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六十五章 曹孟德

第两千九百六十五章 曹孟德

  大胡子大笑着,他对白晨的威胁不以为然。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这几个护卫,个个都能徒手撕虎,以一敌百,就凭你这块头,怕是连我护卫一拳都挨不住。”

  “呵呵……我已经很少能听到有人能把吹牛吹的这么清新脱俗了。”

  大胡子看了眼白晨:“先生的这几句话倒是新鲜,先生是哪里人?”

  “我们现在可不是谈交情的时候。”白晨笑了笑:“好了,一个大男人,莫要做出丢脸的事,男女之事本就是两情相悦才成,强扭的瓜也不会甜。”

  “那么先生可想过她一个弱女子,又有仇家追捕,能逃的到哪里去?何不如在我的庇护下,到时候便无人敢伤她分毫。”

  “以你的为人,见到心动的女子便要用强,对女人没有半分尊重可言,他日若是遇到难事,怕是也只会将她如破衣褴褛般丢弃。”白晨不屑的说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先生未免太过拘于小事,不是干大事的人。”

  “我也没想干大事,我孤身一人,不受世俗约束,逍遥自在,何必去受权势约束,在你眼里所谓的大事,也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好一句庸人自扰,我心中自有鸿鹄,你又如何能够理解我的志向?”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为什么要去理解你的志向?你向往的不外乎是权倾天下,我向往的也只是纵横天下,谁也不比谁骄傲。”

  “若是你只是一介平头百姓,如何能纵横天下,不说你能否走的完这天下,怕是半路上便要死的不明不白。”

  “你不是我,你又如何知晓我走不完这天下?”

  “不说远的,便是此地,我要杀你也只是一念之间。”

  “那你要杀我吗?”白晨看向大胡子。

  大胡子眯起眼睛看着白晨:“那就看你是否服这个软了。”

  “我若是不向你服软,你便要杀我吗?”

  “自然,我行事一惯霸道,我不许任何人忤逆我,若是天忤逆我,我便将这天捅个窟窿,若是这世道不顺我心,我便要这世道乾坤颠倒。”

  “呵呵……”白晨笑了起来:“说来我们的性格倒是有点像,我也有此想法。”

  白晨站了起来:“去把你那几个护卫叫进来,免得你死的时候,还觉得我胜之不武。”

  “两位不过是萍水相逢,何苦在这荒郊中拼个你死我活。”

  眼看着白晨和大胡子就要全武行,红昌连忙为两人求和。

  “妇人便是妇人,我与他争的是一口气,莫要多言,待我杀了他,便将你接回府上,必不让人欺负你。”

  对于大胡子的回答,白晨倒是不意外,这个世道的意气之争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来人。”大胡子一声令下,所有的护卫全部冲了进来。

  “家主,你喊我等。”

  “将这家伙砍了。”大胡子指着白晨说道。

  块头最大的那武夫抽刀就朝着白晨砍来,没有半点的犹豫,对他来说杀人就如切菜一样。

  白晨反手一夺,刀已经落到白晨手中,刀锋反向一提,那大块头武夫瞬间被一刀两断,刀锋掠过大胡子的脸庞。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大胡子却是满脸的惊愕,连退了两步,摸了摸脸颊,脸上被划出一道血痕。

  “你叫什么?本人刀下不斩无名鬼。”

  “曹孟德!”大胡子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你叫什么?”

  “你是曹cao?”白晨露出一丝惊讶。

  再看曹操,确实如史书上记载的那样,行事霸道,本性凶残。

  而对于曹cao的那句话,白晨倒是印象深刻,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

  “杀了他!”曹操大喝一声。

  其他的武夫已经冲杀上来,可是白晨一道横贯而出,所有人都在刹那间被腰斩。

  曹cao神经瞬间绷紧,心中暗叫不妙。

  此人武艺实在是高的可怕,自己这些护卫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的,比起自己麾下的武将也分毫不差,如今在此人面前,居然连一招都敌不过。

  白晨大部分的走到曹cao的面前,眼中凶光毕露,曹netbsp;  白光掠过曹cao面门,曹cao大惊,心中暗叫,吾命休矣……

  一撮胡子飘落,白晨的刀锋却没有再进一步。

  “住手!”红昌惊叫道。

  “曹孟德,我要你记住,这天下不是你说了算,我要杀的人谁都活不了,不管你是一个人面对我,还是躲在千军万马后面,你都活不了。”白晨放下了刀,冷冷的说道。

  曹cao脸色一阵青红,他可从未受过如此羞辱,可是心中又暗叫侥幸。

  虽然对眼前这人恨之入骨,此刻却不敢再说不敬的话。

  “阁下,我曹孟德今日败于你手,却是行差一招,可是若是他日,你我阵前相遇,我必让你知晓我曹军神威。”

  “你最好祈祷不会在阵前遇到我,不然你一定会输,你的大军在我的面前,也只是土鸡瓦狗。”白晨笃定的说道。

  那份自信仿佛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不过白晨的确有这个资格说出这番话。

  红昌盈盈走上前,站在白晨和曹netbsp;  “两位,今日之事全因红昌而起,若是两位中的任何一位有所损伤,红昌都会于心不安,若是两位依然心有怨气,红昌愿意就此自戮,以化解两位干戈。”

  其实这事说起来的确是有些可笑,本来还是谈笑风生,曹cao对白晨还是颇为赏识的。

  本打算多聊几句便拉拢白晨,收归己用,却不曾想白晨居然如此的强硬。

  哪怕是在知道了曹cao的身份后,依然没有给他留半点颜面。

  “美人,切不可如此。”

  曹cao可是出了名的好.色,他对女人的态度也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少恶名。

  “罢了罢了……今日之事,老夫就当没生过,只要他日他不再出现在老夫的面前,老夫也不想为难于他。”

  白晨可不会把曹cao的话当真,曹cao可是出了名的小肚鸡肠,心胸狭隘。

  他现在是自身难保,自然是这么说话。

  他日如果白晨再次出现在曹cao的面前,绝对会是兵戎相对。

  能够说出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这种话的。

  可见他的心理是何等的狭隘,如此自大自负的一个人,如何容忍的了别人的羞辱。

  不过白晨无所谓,如果不是因为白晨不想去改变历史,保不准现在直接一刀就劈了曹netbsp;  不过在这段历史里,曹cao还真的是关键人物。

  如果少了他,那么三国都将失去乐趣。

  曹cao才是三国的主角,如他这般把坏人做的如此彻底的真的很少,特别是最后还给他谋到了天下。

  “先生,蒙您看得起红昌,小女子非常感激,不过小女子福薄身贱,无法报答您的仁义,还请您见谅。”红昌又看向曹cao:“曹丞相,小女子乃是带罪之身,恐怕不义服侍您左右,也请您见谅。”

  “什么带罪之身,你一个弱女子,能犯的了什么大罪,老夫便代替朝廷,赦你无罪就是了。”

  曹cao的这句话,完全的显露出他的野心。

  就如白晨对曹cao的认知,曹cao是个坏人,对自己的野心,他也从来不曾掩饰。

  “还未谋得天下,便要行天下事吗?”白晨嘲笑道。

  “如今的天下,我已得五分,剩下的五分也不过早晚的事情罢了。”曹cao淡然说道:“我知你心中必然在骂我多权篡位的曹zei,不过老夫不在乎,这天下本就是能者得之,汉太祖不过是草芥,他能夺得天下,而我曹某人的出身比他强上百倍,凭什么就不能谋这天下。”

  “我要骂你曹贼,何必在心里骂,如今你的生死也不过是在我的一念之间,你要这天下,我也不想过问,也没资格过问,你嘴上说不在乎旁人评价,其实你心里依然还是非常在意的吧。”

  白晨看着曹cao:“说实话,你的后面那几句话我倒是颇为认同,这天下本就是能者得之,至于出身背景,实在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若非你我刀剑相向,我相信你我必然会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我虽然认同你的话,却不代表我们真能成为朋友,我依然讨厌你,只不过在这世上有比你更让人讨厌的人,所以我才没杀你。”

  “哦?还有什么人是比我更让你讨厌的?”

  “你是真小人,不过却有另外一个伪君子。”

  “他现在名声还不显,不过用不了多久,想必你也会听到他的名字。”

  “阁下武艺高强,而且博学多才,如此这般才学天赋,若是放在朝廷,必然是高官厚禄,他日你也能有机会与我在战场上,认真的斗上一个回合。”

  “还是算了吧,我对权势没太多的兴趣。”

  “可惜了,如此武艺。”

  曹cao是真的升起几分惜才的想法,如果早知道白晨这么武艺高强,曹cao也不会在刚才表现的那么急色,给白晨留下一个好印象,或许还能收归己用。

  当然了,曹cao麾下猛将如云,谋士更是揽括四方精英,多白晨一个不多,少白晨一个不少。(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