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伍十三章 试探

第两千九百伍十三章 试探

  “诺亚大人还真是有心,自己不出面,派两个人来帮助我。”

  教皇没有怀疑,反而表现的非常的不满。

  不过他现在不愿意与诺亚计较,如果他知道诺亚已经死了的话,也许就不会这么自然了。

  在他的眼里,白晨和魑都是诺亚制造出来的人造人。

  而这也是因为两人身上的古怪气息,不过从教皇的态度来看,他与诺亚的关系,也紧紧是合作而已,甚至有可能只是相互利用,而不是上下级的关系。

  “来人,送两位去准备好的客房休息。”教皇下令道,目光落到罗莎和伊瑞尔的身上:“你们谁是献祭者?”

  两人没有说话,只有眼珠子能够,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教皇看出了她们的异样,转头看向白晨和魑:“她们怎么了?”

  “哦,这是诺亚大人在她们的身上施加了魔法,诺亚大人说,在计划开始之前,她们都不能离开我们的视野。”

  “诺亚大人这么不信任我们吗?”教皇的脸色更加阴沉。

  “这不是小人的意思,如果教皇陛下对此有异议,我可以代为传达给诺亚大人。”

  “算了。”教皇挥了挥手,虽然心中的不快完全,不过他也懒得向两个下人发脾气。

  虽说诺亚不信任他,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他自己也不相信诺亚。

  “献祭开始的时候,诺亚大人是否亲临?”

  “这我们也不知道,如果教皇陛下需要诺亚大人亲临,我们可以帮您传达。”

  “那就不用了。”教皇最好诺亚不出现,这样他更方便动一些手脚。

  至于白晨和魑,他根本就未曾放在眼里。

  教皇看着天空中的方舟,喃喃自语着:“你还是喜欢在高高在上的天空中,俯瞰着地上的一切么?”

  白晨和魑,以及伊瑞尔和罗莎,被安排到一个庄园来。

  领路的是一个神父,在白晨和魑的面前卑躬屈膝的样子。

  “神父,如何称呼?”白晨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神父,这个神父很特别,他的身上没有邪气,不过又没有那种刚正不阿的信念,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人比较圆滑。

  “启禀两位大人,小人名叫米修.托雷亚。”

  “米修神父,你在这里多久了?”

  “小人是个孤儿,从懂事开始,就一直是梵蒂冈的修道士。”

  “那么米修神父对梵蒂冈一定很熟悉吧。”

  米修眼中露出一丝警惕,这个小男孩问这个做什么?

  难道他想要打听梵蒂冈的秘密?

  “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要你带我们在梵蒂冈转转,毕竟这里可是世界的中心,来到这里,如果不能四处走动走动,那和没来有什么区别吗?”

  “原来如此,如果两位不嫌弃的话,在下很愿意作为两位的向导。”

  梵蒂冈,又被称之为国中之国,位于罗马帝国西北方向台伯河西岸,因为罗马帝国的衰败,导致梵蒂冈的影响力变得无限巨大,曾经罗马帝国的领土,已经完全被梵蒂冈所掌控,而后再以此为基点,向着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辐射。

  虽然梵蒂冈是国土最小的宗教国,可是它的影响力却是全世界最大的,即便是这个时代也是如此。

  没有任何一个教派,能够与教廷匹敌,至少在影响力方面。

  这里本来只是作为教皇的行宫而存在的,不过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这里已经成了所有信徒心目中的圣地。

  而梵蒂冈在教义中的意思是圣座的意思,并且在梵蒂冈建成之后,就曾经有多次神迹出现。

  虽然明白人都知道,所谓的神迹都只是教廷内部杜撰的谣传,所谓的亲眼所见,也全都是教廷内部成员安排的。

  可是就是靠着这些谣言,教廷的影响力一步步的扩大,一千年的时间,教廷已经统治了整个欧洲。

  每一个君主、贵族的继位,都必须得到教廷的认可。

  如果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那么就是不合法的。

  在武唐内部,是朝廷承认宗教的合法地位,这是政治上的需要,可是在欧洲大陆上,却成了教廷来承认一个政.府的合法地位,而这是否承认,看的完全是对教廷是否有利。

  白晨相信这世上有个别的一些人,可以精通各行各业,不过大部分的情况下,还是应该遵从术业有专攻这句话,搞宗教的就去搞宗教,搞政治的就去搞政治。

  梵蒂冈很美,整个城池都是白石铺成的,就连简直也都是白色的。

  可以说,梵蒂冈这数百年在欧洲大陆上敛取的财富,有一半都投入到这座美丽的都城建设上去了。

  “真美,和卡塔赫纳一样的美丽。”

  “哦?大人去过卡塔赫纳吗?”

  “嗯,不久之前刚刚去过。”白晨看到米修脸上的向往:“你没去过吗?”

  “不敢去。”米修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不过很快的,他就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

  卡塔赫纳是什么地方?那里可是裁判所所在,自己居然说不敢去裁判所,那不就等于说自己心中有鬼,所以不敢去卡塔赫纳么?

  这让他非常的不安,眼角瞥了眼白晨,发现白晨并未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放在心上。

  米修长长的松了口气,不过白晨接下来的话,又让他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你这句话足够被送上审判席,而且肯定要被判定为异端的。”

  米修听到白晨的话,整个人都绷紧了,吓得魂都出来了。

  “呵呵……还好周围没其他人。”

  白晨的话又让他安心了许多,米修却是再不敢乱说话。

  “教皇陛下的实验场所在什么地方?”

  “什么实验场所?”米修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白晨和魑毕竟是外人,虽说白晨看起来也知道一些内幕。

  不过他却不敢多嘴,免得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

  白晨却是眯起眼睛看着米修:“米修神父,看起来我们还是没能取得你的认可,算了,也许我应该直接去问教皇陛下。”

  “我听说维拉斯大人最近似乎是在清理教廷内部的叛徒,也许我们应该和维拉斯大人谈一谈。”魑在一旁帮腔道。

  “两位,两位……在下真不知道教皇陛下的实验场所……不过不过,在下知道,在那座山那边的区域,被完全的封锁列为禁地,在下的身份太低了,没资格进入其中,如果两位想知道那个实验场所,也许就在那个禁地里面。”

  白晨深吸一口气:“你在梵蒂冈这么久,应该知道一些东西吧?”

  “在下不明白,您所指的是什么东西。”

  “邪恶。”

  “邪恶?两位真爱开玩笑,这里是梵蒂冈,这个世间唯一的圣土,怎么可能存在邪恶。”米修的笑容是那么的不自然,很显然,他想起了某些不好的记忆。

  “呵呵……”白晨和魑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算了,不为难你了,你所知道的那些东西,我们也都知道,只不过是试探一下你,看看你的口风是否严实。”

  米修看着白晨和魑,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这两个人与教皇不是一路人。

  可是他们明明就是教皇的贵客,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两位,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庄园去吧。”

  “那个庄园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

  “是不是两位对那座庄园不满意,我这就给二位安排另外一个庄园。”

  “不用了,倒也不用那么麻烦,我只是不喜欢刚刚死过人的地方,将就一下就好,反正我们也不打算在那里长住。”

  米修心头突了突,难道他知道了?

  这不可能啊,这件事已经发生半个多月了,他们不可能知道的。

  米修心中想起了那件事,那是发生在半个月前的,教皇看中了那个庄园,而那个庄园原本是属于一个富人的,而他是虔诚的教徒。

  可是教皇却因为索取未果,便派了一队人,将那户人家全部赶尽杀绝,老老少少没有一个幸免。

  突然,米修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米修猛的跳起来,很显然是被吓到了。

  回过头发现是魑拍他的肩膀,米修的脸色还未恢复常色。

  “在想什么,看起来应该是不好的回忆。”魑轻描淡写的看了看米修,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米修身体微微一颤,当他解除到魑的眼睛之时,仿佛灵魂都被看穿了。

  吓得他连忙避开魑的眼睛,慌乱的迈步疾走。

  白晨和魑跟在米修的身后,像是在闲聊着:“怎么样,有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他的记忆几乎被恐惧所侵占,整日里惶惶不安,记忆太凌乱了,我所能看到的东西也很凌乱,需要回去后整理一下思维。”

  刚才魑对米修使用了神之凝视,窃取了米修的部分记忆。

  “你现在恐惧吗?”白晨突然问道。

  “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恐惧,反而感到兴奋,历史将会在我的手中缔造出来,整个世界都会记住我的名字,他们会歌颂我,就如当初歌颂圣经里的那些故事一样。”

  “魑,你想过你们血族的未来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