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四十七章 残酷

第两千九百四十七章 残酷

  战斗并未持续太久,作为进攻方来说,处心积虑的针对,教廷的人则是毫无反抗之力。

  虽说这次为了护送罗莎,教廷出动了强大的战力。

  可惜并没有取得什么效果,罗莎还是落入了白晨的手中。

  教廷的五艘战船也全部落入白晨的掌控中,白晨下令全速向着梵蒂冈前进。

  “那些虚伪的教廷成员,留着他们做什么?”魑不满的问道。

  “我听说吸血鬼控制血奴,使用的是一种叫做血瘾的能力是吧?”白晨问道。

  “是,你问这个做什么?”

  “血瘾的原理是什么?”

  “我们在吸血的时候,会释放出一种止痛效果的物质,被吸血的对象不但不会感觉到疼痛,反而会感到舒服,从而降低反抗的可能性,我们家族圈养的血奴,除了自愿成为血奴,以期待有朝一日成为吸血鬼获得永生的,大部分还是我们通过这种手段掠取来的,只要被我们吸血两三次后,他们基本上就无法摆脱血瘾的束缚,甚至渴求被我们吸血。”

  “要接近梵蒂冈,光靠你们可不行,估计还没到梵蒂冈,就要被十字军团团围住,所以关键还是要靠这些教廷的成员,你们用血瘾把他们都控制住,让他们成为我们打入教廷的钉子。”

  “这个方法恐怕不行,我们也曾经做过这个尝试,不过教廷有办法识别血奴,并且这种方法对于意志力坚定的人,效果并不是那么明显,他们很容易脱离掌控。”

  白晨想了想:“那就把他们转化为吸血鬼,不过转化的时间要把握好,转化的时间是三天是吧?”

  “是,三天的时间,而且就算是教廷的人也无法察觉出被转化过程的人。”

  “那你就在接近梵蒂冈的时候再转化他们,只要进入梵蒂冈之前,让他们还作为人存在就好。”

  “那么之后呢?”

  “之后他们的死活我不在乎,你在乎吗?”

  “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在转化之前,他们的思维依然是人,如果回到梵蒂冈后,他们依然作为人的身份,揭发了自己被转化的事情,恐怕就不妙了。”

  “那就先将他们全部催眠,然后再对他们进行转化。”

  “小王爷,你会催眠吗?我的族人似乎没太多会催眠的,而且让他们催眠教廷的人,我实在不放心。”

  魑还是对白晨有信心,如果是白晨的话,应该可以做的很稳妥。

  “可以,我来给他们催眠,转化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白晨和魑商量对策,一点都没有避开罗莎与伊瑞尔的意思。

  听完白晨和魑的对话,罗莎和伊瑞尔的脸上都充满了忧虑。

  对于白晨阴险的计划,他们也感到一丝恐惧。

  “好了,现在我们说回到正题,你们……不,应该说你。”白晨指向罗莎:“刚才我听到教廷的人称呼你为献祭者,能告诉我,什么是献祭者吗?”

  罗莎撇过头,采取不合作的态度。

  白晨眯起眼睛看着罗莎:“你觉得这种态度就能拒绝回答我的问题吗?”

  “你能怎么样?杀了我吗?”罗莎冷笑的回应道。

  “我不用杀了你,我可以杀别人,比如说她。”白晨指向伊瑞尔。

  “你以为我会怕死吗?”伊瑞尔的态度同样强硬。

  “把她吊在船头,再在她的双脚绑一块血肉,吸引鲨鱼过来,先让鲨鱼咬掉她的双腿,然后是她的双手。”

  “你敢!”伊瑞尔听着白晨的威胁,又惊又怒。

  “有什么不敢的?你是觉得我没有那么邪恶吗?”白晨冷笑道:“还是说,你更愿意被吸血鬼撕咬?”

  周围的吸血鬼个个都是嘶牙咧嘴,陪着白晨恐吓伊瑞尔。

  伊瑞尔虽然被吓到了,不过看她的态度,似乎依然没有屈服。

  罗莎同样是态度坚决:“我们这次来,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对我们的威胁毫无意义,我们的意志力可没有那么容易屈服。”

  白晨撇了撇嘴:“既然这样,那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把她们都杀了。”

  “额……不继续拷问她们?我这里可是有好多拷问的酷刑,我相信她们会开口的。”

  “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直接杀了她们吧。”白晨淡然说道:“反正我们最初的目的,不就是阻止她们前往梵蒂冈的吗,这样的结果不是不能接受。”

  “等等……”

  如果白晨只是威胁,或者是动用酷刑的话,她们反而无所谓。

  她们都是经过了这方面的考验,所以她们对自己的意志力非常的有信心。

  再残酷的刑罚,她们也支撑的住。

  并且她们非常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只要她们不开口,那么她们就有筹码。

  可是,白晨却打算直接杀了她们,这就与她们的计划违背了。

  白晨可以退而求其次,可是她们不可以。

  如果她们死了,那么整个计划就全盘落空,筹备了许久的计划,这也是她们唯一的机会,失败了就是失败了。

  “怎么?打算开口了吗?”白晨淡然看了眼伊瑞尔。

  魑有些愕然,她刚才是真的以为白晨要杀了她们两人。

  可是转念一想,顿时想明白了白晨的意图。

  白晨与她的那番对话,实际上就是把握了她们的弱点而故意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他可以杀了她们,反正杀了她们,对白晨毫无影响,而且也能够阻止教廷的计划,这对他来说是可以接受的。

  而伊瑞尔以及罗莎则是觉得,只要她们不开口,那么她们就没有性命之忧,这是她们的依仗。

  可是白晨却亲手将她们的依仗扯碎,冷酷无情的态度,打破了她们的幻想。

  “我可以和你做个教义,一个关乎你的未来的教义,只要你放了我们,我们不但不会追究你的冒犯,将来还会给你很多的东西。”

  听到伊瑞尔的话,白晨笑了,魑也笑了。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天真了,这句话似乎很多人都对白晨说过。

  可是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她能给白晨什么?

  权力、财富?还是力量?

  这三者白晨都不缺,甚至比这世上大部分人拥有的都要多,也强大的多。

  甚至,教廷的那个所谓颠覆世界的计划,到底能不能成功,到底能不能对抗眼前的这个小子,都还是未知之数,她现在就想以此来作为筹码,实在是太可笑了。

  “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白晨直接上前,一圈穿透了伊瑞尔的胸膛,我主了伊瑞尔的心脏。

  伊瑞尔呕出一口鲜血,她没想到白晨居然直接动手,毫无征兆的给予她如此沉重的打击。

  白晨转过头看向罗莎:“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你要说的话,最好趁着现在,不然的话,就没有机会了。”

  “不要杀伊瑞尔,我说,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这才乖,说吧,我听着。”

  “我要你先救伊瑞尔。”罗莎担心的看着伊瑞尔。

  白晨的手还没拿出来,那触目惊心的血窟窿,让她更加担心伊瑞尔的安全。

  如果伊瑞尔死了的话,那么她就绝对不会再多说一个字。

  白晨用力一抽,伊瑞尔的心脏直接被拽出了胸口,伊瑞尔已经虚弱的跪在了地上,脸色发青,意识也变得模糊。

  白晨看向罗莎:“我已经快要没有耐心了。”

  白晨握着心脏的手掌加大了力量,伊瑞尔的身体开始痉挛,颤抖着嘴唇,眼睛也翻白眼,看来已经到了濒死的地步。

  “不要不要……不要杀伊瑞尔,我说我说。”

  罗莎发现,她越是与白晨讲条件,白晨的手段就越是残忍。

  她不敢再和白晨讨价还价,虽然心中依旧不甘,可是她已经无路可退。

  “教廷要我打开所罗门王的宝藏。”罗莎丧气的说道。

  “你?你的意思是说,教廷那么庞大的势力,那么多的强者都无法打开所罗门王的宝藏,可是你却办得到?”

  “教廷也可以办到,不过这需要时间,需要大量的人命献祭,才能够打开所罗门王的宝藏,可是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就没有那么繁琐了,我可以直接打开所罗门王的宝藏。”

  “哦?你怎么打开?”白晨问道。

  “献祭自己。”罗莎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去梵蒂冈,就是为了寻死?”

  “不是寻死,是献祭。”

  “原来你这么伟大。”白晨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嘲讽。

  “哼!你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我不想要明白,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你可以以牺牲自己的方式打开所罗门王的宝藏,还是说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是我的秘密。”

  “我最喜欢听别人说秘密了。”白晨淡然说道。

  罗莎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白晨显然是不把她的秘密挖掘干净,肯定不会罢休的。

  “我与生俱来的拥有与神灵沟通的能力,而且我可以借到奥林匹斯山诸神的神力,诸神很乐意将力量借给我。”

  听到罗莎的话,白晨忍不住笑出声:“真是天真,这世上哪里有无缘无故的爱,你想的太多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欠债还钱,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白晨嘲笑道:“神灵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把神力借给你。”(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