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六十六章 曹军

第两千九百六十六章 曹军

  曹cao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他虽然可惜白晨的武艺,不过他不会因为这种事而耿耿于怀。?

  毕竟对他来说,手下的谋士将领实在是太多了,他从来不会因为缺人而苦恼。

  “红昌小姐,如若你回心转意,可以去许昌寻曹某,这是曹某的信物。”

  红昌接过曹cao给自己的一块黑乎乎的令牌,并未拒绝,而是欠身回礼:“多谢曹丞相厚爱,小女子感激不尽。”

  对于红昌来说,有一条出路也是一个退路。

  对她来说,不管曹cao过去怎么样,她都无所谓,她现在所求的也只是一个栖身之所。

  不过她对曹cao的为人还是有些听闻的,曹cao好.色,而且妻妾成群,若是自己栖身于他,难保不会如白晨所说的那样,将来被曹cao当作破衣褴褛一样丢弃。

  至于曹cao现在的承诺,红昌太了解男人了,她可不会被曹cao一时的花言巧语蒙蔽了。

  在这方面,红昌并不傻,她早已得到了太多的承诺,可是到头来却没有一个可靠的。

  所以对于红昌来说,她也只是把曹cao当作一个选择,而不是一个决定。

  至于白晨,更不在她的考虑之中,白晨虽然武艺高强,可是在这个时代,武艺高强的人多了人了。

  一个人能够敌十敌百,可是一千人呢?一万人呢?

  所以白晨这个选项,还不如曹netbsp;  并不是说红昌不感谢白晨,她也感谢白晨的仗义,可是这不代表自己就要以身相许。

  更何况如今的自己,若是跟在白晨的身边,只会给她招致祸端,反而是害了白晨。

  天色渐渐明朗,曹netbsp;  现如今他的护卫全都被白晨杀了,所以他只能先行动身,毕竟此次他是掩人耳目来的,若是被人知道,自己没带护卫就在这外面乱逛,保不准就要有大批的杀手来刺杀他了。

  “白先生,您还是快走吧,此去常州不远,城守王仁乃是曹丞相的旧部,若是曹丞相借到兵马返身回来,恐遭毒手。”

  红昌提醒道,白晨想了想,点点头道:“说的也是,敢问姑娘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可需要在下护送?”

  “不敢劳烦先生,小女子打算回南方的老家,从此隐姓埋名,多谢先生挂心了。”

  “也罢,这个面具你二人拿着,穿戴上去可以易做他人容貌,方便路途行走。”

  红昌接过白晨递过来的面具,眼中露出一丝惊讶:“这是人皮面具?”

  “哦?姑娘知道?”

  “倒是听说南疆蛮荒之地,有巫蛊之术,有些人便会以人皮为佐料炼制一些邪门的东西。”

  “额……姑娘不必担心,此物除了易容之外,不会有什么邪门的法术,两位只管放心便是,在下与姑娘是萍水相逢,也犯不着害两位,话不多说,在下就先行告辞了,我们有缘再会。”

  “有缘再会。”

  白晨离去后,红昌与丫鬟小环也匆匆上路。

  “小姐,这面具真神奇,你戴上之后,我都认不得你了,就连体形都有所改变。”

  红昌看着小环,也是满脸的惊奇,她是看不到自己的变化,可是却能看到小环的变化。

  心中暗道,此物绝对不是寻常的物品,可是那人居然随手便赠送自己,可见其心胸豁达,自己先前的担心也是多余的。

  可惜是个草头出身,若是能有一些权势便好了,自己依附他的身边,也算是一个良选。

  至少白晨对女人的态度,让她眼前一亮。

  “小姐,前面……前面有人打斗,似乎是常州守军。”

  红昌脸色微微一变,莫不是曹cao带兵杀回来了吧?

  只是,前面的拼杀声甚是惨烈,以至于她们也不敢过去。

  心中又为白晨担心,毕竟白晨给她的印象不错。

  这番犹豫之下,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刻钟,红昌终于决定上前去查看。

  如果是曹cao领兵的,自己也好代为求情一二。

  不过,等他们到了战场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人影,只有遍地的尸体,少说也有百余个,个个死状惨烈。

  两人虽然见过战场,可是见到此景还是难免生出几分惧意。

  “这些人莫不是都是那人杀的吧?”小环脸色惊恐,回想那人面目,却是心生胆寒。

  “若是将军的话,多半也能做的到吧?”红昌目光闪烁不定,却是不那么确定。

  小环知道红昌口中的将军所指何人,不过她实在是不喜欢那人,那人实在是太薄性,一遇到事情,便将红昌丢下,自己逃命去了。

  “罢了,此人武艺高绝,也毋须我们去为他操心,这百十个兵甲都拦不住他,以他心性,若是见到力不可敌,自会躲避。”

  而在另外一边,白晨哼着小曲,虽然自己已经尽可能的不去触及各大势力了,可是有时候麻烦事总是接踵而至。

  不过想必杀上一百多个士兵,不会影响到整个大局吧。

  这时候,后方一辆马车行至白晨的身边停了下来,车夫看向白晨:“这位先生,我家小姐观您孤身在此,徒步前行,也不知道前方道路漫漫,何其艰辛,特意遣我送您一些口食。”

  这车夫虽说干的是糙活,不过言词之间却透着几分谦和有礼,显然是家中门规教养所致,寻常人家即便是有赶车夫,想必也不会去做什么教导。

  白晨接过一个水袋和一袋干粮,看了眼车厢,对方既然躲在车厢里避而不见,想必是大家闺秀,不方便见生人。

  “代我向你家小姐道谢,在下感激不尽,前途漫漫,却是请多小心。”

  这时候,车厢内传来一个妙龄少女的声音:“先生不必客气,小女子远远的见先生气宇不凡,所以便略施绵力,还望先生不弃。”

  白晨倒是第一次被人说气宇不凡,自己长的也不出众,也不知道这位小姐是如何知晓自己气宇不凡的。

  “小姐客气,虽然在下一介平民,不过却是铭记小姐恩德,他日若是有需要,在下定万死不辞。”

  “小女子还要赶路,就不叨扰先生了,在此拜别先生。”

  “可否告知在下小姐芳名,他日若是重逢,也好报答小姐恩德。”

  “小女子乔莹,他日若是有缘,若非小女子有事在身,当与先生对饮一番。”

  “乔莹?既然乔小姐有事在身,在下就不叨扰了,路上小心。”

  马车渐行渐远,白晨嘴里嘀咕着:“乔莹,大乔?”

  可惜,没见过大乔真容,这位大乔可是艳传千古,与小乔一起,被誉为江东第一美女。

  只可惜姐妹俩的家庭却没那么美满,特别是大乔,她的丈夫孙策在二十六岁之时便会被刺杀身亡,而那时候大乔不过二十岁出头。

  应该也就这两三年的事情,大乔终归也是积郁成疾,最终早逝。

  妹妹小乔比姐姐大乔好上一些,嫁给了周瑜,只可惜周瑜也是个短命鬼,三十多岁突然犯病死了。

  可以说,周瑜与孙策的死,都影响了天下的走向。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大乔和孙策应该已经订亲了,今年之内就应该完婚。

  白晨不想去插手,当然了,先前对大乔那许下的承诺,如果她到时候求到自己的面前,保不准还是要出手一次。

  至于天下的走向如何,那就只能顺其自然了,在主观上白晨不会去插手,如果因为客观因素的原因,导致白晨不得不出手,那也无可奈何。

  天下人,天下事,事难料,事难了。

  在这天地之间,总难免为天地所左右。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金铁马蹄声,白晨皱起眉头。

  真是阴魂不散啊……

  后方追来的军队,正是挂着‘曹’字的大旗,显然是曹netbsp;  白晨已经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可是这支军队却没有朝着白晨动手,而是直接掠过了白晨,朝着大路前方奔去。

  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白晨心中诧异,突然,白晨想起了一件事,曹cao这人好.色,更好人.妻。

  多半是曹cao知道了大乔从此地经过,打算将之掳走。

  根据白晨所看过的那些史料,白晨记得曹cao的确打过几次大乔的主意,不过都没有成功。

  原本白晨以为那些史料上的记载,都只是杜撰,现在看来,八成是真的。

  想到这里,白晨立刻跟上了曹军的脚步,远远的吊着他们。

  如果他们是冲着大乔去的,说不得自己又免不了一番杀戮了。

  跟了十几里的路,果然,白晨远远的看到前面疾驰的马车。

  而曹军在后面穷追不舍,双方开始了长途的追逐。

  不过马车终归还是跑不过战马,双方的距离正在逐渐的拉近着。

  “小姐,曹军已经杀过来了,怎么办啊?”车夫也吓得有些慌了神。

  车厢内一片寂静,过了半饷,大乔道:“老张,曹军要抓的是我,你驾车走吧。”

  “这怎么可以。”这车夫虽说是下人,却是对乔公忠心耿耿,不然也不会被派遣到大乔身边,为大乔驾车。

  “小姐,您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您受伤。”车夫坚定的说道。

  可是面对汹涌而来的曹军,他的这番话实在是没什么意义。

  在曹军面前,他的勇气也只是螳臂当车,莫说这千军万马,便是随便一两个兵卒,都能至他于死地。(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