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六十四章 偶遇

第两千九百六十四章 偶遇

  赵云走了,带着他的那帮小兄弟去了徐州。

  没有了人给白晨送吃喝,白晨在这山上也待得腻味了。

  上次闭关十几年的时间,那是白晨处于深层意识中,不觉得时间流逝。

  可是如这般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要白晨在深山老林避世,白晨可受不了。

  白晨还是决定下山走一走,老是闷在山上,很容易闷出心理问题。

  当然了,这是白晨给自己找的借口,当初找到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清静没有人打扰。

  可是就这么几个月的时间,白晨就受不了了。

  白晨漫无目的的走,反正也不知道能去哪里。

  不过白晨所看到的却是满目疮痍,哀鸿遍野。

  乱世就是如此,这个时代与白晨所见过的那个被教廷所统治的欧洲大陆很像。

  当然了,那时候的欧洲大陆是因为教廷的黑暗计划所导致的,现在却是因为群雄争霸的缘故。

  不过在不久之后,格局会暂时的被定格下来,至少局势不会再那么的混乱。

  这就是三国吗?夜已深了,白晨走入一间破旧的庄园歇脚,这个庄园已经荒废多年,虽然没遭受什么破坏,不过却是尘埃覆盖,看起来这户人家应该是去逃难了。

  在这个乱世之中,他们又能逃的到哪里去呢。

  其实这个时代说是群雄争霸,倒不如说是门阀之间的战争。

  每个大家族将自己培养出来的精英,派遣到各大军阀的麾下效力,或是将领,或是谋士。

  哪怕是在后世被神化的诸葛孔明一样也是大家族的弟子,对于大家族来说,不管谁家最后获胜,他们都能保留地位。

  其中又以曹cao的麾下,各大氏族的人最多,因为现在的曹cao是最有可能谋得天下的人。

  可惜,恐怕那些大家族做梦也不会想到,最后得到了天下的,居然是司马懿。

  这其中不可否认的是司马懿的心机,能够在曹cao的身边蛰伏了几十年都未显心思。

  有传言说曹cao临死之前曾经托话给自己的儿子,要他小心司马懿。

  不过这终归只是传言,白晨倒是想要看看,曹丞相是不是真的看出了司马懿的心思。

  其实司马懿最初未必真打算谋夺天下,所谓的时势造英雄,恐怕司马懿也是如此。

  曹cao在的时候,司马懿未必会想要谋反作乱,可是当一个无法镇压住臣子的君王上位后,那么问题就来了。

  说来司马懿与后世的武则天很像,曹cao没死的时候,也许他只是想尽心尽力的为曹cao效力。

  站在不同的未知,就会产生不同的想法,当初武则天只是才人、妃子,乃至是皇后的时候,她也未必会去想要当皇帝。

  “这庄子真漂亮,可惜荒废了。”

  白晨走到庄子的大厅外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声音传来,同时还有火光闪烁。

  白晨走到门口的时候,里面的人也发现了白晨。

  白晨望向厅子里,看到的是一对少女,应该是一对主仆。

  那小姐生的花容玉貌,肤凝玉脂,眉如勾月,双目如星,说不出的美艳动人。

  看着有十七八的容颜,却是带着几分哀色。

  另外一个应该是她的侍女,年岁相差不多,虽说长的不难看,可是站在自家小姐身边,却略显黯淡。

  两女看到白晨这个陌生人的到来,立刻停止了声音,警惕的看着白晨。

  白晨主动抱拳道:“在下不知两位小姐在此,多有叨扰,抱歉了。”

  “这位先生说笑了,此地也非我们的居所,我们与先生一样,都是在此借宿罢了,先生请进。”小姐声音如莺啼轻鸣,带着几分婉约妩媚。

  “不了,我就在外好了,莫要坏了姑娘的清白。”

  这个时代男女共处一室,还是很容易传出一些幺蛾子。

  反正厅内厅外对白晨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无妨,厅外冷风彻骨,怕是会吹坏了身子,先生请进吧。”

  “小姐。”丫鬟略带不满的轻叫道。

  “出门在外,哪里有那么多的顾及。”小姐声音温雅,对白晨抱着几分歉意的笑容,似乎是为自家的丫鬟赔罪。

  “恭敬不如从命,那在下就得罪了。”

  白晨坐到这对主仆升起的火堆前:“这火真暖人心。”

  “你这人真爱胡说,这火如何暖人心?”丫鬟嘲笑的说道。

  “火乃业道所生,生者寄人心意,旁人取暖,便能感受其心,两位小姐心地善良,我便是坐在火边,也能感受到其暖心之意。”白晨笑着说道。

  “那按你说的,如果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生火,难不成还会冻人?”

  “火终归是无形无质无心无物,人能分清火的冷暖,可是火却分不清人的善恶,若是靠的太近,难免为火所伤。”

  “先生高见,小女子佩服。”

  “呵呵……玩笑,两位小姐莫要见怪。”

  “小女子生平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先生这般气质的。”

  “哦?我是什么样的气质?”

  “先生眉宇舒展,却没有沿途的那些百姓的哀思苦愁,没有为生计所困,说明先生家境不差,至少不为生计所累,可是先生又没有富贵之相,并非达官显贵,这夜半荒野之中,身边也没有一个随行的侍从,脚下的鞋子已经磨破了,也没有乘坐马车,说明先生走了很多路,这沿途所过贼寇众多,先生又无人护身,说明先生无畏无惧那些草寇乱民,可是先生的身上又没有武夫的蛮横之气,更没有文人的儒雅之气,所以小女子实在是看不出先生的身份来历。”

  “小姐就是厉害,只是萍水相逢,便能看的出这么多,小环就什么都看不出来。”

  白晨笑了笑,看着两个女子,笑道:“不如也让在下推断一下两位的身份如何?”

  “哦?先生可是看出了什么?”

  “这里距离常州不远,可是两位小姐却宁可在这破旧的庄子里过夜,而不去常州城内落脚,说明两位是在躲避什么人,小姐言谈举止知书达理,要么就是大家闺秀,要么就是世家培养的姬女,不过小姐先前说阅人无数,大家闺秀显然没这么见识,所以在下觉得小姐应该是门阀世家培养的姬女,毕竟家族宴会上,总是会让姬女出来陪酒歌舞,姬女一般是不能出家门的,除非是被送予宾客……”

  白晨的话让两女紧张起来,特别是那小姐,更是紧张的不知所措。

  “你二人在腰间藏着匕首,可见你们在害怕谁来抓捕你们。”

  丫鬟已经吓得把匕首之间抽出来,对着白晨。

  “不用紧张,我与你们不认识,也不是来抓你们的人。”白晨笑着说道:“对你们也别无所图。”

  “哈哈……”

  突然,厅外传来一阵豪放的笑声,只见外面进来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华服大胡子,龙行虎步,大步跨来。

  身边跟着几个武夫,个个孔武有力,腰挎佩剑。

  “这位先生高见,在下在外面听了一刻钟,却是唐突至极,多有得罪。”

  看到又有人来,两女更加的紧张,这里不管是白晨还是随后来的这些人,都让她们寒意徒生。

  她们两个不过是弱女子,若是他们任何一人起了歹意,都不是她们能够对付的。

  “你们是来抓她们的?”

  “不是,我等与她二人并不相识,却与先生一样,是来此借宿的,倒是叨扰了几位,抱歉抱歉,哈哈……”

  “那便好,我本想你们若是来抓她们的,我便与阁下做过一场,现在倒是省了几分力气。”

  “哼!狂妄无知。”那华服大胡子身边的武夫一听白晨这般说,立刻不满的轻哼一声。

  华服大胡子瞥了眼身边武夫:“莫要在此逞凶,你等去外面蹲上一宿。”

  “家主,这怎么可以,您身边需要保护。”

  “这里又没人要杀我,护我做什么,你们把外面护住就可以了,别再让人进来了。”

  “这……”

  “去吧,你们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莫要吓到两位小姐。”

  华服大胡子看向两女,双眼放光:“敢问小姐芳名。”

  “小女子红昌,见过先生。”

  “此等美艳女子,不知道是何人家的宠姬?”

  “咳咳……阁下,大家是萍水相逢,相逢既是缘分,若是刨根问底的问个清楚,反而少了几分洒脱,再者说,这位小姐明显是落难至此,你难不成还想要霸王硬上弓?强掳了回家?”

  “额……这……”这华服大胡子看着红昌美艳不可方物,心中确实是有几分意动。

  只是他对白晨也是颇为赏识,一时间拉不下面子。

  “呵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位红昌小姐貌如仙子,如今又落难于此,倒不如随在下回去,不管红昌小姐有什么仇家,在下倒是自信能应付的来,红昌小姐以为如何?”

  白晨看向红昌,只见红昌眉宇之间流露出几分不愿,转头看向大胡子。

  “阁下,我觉得这事勉强不得,若是你情我愿便罢了,只是如若阁下想用强欺负一个弱女子,在下可不会袖手旁观。”

  大胡子皱起眉头:“先生,此事应该与你无关吧。”

  “当然有关,我平生最不喜欢看大男人欺负弱女子了。”

  “先生刚才也看到了,我那几个随行的护卫,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先生可还敢与我这般说话?”

  “说便说了,莫说我吓唬你,我这人从小便以杀人为生,杀的人比起你那几个,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几个加在一起也不够我的零头。”(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