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八十一章 杀

第两千九百八十一章 杀

  吕布不断的回头,寻找那个恐怖的身影。

  他现在已经后悔了,自己怎么会脑子发热,跑这来自讨苦吃。

  眼看着白晨越来越近,吕布就越发的恐慌。

  可是眼见着白晨越来越近,他却只能逃。

  自己可是堂堂的吕布,天下最强武将。

  吕布一边为自己叫屈,一边狼狈的逃窜着。

  突然,扶着自己的两个士兵毫无征兆的将他推开,然后头也不回的跑掉。

  “你们……该死,你们胆敢如此对待本将军,待到回去后,看本将军如何整治你们……”吕布摔在地上,朝着那两个士兵吼道。

  可是看着周围的士兵,就像是见鬼一般,急忙拉开与他的距离,吕布便意识到了事情不妙。

  “我想你是没机会回去了。”

  白晨的声音从吕布背后传来,吕布心头咯噔一下,僵硬的脖子扭转过来,看向白晨。

  “你……你……我……”吕布胆战心惊的看着白晨:“阁下武艺高强,在下佩服,这一仗便算在下输了。”

  “这可不只是输了那么简单,你知道你耽误了我多少时间吗?”

  白晨满脸的煞气,半边脸颊的鲜血,更是平添了几分残暴本性。

  “阁下……稍安勿躁,在下愿意奉您为主,为您披荆斩棘,夺得这天下。”

  吕布眼见白晨杀意盈盈,心中更是胆寒,立刻使出了看见本来,投效。

  反正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只要能够活命,他不在乎颜面问题,至少现在不是考虑颜面的时候。

  白晨笑了,吕布不愧为吕布,眼见旦夕之间,立刻便屈身投效。

  如果说的好听点,他这叫做能屈能伸,如果难听一点,他就是胆怯懦弱。

  “在下熟读兵书,沙场上的武艺……也就比您弱上一点点,又有强兵六万,你我联手,这天下唾手可得。”

  “你?熟读兵书?”白晨笑了:“就你这种货色,你多久没看书了?还熟读兵书……”

  “我还有谋士,对了,我有谋士……陈宫,陈宫,过来,快点过来。”吕布看向陈宫,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陈宫乃是我的麾下第一谋士,智计无双,冠绝天下,有他辅佐,阁下距离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白晨看向陈宫的同时,陈宫也看向白晨。

  历史上对陈宫的评价其实并不低,不过白晨却对陈宫并不看好。

  能够依附在吕布的麾下,可见他的眼是有多瞎。

  若是历史没有被白晨改变的话,吕布最终会因为主动招惹曹cao而招来杀身之祸,而陈宫几次的谏言,都没能改变一意孤行的吕布。

  虽然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陈宫所做出的谏言都是对的,可是无奈他摊上这么一个主子,最终还是陪着吕布一起身首异处。

  不过他死的倒是刚烈,只不过吕布死的就很丢脸了。

  即便是到了最后,吕布依然求曹cao放他一条生路。

  陈宫发现了白晨看向他的目光,心头立刻打鼓。

  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可是他已经感受到了白晨的可怕。

  当初听说白晨在千军万马中,杀到诸葛亮的面前,而且还割了刘备一边耳朵。

  当时他虽然不信,可是在听说吕布要来围杀白晨的时候,他还是强烈的反对。

  因为他觉得,不管这件事真假,都对吕布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之间并不存在利益或者权力的敌对关系。

  可是吕布根本就不听他劝谏,依然一意孤行的带兵前来。

  当然了,即便如此,陈宫也没想过后果。

  在他看来,白晨可能的确很厉害,却也仅限于很厉害。

  六万大军对付区区一人,还会有其他的可能吗?

  可是这个可能真的发生了,一直到这时候,陈宫才发现,这就是一个煞星,绝世煞星。

  这家伙强的不可理喻,简直就不像是人。

  “你就是陈宫?”白晨看向陈宫问道。

  “在下陈宫,字公台,拜见阁下。”

  “说说吕布的为人,性格。”

  “贪生怕死、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志大才疏、鲁莽愚昧,贪财好色、背信弃义。”陈宫坦然说道。

  这时候他再去掩饰没什么意义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瞒的住白晨。

  不管白晨是否接受他的投诚,吕布都活不了。

  而自己的生死,取决于自己是否说实话。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将吕布的所有缺点都说了出来,吕布听到陈宫如此评价自己,顿时勃然大怒。

  “你这奸贼,叛徒!你……你……”

  “那么这种不忠不义的小人,是否该死?”

  “该死?”陈宫看了看吕布,然后回答道。

  “那你呢?”

  “这取决于你是否需要我。”陈宫心中同样非常的紧张,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

  只要他有一丝一毫的慌乱,那么白晨一定会杀了他。

  “你为什么会选择辅佐吕布?”白晨问出了也许那些历史学家都好奇的事情。

  陈宫不是个庸才,可是他却做了这个时代,最愚蠢的选择。

  像是吕布这种志大才疏的人,他根本就不懂得结交盟友,到处树敌,而且本身势力也并不强的人,哪怕是白晨给他做谋士也没用,因为吕布根本就不听劝。

  “不是我选择了吕奉先,而是命运选择了让我遇到他。”

  陈宫的言辞间透着几分失望:“我本以为我能够为他打拼下一个天下,可是跟了他之后,我才发现,我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陈宫感觉到了失望,无力,不甘,悔恨。

  “若是你的话,也许你真能够逐鹿天下。”陈宫看向白晨的目光,突然变得炙热。

  白晨摇了摇头:“我对这天下没兴趣。”

  陈宫惊诧的看着白晨,这世上还有对天下没兴趣的人?

  那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怎么可能会有对权势没兴趣的人?

  “不过我缺个仆人。”白晨微笑的看着陈宫。

  陈宫目光闪烁,自己可是一个谋士,自己平日的起居都需要别人伺候。

  可是听白晨的语气,很显然,如果自己拒绝了他的要求,那么自己很可能会当场毙命。

  突然,吕布扑到白晨的脚边:“我可以做你的仆人,我愿意做你的仆人,给我一个机会吧。”

  “你的时间到了。”

  “什么?”

  “你该死了。”

  白晨挑起地上的战刀,手中一划,吕布的脑袋咕溜溜的滚落到地上,那颗头颅的脸上,还带着惶恐与惊愕。

  “怎么样?决定好了吗?”

  “你需要仆人,可以找任何人,以你的能力,我想很多人都乐于做你的仆人。”

  “我需要一个聪明人。”白晨回答道。

  “抱歉,我有我的抱负,我的抱负不是当一个仆人,哪怕是你的仆人,也不是我所愿意的。”

  “那你做好准备了吗?”

  陈宫闭上眼睛,他选择死,而不是迁就自己的抱负。

  白晨没有留情,干脆的杀了陈宫。

  不过杀陈宫和杀吕布,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陈宫是慷慨赴死,吕布则是奢求委曲求全。

  城楼上,曹cao和郭嘉对视一眼:“他还是赢了。”

  “是啊,他总是赢,不管面对着什么样的局面,他总能取得胜利。”

  沐子鱼则是双眼放光:“太厉害了,师父太厉害了,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

  白晨头也不回的走了,很快就消失在地平线的方向。

  只剩下那数万的散兵游勇,他们失去了将军,也失去了军师。

  曹cao可以说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很顺利的接手了这些散兵游勇。

  这数万人说多不多,说少却也不少,对曹cao来说,实力又增加了几分,逐鹿天下的机会也大了一些。

  “此等盖世英雄,为何就是不能为我所用呢。”

  相比起这五万多的大军,曹cao对白晨显然是更有兴趣的。

  不过他也知道,白晨若是不愿意,谁都强求不得。

  白晨在离开他人的视野之后,瞬间回到了常山上的庄园内。

  白晨进入庄园后,已经察觉到了生人的气味。

  庄园内虽然没放什么珍贵的东西,不过却有不少,是普通人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白晨顺着气味,进入大厅的时候,那位不速之客正好也从里面出来。

  这位不速之客在发现这里有人住后,本就打算离开了,却不曾想正面遇到了白晨。

  白晨看着眼前的女子,目光冷峻:“你是什么人?”

  这女人长的美艳无比,宛如神女下凡,正常人恐怕只要看上一眼,便会心驰神往。

  这女子一听白晨质问,脸上里露出泣色:“小女子苏倩儿,本是在此地游玩,却不慎与丫鬟走散,误闯山庄,请先生勿怪,小女子这便离去。”

  可是白晨毫无征兆的出手了,手掌瞬间掐住了女子的脖子,手上的力道完全不似在对待一个弱女子,五指几乎陷入了白皙的皮肤下。

  “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是谁,怎么进到这里来的?”

  “小女子既然落入先生的手中,先生要杀便是了,何苦刁难小女子。”

  白晨眼中凶光毕露:“我在外布置了三十六煞浑天大阵,你能突破此阵,可见你不是普通女人,再者说,现在这时节,山上都是枝叶枯黄,寒风凛冽,你一个弱女子跑山上来游玩?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