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七十八章 一城的金子

第两千九百七十八章 一城的金子

  虽说白晨神出鬼没,不过这个时代的情报系统却比白晨想象的更加强悍。

  不管白晨出现在哪里,总是会有眼睛注视着他。

  白晨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在徐州一役之后,他的划向已经传遍了四方诸侯的手上。

  可能现在已经没有不知道他相貌的势力了,除非白晨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或者是直接回常山上去,不然的话,白晨就避免不了被人关注。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白晨,即便白晨算是这个时代的明人,可是在这个咨询并不发达的时代里,普通人还是不认识白晨。

  就比如说白晨现在面前所面对的这个公子哥,一锭金子拍在白晨的面前。

  “这位置是我个,滚。”

  白晨所坐的座位是靠着窗口的,可以看到对面青楼的莺莺燕燕。

  当然了,这个时代也有别的名称,比如说娼馆又或者是女闯。

  不过名字毕竟是称号,其本质并没有什么区别。

  作为人类最古老的职业,青楼的存在虽然是从春秋战国时候开始的,不过妓.女却是由来已久。

  管仲算是青楼的开拓者,也许他做梦也想不到,他所开设的青楼,会影响着以后两千年的历史。

  白晨并不反感青楼,也不反感妓,因为白晨始终秉持着存在即为合理的态度。

  这些女子可能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自愿的,更多的是生活所迫,或者是祖辈犯事,子女承担。

  纨绔子弟也是由来已久,即便是在这乱世之中,也存在着纨绔子弟。

  白晨拿起眼前的这块金子,掂了掂重量。

  突然手头力道一加,金子被白晨捏的变形了。

  “不够。”白晨随手将金子丢回到纨绔子弟的面前。

  纨绔子弟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瞪大眼睛愕然的看着白晨。

  “好生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

  白晨难得享受午后的清闲时光,并不喜欢被一个纨绔子弟打扰。

  “你教我武艺吧,你要多少钱?只管说便是了,我爹是泰阳城守,钱不是问题。”

  “城守?你爹既然是城守,还找我学什么武艺,找你爹学去,休得在此打扰我清宁。”

  “我爹那本事我太了解了,他连大刀都提不动,哪里会什么武艺。”

  即便是这个时代,依然有买官卖官的存在,就算是在曹cao的治地依然存在。

  甚至很多都是曹cao默许的,因为曹cao要打仗,打仗就要用到钱。

  在这个劳动价值极其低廉的时代,劳动所能创造出来的财富也是寥寥无几。

  所以想要依靠税收来维持战争的开销,显然是不够的。

  所以曹cao才会售卖官爵,用一些并不重要的领地官职来换取大量的金钱。

  这个纨绔子弟的父亲肯定也是这种情况,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有钱,想混个出身,就拿大量的金钱来买官。

  当然了,曹cao也不傻,这种人如果是给文职,反而会坏事。

  所以给个武职,反正此地也不是重要的地方,是曹cao治地的大后方,任何一方的势力都不可能打到这里,如果真的打到了这里,那么曹cao也完蛋了。

  所以就算给这纨绔子弟的父亲一个武职,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卖官也是有学问的,曹cao深谙此道。

  不过就算是卖官,估摸着也不够。

  所以曹cao才会想要挖掘古墓,开创摸金校尉。

  “你爹能给我多少钱?”

  “你要多少就给多少。”纨绔子弟得意的说道。

  对他来说,钱从来不是问题,这也是一个纨绔子弟的幸福。

  他从来都不需要为钱操心,而且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白晨摇了摇头:“我要整个泰阳的金子,你爹给的起吗?”

  “你在戏弄我?”纨绔子弟顿时怒了,他向来跋扈,在这一亩三分地,也从来未曾有人敢拒绝他。

  整个泰阳城的金子?那该是多少钱啊。

  “是你说要多少就给多少的,如今你却给不起,何怨我戏弄与你?”

  “这么多钱,莫说是我爹,便是曹丞相也给不起,你不是戏弄我是做什么。”

  “你给不起,便说我戏弄你?”

  “你这价钱,谁人能给的起?”

  “哈哈……我给的起。”

  就在这时候,一个豪迈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纨绔子弟转过身,正打算发怒之时,却见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口中的曹丞相。

  当时,纨绔子弟的脑子就懵了,他在泰阳敢和任何人叫板,可是对曹cao,他却连大气也不敢喘。

  “哈哈……白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曹某这厢有礼了。”

  纨绔子弟发现,曹cao居然给白晨行礼,而白晨坐在位置上,巍然不动。

  他心中更加的惊骇,这天下还有谁担得起曹cao的礼仪?

  可是不管是白晨,还是曹cao身边的人,似乎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白先生,这只烦人的虫子,是否需要曹某为你打发了?我保证他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曹cao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机。

  纨绔子弟吓得双腿发软,白晨摇了摇头:“小孩子闹着玩,你好歹也是主公,怎么随随便便便杀自己麾下将领的子嗣,这可不是一个明君该做的事情。”

  “额……呵呵,白先生觉得曹某能当皇帝?”

  “那且看你有没有能力谋得这天下了。”

  “若是白先生能助曹某一臂之力,曹某便是夺得这天下又有何难?”

  “给你打天下,我还不如收这小子为徒。”白晨随口说道。

  可是也不知道这纨绔子弟怎么想的,突然就双膝一软,跪在白晨的面前。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白晨也错愕的看着这纨绔子弟。

  “我没说收你为徒……”

  “哈哈……白先生却是说了。”曹cao身边一儒雅男子大笑道。

  白晨看向这儒雅男子,这男子长的俊逸非凡,不过却透着几分文弱,身体非常虚。

  这身体弱,一半是因为他天生便有隐疾,另一半则是因为他的生活习惯。

  “这位先生是?”

  “在下郭嘉,见过白先生。”

  “哦?你就是郭嘉,久仰久仰。”白晨倒是很欣赏郭嘉。

  在这段的历史中,郭嘉虽然存在的时间不长,却给三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郭嘉生性放荡随意,可以说整个三国里,就没有哪个能有郭嘉这么的洒脱。

  郭嘉不是忠于曹cao,而是忠于他们的友谊。

  从郭嘉与曹cao相遇的那一刻,他们就彷如磁铁一样,被对方所吸引。

  很难想象,以曹cao的性格,会这么认真的对待一个下属。

  这不是男女的情爱,却又超越了这种情感。

  郭嘉死后,曹cao悲痛欲绝。

  在赤壁之战大败之时,曹cao仓惶逃窜,口中念叨着,郭嘉若是在此,曹某何止于此。

  由此可见,曹cao是如何的挂念郭嘉。

  曹cao没想到,白晨居然对郭嘉如此亲和的态度,比起自己都要好上许多。

  “在下忏愧,无功无名,不敢倨傲。”

  “你虽然在诸多谋士中没太突出的表现,不过你擅于攻心,你和曹孟德两人倒是臭味相投。”

  “白先生莫要说笑了,郭某不过是放荡无能之辈,若说游戏人间,倒是有几分见底,见的人多了,也就对人心有几分心得了。”

  郭嘉在军事上的表现的确不算非常突出,不过那也是因为有贾诩和司马懿那等诡奇谋士存在,所以他才没太突出的表现,再者郭嘉的长项也不在于此。

  可是绝对不要怀疑郭嘉的军事才能,郭嘉不是不能,是他不想去过于高调的表现。

  如果说真有人能够看的出司马懿的异心,那么必然是郭嘉无疑。

  白晨对郭嘉并不算恶感,而且白晨早就计划,去看过这个时代的各个名将与谋士。

  武将已经见识过一小半了,谋士却没见过几个。

  诸葛亮算是一个,不过给白晨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不是诸葛亮,反而是刘备。

  白晨对刘备又刷新了一次下限,白晨对刘备的评价就是个庸才,不折不扣的庸才。

  无才无德,却又惺惺作态,实在是让人作呕。

  在不久之后,魏、蜀、吴鼎立,白晨对蜀却是最不看好。

  只要有刘备在,他们的野望几乎不可能实现。

  最有可能的还是东吴和曹魏,不过孙策却在不久之后遇刺身亡,也由此改变了天下大势。

  关于孙策的死,有很多种说法,甚至还有人说,孙策其实是被孙权谋害至死的。

  不过白晨更倾向于是曹cao派人刺杀的孙策,因为曹cao肯定是感受到来自江东的压力,孙策也是个非常有才能的人。

  若是继续让孙策安稳的在江东发展,终有一日会威胁到曹cao的权势,所以孙策必须死。

  不过曹cao还是没想到,一个孙策倒下了,一个拥有着不输给孙策才能的孙权站了出来。

  并且孙策的死也成为了那场震惊古今中外的赤壁之战的导火索,原本东吴一直都是拒绝与刘备联手的,正是孙策的死,让整个江东都对曹cao同仇敌忾,才有了那场经典的大战。(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