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六十九章 追兵又来了

第两千九百六十九章 追兵又来了

  “那我也……”

  白晨话没说完,后方突然扬起一阵漫天的尘埃。

  老张突然惊慌的惊叫着:“曹军又追来了。”

  白晨回过头看去,只见后面的曹军数量更多了,少说也有两万人。

  在曹军的正前方,还有一辆四匹高头战马拉着的马车,上面站着一人,不正是曹cao么。

  与曹cao同侧奔袭的还有几员大将,个个孔武有力,面如天煞下凡。

  那么多将领之中,白晨只认识其中一人。

  那就是独眼龙夏侯敦,此人在战场上受人暗箭射伤眼睛,夏侯敦直接连着眼珠一起抽出,自己吃回肚子里。

  对自己残忍,对敌人更残忍,这是白晨对夏侯敦的印象。

  曹cao身边多是夏侯家的武将,这夏侯家乃是曹cao的本家,所以夏侯家的武将对曹cao可谓是忠心耿耿。

  曹cao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夏侯家居功至伟。

  曹操生性多疑,唯独没有怀疑过的,就是夏侯家对他的忠心。

  这夏侯敦不只是对曹cao忠心,武力上更是强的没谱,曾经与关羽以及吕奉先都有过交手,虽然在武力上略逊二者,却是少数能从他们手上全身而退的武将,比之李典可是强了几个档次。

  “狗贼,休得逃跑!”曹cao满脸的激愤。

  李典是真的把白晨的话如实转告给了曹那叫一个气啊。

  这次他追来,不为大乔而来,就是为了取白晨项上人头的。

  曹军奋力的追赶,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

  白晨看了眼后方:“老张,停车。”

  “先生,这怎么可以,曹军势大,小姐危矣。”

  “放心,一切有我。”白晨淡然说道:“而且你觉得我们跑的过曹军?”

  这次曹cao是把整个常州的守军全都给借来了,兵势强大,气势如虹,这一辆马车,又前后几次的奔逃,马也已经累坏了,根本就无法再做长途奔逃。

  曹cao站在车蓬上,单手握着腰间佩剑,一副指点江山的态势。

  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曹cao显然是不想伤了车内的大乔,所以在马车后方不足百步的距离停了下来。

  “狗贼,你三番两次的羞辱于我,今日我必取你狗命!”

  大乔和老张都有些惊讶,白晨和曹cao居然有旧怨,这却是他们没想到的。

  “你说我三番两次羞辱于你?哪次不是你主动挑衅与我?”白晨冷笑道:“再者说,先前我让李典传话给你,那也算是羞辱你吗?我让你别再去招惹女人,小心死在女人的肚皮上,我是真的怕你横死,我可是为你好。”

  曹cao一听,更是暴怒:“谁人能为我取下那狗贼的项上人头?”

  “末将愿为丞相效劳。”

  “末将愿意……”

  “末将愿意。”

  曹cao身边的大将慷慨激愤,主辱臣死,如今白晨当着他们的面,羞辱曹cao无疑就是在羞辱他们。

  “那狗贼武艺高强,小心为上。”曹cao提醒道:“若是害怕,老夫也不会怪罪。”

  “丞相,末将愿意立下军令状,若不杀了这狗贼,末将愿领罪。”

  曹cao一看,是自己麾下的爱将乐进。

  乐进武艺的确高强,不过他的武艺与李典相差无几,若是让他与白晨放对,怕是要输的很难看。

  曹cao虽然行事霸道,对于手下却是极为爱护,不愿乐进前去冒险。

  “乐进,狗贼凶狠,你且避让一二。”

  曹cao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出这番话,乐进不乐意了。

  “丞相,末将誓杀此贼,若是不能成功,提头来见,望丞相准许。”

  白晨看着曹cao墨迹,便开口放声:“你们都别争了,一块上吧,曹cao,我给你三次机会,昨夜已经放你一条生路了,这便算是第二次。”

  曹cao听到白晨的话,脸色铁青:“乐进,那便由你去会一会那狗贼,若是不敌,切不可恋战。”

  “末将领命。”

  乐进快马加鞭,战马冲向白晨,手中提着长柄弯刀:“狗贼,纳命来。”

  军阵之中也是战鼓喧天,助阵之声就如滚滚洪雷。

  白晨看了眼乐进,策马一冲,手中长矛横扫而出。

  啪——

  乐进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人已经从马背上飞出去了。

  “快……快放箭,莫要让狗贼伤了乐将军。”曹cao惊慌失措的大叫着。

  他实在没想到,乐进在白晨的面前,居然如此不堪,居然被白晨一招败北。

  白晨看向曹cao,眼中闪过一道凶光:“我现在要杀过去了,你让你身边的人小心护着你点,免得你这次不服气。”

  白晨这句话,彻地的激怒了曹军大将,每个大将俱都义愤填膺。

  “狗贼尔敢!”

  “架……”

  白晨猛的催动胯下战马,战马就如奔雷一般冲向曹军。

  刹那间,所过之处,雪雾弥漫,那景象就如一列奔驰的大卡车冲入人群里一样。

  夏侯敦最先和白晨交锋了,他已经知道白晨武艺高强,不过他对自己还是有几分自信的,提起长枪便要抵挡白晨。

  可是白晨当头长矛砸落,夏侯敦手中长枪瞬间绷断,夏侯敦本人也是吐血掉落马背。

  见此情景,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他们没想到,白晨居然一招就将夏侯敦击败。

  白晨连停都未曾停留,催动战马继续向前冲刺。

  曹军已经组成了人头墙,可是白晨手中的长矛就如绞肉机一般。

  白晨所过之处,更是无人能够幸免。

  曹cao看到白晨如此勇猛,心中是又爱又恨,此等绝世良将,为何就不能为自己效力呢。

  曹cao一向爱才,当初与刘备为敌,就因为喜爱关羽,便多次放过关羽。

  关羽过五关斩六将虽为一段美谈,可是若是没有曹cao的放任,关羽便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可是此刻由不得他多想,因为白晨已经杀到了面前。

  那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挡不住白晨的脚步,当白晨杀到曹cao的车驾面前之时,就如一个魔星一般,半边脸已经变成了红色。

  白晨居高临下的看着曹脸色剧变,周围的将领全都冲了上来。

  不过曹cao在这时候居然大喝一声:“都住手!”

  虽然曹cao心中惧怕,不过却相当的冷静。

  “我说过,我要杀你,谁都拦不住,你却是不信我。”

  “今次我带兵不多,麾下将领也不齐全,你且在我面前逞凶。”

  曹cao当然知道,就白晨刚才的表现,足以称得上绝世武将的称号了。

  可是他却嘴硬,不愿意服软,意思就是说,他日还要与白晨斗上一斗。

  曹cao也是仗着白晨先前说的那句话,给自己三次机会。

  他便不信,白晨真能够敌得过千军万马。

  “下次你最好带上全部的兵甲将领,第三次我就真的会杀了你。”

  “那你最好也准备好,我麾下可是有八十万大军,绝非今日这般小场面。”

  “哈哈……好,你若是想与我斗上一斗,你只管约个地点,我若是不敢应战,便算我输,从此以后见到你都绕着路走。”

  “好!我这两万人可都听见了,你可莫要怯战。”

  “我生平大大小小的仗也经历了不少,却从未怯战过,这点你只管放心。”

  “不如我们立个赌局如何?”曹cao眼中精光闪烁。

  “赌局?赌什么?”

  “若是你输了,那么你便投效我麾下,为我效力。”

  “那若是你输了呢?”

  “我输了?哈哈……如果我输了,命都是你的了,还要我给什么?”曹cao狂放的大笑着,即便白晨两次打击到了他,可是他对白晨越发的喜爱。

  他脑海中已经在想象,白晨在他的麾下,将会何等的勇猛过人。

  “好!这赌局,我接了。”

  所有人都疯了,虽然这是一个崇尚武力的时代,可是真正影响着战争走向,影响着天下大局的,依然是谁的兵力多。

  哪怕是天下第一将之称的吕奉先,恐怕也不可能敌得过千军万马,更何况是眼前这个籍籍无名的小子。

  不过在曹cao的心目中,他已经把白晨视作了天下第一将。

  这等良才,若是不能为自己效力,实在是暴敛天物。

  大乔和老张都已经看的痴呆了,他们也是见过武将的,也看过沙场点兵,也见过真正的血战。

  可是那些名将,都不及眼前这人给他们的冲击巨大。

  一人杀入曹军大阵中,硬生生的杀到了曹cao的面前,而且还放了曹cao。

  甚至还与曹cao立下了赌约,此等绝世风采,实在是震撼到了他们。

  此等人物,若是能为孙策效力,那么将来与曹军作战,获胜也只是探囊取物。

  可是此人与曹cao赌局,肯定是输多赢少,若是被曹cao所得,那么将来对孙策必是一大威胁。

  白晨回到了马车前,曹军也已经撤退了。

  大乔直接奉上了奉承:“先生神勇过人,小女子实在是未曾见过如此绝世风采。”

  白晨看了看大乔:“你是不是担心我会为曹cao所用?”

  “谁人若是获得先生的辅佐,怕是这天下唾手可得,可是那曹贼背信弃义,颠覆汉室天下,为天下所不耻,想必先生是不会去这等小人麾下效力吧。”(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