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六十二章 三国

第两千九百六十二章 三国

  “怎么样?做好决定了吗?留下?还是死?”

  这几个人都有些退缩,他们不想和白晨动手,白晨举手投足都是数百斤的力道,这种怪力实在是让人胆寒。

  可是,让他们这些野惯了的人留在这里,给人做牛做马,这显然也太为难他们了。

  “阁下,我们愿意给您一些赔偿,从此以后不再冒犯阁下,再不踏足常山之上,可否?”

  常山吗?这里是常山?

  白晨眼中露出一丝讶色,看着那年轻人:“你姓甚名谁?”

  “在下姓赵,单名一个云字,字子龙。”

  “赵云,赵子龙。”白晨看了眼赵子龙:“算了,不为难你们了,以后休要再来我这里。”

  众人都有些惊讶,前面还那般强硬的态度,怎么一停赵子龙的名字,突然就改变了口风。

  众人都不解的看向赵子龙,心中猜测,难道他们有旧?

  不过看赵子龙的样子,不像是认识此人的样子。

  “赵云感谢阁下宽宏大量,他日定有厚谢。”

  “谢就不用了。”白晨淡然说道:“走吧。”

  赵子龙扶起先前被白晨一巴掌煽飞出去的兄弟,急急忙的与白晨告罪后,匆匆离去。

  “老大,你识得那人?”

  “不认识,我等初来乍到,我又如何使得此人,不过此人性情古怪,身手不凡,我本以为凭我这武艺,便是去往军中效力也能有所作为,却不曾想这深山老林之中,便有如此奇人异士,若是进入军中,怕是也有不少这等奇仕吧。”

  “老大说笑了,这等人物我等闻所未闻,这天下虽大,却也寻不出几个人。”

  “要我说啊,肯定是老大的威名吓到了他,要说这常山一带,谁人不知赵子龙大名。”

  “休要胡说了,你这番话也就在人家背后说,若是当着他的面说,怕是我们今日便要全部留在山上了。”

  “便是当面说又如何,那人虽然一身怪力,可是老大武艺高强,真要拼杀起来,也不差他多少。”

  赵子龙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莫要异想天开了,那人手段近乎于妖,你看虎聿背后偷袭人家,可是人家连头都没回,便把虎聿打飞出去,看起来力道重愈千钧,可是虎聿却没受多重的伤,说明人家举重若轻,下手极其有分寸,刚才那几下都还是人家手下留情,若是真动起手来,怕是我出不了他三招。”

  “那人当真如此厉害?”

  众人都有些不相信,要说起来,他们更相信赵子龙的武艺,他们可都是见识过的。

  想当初他们在莽山一带活动的时候,赵子龙便以一己之力在几十个官兵军阵中几进几出,那几十个官兵却难伤他分毫,反而让他斩去了几个官兵的脑袋,这等武艺在世上也少有人敌,区区一个山野村夫,也能有如此能耐?反正他们是不信。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赵子龙看众人不信,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人的身手近乎于妖,自己根本就不是其对手。

  无奈自己这帮兄弟,对自己太过笃信,自己便是再解释也是无济于事。

  “无论如何,这常山上是不能再去了,免得惹那人生气。”

  “这山也不是他家的,我们只要不去他那庄子里就是了,凭什么还不让我们在这转悠。”

  “依着你们的性子,保不准又要惹到他。”

  “老大,你实在是太小心了,要我说直接趁夜往他的庄子里丢几根火把,管他什么牛鬼蛇神,全都要烧成焦炭。”

  赵子龙大惊:“切不可莽撞,若是激怒了那人,你我都要生死难求。”

  “呵呵……说笑,说笑而已。”

  赵子龙是真被吓到了,这些兄弟都是草莽出身,身上匪气甚重,许多的恶习难改。

  赵子龙实在是头痛不已,不过又无可奈何,这世道便是如此。

  混口饭吃太难了,即便是自己,也只能落草为寇。

  不过赵子龙心中还是对军中有所向往的,自己一身武艺,只希望能够报效朝廷。

  只是,现如今朝廷势弱,群雄并起。

  天下纷乱,群雄各自割据一方,谁都有夺得天下的野心,可是这天下那么多的枭雄,又有几个真有雄才大略呢?

  赵子龙虽有一身武艺,却难分清谁人是值得他效忠之人。

  随后的日子里,赵子龙一直盯着自己的这些兄弟。

  好在他们嘴上虽然叫嚣的凶,实际上也没胆子去招惹山上的那人。

  而那人也一直没有下山过找过他们,这让赵子龙安心了下来。

  看来那人的确没打算秋后算账,他们也开始了自己的活计。

  赵子龙等人在山下建了个寨子,聚了一众的强盗,做着自己的生计。

  虽说这行当不怎么正道,不过赵子龙还是很有分寸的,能不伤人性命尽可能的不伤人性命。

  虽说官府对他们恨之入骨,可是无奈赵子龙的武艺高强,一人便能抵得上百人官兵,寨子又建在半山上,官府对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当然了,虽说他们是山贼强盗,不过他们干的事情其实也就是收一收过路费,而且很有原则,只要给点钱,必能保住货物性命,以至于来往的商人更愿意往常山下走,而不是冒险去其他的路走。

  白晨有空的时候,偶尔也会看一看这位千古名将。

  赵子龙的气质其实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因为他并没有遵守人吃人的规则。

  不管是当山贼的时候,还是后来效忠刘皇叔的时候。

  白晨喜欢这个时代,因为这个时代造就了太多的英雄,不过白晨并不喜欢刘皇叔。

  因为他的虚伪,虽说刘皇叔的秉性是为了契合这个时代,不是说他本性如此。

  可是白晨就是不喜欢,满嘴的仁义道德,可是干的事却不见得有多么的仁义。

  这就好比说《水浒传》里,谁都知道宋江接受招安,为的是给自己的兄弟谋一个好出身,可是他却好心办坏事,白晨就是不喜欢宋江,就如三国里,不喜欢刘皇叔一样。

  刘皇叔这个人是有心机,却没能力的典型,相较而言,曹丞相就比他有能耐的多,历史将他塑造成奸雄,可是他坏就坏的彻底,从来不曾遮掩过。

  曹cao基本上就差在自己的脸上写着,坏人这两个字了。

  刘皇叔干的坏事也不少,可是却非要装作一副无辜者的姿态。

  要说血统,或许这是他唯一值得骄傲的地方吧,不过他距汉室刘家的嫡系血脉差了一个太平洋,远房的宗亲非要自诩汉室正统,这是白晨最为不耻的地方。

  当然了,在这个时代里,一个汉室皇叔的身份,会让他的千秋大业顺利很多。

  没看关、张二人,一听刘皇叔的身份,便要拉着他拜把子么。

  不过这个时代,谁都代表不了正义,董卓的凶残拉开了这个时代的大幕,曹cao的阴险,拥兵自重,开启了三国争霸的序曲,刘皇叔的虚伪,孙权的优柔寡断,都影响着这个时代的走向。

  对于这段历史,白晨喜欢的不是智近于妖诸葛孔明,也不是过五关斩六将的关羽,而是赵子龙。

  不是因为赵子龙的那么多辉煌战绩,不是因为他的武艺高强,紧紧只是因为他的睿智与理智,在这个时代里,保持着理智的人实在不多。

  在白晨看来,赵云投靠曹cao都比投靠刘皇叔好。

  因为曹cao他不遮掩,他要这天下,那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这天下本就是能者居之,投靠他的人,除了家族的附庸,其他人也没有谁真的是为了这衰败腐朽的汉室江山,为的只是自己的建功立业。

  刘皇叔口口声声说要恢复汉室天下,可是他却不遗余力的为颠覆汉室添砖加瓦。

  哪怕是在蜀地站稳脚跟后,他建立的国号也和汉刘没什么关系。

  不过白晨不准备插手历史的走向,至少在大方向上,白晨不会去扭曲。

  这次白晨只打算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历史,看看这结果到底是否如历史中的那样。

  白晨大部分时间都在密室里闭关,炼化起源星核,偶尔会出来透透气。

  今日白晨出了道观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口摆着一只被绑好的山羊。

  不用说,能给自己送礼的,只能是赵子龙了。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提起山羊便回到道观里。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白晨经常收到赵子龙送来的各种野味。

  白晨是来者不拒,只要送到自己面前的,自己便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过收了这么多,终归还是需要回礼的。

  所以白晨打算,去赵子龙的寨子里走一遭。

  不过刚到寨子前,就见到寨子里的山贼正在和官兵战斗,双方打的不亦乐乎,官兵死伤惨重,赵子龙的手下也伤亡不少。

  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傍晚,官兵怕晚上不宜战斗,所以果断的收兵。

  赵子龙这边虽说是打跑了官兵,可是也是损失惨重,死了不少人。

  白晨则一直袖手旁观,一直等到战斗结束,这才朝着山寨走去。(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