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四十三章 屠杀

第两千九百四十三章 屠杀

  六个魔王!白晨的目光扫过这六个魔王,瘟疫之王、烈焰暴君、深渊魔君、吞噬者、寒冰之主,外加贝拉尔这个原罪之王。

  面对这种场面,任何人都会胆寒,蓓蕾莎、魑、拉曼以及琳达,他们都已经变色了。

  这六位魔王,抛开贝拉尔,其他五位君王,在教廷的教典中也是生动的描述了他们的可怕以及形象。

  所以他们很容易就认出新出现的这五位魔王的身份,这可比先前的场面还要恐怖。

  魑甚至埋怨白晨,为什么非要把局面搞的这么的僵。

  贝拉尔要逃,就让她逃好了,为什么非要穷追猛打,结果反而招致五个魔王的降临。

  首先是吞噬者,他就是野兽的形态,首先就冲向维拉斯无首的尸体。

  吞噬者一口就将维拉斯的尸体吞下,然后他就将目光瞄准了白晨手中的维拉斯的脑袋。

  吞噬者虽然是这个称呼,不过他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只不过是他能吃,而且什么都吃,胃口更是大的惊人,永远都无法满足他的胃口,所以被称之为吞噬者。

  “那是我的战利品!你把我的战利品吃了。”

  “那又怎么样?我不止是吃你的战利品,就连你!我也要吃掉。”

  吞噬者张开他那张腥臭的大嘴,这张嘴变得无穷巨大,遮天蔽日的朝着白晨罩过来。

  白晨没有躲避,没有退让或者抵抗,而是直接让吞噬者的嘴巴笼罩住他。

  吞噬者不止是将白晨吃进去,就连地面都被他的嘴巴啃出了一个窟窿。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感觉白晨疯了。

  白晨明明有机会逃开的,可是他没这么做,他居然直接让吞噬者吞噬。

  “这个白痴,他以为能够从吞噬者的体内击败吞噬者,却不明白只要被吞噬者吞入体内的人,还从未有人能够出来的。”贝拉尔嘲笑的说道。

  突然,吞噬者的肚子猛的一鼓,原本闭合的嘴巴又一次张开,似乎是要往外吐东西。

  贝拉尔愣了一下,其他四个魔王也是愣了一下。

  他们只见过吞噬者吃东西,还从未见过吞噬者吐东西的。

  吞噬者却怎么也吐不出来,而是发出沙哑的声音:“快……快帮我……快……”

  只见吞噬者的肚子越来越大,然后开始变成一个气球一般。

  而且这还是没有停滞的变大,吞噬者已经失控了,四肢都撑不住鼓胀的肚子,他已经失去了先前的狰狞可怖的样子,反而看着有几分的滑稽,圆滚滚的肚子,就在地上歪歪扭扭的摆着,而他的肚子还在变大。

  终于,一声巨响过后,吞噬者的肚子炸裂了。

  白晨从吞噬者的尸块中间走了出来,手上抓着一颗巨大的心脏。

  “把我的战利品拿走了,那就用你的心脏作为偿还。”

  白晨的目光充满了戾气,目光扫过在场剩下的五个魔王。

  “你们都是我的战利品,谁都别想逃,谁都逃不走!”

  一股寒意袭向五个魔王,吞噬者的死给他们带来的不是哀鸣,而是莫名的恐惧。

  白晨并未立刻攻击五个魔王,而是回身走向蓓蕾莎等人。

  然后把吞噬者的心脏放到石桌上,偌大的石桌堪堪摆下吞噬者的心脏。

  “石头,这种东西留着做什么?”

  白晨咧嘴一笑:“你不知道吧,吞噬者吞噬一切,他什么都吃,可是他却不知道最好吃的东西,就是他自己的心脏,我曾经猎杀过几只吞噬者,对于他们的心脏的口感,记忆犹新,没想到今日居然又让我逮到一只。”

  蓓蕾莎捂嘴,强自抑制住那股呕吐的冲动。

  魑却没那么多顾虑:“这东西是生吃还是煮了吃?魔王的心脏,我还没有尝试过。”

  “你吃的了熟食吗?”白晨翻了翻白眼,吸血鬼除了血与酒之外,其他的任何东西都尝不出口感。

  “魔王的心脏,这么难得的东西,不吃的话太可惜了。”魑现在也学会了调侃。

  白晨翻了翻白眼:“那边还有五个魔王,等下我把他们的心脏给你,你想怎么吃都随你。”

  “小子,你太狂妄了!只是击败了吞噬者,你就真的以为,能够战胜我们五个吗?”

  烈焰暴君突然发狂,双掌高举着,一团犹如太阳一般光辉的火球出现在烈焰暴君的头顶上。

  白晨回过头,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眼烈焰暴君。

  “我也会用火。”白晨淡然说道:“你要和我比谁用的火焰更具威力吗?”

  “狂妄自大,你要和我比火?我可是烈焰暴君,我拥有着烈焰法则。”

  白晨抬臂张开手掌,一团火焰出现在长心上。

  所有人都觉得可笑,这样的火焰就想要和烈焰暴君比火?

  只有魑没有笑,她相信这个一次次刷新她的三观的男孩,会给她带来更多的震撼,会让她再次刷新三观。

  “让烈焰吞噬你的一切!”烈焰暴君砸出了小太阳。

  只是,小太阳飞到白晨的面前,却悬停在白晨的前方,没有再动弹过。

  烈焰暴君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对小太阳的掌控。

  白晨手中的小火球靠向小太阳,刹那间,小太阳的火焰变了,变成了暗红色。

  暗红色的火焰,充满了不详的气息。

  烈焰暴君心头一悸,下一瞬的退后一步。

  这颗暗红色的小太阳,开始不断的压缩,每小一寸,颜色就变得更加鲜艳,每小一分,就让人更加的触目惊心。

  终于,这颗暗红色的小太阳变成了一颗乒乓球大小,悬浮在白晨的掌心上方。

  白晨一步步的靠近烈焰暴君,烈焰暴君的脸色剧变,想要逃遁开。

  可是他的身体却动不了,白晨咧嘴笑起来:“来。”

  白晨掐住了烈焰暴君的下巴,拖到自己的面前,然后将暗红色的小太阳塞入烈焰暴君的嘴里,然后将烈焰暴君推开。

  烈焰暴君立刻就发出惨烈的叫声,他的身体开始出现龟裂,暗红色的火焰开始在他的皮肤下流动。

  烈焰暴君抓狂一般,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皮肤,一块块带着火焰的皮肉被他扯下来,那些皮肉丢到地上,就开始蒸发。

  “这样才对嘛,烈焰暴君被烈焰烧死,完美的结局。”

  烈焰暴君不那么疯狂了,他变得无比的虚弱,虽然全身的灼痛感刺激着他的神经,可是他已经没力气再去挣扎了。

  他龟裂的皮肤下,流淌出火焰与血,没过多久,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焦炭。

  白晨一脚踏碎了焦炭,一颗红色的结晶状的物体滚了出来。

  白晨捡起这颗红色结晶物,然后转身丢给了魑。

  “给你。”

  “这……这是什么?”

  “心脏啊,烈焰暴君的心脏。”

  “额……他的心脏怎么是这样的?”

  “这是他的力量来源,高度纯净的能量源,都是会产生结晶化的,拿回去慢慢研究,说不定还能领悟里面的火焰法则。”

  “他可是魔王……而且还拥有火焰法则,你怎么用火烧死他的?难道你的火焰也蕴含法则?”

  “我刚才那只是比一般的火焰温度高一些而已。”

  “这怎么可能……”

  “很简单,只要封住他的力量来源,他也只是血肉之躯而已。”白晨淡然说道。

  魑打了个冷颤,堂堂的一个魔王,就这么轻易的被白晨杀死了?

  “该死,原罪之王,你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怪物?”瘟疫之王恼怒的抱怨道。

  “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如果我们不能齐心协力,只会被他逐个击破,对付他必须拿出全部的实力。”贝拉尔凝重的说道。

  瘟疫之王的身上有许多指头大小的空洞,那些空洞里开始喷出绿色的气体。

  寒冰之主的周身也在弥漫着白色气体,深渊魔君则是拿出一柄黑色水晶剑。

  贝拉尔则是躲在最后,看起来她没有参战的意思,身体在微微的抖动着。

  不是她不打算出手,事实上她已经出手了,她躲在最后面,一直在寻找着机会出手,在与白晨的目光交汇的刹那,她使用了幻术,试图以此来干扰白晨。

  可是白晨没有中招,相反,中招的人是她自己。

  她看到了熟悉的景象,那是她的故乡,地狱!

  只不过她却是以旁观者的视角观看的,十八层地狱被彻底的贯穿,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赫然在目。

  每一层的魔王都聚集在窟窿的上方,从下到上数百个魔王,还有数也数不清的恶魔领主、中级恶魔,他们围绕在一个身影的周围。

  下一刻,恶魔之血如同下雨一般,一场针对恶魔的残酷屠杀在她的眼前发生了。

  恐怖的战斗中,贝拉尔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自己也参与了这场战斗?

  贝拉尔的心头升起几分疑惑,不过很快的,她就发现,幻象中自己也陨落了,连同着其他魔王一起陨落。

  尸体从第一层摔落到十八层,整个地狱都在摇晃着。

  下一瞬,贝拉尔摆脱了幻象,目光恢复了清明。

  只是,对于那个逼真的无法言喻的幻象,却在贝拉尔的心中埋下了恐惧的种子。(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