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四十一章 混乱

第两千九百四十一章 混乱

  “她开窍了。网??”白晨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过这时候蓓蕾莎、拉曼和琳达可没心思听白晨的话,而是专注的看着瞬息万变的战场。

  那团血肉自然就是魑所变化的,白晨的话给了她很大的启。

  自己的弱点是什么?

  那就是这身血肉之躯,作为吸血鬼的魑,曾经对自己强悍的身躯引以为傲,可是这都已经成为过去式。

  所谓的强大,也是需要有对比的,对于普通人来说,吸血鬼的强大恢复力以及奔雷一般的度,都让他们望尘莫及。

  可是现在不一样,魑现在这个层次所面对的敌人,就如维拉斯这样,他能够轻易的摧毁自己的身躯,并且他也已经这么做了。

  魑当时就在想,如果自己的身体也拥有如同比列那样的恢复力,也许就能改善自己的弱点。

  可是比列同样是不完美的,这是白晨说过的话。

  所以不能重走比列的老路,而且自己也无法做到比列那种纯粹的恢复力。

  不过魑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依靠着自己的特点,用神力锁住自己的血液,而神力又是血液所提供的,即便是抛弃这身皮肉,下一刻依然能够毫无伤的恢复。

  这就是魑的想法,魑作为吸血鬼,对于鲜血的掌控,不只是对别人如此,对自己身体里流淌着的血脉,同样运用自如。

  这个想法虽然非常复杂,可是魑却用了瞬间就办到了。

  关键就在于想法,一个想法能够改变世界,一个想法也能够改变自己。

  那块看起来丑陋无比的血肉,很难想象它会是美丽的吸血鬼。

  不过很快,它就向所有人证明了,从美到丑只要一瞬,而从丑到美也只需要这么多时间。

  魑的身影飞快的从血肉之中脱胎而出,半空中的魑朝着下方的维拉斯落去,并且一滴鲜血也没有浪费,血肉从魑的背后钻回到魑的体内。

  维拉斯可做不到魑这么匪夷所思的变化,他毕竟还是**凡胎,即便他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可是却改变不了什么。

  魑双拳紧抱,狠狠的砸向维拉斯。

  维拉斯立刻巨臂抵挡,维拉斯的身体被岩石覆盖,而魑不过是血肉之躯。

  如果按照常理来说,魑的这个举动无疑是鸡蛋碰石头。

  可是结果却是,维拉斯的手臂就如鸡蛋一样粉碎。

  维拉斯连退两步,满脸惊愕的看着魑。

  覆盖在身体表面的岩石可是被神力改造过的,坚硬程度比之这世界上最坚硬的钻石都要坚硬。

  可是却被魑双拳砸烂,维拉斯带着满脸的震惊,这个结果显然出乎他的意料。

  魑凝视着维拉斯:“是不是很惊讶?”

  “石头,那个魑是怎么办到的?她怎么能用血肉之躯,杂碎岩石?”蓓蕾莎不解的问道。

  “这个问题就复杂了,不过既然你问,那我就简单的解释一下,先是维拉斯神力的运用,他并没有比魑高明多少,算是半斤八两,他唯一的优势就比魑更熟练,毕竟解除神力的时间更久,他改造了岩石,不过他对岩石的改造很粗糙,如果把一个真正的神灵比作是一个建筑师,他们用神力构建出的建筑,或是高贵典雅,或者富丽堂皇,或者宏伟壮观,而维拉斯则是一个稚童,他只能构建出一个沙堡,一触即溃的那种,至于魑,她也现了这个问题,如果让她来改造岩石的话,那么结果不会比维拉斯好多少,不过魑也很聪明,她没有改造自己不熟悉的物质,而是改造自己最为熟悉的物质,那就是自己的鲜血,作为一个吸血鬼,没有谁能比她更了解血,所以她将自己的血液进行了改造,并且鲜血也是最具有可塑性的物质,魑在这方面虽然只是一个新手,不过她的运气不错,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魑没听到白晨的话,不过她对自己的表现还是相当满意的。

  毕竟维拉斯作为自己获得神力后的第一个敌人,魑可是抱着全身心投入到战斗之中。

  “你不可能比我更熟悉!”维拉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他的这招可是从来没对外人使用过,一直都是他的秘密。

  这次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恐怕维拉斯还是不会使出自己的底牌。

  可是如今,魑却轻易的瓦解了他自认为坚不可摧的防御,这让他不能接受。

  他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为什么。

  “很简单,你试图去改变一个你不熟悉的东西,所以你输了。”

  维拉斯何等的聪明,很快他就想明白了魑的话中意思。

  维拉斯笑了起来:“你说的对,我不该去改造一个我不熟悉的东西,哪怕这个东西随处可见。”

  维拉斯身上的岩石盔甲开始脱落下来,魑疑惑的看着维拉斯。

  虽然自己一击得手,却没有给维拉斯造成重伤,甚至都未曾影响到他的战力,他这么做难道是打算投降吗?

  维拉斯从怀中拿出一颗血珠,塞入嘴里,白晨瞳孔猛然收缩。

  白晨之前就见教廷的人使用过这种血珠,同时也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血珠的来历。

  不过,维拉斯吞下的这个血珠,却非同寻常。

  这颗血珠散着妖异的气息,维拉斯的脸上流露出残酷的笑容,或者说扭曲……

  维拉斯的身体开始变形,神力受到血珠的影响,开始产生突变。

  皮肤开始被血肉穿透,身上开始延伸出一条条犄角,不过这犄角不是骨质的,而是血肉组成的,犄角的根部还能看到血管藏在皮肤下。

  很难想象,一直以来都是以睿智、慈祥的面目示人的维拉斯,此刻会变成一个如此恐怖的怪物。

  混乱的神力从那些长短不一的犄角释放出来,肆意的冲撞着。

  维拉斯突然一吸气再一张嘴,白晨突然急促的叫起来:“魑!避开!!”

  魑心中一悸,以自己最快的度挪动身体。

  能够让白晨如此激动的,绝对不会是普通的攻击。

  不过魑终归还是慢了一步,维拉斯口中喷出的蕴含混乱神力的五彩光束。

  光束穿过魑的,魑的身体瞬间残缺,连同着蕴含神力的血液也随之蒸。

  魑顾及不得重创的身体,急忙避让开,而那道五彩光束并未因为击中魑而停滞,只见轰的一声巨响,光束落到了下面的卡塔赫纳城正中心。

  刹那间——

  一切都在光束之下灰飞烟灭,什么都没剩下,肆虐的神力将一切都毁于一旦。

  维拉斯的这一击,已经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那是震撼、惊惧、不解的神色。

  人!?维拉斯还是人吗?

  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这样的疑问,这种毁天灭地的力量,已经不再是人能够拥有的了。

  就连魑都感到不可思议,她一次次的建立信心,却一次次的受到打击。

  哪怕是现在的她,面对这种力量也不禁感到胆寒。

  维拉斯在释放了这一击后,并未变得虚弱,相反,他的气息又一次暴涨,那些犄角就如树枝一样开始分岔,原本维拉斯还保持着人的形态,可是此刻的维拉斯已经彻底的趴在地上,用四肢支撑着扭曲的身体。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啊?”蓓蕾莎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勇气,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世上存在着这种怪物。

  魑看向白晨,目光闪烁不定:“我……我对付不了他。”

  魑的语气里包含着不甘、失落,她不是一个服输的人,她的性格颇为争强好胜,让她承认自己的失败与无能,这是非常难得的。

  魑总是会自己去争取,就比如先前,就是她主要向白晨提出要求,要与维拉斯一决胜负。

  可是此刻,她却率先承认自己的失败,不是她懦弱,实在是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战斗。

  维拉斯已经变成了一个无人能敌的怪物,一个让人绝望的生物。

  维拉斯看向白晨等人,此刻的他似乎还存有一点理智,只不过这点理智并不足以让他保持冷静,他张着嘴出晦涩的音调。

  “小子……来……现在该你尝试……尝试绝望的滋味……”

  白晨看了看魑:“你做的够多了,坐下休息吧,接下来交给我。”

  “小心……”魑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

  很难得,她居然主动的说出这种话,这句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有一种莫名的暖心。

  不过这也证明,她的确是在关心白晨,同时也在担心,白晨是否能够对付的了这样的怪物。

  “我没想过你会这么的丧心病狂。”白晨叹了口气。

  “小子……这一切都是你逼的……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你刚才吞下的那颗血珠,不是以人的血凝炼而成的吧?”白晨看着维拉斯。

  “那是恶魔的血!恶魔与神的力量……它们在产生共鸣!我感觉到了……我早该尝试,太……太美妙了,无与伦比……我感觉我能够登上这世界的巅峰,凌驾……凌驾一切之上。”

  “维拉斯大人,我第一次现您居然如此的令人着迷,与我合作吧,我们联手的话,可以统治整个欧洲……不,是整个世界。”

  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只见贝拉尔缓缓的从另外一端走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