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七十一章 飞天

第两千九百七十一章 飞天

  刘备眼前一亮:“此人姓啥名谁?有何家世?”

  “我与此人也只是数面之缘,没有什么深交,第一次相遇却是一个意外。”

  赵云性子耿直,却是对过去的事情没什么隐瞒,直接说与众人听。

  众人听的惊疑不定,暗道此人性子古怪。

  “此人倒是生性寡淡,不过能人异士多是这般特立独行,倒也不奇怪。”刘备轻抚着下巴的短须:“只是,他为何听说子龙的名字,便态度大变?难道你或者你的祖上与此人有旧?”

  “末将却是没听说过此人,而且此人年岁不大,看起来与末将差不多,再者说,末将祖上却是没什么名气,更无显赫家世,如何识得此等异人。”

  “主公若是能得此人辅佐,大事可成。”

  赵云看向刘备的身边,他知道此人是诸葛孔明。

  虽然赵云已经来徐州几个月了,却是只见过诸葛孔明两次。

  赵云知道,诸葛孔明一直在各州游走,为刘备当说客。

  刘备麾下的谋士虽说不止诸葛孔明一个,可是诸葛孔明却是最特别的一个。

  赵云与白晨详谈的时候,提及刘备麾下的文臣武将,唯独在说到诸葛孔明的时候,眼中有了一丝异色。

  所以两次的解除,赵云都对诸葛孔明特别注意。

  诸葛孔明的口才非常好,而且擅于算计,并且还精通奇门之术。

  可以说刘备维持徐州的统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诸葛孔明的贡献。

  诸葛孔明似乎是感觉到赵云的观察,转头看向赵云:“子龙,可是对亮的话有何异议?”

  “哦……没,军师说的对,只是此人不喜俗世争斗,所以才隐居于深山之中,要说服他却是不容易。”

  以赵云对白晨的了解,白晨曾经点评过天下各方势力,对于刘备却是非常的不看好,甚至可以说是不喜欢。

  反而对曹cao尤为赏识,所以赵云觉得,如果白晨真要投效哪方,那么多半会是曹cao。

  “此人既然敢与曹贼对赌,应该不是低调的性子才对,怪了。”诸葛孔明疑惑的说道:“难道子龙所说的那人与曹C对赌的人并非同一个人?”

  “常州地界不大,若说一州之内同时出现三两个旷世将才,却是不大可能,子龙算是一个,不过如今年岁尚浅,还有提升的空间,若说此两人不是同一个人,那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难道常州有什么福荫,这等旷世将才接连出现?”

  诸葛孔明说这番话,倒不是恭维赵云,而是他的确觉得赵云千里非凡,不比关羽差,尤在张飞之上。

  “军师,你可有把握说服此人?”刘备祈求的看着诸葛孔明。

  诸葛孔明是他最大的依仗,刘备本身虽然没什么才能,可是他却懂得如何放低身段。

  而自己的下属都很受用,刘备只要一有问题,便会用这种态度婉求麾下文武。

  对他来说,只要最终能够谋得天下,一时的谦卑也是值得的。

  这或许也是刘备的高明之处,他精于权术御人之道。

  “亮尽力。”诸葛孔明也只能说勉强,毕竟不是谁都可以用口才说服的。

  特别是一些武夫,诸葛孔明对于与武人打交道,一向是敬而远之,比如说张飞。

  他一看到张飞便头痛,张飞是个浑人。

  他甚至连善恶都分不清楚,虽说忠于刘备,可是诸葛孔明却非常不喜欢张飞的那种性格。

  张飞的性格说的好听叫做直率,说的难听,就是愚钝。

  相比之下,诸葛孔明更欣赏关羽。

  关羽是刘备麾下武力最高的武将,而且为人实诚忠义,性格稳重。

  并且关羽熟读兵书,很多时候,诸葛孔明与关羽还能够在战略、战术上有所探讨研究。

  “那就拜托军师了。”

  “这是亮分内的事情,主公过谦了。”

  “大乔在常州附近出现,她应该是为了去江东,走的应该是这条线,若是那人随行护送,那么正好可以在玉序城截停他们,玉序城不属于江东孙家势力,又不属于曹cao势力,倒是方便我们行事。”诸葛孔明沉吟了一下:“此番子龙需与亮同行,你们毕竟是旧识,很多事情有你在更好开口。”

  “子龙遵命。”

  赵云也想见见白晨,正好找他切磋一番。

  虽说赵云心中知晓,自己与白晨放对,肯定是输多赢少。

  不过赵云心中却非常的期待,能够公正的与白晨打上一场。

  ……

  夜——

  山林的温度本就不高,山气湿冷,又少了人气,所以愈发的寒冷。

  大乔在车厢内休息,白晨和老张则是靠在旁边的树墩下面休息。

  翌日早晨,老张将白晨推醒。

  “先生,时候不早了,你看我们现在是继续在此逗留,还是就此离去?若是今日走的话,那便早些上路,也好在天黑的时候赶到下一座城池,在这野外过夜,实在是太难受了。”

  “老张,你知道这世上最恶毒的是是什么吗?”

  “什么?”

  “坏亲事,吃独食、传谣言、扰清梦,你现在犯了大恶了,你可知道?”

  “啊……先生饶命,小老儿……小老儿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哈……和你开玩笑,何至于如此紧张。”白晨笑呵呵的站起来,拍了拍P股:“今日先不走了,继续在此逗留一日,我和你家小姐的赌约还没完成呢。”

  “先生原来还记得我们的赌约,您可要记住了,今天傍晚时分,若是先生输了,当履行承诺。”大乔已经从马车上下来,笑盈盈的看着白晨。

  “你这不还没赢了,这么急不可耐的发出宣言了吗?”

  “我打赌可从未输过。”

  “那么我应该会成为第一个赢了先生的人吧。”大乔得意的说道。

  “你高兴的太早了,现在距离傍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有事要忙,失陪了。”

  大乔看着白晨的背影,她实在是不明白,白晨到底在想什么。

  这明明就是必输的赌局,白晨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

  或者说从最开始,白晨就不应该答应下来。

  难道说,他本就有心投奔江东孙家吗?

  一直等到了傍晚,大乔终于等来了白晨归来。

  “先生,现在可以让我们大开眼界了吗?”

  白晨也不作回应,而是笑盈盈的从火堆上取了一把火。

  “跟我来。”

  大乔脸上带着几分疑惑,不过还是跟上了白晨的脚步。

  老张也跟在身后,三人来到一片空地前。

  大乔发现,这里被人清理出了一大片的空地,中间摆着一个很大的竹篮子,这个竹篮子还挂着一个绳索,绳索连接着一块巨大的布。

  大乔走近一看,发现那布不是布,材质非常的奇特。

  “先生,这是?”

  白晨为了这次赌局,可是直接拿出了热气球。

  白晨点燃了热气球的燃料,然后提起球袋,让热气充入气袋中。

  气袋开始慢慢的充盈起来,不需要白晨维持,上方已经鼓了起来。

  “乔小姐,上来吧。”

  “什么?你是要我和你一起,站到那个竹篮子里吗?”

  “你不是想要知道,飞在天上是什么感觉的吗?”

  “你是说,这东西能带我飞上天?”

  “当然。”白晨点点头道。

  大乔看着眼前的这个热气球,只觉得模样古怪,可是这个东西真的能飞吗?

  她对此抱着非常大的怀疑,白晨又招了招手:“怎么?害怕了吗?”

  大乔走上吊篮,白晨解开了连接着地面的绳子。

  热气球失去束缚,开始慢慢的升空。

  下面的老张立刻惊叫起来:“真的飞起来了,真的飞起来了。”

  大乔更是大惊,她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看着自己与地面越来越远,她终于无法继续保持镇定。

  “好高……快放我下去,快放我下去。”大乔紧张的说道。

  毕竟她没有经历过这种高空,所以这时候的她已经开始双腿发软,双手牢牢的抓着吊篮,紧张的大叫着。

  “乔小姐,你在害怕什么?你先前不是还非常的期待吗?”白晨笑盈盈的看着大乔。

  大乔脸色苍白,这时候她已经能够看到整片山林,而且还在不断的升高。

  这时候的大乔,反而失去了最初的恐惧,反而带着几分好奇,向着远方眺望。

  这时候的夕阳显得尤为的鲜艳,远远的可以看到山林外依稀的人家灯火。

  不过因为天色的缘故,再加上距离太远了,所以山外的人肯定看不清楚。

  月色渐渐升起,大乔感觉今天的月色尤为无暇。

  “乔小姐,现在是谁输谁赢?”白晨微笑的问道。

  大乔猛然惊醒过来,这才想起来,他们还有赌局。

  “这……”

  “看来是我赢了。”白晨笑盈盈的说道:“我们该下去了。”

  “怎么下去?”

  “当然是跳下去。”

  “啊?这么高?人若是跳下去,那不得摔烂了?”

  “骗你的。”白晨笑着摇了摇头,这里要是摔下去,何止是摔烂了那么简单。

  白晨控制着热气球的火焰,减小火势,热气球开始慢慢的向着地面落下。

  半个时辰后,热气球终于平稳的落到了地上。

  白晨随手一个火把丢出去,整个热气球瞬间被点燃了。

  这种违反时代的东西,还是不要存在为好。(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