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三十九章 激战

第两千九百三十九章 激战

  拉曼和琳达的表现让维拉斯非常的失望,原本他以为两人可以试探出白晨的实力。

  可惜,两人甚至连白晨的一点实力都没逼出来。

  魑舔了舔嘴唇,笑盈盈的看着维拉斯:“裁判长阁下,你是不是很失望?”

  “哼!堕落生物!”维拉斯嘴上虽然不屑一顾,可是却没有半点轻敌大意。

  “堕落生物?现在你应该称呼我为……神!”

  魑隔空抓向维拉斯,刹那间,在维拉斯的周围出现了无穷无尽的血色浪潮。

  血浪之中延伸出一支支残破的手臂,全都朝着维拉斯抓去。

  维拉斯脸色微微一变,手臂一挥,在他的周身出现了一个白色护盾。

  不管血色浪潮如何的汹涌,不管那些支离破碎的手臂再如何的凶残,也都触及不到他。

  拉曼和琳达却是脸色一变,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给他们非常不好的感觉。

  那是能够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主宰着所有的事物。

  魑所展露出来的实力,也让他们感到恐惧。

  “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我感觉到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魑享受着体内的神力,来自于血脉之中的力量,澎湃而汹涌,让她不吐不快。

  不过强大的力量也带来了后遗症,那就是她对鲜血的渴望变得无比的强烈。

  从前的魑可以很理智的面对食物,可是现在,她无时无刻不在饥渴中。

  甚至于这种饥渴的状态,让她都快忘记了白晨的恐怖。

  当然了,这是因为强大的力量所带来的巨大消耗,不过在理智上,魑还是非常稳定的,至少她还没对白晨动手。

  不过对维拉斯,她就没那么多顾及了。

  维拉斯感觉不能继续这么抵抗下去,如果不破解魑的攻击,他的光明之盾总会有破碎的时候。

  维拉斯双拳紧握,脸色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不是说他先前不认真,只不过是这时候的维拉斯显得更加的认真。

  体内开始源源不绝的涌出一股神力,神力开始覆盖维拉斯的周身。

  白晨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哦!?”

  维拉斯的身上金光灿灿,彷如天神下凡一般,只听他一声低吼。

  刹那间,血潮退去,金光之中维拉斯那枯萎的皮肤也变得光润富有生机。

  魑也被这金光逼退,只要稍稍靠近几分,便觉得灼痛无比。

  “堕落生物!现在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吗?”维拉斯的声音洪亮如钟,一句话便震的魑头晕目眩。

  而距离更远的拉曼和琳达,则是喷出一口鲜血,站都站不稳。

  不过蓓蕾莎却没感觉到难受,只是觉得这金光太过刺眼,让她无法直视。

  在金光之下,魑的皮肤也如腊一样开始融化。

  魑的脸色惊变,她毕竟刚刚获得神力,对于神力的力量还是太过陌生。

  维拉斯不同,他比魑要早很多获得这种力量,所以他有更多的时间去研究如何使用。

  不过魑很快就想到了办法,维拉斯所释放的金色光辉之中,蕴含着神力。

  要想抵抗神力,那就只有同样神力才能够对抗。

  所以魑立刻将神力覆盖自己的周身,果然,那金光不再那么的灼人皮肤,并且原本消融的皮肤也在飞速的恢复。

  这招算是从维拉斯那里学来的,魑双臂一抬,维拉斯的上方出现了一片血云。

  血云之中延伸出一支血色巨手,朝着维拉斯拍下来。

  维拉斯一时不察,直接就被拍飞出去,身上的金光骤然消失。

  不过魑的攻击,并未给维拉斯造成伤害。

  维拉斯毫发无伤的站起来,凝视着魑:“邪恶的力量。”

  “对于这点,我从不否认,我就是邪恶!”魑咧嘴一笑:“而你即将被邪恶的力量杀死。”

  “就凭你吗?”维拉斯的手中金色光辉开始凝聚,一柄由金色光辉凝聚而成的剑锋出现在他的手中。

  魑眼前一亮,举起手掌,血色的神力开始在掌心凝聚,神力开始塑形,不多时一柄血色长剑出现在魑的手中。

  魑这算是现学现卖,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她在这方面本来就是初学者。

  维拉斯金色剑锋高举过头顶:“堕落生物,你以为你能够战胜我吗?”

  维拉斯的剑锋挥舞落下,魑连忙举起血色剑锋抵挡。

  金色剑锋与血色剑锋碰撞在一起,更是两种神力碰撞在一起。

  刹那间,周围的围墙、楼阁全都粉碎,维拉斯与魑的身前与身后地面,全都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剑痕,剑痕延伸出数十丈,直接将整个庄园切成了两半。

  拉曼和琳达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太可怕了,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战斗。

  他们宁可去面对一百个吸血鬼与狼人,也不愿意在这里,感受着两个恐怖的怪物肆意的破坏。

  “哈哈……这才是力量!这才是真正的力量。”魑越战越是兴奋,她开始熟悉神力,开始享受这个过程。

  维拉斯的脸色却没那么愉快,刚才的碰撞,让他感受到魑的神力,并不如自己以为的那么弱,甚至比自己还要强。

  维拉斯的神力不是他自己的,他是通过外力获得的神力,所以用一点就少一点。

  可是魑的神力却是她自己的身体所产生的,是她融合了莉莉丝之血后,自己产生的神力。

  所以魑使用起神力,要比维拉斯更加得心应手,唯一的弱势就是她没有维拉斯那么老到。

  到目前为止,魑与维拉斯的战斗,都是依样画葫芦。

  维拉斯怎么使用神力,她就学着维拉斯使用。

  扑哧——

  白晨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蓓蕾莎则是紧张兮兮的看着战场中魑与维拉斯的交锋。

  她听到白晨的笑声,不由得好奇的看向白晨:“石头,你笑什么?难道你不紧张吗?如果那个吸血鬼输了,恐怕……我们的处境就堪忧了。”

  “输不了,至少目前维拉斯的状态,是赢不了魑的。”

  “为什么?”蓓蕾莎不解的问道。

  “你可以把他们看作是在赌博,一个是借着别人钱的赌鬼,一个是莫名其妙的获得了巨大财富的暴发户,他们都不懂得如何用钱,更不知道如何赌博,看着很激烈,其实他们的战斗非常的粗糙,魑的身家比维拉斯殷实,而维拉斯则是熟练一些,他们是分不出胜负的。”

  “分不出胜负?”

  “至少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白晨说道。

  魑和维拉斯的战斗从地上打到天上,搅的天昏地暗。

  血光与金光不断的碰撞在一起,白晨仰着头看着两人的战斗。

  “蓓蕾莎,这里有没有水。”

  “啊?你要喝水吗?”

  “他们还要打好长时间,我们看着也累,喝点水休息一下。”

  蓓蕾莎是真的佩服白晨的神经大条,要知道他们的战斗可是关系到他们的命运。

  可是白晨却像是没事的人一样,不过说到喝水,她也有点口干舌燥。

  “正好我这里有一些东方的茶叶,我去泡一壶茶。”

  蓓蕾莎刚要回屋子拿茶叶,一转身才记起来,她住的屋子已经在战斗中被波及,现在已经是一片瓦砾。

  “我这里有些茶叶,你去取一些水来。”白晨拿出一个盒子。

  蓓蕾莎不惊讶白晨有这些东西,毕竟茶叶本就是东方传过来的,白晨又是东方人。

  可是让她惊讶的是,白晨居然随身携带茶叶,而且看这一盒子的茶叶,也不知道他是藏在哪里的。

  “你平常都随身携带这东西?”

  “我带的东西可不少。”白晨又拿出一盒子的糕点,放在他们面前的石桌上。

  “这是戏法吧?”蓓蕾莎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么大一盒子的糕点,这小子怎么藏在身上的?

  “来吃一些。”

  蓓蕾莎迟疑了一下,看向旁边的拉曼和琳达,两人的目光有些躲避。

  “蓓蕾莎,你不用可怜他们,他们可没少做坏事,而且在这之前,他们还和教廷有过合作。”

  “我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应该是雇佣兵吧,不过他们也不容易,现如今的世道这么差,他们也是无奈的选择,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这可不是他们作奸犯科的理由,当初你和杜南德以及妮莎生活的那么坚苦,也不见你们做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

  “我倒是想去杀人放火,可是我没那能力。”蓓蕾莎微笑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维拉斯从空中坠落下来,重重的砸在他们的面前。

  维拉斯此刻没有丝毫的仪态,披头散发的,身上的金色长袍也显得有些凌乱。

  虽然金色神力的加持下,他依然散发着令人敬畏的气息,可是却没有了之前的从容。

  维拉斯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目光落到蓓蕾莎的身上。

  “把你的血借给我用用!”

  说着,维拉斯的手朝着蓓蕾莎抓去,蓓蕾莎来不及躲避,眼看着就要被维拉斯抓住,白晨却先一步抓住了维拉斯的手腕。

  “我同意了吗?”

  维拉斯猛的瞪向白晨,身上的神力再次爆发出来,要将白晨逼退。

  可是面对着维拉斯汹涌澎湃的神力来袭,白晨却纹丝未动。

  “你挑错对手了!”白晨抓着维拉斯的手腕,重重一拗,只听的一声清脆的声响,维拉斯痛苦的哀嚎起来,白晨一脚踹在维拉斯的腰部,维拉斯踉跄的退后几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