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四十二章 接手战局

第两千九百四十二章 接手战局

  贝拉尔缓步走来,旁若无人一般的出现在战场的中心。

  “杰拉居然输给你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白晨满脸的惊疑,这次的行动杰拉也出动了。

  因为白晨告诉杰拉,贝拉尔在这里,这位情.欲的化身!

  所以杰拉迫不及待的出现在卡塔赫纳城中,杰拉一直没参与卡塔赫纳大教堂的攻击,就是在城中寻找贝拉尔的下落。

  白晨原本觉得,杰拉对付贝拉尔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毕竟贝拉尔几乎没有战斗的能力,而杰拉可是吞噬了四个兄弟,已经达到了领主级别的实力。

  怎么想也不该输的对决,却没想到,最终恢复魔王真身的不是杰拉作为主导,而是贝拉尔。

  哪怕是杰拉站在原地给贝拉尔攻击,恐怕贝拉尔也不一定能伤的到杰拉,更不要说吞噬杰拉的本源精华了。

  此刻的贝拉尔已经是魔王,并且也是原罪之王。

  曾经有人这么评价原罪之王,这个世界所有的罪恶,全部都是由这位魔王传播的。

  他就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他能够勾起人们心中的罪恶,并且将之无限放大。

  从这点来看,他与万恶之源非常像。

  不过两者还是存在着本质的区别,两者都是魔王,不过他们所操控的东西却完全不同。

  万恶之源操控的是情绪,他能够影响人们的情绪。

  罪恶之王则是操控人的行为,其实那具关于罪恶之王的凭借恰恰相反。

  这世间的罪恶并不是罪恶之王传播的,事实恰恰相反,是这世间的罪恶催生出了罪恶之王。

  维拉斯看向贝拉尔,目光虽然凶恶,却对贝拉尔透露出几分忌惮。

  “小王爷,我来对付她。”魑感觉到了贝拉尔身上阴森恐怖的气息,这股气息同样强的令人发指,完全不在维拉斯之下,甚至尤有胜之。

  虽然此刻她身负重伤,不过她还是担心,白晨一个人无法对付两个可怕的存在。

  贝拉尔看向魑,带着几分嘲讽:“吸血鬼,半神,你似乎太高估自己了,你觉得区区一个半神,能够挡得住魔王的脚步吗?”

  白晨挥了挥指头:“魑,不需要你出手,不过我还是感谢你的关心。”

  “我可不是关心你,我是不想你输的太难看。”

  对于白晨的感激,魑很傲娇的不领情。

  “光凭他们两个,还不够。”

  “不够,你说我不够资格吗?”贝拉尔微笑的看着白晨:“小子,我知道你狂妄,却没想到你狂到这种地步。”

  “我说过你不够资格,你就是不够资格,莫说只是你一个魔王,即便你把整个地狱的魔王都找来当帮手,你也赢不了,当然了,你还没那么大的面子,能够请的动整个地狱的魔王。”

  “那就让你看看……”

  突然,贝拉尔的声音变的层层叠叠,就像是有两个人在说话……

  而且每多说一个字,她的声音就变得更加重叠,似乎是有更多的人在说话。

  “我是否有这个资格。”

  贝拉尔的身体开始浮肿,身体开始胀起一个个的水泡,每一个水泡都出现了一个人脸。

  曾经那个妖艳魅惑的女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个扭曲的恶魔。

  千面之魔,罪恶之王,他有一千张面孔,每一个面孔都代表着一种罪孽。

  每一个犯下累累罪行的人,都是他最好的食粮,从**到灵魂。

  每一张面孔都在说话,不过每一个面孔说的话都不同。

  并且在听众的耳畔,他们所听到的声音也不同。

  这些声音充满了蛊惑,让人不由自主的陷入这种声音所构建出来的幻象之中。

  “哼!”白晨轻哼一声,刹那间,所有人的神智清醒过来。

  没有任何抵抗的办法,他们甚至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幻象。

  毕竟,他曾经的分身傲慢,就拥有着可怕的幻术。

  而七大原罪合为一体后,幻术的能力更是得到了提升。

  不过这种级别的幻术,在白晨的面前毫无意义。

  而贝拉尔身上的气泡人脸也随之破碎了不少,白晨的目光扫过贝拉尔,又看了眼维拉斯,最后将目光落到魑的身上:“他们一个是地狱里的魔王,一个是半神的巅峰,现在的你还太弱了,等你完全的掌握法则的力量后,你可以尝试着挑战他们之中的一个。”

  魑听到白晨的话,虽然心中有些不服气,不过这时候她也没有太多的立场可以反驳。

  “小子,我承诺过的话依然有效,臣服在我的脚下,我可以赐予你所有你想要的。”

  “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白晨淡然说道。

  “忘记了我的身份吗?我可是魔王,存在于现世中的魔王!”

  “我想要你死!”白晨看向贝拉尔:“你办得到吗?”

  “你们东方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贝拉尔冷哼一声,身上的黑烟突然幻化出一个个恶魔,全都一股脑的朝着白晨扑来。

  “这个回合应该我攻击,你防守。”白晨平静的看着扑杀过来的恶魔。

  “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你觉得我会遵守这种愚蠢的规矩吗?”

  “你必须遵守!”突然,白晨猛的发出一声咆哮。

  轰——

  所有恶魔都在瞬间灰飞烟灭,连同贝拉尔也如同风暴肆虐过一样,身体被恐怖的声浪直接瓦解,恐怖的声音依然在向着后方的山林冲去。

  转瞬之间,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却只剩下一颗颗失去生机的树杆,所有的叶片全都消失了,声音绞碎了所有的绿意。

  在恐怖的声浪过后,现场却陷入了死寂,贝拉尔扭曲的身躯也无法完全的愈合,虚弱的跪在地上。

  突然,魑大叫起来:“小王爷,小心背后。”

  只见维拉斯毫无征兆的发动袭击,朝着白晨扑咬过来。

  这时候的维拉斯,就是一只畸形的野兽,狂野而残忍,恐怖而且强大。

  白晨伸手向后一捞,抓住了维拉斯的一根犄角,用力一掰,直接将之折断,然后反手一刺,直接穿透了维拉斯的下巴。

  维拉斯来不及逃走,白晨抓着那根断角,用力拉扯之下,维拉斯的下巴直接就被切开了。

  不过维拉斯虽然已经被狂野的力量所迷惑,可是战斗意识依然存在。

  维拉斯血盆大口张开,一道红光近距离的激射在白晨的身上。

  吼吼——

  维拉斯发出胜利者一般的咆哮,所有人的心都沉入谷底。

  那一瞬,白晨刚刚给予他们希望,可是接下来却让他们感觉到了绝望。

  白晨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可是白晨居然如此疏忽大意。

  维拉斯可是刚刚用这招摧毁了整个卡塔赫纳城,如果这个攻击落在血肉之躯上,后果可想而知。

  “哈哈……真是让人失望啊,我还以为他真的可以战胜一切,原来也只是夸大其词。”贝拉尔发出惨笑,不过她的笑声里,却有几分凄凉。

  白晨用了一招,就让她的身体溃散,刚刚恢复的魔王力量,此刻也只剩下三成不到的力量。

  不过,看到白晨的惨死,贝拉尔还是松了口气。

  维拉斯确实很可怕,虽然他还没达到神灵的境界,不过差的也紧紧只是法则上的缺陷,如果论破坏力,恐怕就连自己都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贝拉尔露出残忍的笑容。

  突然,蓓蕾莎的眼中露出一丝诧异,她的目光凝视着滚滚浓烟之中。

  似乎在那浓烟之中,有一个身影在光暗中摇曳。

  “贝拉尔,你说轮到谁?”白晨一步步的从尘烟中走了出来,他的身上毫发无伤,甚至连衣服都完好无损。

  贝拉尔的笑容凝固了,惊愕的回过头看着白晨:“你……你没死?”

  “死亡?对我来说太过遥远了。”白晨摇了摇头:“不过你们距离死亡,却只是一步之遥。”

  突然,白晨的身影再次消失,下一瞬,他出现在维拉斯的头顶上。

  贝拉尔尖叫:“维拉斯大人……小心……”

  可是她的声音也赶不及白晨的速度,白晨胯下已经骑在维拉斯的脖子上,维拉斯的身体瞬间被压垮,白晨双手抱住维拉斯的脑袋。

  扑哧——

  维拉斯的脖子顿时血涌如注,他的脑袋已经被白晨提在了手上。

  贝拉尔心头一悸,毫不犹豫的撕开一条空间裂缝,这条空间裂缝的另外一段烈焰焚天,红光闪烁,并且还有邪恶的气息从空间裂缝的另外一端涌出。

  贝拉尔直接就跳入裂缝之中,在她跳进去的瞬间,空间裂缝开始弥合。

  白晨眼中凶光凛然,以快绝的速度冲到已经弥合的只剩下一条缝的空间裂缝,双手用力一扯,空间裂缝再次被扩大,伸手朝着里面抓去。

  “在我的面前,你想要逃回地狱去?你想都不要想!”

  白晨硬生生的将贝拉尔从地狱之中扯出来,贝拉尔狼狈的摔到地上。

  不过同时被白晨扯出来的,却不止贝拉尔一个。

  贝拉尔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惨,惨笑的站起来:“小子,我给你找了几个对手,现在我们可以认认真真的打一场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