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五十六章 仪式,屠杀

第两千九百五十六章 仪式,屠杀

  “小妞,如果有机会的话,帮我去威尔士看看我的老婆孩子。”

  “你在胡说什么呢,我们现在被关在这里不见天日,出都出不去,还怎么见你的老婆孩子?再说了,为什么你自己不去。”魑不以为然的说道。

  “如果能自己去,我当然自己去,怎么可能让你这个外人去,我只是说如果有机会的话。”

  海威思虽然嘴上不说,可是时不时的就会提起他的老婆与孩子。

  看不出来,他居然是一个顾家的男人,而且总是会说,希望他老婆能够去找个男人。

  不知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如果可以,谁都不会愿意自己的老婆去找其他的男人。

  不过白晨和魑都明白,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想要存活下去,是多么的艰难的。

  甚至就算是一个青壮男丁,恐怕也非常难以存活下去。

  杀人放火虽然是犯罪,可是很多时候也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第二日天晚上,地牢的大门被打开了,一排排的士兵全副武装的进入地牢内。

  他们开始押解出铁牢里的囚犯,每个囚犯的脖子上,都被套上了特制的镣铐,然后被士兵拖拽着出牢门。

  白晨和魑也被请了出来,同样被戴上了镣铐,然后就如牵着狗一样,牵出了地牢。

  虽然也有囚犯试图反抗,可是结果就是被打的浑身鲜血,然后拖拽着出了地牢。

  白晨和魑则是非常的配合,临走前还不忘看了眼海威思。

  海威思与他们一样的待遇,被拽出地牢。

  夕阳的余晖还未散去,白晨看着远方的夕阳,血色染红了天际。

  大量的囚犯被带进了幽闭山,沿途的山路崎岖蜿蜒,而且摆满了大量的骸骨,很多地方更是骸骨堆砌如山。

  这里到底死了多少人?

  五万?十万?又或者是一百万?

  没有人知道,这森森白骨散发着浓烈的死气,让周围的植物全部枯萎。

  而且死气也在影响着这里的每个人,让他们身上的气息变得阴暗晦涩,阴霾笼罩在每个人的脸上。

  白晨与魑对视一眼,眼中还是难掩震撼之色。

  再往前走,则是那些还未完全腐烂的尸体,他们被杂乱的堆砌在一起。

  大量的教徒正在处理那些尸体,他们往尸体的身上倒油,然后再点火。

  “这里死的人,绝对超过一百万。”魑小声的说道。

  “大概还不止这个数字。”白晨的脸色凝重的说道。

  “他们把整个欧洲大陆的人都抓来了吧?”

  只有亲眼所见,才能明白这里到底有多恐怖,数也数不清的骸骨、尸骸,旁边的溪流流淌着的是红色的,这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一般。

  一路上不断有人试图反抗,不过最终都没能成功。

  终于,他们的目的地到了,在幽闭山的最深处,这里是幽闭山的腹地,周围的山势高拔,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天坑。

  中间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鲜血浇铸而成的魔法阵,中间则是巨大的石门,石门的门柱上刻画着晦涩难懂的魔法字符。

  教皇就站在石门前,周围还有大量的教徒,他们披着蒙面的白袍,然后将鲜血浇在石门上,石门正在不断的吸收着鲜血。

  石门上布满了血一样的纹路,就像是蔓藤一样,遍布石门。

  “这是什么?”

  “空间魔法阵,这个石门应该就是所谓的所罗门王的宝藏吧。”

  教皇看到了白晨的到来,脸上带着几分笑意,来到白晨和魑的面前。

  “两位,考虑的怎么样了?把方舟交给我,你们就可以离开,或者是成为打开所罗门王宝藏的献祭。”

  “你现在杀了我们,就永远得不到方舟了。”

  “哼!冥顽不灵。”教皇的脸色瞬间变色,他不喜欢别人拒绝他的索取。

  自己是即将成为神的人,神的要求,凡人是没资格拒绝的。

  “对我来说,方舟不是必要的东西,那东西对我来说只不过是锦上添花。”

  “你的这个想法很好,做人就不要太贪心,不然的话很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哼!”教皇气恼的转过身离去:“将那些人带过来。”

  那些囚犯开始被带到魔法阵上,教皇一声令下,那些囚犯开始惨遭屠戮。

  鲜血从他们的身躯中流淌出来,然后顺着魔法纹路开始向着中间的石门流过去。

  不过这些惨死的囚犯显然还不够,在教皇的命令下,第二批囚犯被推搡着带到魔法阵上。

  在一阵惨叫声中,又有数百名囚犯被杀死。

  终于,到第三批囚犯,他们终于开始了集体暴动。

  囚犯们开始反抗,可是他们的脖子上和双手双脚都被带着特制的镣铐,让他们的反抗变得毫无意义。

  很快,他们就被镇压了,而且被直接杀死,尸体丢弃在魔法阵上。

  第四批囚犯再次发生暴动,其中有几个或许是实力特别强大的,他们居然挣脱了镣铐的束缚,其中一个就有海威思。

  海威思直接杀死了几个士兵,然后冲到白晨和魑的面前,先是杀死看守白晨和魑的囚犯,然后伸手直接拉开两人脖子上和手脚上的镣铐。

  “我们走!!”

  “放肆!你们这些罪人,你们哪里都不能去!”

  突然,一个背生红色六翼的天使从天而降,挡住了山路的出口。

  这个天使全身都披着盔甲,让人看不见他的面目,可是他的身上却散发着浓郁的杀气。

  有几个不信邪的囚犯,他们直接朝着血色天使冲过去,可是血色天使却是一剑斩落,那几个囚犯已经身首异处。

  “接受你们的命运,用你们的鲜血换取来世的救赎,这是神的旨意,也是你们存在的意义。”

  虽然血色天使说的那么伟岸光荣,可是在场却没有什么傻瓜。

  这种话骗骗平民就算了,他们都是经历过苦索求生的人,而且全部都是天选者,他们不信仰上帝,更不会被这种话所蒙蔽。

  海威思的脸色凝重,转头看了眼白晨和魑:“我去吸引他的注意,你们趁机逃走。”

  “那你呢?”魑抓住海威思的肩膀问道。

  “如果你们能活着逃离这里,记得帮我去看看我的老婆孩子。”

  突然,三人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你们谁都别想逃走。”

  海威思刚刚转过头,教皇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海威思奋力的攻击教皇,可是他的蛮力落在教皇的身上,却像是小孩子的打闹一样。

  “将他放下。”白晨开口道。

  “哦?为什么?”教皇看向白晨。

  “把他放下。”魑眯起眼睛看着教皇。

  “如果我不放呢?”教皇本可以直接掐死海威思,不过他还是故意放轻力道,只是一点点的增加力量。

  “放了他!”魑再次重复道。

  被提在半空中的海威思,手脚已经开始了痉挛,他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

  魑终于没忍住出手了,一直以来,魑都觉得自己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吸血鬼。

  可是这次,她居然因为一个人类而失去理智的出手了。

  魑的眼中爆射出神之凝视,教皇在刹那间被凝固,魑的爪子瞬间斩落在教皇的手臂上,连同教皇的手臂与海威思,一起摔落在地上。

  教皇猛然退后,那本该被斩断的手臂像是具有着自己的意识一样,自己爬回到教皇的手腕上。

  教皇凝视着魑,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居然是个吸血鬼,而且她的实力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强大许多。

  真该死,自己居然完全没感觉到她的气息,如果不是她自己暴露出来,恐怕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你的实力……你是谁?你的实力比第三代更强!”

  “我不止是比第三代更强,我已经比该隐更强了!”魑冷冷的说道。

  “是吗?魑,你真的比我更强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又一个六翼的血色天使从天而降,只不过这个血色天使没有带着头盔,他的面容干枯,就似一个九旬老者,可是他的身上却散发着浓烈的血腥之气。

  “父亲!”魑心中一震,她认出了这个血色天使,就是自己的父亲,那个消失了多年的吸血鬼始祖,该隐。

  白晨一边好奇的打量着该隐,一边扶起海威思。

  “你没事吧?”

  海威思重重的喘息着,脸上的气血还未退去:“还好……她居然这么厉害,她是吸血鬼吗?”

  “如果让我去看看你的老婆孩子,肯定会把他们都吸干了血,所以为了他们的安全,还是你自己去看吧。”魑淡然说道。

  “魑,我以前就觉得你叛逆、自我,却没想到你现在越来越大胆了,面对我的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和别人说话。”该隐的语气淡漠,充满了不可一世的骄傲。

  看来他的子嗣都很好的继承了他的这个性格,所有的吸血鬼都是一样的傲慢无礼。

  比如说魑,她比任何人都要骄傲,也比任何人都渴望强大,强大的足以超越自己的父亲。

  “父亲,我真没想到,居然会再次见到您,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以这种方式重逢,你居然会做教廷的走狗,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而且教廷也不再是过去的教廷,在即将被改变的世界里,我可以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这有什么不好的。”(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