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四十四章 方舟

第两千九百四十四章 方舟

  瘟疫之王释放的绿色气体,这是瘟疫之王的瘟疫蔓延,只要被绿色气体触及,那就必死无疑,至少对普通人来说如此。

  绿色的气体触及到的地面沸腾起来,就像是煮沸的油锅一样,而触及到的植物在瞬间失去了生命,变得枯黄。

  即便是山壁岩石,也是立刻就变得脆弱,大片的山壁因为被绿色气体波及而崩塌。

  而在瘟疫蔓延的中心,四个魔王的身影已经消隐。

  白晨不退反进,直接进入瘟疫蔓延的中心,身影也随之消失在绿色的雾气之中。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毕竟白晨现在关乎所有人的命运。

  未知带来的恐惧,是无法言喻的。

  他们不知道战况如何,只能看到绿色雾气翻滚的厉害,不过并未向外扩散。

  突然,一个东西从绿色雾气里飞了出来。

  众人没看清楚是什么,只看到是圆滚滚的,立刻就被吓了一跳。

  不过定睛一看,居然是寒冰之主的脑袋,很快的,又有东西飞了出来,落到众人的面前。

  这次是一支手臂,是深渊之王的手臂,紧接着又是一根黑色的东西飞了出来,是深渊之王的那把黑色大剑,只不过此刻飞出来的是一柄破碎的剑刃。

  而后众人又听到迷雾之中传来一声惨叫,这声惨叫非常的惊悚。

  一支爪子,一条大腿,又是一颗脑袋,它们都曾经属于贝拉尔的。

  只不过此刻,它们只能变成残肢断臂中的一份子,至此寒冰之主和贝拉尔先后战死。

  然后是第三个牺牲者是深渊之王,他是三分之一的身体飞出来,没有脑袋,也没有下半身,只有握着断剑的残缺身体。

  迷雾开始渐渐消散,白晨拖着瘟疫之王的残缺身体,从中走了出来。

  所有人的心脏,终于放了下来。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虽然是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结束的,可是至少大家都保住了性命。

  六个魔王,先后死在白晨的手上,其中四个更是被白晨残忍分尸。

  魑看向白晨的时候,眼神已经有点不自然了。

  初次见到白晨的时候,魑并未将白晨放在眼里。

  在她看来,白晨只是一个稍微有点实力的人类。

  不过在短暂的交锋中,魑把白晨列为难缠的对手。

  而后在崔斯莱特之墓中,白晨向她展示了近乎于全知的神通。

  也是这次的战斗,让魑不敢再小瞧白晨。

  不过魑依然觉得,白晨不是不可战胜。

  一直到魔法王地下宫殿,白晨与魔法王以及异域之主的战斗,让魑终于认清了现实。

  白晨不是她能够对付的,至少不是目前的她能够对付的。

  魑拼命的追赶白晨的脚步,可是一次次的,她都惊奇的发现,自己并未拉近距离,反而越来越远。

  可是,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这场战斗来的震撼。

  六个魔王,再加上维拉斯这个扭曲的半神怪物,全都死在白晨的手中。

  最让魑感到绝望的是,她发现面对六个魔王的时候,似乎还无法逼出白晨的全部实力。

  这让魑更加的惶恐,她不明白白晨到底强大到何等地步。

  “蓓蕾莎,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会再有人来骚扰你,不会再有人压迫你了。”白晨缓声说道。

  蓓蕾莎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无法言喻她现在什么心情。

  感激吗?这是必然的,毕竟这个与自己甚至算不上亲近的男孩,为了营救自己,冒险来到裁判所,而后大杀四方,将所有挡在她面前的敌人摧毁。

  只是,这份干净的背后,还藏着一丝对白晨的恐惧。

  她当然要恐惧,毕竟白晨可是当着她的面,杀死了六个魔王。

  这六个魔王可都是罪恶滔天的,全部都是叫的上名字的可怕存在。

  只不过他们的运气不怎么好,遇到了白晨这个更为诶恐怖的存在。

  这时候,埃里克森灰头土脸的冲上了半山腰。

  “小王爷。”

  “伤亡怎么样?”白晨第一件事就是问狼人与吸血鬼的伤亡情况。

  刚才维拉斯的一击,将整个卡塔赫纳城摧毁。

  城中的平民幸存下来的恐怕不足百分之一,而在大教堂中战斗的狼人与吸血鬼,必然也受到了波及。

  “小王爷,伤亡人数超过三百。”埃里克森低着头说道,他不敢直视白晨。

  毕竟这次的行动,伤亡是他领队以来最大的。

  “才三百?”白晨惊讶的问道,倒不是他想要更多的伤亡,而是惊讶于这个数字,比他预计的要少许多。

  原本他觉得,这次行动的狼人与吸血鬼,能够留存下十分之一都算不错了,却没想到,接近三千人的军团,却只是伤亡了十分之一。

  这实在是出乎他的玉料,白晨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埃里克森:“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王爷,小人没做什么,只不过是我们当时发现了大教堂中隐藏的密道,所以全都杀进密道里,刚才那场冲击中,留在外面战斗的战友受到了波及,在密道内的,基本上没有伤亡。”

  “还好,你去收拢队伍,把伤者带走。”

  很多的狼人与吸血鬼都带着沉重的伤势,教廷的人对他们非常的克制。

  如果不是这次出其不意,同时白晨还将维拉斯拖住,他们全军覆没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最大的伤亡,依然是维拉斯造成的。

  可惜的是,维拉斯虽然给狼人与吸血鬼带来了巨大的伤亡,可是他对自己人所造成的伤害更加严重,毕竟他的那一招可没分敌我。

  “对了蓓蕾莎,我最近打听你的消息,停到的消息是说,你可能会……”

  “你以为我会被当作生产的工具吗?”蓓蕾莎笑着看向白晨。

  “额……是。”

  “这事说起来还要感谢维拉斯。”

  “哦?是吗?难道我杀错人了?”

  “呵呵……他该死,这点毋庸置疑,他们暂时没有伤害我,也不是他心慈手软,只是因为他想要更加强大的混血,原定的计划是打算把我交给一个领主级别的恶魔,不过后来他发现了我的血脉比他想象的更加纯净,所以他开始计划召唤一个魔王……”

  “那他召唤了魔王吗?”

  “没有,祭品不够。”

  “你对教廷的三个计划,了解多少?”

  “我听维拉斯说起过,可惜他也紧紧只是把这个计划的皮毛说给我听,我所知道的是,维拉斯找到了北欧神话里的黄昏战场,同时还有大量的神之骸骨,而他的计划就是将我作为生产工具,不断的为他提供神之血脉,具体是如何使用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停维拉斯说,除了他之外,教廷里还有人也在进行着同样的尝试,不过又有所不同,至于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

  对于蓓蕾莎的回答,白晨也早有心理准备,毕竟维拉斯再怎么老糊涂,也不可能把这种机密说给蓓蕾莎这个叛徒。

  蓓蕾莎说的这些情报,白晨也早已知道了,没有太大的价值。

  “魑,你知道黄昏战场在哪里吗?”

  “我还以为你无所不知。”魑调侃的说道。

  白晨耸了耸肩:“你太高估我了,我可做不到无所不知,这种全知全能除了上帝之外,没有其他人做的到。”

  “上帝是不是全知全能我不知道,不过我想他肯定不敢出现在你的面前。”

  虽说魑是在拿上帝开刷,不过有一点她倒不是在夸大其词。

  也许上帝是真的不敢出现在白晨的面前吧……

  从半山腰看下去,卡塔赫纳城的中间,那个窟窿依旧触目惊心。

  白晨站在崖边,凝视着卡塔赫纳许久。

  良久,白晨才默默的卡扣道:“教廷的末日即将到来了……魑,你准备好了吗?”

  “现在的我还不够强,区区一个维拉斯,就让我几乎败北。”

  “你现在掌握着两个法则本源,不过法则不是越多越好,你最好选择其中一个深入领悟,而不是同时去参悟,这样做是非常没有效率的,我希望到了决战的那天,你能够帮上忙……一点点也好。”

  “我会尽力的。”魑严肃的说道。

  蓓蕾莎看了眼魑,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教廷的具体计划,不过我知道圣加纳在哪里。”

  “哦?你知道圣加纳在哪里?”白晨惊奇的看着蓓蕾莎。

  “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蓓蕾莎说道:“在十六岁以前,我一直都生活在圣加纳。”

  “圣加纳在哪里?”白晨问道。

  “圣加纳其实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东西,它在虚无的夹层之中,并且不断的移动着。”

  “会移动?”

  “是的,圣加纳也许你还很陌生,不过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我想你们应该都听说过。”

  “什么名字?”

  “方舟。”

  “圣经里的方舟真的存在?”

  “方舟一直都存在着,不过不是诺亚制造,方舟是被送到诺亚的面前的,只不过教廷往自己的脸上贴近,所以将方舟说成是诺亚创造的。”

  “你可是教廷的圣女,这么说教廷的坏话没事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