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七十四章 赴约

第两千九百七十四章 赴约

  如果白晨和眼前这奔袭而来的人摆在一起,简直就是绿叶与红花的最好写照。

  大乔掀开帘子,从车厢内走了出来:“可是孙郎来了。”

  大乔毕竟是大家闺秀,明知道孙策到来,依然要故作矜持。

  “大乔,你可算来了,你可知道这些日子我日日为你担惊受怕,还好还好,你总算是平安到来。”孙策满脸的欣喜。

  “这位可就是响彻环宇的战神白先生?”孙策将目光落到白晨的身上。

  “战神?我什么时候有的这外号,太庸俗了吧?”白晨笑着调侃道,对于这个外号,白晨实在是不喜欢。

  “来来来,快去城内休息,晚上我为白先生洗尘,感谢白先生护送大乔来建业。”

  “不了,我已经把乔小姐送到此地,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就此别过。”白晨看向大乔:“乔小姐,你我有缘再见。”

  “等等……”大乔见白晨要走,立刻叫住了白晨,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犹豫之下又道:“你这便走了?”

  “不然呢?难道还要等到喝你们的喜酒不成?”

  “这……”

  “若是白先生愿意留在建业,孙某乐意之至。”

  “还是不了,我有个约要赴。”

  “可是白先生与诸葛孔明的赌约?”

  “那个大嘴巴,已经把消息传出来了吗?”白晨略显意外的问道。

  “恐怕天下再无人不知了。”

  孙策目光闪烁:“白先生,此去徐州路途不短,也不差这一两日的时间,不妨稍作歇息再做打算如何?”

  “是啊,徐州凶险,诸葛孔明狡诈阴险,还是莫要去为好。”大乔也是担心的说道。

  白晨摇了摇头,调转马头便要离去,可是这时候却见孙策的大军已经将他的退路挡住了。

  “这是何意?”白晨看向孙策。

  孙策微微一笑:“白先生莫要误会,孙某觉得,白先生此去徐州凶多吉少,所以觉得白先生还是留在建业为好,当然了,白先生若是能破了此阵,孙某也无话可说。”

  大乔秀眉微微一拧,觉得孙策此举有违仁义。

  白晨将她护送到建业,虽说她也不舍白晨离去,可是却不应该强留。

  白晨转头看向孙策口中的军阵,阵前一白马将军尤为显眼,那将军也是一般的年轻,带着几分桀骜,虽是面如玉冠,却是透着一丝卓尔不凡的英气。

  “此阵暗合八卦,可有什么名称?”

  “天罡白虎阵。”

  架——

  白晨轻喝一声,胯下马驹已经飞奔而出。

  孙策来不及喝止,白晨已经冲杀入战阵之中。

  只见一条血路在瞬间形成,孙策看的肝胆俱裂,眼睛瞪的铜铃一般,脸上写满了惊骇。

  白晨瞬间杀至那白马将军身边,手中长矛挥舞而出,那白马将军心中惊呼,吾命休矣……

  可是白晨却未曾痛下杀手,手中长矛缺过白马将军的头顶,掀飞了白马将军的头盔,人已经奔袭出了几丈之外。

  白马将军摸了摸脑袋,透着一丝凉意,不过庆幸的是,脑袋还在。

  再回头寻向白晨,却见白晨已经杀出了十几丈外,沿途尸横遍地,惨不忍睹。

  “好生凶猛的家伙!”白马将军脸色惨白,说不出的惊骇。

  整个阵线都被白晨贯穿了,白晨势如狂风骤雨一般,一人一马已经杀出了重围。

  没有人敢追,也没有人追的上,却听已经奔至远处的白晨突然发出声音。

  “孙策,他日若是在战场上遇到我,我必取你狗命。”

  大乔心头一紧,看着白晨已经消失在地平线的方向,心中却异常的震动。

  “孙郎,这可如何是好?白先生性格易怒记仇,如今你被他记仇,他日若是他来犯,你可如何抵挡。”

  孙策虽然心中震撼白晨那惊世骇俗的武艺,可是却也没太放在心上。

  “武勇有余,知己不足,不足为虑,大乔不用太过担心,此人为我所用也罢,与我为敌也好,我俱都不怕。”

  这时候,前方那白马将军策马而来,他的脸色还是没有恢复。

  “伯符。”白衣将军已至孙策身边。

  “公瑾,可有伤到自己?”

  孙策关切的看着白衣将军,白衣将军便是与他同岁,并且年少便已经相识的周瑜,周公瑾。

  “没有,那人手下留情,倒也无法,不过此人武艺高绝,实乃旷世奇人,可惜不能为孙郎所用,实在是可惜至极。”

  “他也不过是一人,匹夫之勇罢了,幸好他逃的快,他也知道若是被我军包围,必难脱身,看似来去如风,却还不是狼狈逃离,不用太过放在欣赏。”孙策不以为然的说道。

  “此人不止武勇过人,而且有经天纬地之才,妾身这一路所见,此人见识、手段、技艺,俱都高人一等,还懂得飞天之法,若是能留在江东,孙郎便是如虎添翼。”

  “飞天之法?”

  “是,妾身亲身体会过,飞上千丈高空之上,实在震撼至极……”

  大乔对孙策也不隐瞒,将她如何与白晨对赌,白晨如何应对,再到后来热气球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飞天之法……大乔,你可能做的出那飞天神器?”

  “妾身看着那物简易,可是白先生却说,那物需要一种特殊的材料,名叫橡胶的东西,才能够飞的起来,妾身当时也发现,那东西所用材料并非布匹,那种材料妾身也未曾见闻过。”

  “可惜了,此等人才志不在此。”周瑜看着白晨消失的方向,脸上带着几分落寂。

  “公瑾未免太过抬举此人,不过是懂得一些奇淫巧技罢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身边文有陆逊、鲁肃,武有太史慈、甘宁,而你公瑾更是文武双全,还要其他人作甚?”

  孙策其实这番话也只是自我安慰的,这个时代可不会有人嫌弃自己麾下的武将谋士太多,各方诸侯都是竭尽全力的寻求更多的武将和谋士。

  特别还是那等惊世骇俗的人物,其他武将与他相比恐怕都要黯然失色。

  “罢了,若是他日他再来犯,我必舍身保护伯符。”

  “孙郎,此人即便不能为你所用,你也切莫再与他交恶,此人喜怒无常,手段却是高的吓人,我怕……”大乔的眼中露出一丝忧色。

  “此人性格乖戾,在路上可有轻薄于你?”孙策随口问道。

  “白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大乔立刻为白晨辩护道:“孙郎,你若是觉得妾身有辱门风,那么你我亲事便就此揭过就是,何必在人前如此羞辱妾身?”

  “大乔,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够了,白先生与我本是萍水相逢,路见妾身受曹军追击,这才出手相助,这一路上对妾身更是待之以礼,从未有过越制之事,你不感恩也就罢了,还带兵刁难,如今更是怀疑白先生的为人。”大乔气急,直接丢下傻眼了的孙策,转身便走。

  孙策是真的愣住了,他本就只是随口问那么一句,也没想过大乔会有如此这般激动的反应。

  “伯符,还不将嫂子劝回来。”周瑜推了把孙策。

  孙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追向大乔方向。

  白晨赶赴徐州,途经寿春,刚一进城却见到了曹cao。

  曹cao就在大门口等着自己,白晨惊讶的看着曹cao。

  “曹丞相,你在此等我?”

  “是,白先生,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白晨看了眼曹cao身边的将士,却是没几个。

  “曹丞相可是准备好了?”

  “不,这次来见你,却不是为了那个赌约。”

  “那是为何?难道是与我把酒言欢?”

  “自然不是,曹某是来提醒白先生,在你我的那个赌约完成之前,白先生可切莫死掉,或者是投入其他人的麾下。”

  “哈哈……我明白了,原来曹丞相是在担心这件事。”

  “曹某没有和你开玩笑,若是你不能与我保证,那在你去往徐州的路上,我便处处与你为难,别忘了,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可是曹某的地盘。”

  “曹丞相放心便是了,他刘备没这能耐容下我。”

  “不知道曹某可有这能耐?”

  “我志不在此,可是你们个个都想要我为你们所用,唉……”白晨摇了摇头:“那日我与曹丞相的君子之约,我也绝对不会失信,曹丞相放心便是。”

  “也罢,此去徐州凶险,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亦无力阻止,在此便为你践行。”曹cao大喝一声:“来酒。”

  “我生平不饮酒,不过这次却是破例。”白晨接过曹cao亲自送上的酒:“我有一事要求曹丞相。”

  “哦?白先生居然还有事情要求曹某的?”

  “他日你若是遇上一个名叫华佗的大夫,无论他说什么,都切莫伤他性命。”

  “华佗?什么人?我又为何要伤他性命?曹某生平虽说杀人无数,却不会无故杀人。”

  “你且记住我这话,其他的事情,我也不好向你解释,便算是我欠你一个情。”白晨说道,一口饮尽碗酒,白晨便策马离去。

  “真乃盖世英雄也。”曹cao看着白晨的背影,说不出的感慨。

  “主公,此人不识抬举,何不直接用强,逼他就范?”曹cao身边的许渚问道。

  “此人性格与你不同,你为人忠义耿直,此人心思甚多,若是不能搓其威风,他便一生都不会臣服于人,只有遇到一个能够搓其锐气之人,才能获得他的忠心。”

  “只是,他一人只身前往徐州,怕是凶多吉少,若是被刘备小儿得了去,对主公亦是一大威胁。”

  “刘备虽然有逐鹿之心,可是如今权势太弱,容下这条大虫,唯有我才能想的住这头猛虎。”(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