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八十章 吕奉先

第两千九百八十章 吕奉先

  郭嘉的想法很简单,曹cao麾下的武将已经够多了。天籁小说WwW.⒉

  虽说没有一个比的说过白晨,他也相信,如果沐子鱼能够学有所成,那么成为第一流的武将不是难事,可是只要没有白晨这种实力,那么对于曹cao的实力也不会产生质变。

  可是,如果沐子鱼练就这一身杀人术,那可就不同了。

  到时候曹cao看谁不顺眼,就让沐子鱼去杀了。

  这天下得来还不简单?

  可是,他却忘记了,做决定的从来不是他,也不是曹netbsp;  “那你就学战技吧。”白晨说道。

  郭嘉愣了一下,刚想插嘴,不过很快又收回声音。

  很显然,白晨不喜欢别人替他来决定。

  “曹丞相,沐子鱼就先去你的麾下从役,只能让他当小兵,而且有仗就让他上。”

  “啊?”

  不管是曹cao还是沐子鱼都傻眼了,白晨这还没教什么东西,就让沐子鱼去战场上打杀。

  若是他敢违抗军令,那就处死他,如果他立了什么战功,也不需要给他。

  他只需要当个小兵,至少在我满意之前。

  这分明就是要让沐子鱼去送死,白晨却显得理所当然。

  “怎么?怕了?”白晨瞥了眼沐子鱼。

  “不,不怕……”沐子鱼的声音有些颤抖。

  突然,白晨的脸色一变,众人都现了白晨的脸色。

  白晨拿出一个锦盒丢给沐子鱼:“拿着,我还有事,先走了。”

  白晨匆匆离去,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满脸的愕然。

  “奉孝,他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看起来多半是生了什么事,却不知道是什么事,能够让他如此变色。”

  白晨架着马,匆匆的奔出城外。

  白晨感应到,自己的家里似乎有不之客闯入。

  虽然自己布置了一些阵法,让外人无法接近,可是那人却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居然穿过了层层阵法。

  白晨打算出了城之外,直接瞬移回去。

  只是,白晨刚一出门,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支大军。

  “曹netbsp;  不对,曹cao应该很清楚,就凭这数万人是不可能威胁到自己的。

  而且他更清楚,如果自己回过头找他算账,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以曹cao的心性,不可能如此冒险。

  只见这支军队的旗帜挂着一个吕字,白晨的脑海中立刻升起了一个名字,吕布!

  难道吕布听说曹cao在这泰阳城内,所以特意大举来犯?

  只见大军的最前方,一个高壮的武将一马当先,那将军神武非凡,比之自己先前遇到的那些武将,都要更有气势。

  那武将想必就是吕布吧,白晨心中猜测着。

  吕布已经冲到了白晨的前方十几丈外,遥相看着白晨。

  “你便是那个被人吹捧起来的战神?天下第一武将?”

  “我可从来没承认过。”白晨淡然说道,看来这吕布是冲着自己来的。

  “没承认过?哼!原来也只是鼠辈一个。”

  “你来就是来损我的吗?”白晨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是来杀你的。”吕布满脸的煞气,冷酷的看着白晨。

  “杀我?就因为我得了那天下第一武将的名号?”

  “这只是其一,不过即便没有这点,你也必须死!”吕布的眼中带着几分怨恨。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就是该死。”吕布提起方天画戟指向白晨:“来吧,让你死的光荣一些,我赐你与我公平一战。”

  “我现在赶时间。”

  ……

  城楼上,曹cao等人已经站在了城楼上,郭嘉皱眉看着下方的情况。

  “没想到吕布居然这时候来犯,若是让他知道孟德在此,怕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无妨,白先生在前,想来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丞相,师父就一人,那吕布可是带着数万大军,我们还是快点去营救师父吧。”

  曹cao看了眼沐子鱼:“你师父给你的那锦盒里,装的是什么?”

  “不知道,我还没打开。”

  “趁着现在,打开来看看,也让曹某开开眼界。”

  木子鱼看向下方的白晨,心中依然着急。

  “丞相大人,您还是先救师父吧。”

  “你师父何须我救?莫说吕布带的只是数万兵力,便是数十万兵力,恐怕也阻止不了你师父。”

  “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曹cao看向白晨的方向。

  白晨和吕布对峙着,这时候的吕布盛气凌人,他并不急着动手。

  在他的眼里,白晨只是一个待宰的羔羊,插翅难飞。

  白晨的眉宇间透着一丝煞气:“你若是要与我一战,先和我约个时间,你现在带着大军来围困我,便算是公平吗?”

  “哈哈……我可是听说你能破十万大军,本将军今日带来的人还不足十万,你且来破上一破。”

  “我赶时间。”白晨眉宇间的煞气更重。

  “赶着去投胎吗?要不要本将军送你一程。”

  “你今日非得与我为难?”白晨冷冷的问道。

  “是又如何。”吕布理所当然的说道:“今日你非死不可。”

  白晨的目光变得冷凛:“我先前说,你带来的这点大军,却是对你不公平,世人都说你愚笨鲁莽,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大胆鼠辈,受死!”吕布最听不得别人说他愚笨,他自诩天下第一武将,本就对白晨抢了他的名号很是愤慨,如今白晨居然当面辱骂他,他更是怒不可遏。

  胯下战马一促,人马飞奔向白晨,方天画戟呼啸着劈向白晨。

  白晨随手长矛一扫,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都脱手飞出去,人与马也是向后踉跄着。

  吕布惊怒异常的看着白晨,白晨这力道也太过恐怖了吧?

  城楼上的众人,亦是如此表情,曹cao的脸上带着几分果然又是如此,可是又有几分惊疑。

  “就连吕布都挡不住白先生这一招,天下间怕是再无人能及的上他了。”郭嘉感慨的说道。

  沐子鱼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自己那师父居然如此的厉害。

  传说中的吕布,居然连自己师父一招都挡不住,兵器已经脱手。

  不过要说惊讶,当属白晨了,白晨虽然没用全力,可是他刚才用的力道,也绝非常人能够承受的。

  先前所遇到的几个武将,自己这一招下去,对方都是连人带马一起飞出去。

  可是吕布居然还安稳的坐在马背上,毫无伤。

  不过正在白晨诧异之际,吕布居然掉头就跑,没有丝毫的尊严可言。

  “快来人,杀了他……快杀了他……”吕布一边跑,一边惊叫着。

  虽然白晨早就知道吕布的心性为人,可是当他看到吕布这般表现的时候,还是非常的失望。

  果然是贪生怕死的小人,先前还信誓旦旦的要与自己公平一战。

  如今眼见不可力敌,立刻灰溜溜的逃跑,而且还遣大军来围杀自己。

  白晨算了算,吕布今年应该就会死吧。

  既然如此,自己现在杀了他,对于大局的影响应该不会太大。

  而且吕布给白晨的感觉,实在是太恶心了。

  如果说让白晨给三国的名将、谋士、诸侯做个喜恶排行榜,吕布绝对是能够与刘备并列。

  吕布武艺高强,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与之相反的是他的胆识与心性。

  白晨提起长矛,对准了吕布的后背,长矛飞掷而出。

  噗通——

  吕布瞬间被穿透了,整个人从马背上摔下来。

  后方代为指挥的军师看到吕布出事,连忙指挥着军队上前营救。

  白晨现,吕布居然还没死,在士兵的掺扶下,他又重新站了起来。

  不过他转头看向白晨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怨毒:“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白晨眼中杀机盈盈,策马追向吕布:“想要我死,你先去死!”

  城楼上的众人看到,白晨面对这千军万马,不但没有选择躲避,反而迎上前去。

  郭嘉看了眼曹cao:“孟德上次所面对的,恐怕也是一样的境遇吧?”

  曹cao苦笑的点点头:“那日是我,现在却换做吕布,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郭嘉又将目光投放到战场上,白晨已经淹没在了大军之中。

  可是却有一条很明显的血路,触目惊心的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时不时便有几个士兵被挑飞,正常人显然不可能跳的那么高,只能是因为被人打飞出去的。

  白晨一路追着吕布,吕布身负重伤,被两个士兵掺扶着逃跑,所以度又能快的到哪里去。

  白晨连砍带削,一路上杀了不知道多少人,那些士兵已经不敢再接近白晨。

  由此也可以看的出来,吕布虽然个人战力高绝,可是统御带兵却是差强人意。

  至少白晨在曹cao、刘备、孙策的大军中,没见过这种情况。

  甚至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他可能根本就没去整治自己的军队,他可能觉得,就凭他自己一人一马,便能打天下。

  这是典型的眼高手低,好高骛远。

  如此也可以想象的到,最后他为何会死的那么惨。

  哪怕他当时担负着天下第一武将的美誉,可是却到处投奔,出尔反尔。

  曹cao如何容得下这么一个两面三刀的人,在自己的麾下。

  刘备的那句话也算是补刀,彻底的断绝了曹cao对吕布的最后一丝念想。(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