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三十六章 近在咫尺

第两千九百三十六章 近在咫尺

  “小子,你这是什么态度?”艾弗森立刻喝斥道。

  白晨淡然的看了看维拉斯,又开箱艾弗森:“你加的主子都没吭声,你在那乱吠什么。”

  “大胆……你……”

  “好了,艾弗森,你去给拉曼以及琳达结算一下,这里没你的事了。”

  “维拉斯大人……这小子……”

  “好了,我都懂,你退下吧。”

  艾弗森不甘心的退下,外面的拉曼和琳达有些不耐烦的等待着。

  虽然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来到卡塔赫纳,不过他们不喜欢这座城市,因为这座城市实在是没有任何的生气,所有人的心头仿佛都压着一块石头。

  艾弗森拿着钱出来了:“拉曼、琳达,这次辛苦你们了。”

  拉曼清点着酬金,不过刚一翻开,就皱起眉头:“怎么是赎罪卷?”

  “这……”艾弗森的脸色有点难看。

  以前他与拉曼以及琳达合作过,向来都是干脆的交付。

  可是这次,他却用赎罪卷来支付酬金。

  这赎罪卷现在就连普通的民众都不要,需要教廷用强硬的手段,每个人都必须购买一些,更不要说在刀口上舔血的拉曼和琳达了。

  琳达看到拉曼手中的赎罪卷,脸色也沉了下来:“艾弗森,你不会就只想拿这个来糊弄我们吧?”

  “这,现在上头规定的,所有的教义都要以赎罪卷来交易,不允许再使用武唐的纸币。”

  “那我不管,这是你们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你必须按照我们的约定,两百两银子,而且必须是武唐的纸币。”拉曼强硬的说道。

  “抱歉,我没有。”艾弗森无奈的耸耸肩,不过他的态度却相当的无赖。

  拉曼已经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艾弗森。

  “艾弗森,你是想赖账?”

  “反正酬金已经给你们了,我是不会再支付多余的酬金了。”

  拉曼差点就要暴走了,琳达拉住拉曼,看了眼周围,这里可是卡塔赫纳大教堂的大门口。

  在这里与教廷的人动武,这可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艾弗森,我们走着瞧。”拉曼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愤怒的转身离去。

  “拉曼、琳达,何必搞的这么僵呢,我们以后也许还会有合作的机会也不一定。”

  “不会有机会了,绝对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拉曼头也不回的怒吼道。

  “真是遗憾。”艾弗森笑盈盈的转身回到里面。

  拉曼和琳达一路上骂骂咧咧,突然,墙角处传来贝拉尔的声音。

  “两位,我们能不能谈一谈?”

  “是你!贝拉尔,你还有脸出现在我们面前吗?”琳达愤恨不平的看着贝拉尔。

  贝拉尔看了眼周围:“我知道你们和艾弗森的事情,这事不是我做的,艾弗森吞没了你们的酬金,这不是我能干涉的,不过我现在有一笔买卖……”

  拉曼打断了贝拉尔的话,自嘲的说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我真是傻,我居然会和教廷的人做交易。”

  “我可以先支持酬金。”贝拉尔说道。

  “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们?”

  “拉曼,你冷静点。”琳达是个女人,所以她还是比较平静的,虽然她现在和拉曼一样讨厌教廷,却不表示她会把教廷所有人都归为一种人。

  “你要和我们做什么买卖?多少酬金?”

  “我要你们把艾弗森抓来我的面前。”

  “什么?抓艾弗森?”

  拉曼和琳达对视一眼,他们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是的,我要艾弗森。”

  “你们这一路上,似乎没有仇怨吧,而且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们这一路上至少做了十三次。”

  “我和他只是各取所需,然后共同完成任务,仅此而已,而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个小子已经被送到了这里,接下来我就要办自己的事情了。”

  拉曼眯起眼睛:“你给多少钱?”

  “两百两银子,我可以预先支付一百两银子,事成之后再支付一百两银子。”

  拉曼和琳达都已经动心了,不过他们显然不是那么轻易相信别人的人,特别他们刚刚被欺诈了一次,辛辛苦苦的打拼,结果换来了一堆废纸一样的赎罪卷。

  “不行,这里可是裁判所,你比我们更清楚,这里的阴森可怕,让我们在这里,而且还要去抓裁判所的人,这简直就是自杀的行径。”

  拉曼摇了摇头:“这么做的风险太大了,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等等……三百两银子。”贝拉尔立刻叫住了他们:“我可以预先支付你们两百两银子。”

  “我们想知道,你抓艾弗森做什么。”

  拉曼和琳达都已经动心了,可是他们又怕这是一个陷阱。

  毕竟这里可是裁判所,是教廷除了梵蒂冈之外,最为重要的地方。

  如果在这里出了事情,那可是谁都救不了他们。

  不过这个价格,确实是非常高。

  现如今整个欧洲大陆都非常的不景气,一百两都已经是大买卖了。

  而且很多时候,干他们这行收到的都是一些抵卷之类的,就比如说这次,他们收到的是赎罪卷。

  他们可不希望下次再收到赎罪卷,毕竟这些赎罪卷如今根本就没有人认。

  要么就是武唐纸币,要么就是金币和银两,只有这三种货币才是目前人们所认可的,而且武唐纸币也是目前最受欢迎的,除了它的保值,同时也因为武唐纸币方便携带。

  “艾弗森是裁判长的亲信,而他能够拿到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对我非常重要。”

  “我们的任务就是抓住艾弗森是吧?”

  对于抓住艾弗森,他们可是非常愿意的,毕竟艾弗森可是刚刚赖掉了他们的酬金。

  “没错,你们只要帮我抓住艾弗森就可以了。”

  “我们要武唐纸币!”

  “没问题,这是你们的定金。”

  贝拉尔很爽快的将两百两纸钞送到拉曼的手中。

  两人立刻清点起来,的确是两百两纸钞,虽然略微破旧了一点,不过都是真钞。

  整整两百两,一文钱不少!

  拉曼立刻把钞票塞入怀中:“接下来要我们怎么做?”

  “那是你们的问题,抓到艾弗森后,把他送到这个地址。”

  ……

  “维拉斯阁下,我想问个人的下落,希望你能如实的告诉我,她是否在裁判所。”

  “哦?不知道你想问谁?”

  维拉斯现在还未撕下伪装,一副祥和的目光,如果不知道他为人的人,恐怕都会被他的外表所蒙蔽。

  “蓓蕾莎,你们的圣女。”

  “她?你居然认识蓓蕾莎。”维拉斯惊讶的看着白晨。

  “很意外吗?”

  “倒不是,我的情报里是说,她隐匿的这些年,一直是作为普通人隐居的,可是我没想到,她居然认识武唐的皇子。”

  “呵呵……我们是在意外的情况下相识的,我想知道她现在是否在这里。”

  “她的确在这里。”

  维拉斯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我也可以安排你们见面,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是否应该谈一下正事?”

  “对我来说,确定她是否平安无事就是正事。”

  “就目前来说,她还是很安全的。”

  “那么她是否遭遇了什么不公的对待?”

  “暂时没有,小王子殿下,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你想必也已经了解了自己的处境,所以我需要……”

  “带我去见她,在没见到她本人之前,我不想谈任何事情,而在确定了她的安全,以及她没有受到伤害后,我会开始认真的与你对话,代表武唐。”

  维拉斯眉头一挑:“你代表的了武唐?”

  “是的,我代表的了,我可以代表武唐做出任何的承诺,在欧洲我拥有外交辞令。”

  维拉斯心中惊喜,原本以为白晨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子。

  毕竟普通的皇子和拥有着外交辞令的皇子,这可是有很大的区别。

  除了高贵的身份之外,自己还可以索取更多的东西,甚至是让武唐臣服。

  当然了,如果是这种要求,恐怕是无法得到满足的。

  不过在这之下,一切的过分要求,武唐应该都不会拒绝自己。

  “是不是只要见到了蓓蕾莎,你就能答应我的任何要求?”

  “不,只是谈。”白晨摇了摇头说道。

  “殿下,恐怕不只是谈那么简单,如果我的要求无法得到满足,那么你的处境就很堪忧了。”

  “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见蓓蕾莎,其他的我都不做考虑,你只需要回答我,是否带我去见她。”

  维拉斯陷入了沉思:“我觉得还是等你答应了我的条件后,再去见她。”

  “看来我们谈不下去了。”白晨不打算让步。

  “如果你不满足我的条件,那我现在就杀了她。”维拉斯索性撕下面具,直截了当的威胁道。

  “如果你杀了她,那么你就什么都得不到了,你觉得我既然能够孤身来到这里,还会在乎自己的安危吗?”

  维拉斯目光闪烁不定,他不相信有人能够承受的了裁判所内的酷刑,不过他暂时还不能对白晨怎么样,毕竟目前教廷与武唐的关系还很微妙,虽然双方都已经明确了对方敌人的身份,不过暂时还没有兵戎相见。

  一旦自己对白晨动刑,那么武唐将会与教廷彻底的开战。

  教廷虽然不怕武唐,可是在那三个计划没有完全成功之前,他还不敢轻启战端。

  “只要见到蓓蕾莎,我们是否就能坐下来,认真的谈一谈?”

  “是的,我保证。”白晨点点头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