮突然来访,与他们洽谈伐曹的事宜,那件事也就耽搁了。

  事情谈下来后,周瑜本打算旧事重提,却不曾想诸葛亮居然说,白晨与大乔有些情谊,若是由大乔说情,再把自己的妹妹小乔许配给白晨,那么这事多半能成。

  孙策在征得乔国老同意后,也同意了这个提议。

  以至于周瑜的这个想法,还未说出口就已经破灭了。

  这也导致周瑜恨透了诸葛亮,都是这杂毛坏了他的好事。

  当然了,以周瑜的为人,还不至于为了这事而与刘备闹翻。

  他还是识得大局的人,知道与刘备联手伐曹,是最稳妥的事情。

  诸葛亮恐怕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就破坏了人家的姻缘。

  周瑜现在的心情也很复杂,一方面他希望这件事能够促成,可是另一方面又担心事不可违。

  那小乔不止是貌美如花,不输给她姐姐,并且性格洒脱,十分的合周瑜的胃口。

  所以周瑜始终对小乔无法忘怀,每每念及小乔音容,便是心头暗痛。

  却说另外一边,此刻白晨的庄园山下却不平静。

  白晨坐在崖边向下看去,虽然此刻是夜色朦胧,可是白晨依然能够看到山下火把连成的长龙,少说也有三四百人。

  看那架势,显然不是什么良善,白晨对这一幕看在眼里,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聚宝阁的魏老板。

  不过这时候魏老板却是蒙着脸,看来即便是他,也怕被人知道自己的事情。

  “主人,那些人来意不善,不如让我去吃掉他们。”青仙舔了舔爪牙,露出残暴的本性。

  虽然被白晨降服,不过依然难改他的天性。

  狮子吃人,这本就是天性,白晨也无法去改变。

  如果让狮子吃草,那才是违背天性。

  不过白晨当然不能让他天天吃人,毕竟白晨自己是人。

  所以白晨只能每日给他弄一些猪肉来,让他填饱肚子。

  失去了法力的青仙,可是无法再如过去那样,百年不吃东西也无所谓。

  现在一顿不吃,他都要饿得慌。

  对于青狮来说,吃人和吃猪肉其实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肉食。

  他对食物向来不怎么挑剔,如今看到这么多人上山来,而且来意不善,他自然不介意加餐一顿。

  “去吧,吃几个人便是了,我还你一成法力,免得你在这些凡人的手上翻船……”

  青狮喜出望外,总算是等到白晨松口,还他一成法力了。

  虽说一成法力还非常的弱,可是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突然,白晨叫住了正打算转身离去的青狮:“等等……”

  “主人,还有什么吩咐?”

  “那人……别伤了他的性命,带回山上来。”

  青狮远远的看去,却见一个糙汉子,本是偷偷摸摸的往上摸,却不曾想没找到上山的路,反而与魏虎正面相遇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打算给白晨通风报信的老陈。

  “你且速去,莫要让他被那些歹人害了性命。”

  此刻山下的老陈,是心中叫苦不已,心中也有些后悔,自己太多管闲事了。

  打听到魏虎打算夜袭白晨的庄子,便想着来通风报信。

  却不曾想这夜里山上的路太难找了,居然愣是没找到上山的路。

  “陈屠户,你怎会在这里?”魏虎眯起眼睛,眼中射出毒辣的目光。

  “我……我……我是上山来打些野味的。”老陈随口找了个借口。

  “哼!我听说你最近与那姓白的走的很近吧。”

  “呵呵……都是生意上的往来,我与他能有什么交情……”老陈看着周围的匪贼,这些匪贼个个都是杀人如麻,看向老陈的眼神里越发的不善。

  “不管你是来此做什么,今日既然被你看到了这事,你也别指望活着离去。”

  “魏老板……别别,有话好说,我与那姓白的当真不熟,你的事,我也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我发誓。”

  “呵呵……这便是你的遗言吗?”

  老陈心中大骇,立刻就跪到魏虎的面前:“魏老板,请您大发慈悲,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若是我死了,他们可怎么办啊,请您大发慈悲……求您了。”

  “呵呵……你只管放心,你死之后,我好事做到底,将他们一并给你送过去,让你们在地府团聚。”

  “魏虎!你好狠啊!我和你拼了……”

  “陈屠户,别人怕你,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陈屠户毕竟只是杀猪了,他哪里杀的了人,更何况周围全都是山贼强盗,陈屠户被人在背后重重踹了一脚,便滚到地上。

  “杀了他!”(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