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六十章 别离

第两千九百六十章 别离

  这个世界的劫难,最终以另外一个世界的毁灭而告终。

  可是,知道真相的只有那么几个人。

  也许世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与死亡擦肩而过,至少大部分人都不会知道。

  魑还是跟在白晨的身边,只是再也无法如最初的那样随性。

  她见识过白晨最残忍的一面,她亲眼见到了末日的景象。

  那些魔神的尸体,被尘土掩埋,幸存下来的人被魑全部变成了吸血鬼。

  只有一个例外,海威思。

  白晨最后一次出手,是将梵蒂冈彻底的抹去。

  这是教廷最后的象征,不过教廷亲手将它毁掉了,白晨所做的也只是在它的残骸上盖上尘土而已。

  方舟上,白晨坐在船头,享受着凛冽的风啸。

  魑靠在甲板的桅杆前,她的目光始终徘徊在白晨的身上。

  “你真的是东方的神吗?”

  “我是人,我从不觉得我是神。”

  “你可是毁灭了一个世界,人可做不到这些,哪怕是神,我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至少那些所谓的神,根本就无法与你相提并论。”

  “我毁灭过的世界可不止一个。”白晨淡然说道:“而且相信我,即便是普通人,也可以做的到,在未来某一天,凡人也许会发明出一种毁灭世界的武器。”

  对于白晨的回答,魑不以为然,她觉得白晨说的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如果有个万一,凡人真的发明出那种武器,也绝对不会比这个男孩更加可怕。

  “那个伊瑞尔,你就放任不管吗?她可是吸收了整个奥林匹斯诸神的神力,恐怕除了你之外,将不会再有人是她的对手了。”

  “你太高估她了。”白晨不屑的说道:“她只是一个容器,她自以为获得了诸神的神力,实际上只是把神力从罗莎的体内,转移到了自己的体内。”

  白晨拿出一个高嘴酒壶,从酒壶里倒出酒水,酒水随着风飘散在空气中。

  “这个酒壶里的酒有多少,就能倒多少,倒完了也就变成了空壳。”白晨随手将酒壶丢了出去:“伊瑞尔就是这样一个状况,她自以为获得了无上神力,却不知道承载这份神力,也是需要代价的,特别是她这样,没有资格的人。”

  “可是,伊瑞尔的前身是神灵,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的雅典娜,她应该比其他人更熟悉神力才对,怎么会没有资格?”

  从罗生奈良的口中,白晨和魑听说了伊瑞尔的身份。对她也已经有所了解。

  “她曾经是神,被复活后却不再是了。”

  “为什么?”

  “伊瑞尔现在拥有神的灵魂,可是她却没有神的躯壳,她是与生俱来的神灵,不像是你这样通过自己的努力拥有的力量,哪怕将来你成为神之后又死而复生,你还是你,可是对于她这样天生的神灵,神的身躯是他们的全部,失去了身躯,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

  “天生的神灵和后天的神灵,有什么区别?”

  “你的法则就在自己的灵魂之中烙印着,可是天生的神灵,他们的法则来自于本能,身体承载着法则的记忆,失去了身体就失去了法则,失去了法则,还能称之为神吗?”

  “那就是说伊瑞尔毫无威胁么?”

  “对你来说,不存在威胁,如果你不放心她的话,你可以杀了她。”

  “我可不想和一个可怕的家伙为敌,即便她已经失去了神的资格,她依然非常强大,除非你愿意帮忙。”

  现在的魑对白晨盲目的相信,至少对白晨的实力,已经不存在任何的质疑。

  一个能够轻而易举的毁灭一个世界的人来说,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

  “我懒得对付她,她还没资格让我亲自出手。”

  “对你来说,这世上又有几个值得你亲自出手的?”

  “如果到需要我出手的时候,一定是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战胜的人,我才会出手。”

  如果不了解白晨的人,听到这句话或许会觉得白晨说的太狂妄了。

  不过在魑看来,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的确有这个资格,至少魑实在是无法想的到,还有谁能够战胜白晨。

  上帝吗?那位上帝并没有全知全能的能力,至少他连自己的死都无法预知,死在一个背叛者的手中,这是何其悲哀的事情。

  或许眼前的这个男孩,才有资格称之为全知全能吧。

  “你有什么打算?”

  白晨想了想:“教廷的事情结束了,我已经没有太多的牵挂了,我打算回到东方。”

  “那我该怎么找到你?”

  “别找我了,我或许会改头换面,换一个新的身份存在着。”白晨淡然说道,其实白晨是打算离开这个时代了。

  不过魑毕竟不是普通人,她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人震摄她,所以白晨没有告诉她实话。

  “你应该找的人不是我,而是莉莉丝,那位东方的莉莉丝,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找到她……如果你还想更进一步的话,那就去找她吧。”

  “莉莉丝吗?”

  “莉莉丝有比你更强大吗?”

  “额……我没和她打过,不过我应该比她更强大吧。”

  虽然白晨的回答让魑很失望,不过这也没有出乎魑的意料。

  来到这个时代,白晨已经偏离了最初的目的。

  不过并非完全没有收获,那个黑暗面已经不再是问题了,他已经成了自己的一个情绪。

  不过因为他的强大,导致白晨的情绪很容易进入黑暗的状态。

  就比如说这次,白晨居然直接对达坎世界进行了毁灭打击。

  白晨去见了几个认识的人,并未做太多的逗留,回到了武唐。

  现在的长安城,已经具有了超级城市的雏形,富饶、繁荣,生机勃勃。

  长安城外的众仙馆,这里少有人迹,不同于城内的众仙馆人潮涌动,这里是众仙馆弟子静修的地方。

  白晨出现在青烟的面前:“青烟。”

  青烟看到白晨的时候,脸上顿时大喜,她已经很少会表现的这么失态了。

  长期的静修已经让她对万世万物都可以做到波澜不惊,也是这份修为,让她越发的超尘脱俗。

  也只有在面对白晨的时候,才会失去平日的平静。

  “先生,您回来了。”

  “嗯,回来了。”白晨看着青烟。

  很难想象,现在的青烟会是那个,曾经被薄情书生抛弃的青.楼女子。

  现在的青烟走在街头,怕是都挡不住狂蜂浪蝶。

  青烟的直觉何其敏锐,看到白晨闪烁的目光,心中突然升起几分不妙:“先生要走?”

  “嗯,这次回来,是来告别的。”

  青烟摇了摇银牙,她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有这种预感。

  只不过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早,如此的突然。

  虽然心中难受,可是她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不是她对此漠不关心,而是她知道,不管说什么,都不可能挽留的下白晨。

  “他日,青烟一定会找到先生,再次服侍在先生左右。”

  “好,我等着那日。”

  “先生还要去与师姐告别吧?”

  “嗯。”

  “去吧。”青烟善解人意的说道。

  白晨的背影让青烟感到留恋,对她来说,这一转身也许变是永远,那种苦涩却是难以言喻。

  白晨在下一刻,已经来到了皇宫。

  如今的皇宫不是过去的皇宫,过去的那个皇宫,如今已经成了旅游胜地。

  现在的这个皇宫,应该称之为国会大厦。

  朝臣的议事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这时候的议会厅内,武则天正端坐在首座上,详听着下面官员的报告。

  下面的官员汇报着自己的工作,这时候,武则天突然看到站在门口的白晨。

  武则天愣了一下,下面官员也发现了武则天的异样,一般来说武则天是不会在议事的时候走神的,而且她也很讨厌别人打扰议事。

  不过这次武则天的神色明显不同,武则天突然站起来说道:“今日的议事到此为止。”

  众官全都不解的看着武则天,往常武则天从来都是不到时间绝对不会终止议事,只会延长议事,可是今日却一反常态,主动的提出终止。

  有人发现了站在门口的白晨,心中咕噜着这家伙是什么人,怎么会站在那里。

  不过也没有人去深究,毕竟能够站在那里的,也不会是什么闲杂人等。

  武则天驱赶着众官员,百官陆陆续续的出了议事大厅。

  狄仁杰来到白晨身边的时候,停住脚步:“先生,多年不见,可还记得老夫。”

  如今的狄仁杰已经是鹤发老人,略显蒌萎的身躯,让他带着几分晚年的戚戚。

  白晨拍了拍狄仁杰的肩膀:“自然记得阁老。”

  狄仁杰笑了笑:“记得便好,老夫就不打搅先生与陛下叙旧了,告辞。”

  “漫走,不送。”白晨抱拳回礼道。

  狄仁杰出了议事大厅,一众官员就围上来。

  “阁老,那年轻人是什么人?”

  “可是哪位外行的皇子?”

  “都不是,你们就别猜了。”

  “那可是陛下的……面首?”

  现如今官员们的谈话也没有过去那么多的顾及,有些东西想到就说,不会再有人因言获罪。

  狄仁杰瞥了眼那官员:“你这句话出口,多半是要折寿的。”

  “额……呵呵……阁老,与下官说说,那人到底是是谁。”

  “你们看那人如今几岁?”

  “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阁老怎么会这么问?”

  “二十年前,他就是这样子。”

  “什么?这怎么可能?那小年轻……怎么看也不像是中年人啊。”

  “我若是说,此人是仙人,你们信么。”

  “阁老莫要说笑了。”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