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七十七章 郭嘉

第两千九百七十七章 郭嘉

  如果不熟悉郭嘉的人,都会觉得他轻浮。

  这世上真正了解郭嘉的人,恐怕也只有曹cao了。

  也正是因为这份了解,所以曹cao才会和郭嘉成为超越阶层关系的挚友。

  也只有郭嘉,才会成为曹cao的朋友。

  不管是那些武将还是谋士,他们都只能成为曹cao的下属,不管他们如何的忠心,曹cao都不可能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真实一面。

  只有在郭嘉的面前,曹cao才会无所顾忌的展现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是人就有弱点,你,我,我们身边所有人,每个人都有他们的弱点,可是那人……”郭嘉摇了摇头:“我是真的好奇,此人的弱点到底是什么,我所感觉到的,他就像是无欲无求的石头,乔家大小姐他不动心,功名利禄他不在乎,又没有任何可以寻找到的身份信息,没有任何的亲朋好友。”

  郭嘉点了点脑袋:“急公好义、信守承诺,还有那身超凡入圣的武艺,我听孟德你说他的事情,他的每一场战斗,都杀了很多人,可是孟德有没有发现一个事情。”

  “发现什么事?”

  “此人虽然杀人如麻,却从来没杀过一个武将,最初的李典,然后是许渚、乐进、夏侯敦,再到江东孙家的周公瑾,再到徐州刘备的关羽、张飞、赵云,不止如此,原本这次我以为诸葛亮与他之间,必有一人要死,却不曾想,那人居然放过了诸葛亮,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他到底在做什么,他似乎故意留着这些人。”

  “奉孝,你忘记了,还有我以及刘备,我们也都是差点死在他的手中,可是最终没有下杀手的。”

  “我在想,是不是因为他不能杀武将的缘故……”

  “这世上哪里有这种规矩的,更何况,以他的实力,谁人又能制约的了他?”

  “或者说,他留着这些人的性命是有意为之,他有某种目的。”

  “那该如何做?”

  “试探他。”郭嘉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如何试探?让那些武将去会一会他?”曹cao有些犹豫,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自己派出任何一个武将出去,哪怕是带上十万大军,都是凶多吉少。

  那人既然能够在严阵以待的徐州,杀到诸葛亮的面前,那么自己的那些武将,都很难匹敌白晨。

  “不,不能派我们的人,那人现在什么情况尚不明朗,如今孟德与他的关系虽然谈不上好,却绝对未到生死大仇的地步,所以能不招惹他,就不要去招惹他,试探他却未必要用我们的人。”

  “你的意思是?”

  “如今他不是被称之为天下第一武将么?你想想看,最不服气的人会是谁?”

  “吕奉先?”曹cao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现在的吕布就在下邳,与他可谓是近邻,只不过曹cao一直对吕布没什么好感。

  曹cao觉得吕布不过就是个志大才疏,有勇无谋的莽夫。

  可是这位前天下第一武将却对曹cao虎视眈眈,这让曹cao更加的不爽了。

  曹cao可是比吕布的势力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却被这么一个跳梁小丑在一旁觊觎着,谁心里会舒服。

  偏偏还不方便对吕布直接动手,因为如果他打了吕布,徐州的刘备势必会顺势而起,吕布可以忽略,可是刘备不能,刘备手下可是有大才能的人。

  吕布虽说也有,可是吕布向来不听劝,行事鲁莽一意孤行。

  再加上江东孙家与自己的地盘就隔着一条江,也是不得不防。

  “奉孝的意思是?”

  “驱狼逐虎!”

  “吕奉先会上当?”

  “吕奉先向来心高气傲,武勇有余,心智不足,当初他对自己天下第一武将的美名得意,可是现在却有一人夺了他的名号,你说他如何忍得了?”郭嘉顿了顿,又道:“再者,孟德可还记得前些日子,你与那人相遇的当晚,所遇到的那个女子。”

  “记得,怎地?那女子容貌冠绝,吾至今难忘,奉孝可是有那女子的消息了?”

  “我是没那女子的消息,不过却知道那女子是谁。”

  “谁?”

  “王允之女,貂蝉。”

  “是她?难怪了……”曹cao心中惊讶:“便是此人让董卓与吕奉先反目的吧?”

  “就是此女,貂蝉是王允给她起的名字,她本名红昌,洛阳人氏,年幼时家境不堪,便被王允买回家中,歌舞琴艺,俱都灌输给她。”

  “吾亦养有些许家姬,却无一人能如红昌那般美艳动人……”

  曹cao即便是到此时此刻,依然难忘红颜,心中意动难止。

  “不过我听她说,她是南方人氏,怎么又变成洛阳人氏了?难道她骗我?”

  “自然是骗你,她如何知晓你会不会派人去掳她,她说南方,反过来不就是北方么。”

  “难怪,我派人去南方寻她,却怎么也寻不到她。”

  郭嘉知道曹cao秉性,笑着摇了摇头:“那姓白的说的没错,你总有一日要死在女人肚皮上。”

  “那姓白的如此挖苦我,你亦如此挖苦我,我算是看错你了。”曹cao佯装生气。

  “我与你说正事呢,你莫要耍性子。”

  “是你自己提起红昌的,如何怪我耍性子?”

  “你对那女子都是如此着迷,更何况是吕奉先那厮,他必也是对红昌念念不忘。”

  “你待如何?”

  “将消息传出去,便说那天下第一武将如今坐拥天下第一美人貂蝉,如此这般,便不信吕奉先还能安稳的待在下邳,只要他出兵追击那姓白的,我们正好趁机攻陷下邳,也解了我们的后顾之忧,还能观察一下,那姓白的是不是也会留吕布的性命。”

  “说不定会是吕布取胜呢。”

  说完这句话,曹cao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就连刘备都被白晨闹的鸡飞狗跳的,吕布便是再多十个脑袋,也赢不了白晨。

  “吕布那厮若是能胜过那姓白的,你如今还能如此安稳的在这里与我谈笑风生。”

  “可是我与姓白的那场赌局又如何说?”

  “反正你与他也没有定时间,若是无把握,那就拖着就是了,至于行军布阵,你找贾诩也好,找司马懿也好,肯定比我更管用。”

  “算了,不想了,我便不信,他当真能够冲破八十万大军的重重包围。”

  “在徐州一役之前,你可曾想过,他能冲破八万大军的围困?”郭嘉突然严肃起来:“你若是抱着那种想法,那我劝你还是别与他对赌,干脆点认输吧,此人实在无法以正常道理来判断。”

  郭嘉很少露出这般认真的表情,曹cao也不得不收起随性的态度。

  “只是,冲破八十万大军的防守,若是说兵力相当,我还信,可是单枪匹马……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吧?若是当真如此,那他直接一个人打天下,这天下又有谁人能挡得住他的锋芒?”

  “怕就怕他真有这本事,他又不傻,明知道与八十万大军对抗是九死一生,可是他还是敢和你赌这一局,而且你上次带两万人去抓他,还被他逼得差点身首异处,可是他在那样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不以为然的放了你,可见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的自信。”

  “吕布那厮也对自己的武艺非常有信心,也不见他如此狂妄。”

  “吕布虽然狂妄,可是他是胆小怕死,比女人还胆小,我都不屑与他为伍,与那人相比,更是天囊之别,不说其他,若是那姓白的与吕布站你面前,你要选一个为你效忠,你选谁?”

  “这还用问,自然是姓白的。”

  曹cao理所当然的说道:“先不说他们之间的武艺孰强孰弱,但说这性格,姓白的虽说行事也很霸道,可是他却很信守承诺,若是他真愿意入我帐中,我绝对不会担心他背叛我,可是吕布……”

  曹cao摇了摇头:“吕布如狼似虎,反复无常,他日吕布要是落在我手中,我必不敢用他。”

  “那种刚愎自用的小人,实在难成大器,犯不着为他多作烦扰,倒不如将心思多放在姓白的身上,若是能够得到此人,何愁天下不能尽归于你手中。”

  “可是此人比之吕布更加桀骜,太难驯服了。”

  “此事急不得,我找个机会,去与他见一面,看看他的态度。”

  “你去找他?可是你现在的身子……恐怕……”

  “无妨,只是小病,并不碍事。”

  郭嘉身体孱弱,一直以来都是大病小病不断,再加上他的生活作风实在是让人诟病,虽说少有外出,可是却是日益薄弱。

  曹cao隔三差五就会来找郭嘉,可是大部分时候,郭嘉都是在纵色.情.欲,再加上他有服食五石散的习惯。

  曹cao实在是担心,自己的这位挚友会突然暴毙。

  可是郭嘉对自己的身体,却从来都是抱着漠不关心的态度,反而是曹cao整日里为他寻求名医大夫。

  “不过我这次出去,你须得将那车驾借予我用。”

  郭嘉对曹cao那豪华车驾早已垂涎已久,这次总算是给他逮到机会了。

  曹cao苦笑,对于郭嘉的劣性早已见怪不怪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