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七十二章 诸葛孔明

第两千九百七十二章 诸葛孔明

  “你做什么?为什么要将这东西烧掉?”

  大乔大惊,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热气球的燃烧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转眼之间就被完全点燃了,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这东西对我无用,我要烧掉便烧掉。”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所以这赌局应该是我赢了吧。”

  大乔很是气恼,她已经想到了,这个东西的军事用途。

  这东西若是放在战场上,飘到敌军的上空,敌军行军布阵,粮草位置都能一目了然,而且敌人还射不到自己。

  哪怕这些都不用,就往下面砸东西,也能给敌军带来极大的麻烦。

  可是,如此宝贝就这样被白晨烧了,大乔大为可惜。

  大乔气的直奔马车而去,理也不理白晨。

  老张也是可惜之际,原本他还指望着,自己能够向白晨讨个好,也去上面体验一下。

  回去也有的吹嘘,毕竟便是那些王公大臣,也没飞上天过。

  不过他可不敢如大乔那般耍性子,特别还是在白晨的面前耍性子。

  一夜无语,第二日白晨总算是在日上三竿后,白晨才睡饱醒来。

  这次老张学乖了,就那么候着白晨,也不敢去打扰他。

  一行三人终于再次上路,开始的时候,大乔似乎还在与白晨生闷气。

  不过沉闷了一段路后,大乔率先打破了平静。

  “先生,可否与我说说,那东西是如何飞的?”

  “那东西的道理不难,你若是有心,也该猜得到几分了。”

  “便是靠着那火是吗?”大乔眼前一亮,心中想着,等回去后,自己也去做一个。

  看起来那东西并不难做,若是成功了,那么自己也算是为江东孙家立了大功。

  “你想自己做吗?”

  “是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想杀了我?”

  “你做的时候,千万别让人上去,以目前的条件,你们基本上做不出合格的。”白晨说道。

  “这是为何?”

  “你难道没发现,那个充气的球材料特殊吗,如果你想靠着布匹做出球体,怕是飞不起来就要被点燃了。”

  “那么那个球是什么材料,我让人去寻来。”

  “那东西只有在海外才有,在东南亚一带,额……就是现在的安南一带,叫做橡胶,而且还需要较为复杂的工艺才能做的出来,你别看那个东西原理简单,可是材料却是很繁琐。”

  听到白晨的话,大乔虽然还未完全放弃希望,却也凉了半截。

  “你便是靠着那个东西,遨游天下的吗?若是有那东西,确实方便,不需要担心路途坎坷,更不需要担心山匪路霸,万丈高峰也无惧,汹涌浪涛也无谓。”

  “你太天真了,那个东西虽然方便,速度却是不快,而且还要顺着风走,想要靠着这个东西遨游天下,实在是太难了,还不如在地上骑乘车马快。”

  “那么先生又是如何遨游四海?乃至于海外的?”

  “我昨日做的那东西叫做热气球,虽然能飞,却只能作为观景之用,不过还有一些特殊的工具,也更为繁琐复杂的东西,能够一日行至一万里,神州大地也不过一日的时间,便能走遍,即便是去到再远的地方,也只需一两日的时间。”

  此刻的大乔,心中虽然还有几分疑虑,不过白晨的话可信度却是大增。

  而且她也承诺过,只要白晨赢了,便不再反驳白晨。

  “真有此物?”

  “自然是有,不然我如何去往四方?”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所以说,人应该保持着敬畏,对万世万物都要敬畏。”

  “那先生可能做出来,让小女子也乘坐一次?”

  “等到哪日,你不为江东孙家的事情操心了,我便带你游上一次。”

  “先生对江东孙家有异?”

  “没有,我挺欣赏孙策的,只不过……算了,我只是不愿意介入天下大势,不管是你未来的公家,还是曹cao,或者是汝南袁氏,我都没有所谓的喜恶,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参与到他们之中去。”

  “先生有勇有谋,又有惊世骇俗的技艺,若是能够投效一方,他日必能位极人臣,何苦埋没了自己的才能呢。”

  “我自有我自己的乐趣所在,我为什么要去争那毫无兴趣的东西,位极人臣也不见得有我现在这般洒脱自在,何苦再去找个枷锁给自己戴上。”

  虽然大乔依然没有放弃说服白晨,可是白晨的油盐不进,也是让她非常的失望。

  不管大乔如何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白晨就是不听劝。

  随后的两日,路上都是风平浪静,不止是曹军没有追来,就连山匪马贼似乎都消失了。

  一直到脱离了曹cao的势力范围,大乔这才长舒一口气。

  这个时代大大小小的势力,割据自己的地盘,这玉序城也是如此。

  这种势力不投靠任何人,他们没有竞逐天下的实力和野心,在这乱世之中只求自保。

  看谁有得天下的可能性,再做出最后的抉择。

  几大势力也很少会主动的去动他们,毕竟如果攻打他们的话,很可能会让其他的敌人有可乘之机,甚至还有可能把对方推向敌人的阵营。

  所以到了玉序城后,大乔总算是安心了下来。

  不过,刚进入玉序城中,白晨便遇到了一个熟人。

  赵云,只见他站在街的对面,似乎是在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看来自己一行三人来此的消息,早已被有心人获悉。

  赵云的身边还站着一人,而且看那站位,那人应该是主事人。

  白晨看到那人带着羽冠,一袭青袍,略显朴素,三十多岁的模样,可是看着却极其的俊逸,身上带着几分超凡脱俗的气质。

  白晨想了想,便知道那人是谁了。

  不过大乔却先一步认出了此人的身份:“诸葛亮。”

  白晨回头看了眼大乔,不知道大乔什么时候从车厢里出来了。

  “你识得此人?”

  “此人是徐州刘备麾下的谋士,嘴皮子利索的很,前些日子便到过我乔家来做说客。”

  “哦?他要做什么?”

  大乔轻哼一声,语气颇为不善:“还能做什么,还不是要我下嫁给刘备。”

  “额……”白晨想了想,刘备现在应该四十出头了吧,这不要脸的,倒是想的真美。

  “那你可答应了?”

  “我怎么可能答应?莫说是我,便是我父亲,也是直接将他驱逐出家门。”

  不过想想,似乎也可以理解,如今的刘备处于瓶颈之中,急需一股外力助他突破。

  江南乔家可是就连曹cao都不敢忽视的一股力量,江南本就是繁荣富裕之地,而乔家更是江南的顶尖门户。

  大乔的父亲乔国公,更是当朝元老,家世显赫。

  若是刘备能娶到乔家大小姐当老婆,那么其成长势必突飞猛进。

  不过要一个身份卑微的四十多岁中年人,娶一个如花似玉的显赫家族小姐为妻,至少换做白晨,是没有这勇气给人说媒。

  由此可见,诸葛孔明的脸皮有多厚,又有多自信。

  这种媒他也敢说,没给人打死丢出去,都是他的运气了。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可是白晨对诸葛孔明的印象就是,胆大、心细、脸皮厚。

  不过这倒是很符合诸葛亮的定位,他本就是一个谋士。

  当然了,真实的诸葛孔明并没有演义里的那么神通广大,甚至在这乱世之中,他的名字都未必挤得进前五。

  卧龙雏凤之名,也是被《三国演义》神化了。

  “这家伙一定是听闻了你的事迹,来此蹲守你,要拉拢你投效刘备的……”大乔略显担心的看着白晨:“你可千万不要被他说服了。”

  “你觉得我那么容易就被说服的吗?”

  大乔虽然心中义愤填膺,不过在这里遇到了,当然还是要表现出大家闺秀的静宜。

  下了马车后,与白晨一起来到诸葛孔明和赵云的面前。

  “诸葛先生,小女子有礼了。”

  “乔大小姐,真是难得在此地遇到你。”

  诸葛孔明满脸笑意的看着大乔,大乔的脸上哪里有先前的那种愤愤不平,完全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赵云拜见先生。”赵云也上来给白晨行礼:“许久不见先生,先生近来可还好?”

  “好,好的很,有美在侧,好的不得了。”白晨咧嘴笑道:“你近来可好?刘备可有亏待了你?若是你受了什么委屈,只管与我说,我这便去徐州,杀他个鸡飞狗跳。”

  诸葛亮大惊失色:“白先生可莫要说笑。”

  赵云也连忙说道:“主公待我很好,诸位自家兄弟也是,我很喜欢徐州的一切,有劳先生费心了。”

  “你便是诸葛亮?”白晨转头看向诸葛孔明,颇有一些明知故问。

  “在下正是,白先生晓得在下?”

  “我早闻诸葛孔明厚颜无耻,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啊,哈哈……”

  “哈哈……能被白先生记在心里,也是在下的荣幸。”诸葛亮一点没生气,至少表面上是没有,表现的尤为大度:“两位远道而来,白先生与子龙亦是许久未见,不妨找个地方坐下,再叙旧如何?”

  “想必你也已经准备好了宴席,既然如此,那么恭敬不如从命。”

  “白先生先前说在下厚颜无耻,在下倒是觉得这个词安在白先生的身上更为恰当,哈哈……”

  “都是都是,在这世道上,要么愚不可及,如你我这般的,若是不无耻一点,恐怕是寸步难行啊,你说是吧,诸葛先生。”

  “也是。”

  白晨和诸葛亮倒是相谈甚欢,两人也不知道是在恭维对方,还是在咒骂对方。

  反正赵云是听的云里雾里,也不知道他们是臭味相投,还是在试探对方。(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