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八十七章 曹丞相的担心

第两千九百八十七章 曹丞相的担心

  其实老陈自己也不知道,他对魏虎并不了解。

  魏虎并不是与山贼勾结,他自己就是山贼,他所勾结的是官府而不是山贼。

  他大部分的家业,也都是依靠着打劫获取的。

  最初的时候,他专门拦路抢劫,不过后来他发现这样来钱太慢了。

  于是他就开了聚宝阁,这家当铺看起来寻常普通,实际上却可以让他知道,谁有钱谁没钱。

  他曾经的那些手下,也全部都变成了他的家丁、仆人。

  看似洗白了,实际上背地里还是干了不少偷鸡摸狗的事情。

  而且他勾结官府,也可以给他带来很多的便利。

  当然了,当地的县丞也不是什么好鸟,说来还是魏虎的老前辈,曾经犯下许多的大案,得了一些钱财后,便买了个官。

  可是这位县丞依然不忘自己的老本行,依旧与魏虎勾勾搭搭。

  魏虎时不时便给他一些孝敬钱,等到需要的时候,他就会给魏虎打掩护。

  比如说多年前的那个富户的灭门惨案,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利用职务便利,将很多的证据抹掉。

  而魏虎相信,这次也会很顺利。

  “孙老,事情就是这样。”

  “你是说,那人随随便便便能拿出八万两银子?”县丞听完魏虎的话后,眼中难掩那一抹贪婪:“这人家中到底是要有多殷实啊?莫不是什么大族的子弟吧?”

  县城根本无法想象的到,魏虎隐瞒了真实的数字,毕竟做匪的对彼此都会提防。

  难保县丞知道了真实的数字后,对自己也起了贪念。

  不过就算是这八万两银子,也足够震惊。

  八万两是什么概念?都够常州两万守军在外行军打仗小半年了。

  在这个时代,能招募到多少兵,却卫兵能养的起同样数量的兵,就因为手上没钱。

  乱世带来的后果就是社会环境的恶化,导致生产力被极度的压缩,最终带来税负上的减少。

  “若是大族子弟,如何会沦落到此地?我看他家产殷实,难保不是为了躲避战乱,躲到这穷乡僻壤来的,所以不用太过担心。”

  “说的也是。”县丞稍稍安心了下来:“那这次我们如何来?”

  “趁夜杀上山去,我看那山上少有人走动,多半人不是很多,孙老您麾下有多少人?”

  “百十个吧,够吗?”

  “加上我的,便有三百多个,够了。”

  ……

  常州守备府邸——

  “曹丞相,您怎么来了?”

  这已经是半年来,曹cao第二次光临常州,不同于上次只带了寥寥几个人。

  这次曹cao却是带了不少人,麾下的猛将基本上都来了。

  “此事你便不用管了,常山一带怎么走?”

  “常山?丞相,那常山地界极大,不知道丞相所指是何地?”

  常州有一半的地界都是常山,这位城守也不知道曹cao所指的是何地。

  “鲁镇附近吧,你可晓得?”

  “哦,倒是晓得,不过那地方地处偏远。”城守王仁疑惑的看着曹cao,这次曹cao带来的人可不少,军队更是有接近五万。

  王仁几乎都以为,曹cao是来打他的。

  不过想一想,自己似乎没做过什么越轨的事情,而且曹cao也是摆明了态度,不是来打他的,如今听曹cao说,要去那鲁镇,心中更加疑惑。

  在他看来,鲁镇那种地方,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去的必要。

  鲁镇不过一万多的百姓,而且地处偏远,怎么也不值得曹cao带这么多大军来吧?

  “我是去拜访一位故人。”

  “额……”王仁更加费解,不明白曹cao看望一位故人,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来。

  曹cao是不想带,可是不带又没有安全感。

  即便他知道,即便是带着这么多人,若是白晨要杀他,也是无济于事。

  可是若是不带,他甚至连与白晨见一面的勇气都没有。

  当然了,现在常州一带鱼龙混杂,也不知道有多少诸侯的耳目在此,他也是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

  为此他还特意把沐子鱼也拉上了,毕竟沐子鱼是白晨的弟子,自己这些日子什么正事都没干,就是整日与沐子鱼拉关系。

  沐子鱼可谓是受宠若惊,他以前在家中的时候,基本上人人都不看好他。

  觉得他就是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就连沐子鱼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自从他拜了白晨为师后,他突然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曹cao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他回家,他的父亲当时吓得瑟瑟发抖,曹cao是谁?

  他可是这天下间,最有权势的人,沐子鱼的父亲在听说曹cao很看好沐子鱼,还要收他做义子,沐子鱼的父亲更是惊得下巴都要掉出来了。

  自那以后,沐子鱼的父亲对他的态度就有了极大的改变。

  不过沐子鱼没有因为他人的态度,而对自己的决心产生动摇。

  毕竟他可是白晨的弟子,他现在的所有一切,都是拜白晨所赐。

  如果自己表现的不够好,那么白晨很可能将他逐出师门,到时候他又将回到过去那种状态。

  这是他最畏惧的,变成过去的自己。

  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白晨给他留下的东西,他也是日日钻研。

  可能就连他父亲都没想到,自己最不中用,也是最不看好的儿子,如今会变成这样。

  所以即便曹cao再怎么利诱他,他也不忘初心。

  沐子鱼过去虽然混账,可是他却不是真的傻。

  他很清楚,他是如何得到这些东西的,目前来说,这些东西其实都不属于他。

  地位、荣誉……还有尊严,都是别人施舍给他的。

  这些东西,全都不是他自己争取到的。

  所以他也越发的谨小慎微,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马虎大意。

  “丞相,可需要小人陪同您一起去?小人也想见见,您的那位故人,看看是什么样的高人,能让您亲自驾临。”

  “不用了,我那位故人不喜欢陌生人打搅。”曹cao是不想把白晨的事情弄的人尽皆知,虽说这在各方诸侯之间,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曹cao为人谨慎,能减小风险,他还是乐于去做的。

  “那现在时候不早了,不如先在城中小歇一宿,明日再动身如何?小人在府上已经摆好宴席了。”

  “不了,我不喜欢拖沓,这宴席等我此趟回来再说。”

  这次曹cao来的很是急促,所以他不想要耽搁时间,他怕若是耽误了些许时间,事情有变,所以才会如此的突然而且急切。

  王仁不知道,曹cao为何如此的急躁,不过也不敢强留。

  曹cao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常州逗留了小半日,便带着兵将匆匆上路。

  “主公,你莫要着急,想必那联军的使者现在还未到来,而且兴许还能被我们截住。”

  “如何不急,这次联军势大,隐隐威胁到曹某的势头,若是再被他们请动了白先生,那我偌大基业怕是真要倾覆,此次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主公,那孙策与刘备,都与白先生有怨,白先生应该不会答应他们的请求。”

  “白先生心思隐晦,虽说不喜参与这天下大势,可是这次联军给予重诺,难保白先生不会动心。”

  “属下无能,若是属下能有白先生一半的本事,就不用主公如此忧心了。”

  “不是你无能,实乃白先生太过惊世骇俗,谁若是能得他所助,这天下就已经得了一半了。”曹cao苦笑的说道。

  如今的曹cao,这天下基本已经得了一半,他也自信,再给他十年的时间,席卷天下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白晨的出现,却给这添加了一份变数,他敢面对天下群雄,却实在没那份信心面对白晨。

  白晨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实在是太盛了。

  这可不是他一人的观点,郭嘉也是如是这般的想法。

  天下豪杰多不胜数,可是能够真正的左右天下的,只有白晨一人。

  这是郭嘉在泰阳城见识了那场白晨面对吕布的阵仗之后,所说出的话。

  由此可见,那场战役对郭嘉的震撼何其之深。

  郭嘉评估了白晨的性格、能力、为人,他得出了这个结论。

  白晨的实力毋须多言,而他的性格又喜怒无常,态度又含糊不清。

  不似吕布那般刚愎自用,白晨可比吕布聪明多了。

  实力当然也强的让人敬畏,吕布千军万马想要围杀白晨一人。

  最后却被白晨斩下他的人头,那数万大军,最后也被曹cao收入囊中。

  可是,白晨既然能让他收入数万兵马,同样也能让他损失无数。

  现在的白晨,是这个天下大势,最不稳定,最无法估量的因素,他已经开始主导了天下大势。

  所以不管是曹cao还是联军,都无法忽略这个因素。

  也正因如此,在他们真正的大战之前,必须要确定白晨的意向。

  若是白晨倾向联军,那么曹cao势危。

  反之亦然,所以曹cao这才心急火燎的跑来这里,找寻白晨。

  不说拉他入自己的阵营,至少也要探明对方的口风与意向。

  联军这次可是派了很特殊的使者,曹cao也是因此而担心,担心白晨会被说服。

  因为这次联军的使者不是别人,正江南乔家的大乔二乔,并且从他们的意向来看,他们很可能打算让二乔嫁给白晨。(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