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三十四章 尖酸刻薄

第两千九百三十四章 尖酸刻薄

  琳达和拉曼都紧张的看着白晨,如果白晨有危险。

  他们会立刻上前,虽说先前他们闹了不小的矛盾,可是他们还是觉得要以大局为重。

  德克不怕白晨,却怕有诈,所以他的行动也非常小心,没有大开大放的冲锋。

  不过他跑动起来,身体的惯性也让他的速度不算慢。

  在接近白晨的时候,德克感觉已经安全了。

  琳达和拉曼与白晨的距离,都没有他近,而且自己的速度不慢。

  他们就算要出手保护白晨,也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德克加快步伐,猛然提速冲向白晨。

  “小子,这次你还不死!”

  眼看着白晨近在眼前,德克仿佛已经看到这小子被自己碎尸万段的惨状。

  就在这时候,白晨突然举起刀子,朝着菲尔的身上扎去。

  “小子!你敢……”德克大惊,连忙伸手去抓白晨的手腕,要阻止白晨的举动。

  可是就在他伸手去抓的瞬间,白晨手中的匕首突然反向一抓,然后划出一个诡异的弧线。

  德克闷声一吭,手筋已经被白晨划断,白晨手中的匕首又划出一个刁钻的角度。

  德克腰间一痛,连忙返身退后,腰肋的地方已经被匕首划出一个血口。

  白晨微笑的看着德克,德克的脸色愈发的阴沉。

  “小子,够阴险的!不过你的这招只能用一次。”

  德克被白晨算计了一次,左手手筋被挑断了,这种伤势已经很重了,左手几乎用不上劲,与之相反腰肋处的伤势反而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他也只是将此归咎为自己的疏忽大意,白晨指尖划过锋芒,抹去锋芒上的血迹。

  “那我就换一招好了,反正对付你这种蠢猪,我闭着眼睛也能解决掉。”

  “哼!”德克低喝一声,右手抽出背后的斧头。

  看来白晨的话已经激怒了他,他打算与白晨动真格的了。

  “那就让我看看,你闭着眼睛是如何解决我的。”

  说罢,德克低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举起斧头就朝着白晨当头落下。

  白晨突然提着菲尔的头发,直接就拽到德克的斧头劈砍处。

  德克大惊,连忙收招,可是就在他收招的瞬间,白晨突然朝着德克跳过去,整个人挂在德克的胸口,然后匕首就使劲的往德克的脖子上捅进去。

  德克痛嚎一声,却有些反应不过来,左手已经废了,又手抓着斧头,如何把身上挂着的这小子抓下来?

  “德克,小心!”

  突然,一道箭矢射来,从德克的肩头划过,直奔白晨而来。

  白晨一个翻身,避开了箭矢的同时,也从德克的身上落了下来,德克捂着脖子,愤怒的朝着白晨踹过来。

  白晨立刻向左一偏,手中匕首凌空一划,德克的腿筋也被白晨划断。

  德克单膝跪到地上,白晨站在德克的面前。

  “你看,我说你是蠢猪吧。”

  拉曼等人全都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这小子的身手居然这么好!

  他们完全没料到,本应该强弱悬殊的战斗,白晨却凭着那匪夷所思的技巧,轻而易举的击败的德克。

  白晨的每一个动作,都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完美,每一次的闪避,都是险象环生,却又恰到好处。

  白晨一共出手的四招,一招划断了德克的左手手筋,让他战力大减,一次划破德克的腰肋,让他更加虚弱,而第三招直接就用匕首刺入德克的脖子,更是致命的伤。

  最后这一击,直接把德克最后的行动力也给减弱了。

  “救德克!”先前射箭的那个弓手叫道,同时拉弓上箭指向白晨。

  “来,射过来。”白晨勾了勾指头。

  那弓手看着白晨的匕首已经搭在德克的脖子上,不敢贸然出箭。

  “上来一个人,我就切他的一个器官,他切完了,换这家伙。”

  现在白晨的手上有两个人质,这让逆十字的其他人都不敢上前。

  “我说你们也真是的,就凭你们这点人手就想杀我?我可是武唐的皇子,你们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了。”

  逆十字的成员被白晨的话气的面红耳赤,可是形势比人强,自家老大都落人家的手上,他们实在是无言反驳。

  “还有你们。”白晨回过头看向艾弗森,然后是拉曼与琳达:“你们这群蠢猪,如果靠着你们来保护本皇子,那本皇子可以直接自杀了,你们说我要你们何用?”

  “平日里说你们两句,你们还不乐意了是吧?骂你们是猪,那都是对猪的侮辱。”

  “小子,你别太过分。”琳达脸色铁青,她本就不爽白晨,现如今白晨指着她的鼻子骂,她如何能忍得了?

  而且白晨的这些话,实在是太刻薄了。

  什么叫做对猪的侮辱?

  “怎么?不服气是吧?别忘记你现在可是消耗的差不多了,我要杀你,也就一两招的事情,不信是吧?看来今天也要给你见见血。”

  “小王子,现在可不是内讧的时候,大敌当前。”艾弗森挡在了白晨的面前。

  “谁和你们自己人了?你们这两个废物,真以为你们能抓的住小爷我吗?我是给你们一个漏洞,故意给你们的机会,到现在也没整明白,每天还要提醒我,我是囚徒,我要不是需要你们带我去裁判所,早就弄死你们了。”

  艾弗森被白晨训的都快无地自容了,如果是以前,他还只当白晨说大话。

  可是刚才看到白晨的身手,他自己的战斗方式也是走技巧的,所以非常清楚白晨那几招的含金量。

  反正换做是他,绝对做不出那么匪夷所思的动作。

  试想这样的身手,当初他们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套上麻袋装车子里?

  如果不是他故意的,恐怕艾弗森自己都不相信。

  这让他非常的气馁,本以为一切顺利的行动,到头来却发现,这根本就是人家故意放水的。

  “总算是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心情爽多了。”白晨畅快的说道,丢下手中提着的德克和菲尔的头发:“我们走了,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就这么放过他们?”艾弗森愣了一下,愕然的问道。

  “人是我抓的,我要留就留,要放就放,你有本事自己动手啊。”白晨白了眼艾弗森:“而且他们这么多人,真拼起来,你也掏不到好处。”

  “小王子,你的实力应该足够对付他们吧?”

  “我的确讨厌他们,毕竟是来杀我的,可是仔细一想,把他们全杀了,那不是帮了你们教廷的忙吗?所以想一想,还是放弃了,留着他们继续和你们教廷为敌,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就当是狗咬狗吧。”

  艾弗森气的满脸通红,逆十字的成员也是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

  “怎么?我看你们似乎不怎么服气,谁不服气的,往前走一步,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们服气一下。”

  白晨看着逆十字的成员:“不过想一想也是,就凭你们这群废物,让你们对付教廷的确是太为难你们了,每次正事不干,就走着歪门邪道,你们的首领真的以为,凭着这些下三滥的招数,能够颠覆教廷?回头你们记得问一下你们的首领,问问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白晨骂的爽快,把现场所有人都骂了一遍,所有人的脸都变成了黑色。

  而且白晨的言词尖酸刻薄,让所有人都有一种把白晨碎尸万段的冲动。

  “从这里到裁判所的路,你们全都要听我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你们拒绝的话,我就切你们一根指头,我倒是要看看,这里到裁判所,你们的指头够不够。”

  “小子,不要以为凭着一点能耐,就真的可以目中无人。”拉曼冷冷的说道。

  “你是不是也不服气?我们来比划比划?”白晨冷笑道:“我先把你的十根指头切下来,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无畏无惧。”

  拉曼脸色变了变,没有再吭声,白晨已经把他们所有人的弱点都看透了。

  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也是相当的不俗,这还怎么打?

  拉曼可没有把握,拉曼看了眼身边的琳达,琳达现在太虚弱了,如果琳达的实力恢复的话,他们倒是能够联手与白晨拼上一拼。

  白晨看到拉曼退缩,嗤笑一声,拉曼对白晨的讽刺则是视而不见。

  “去,把马牵过来。”白晨对贝拉尔说道。

  贝拉尔迟疑了一下,不过在解除到白晨杀人的目光后,还是顺从的转身。

  逆十字的人也没有再攻击白晨,只是默默的目送白晨离去。

  “菲尔,你的伤势怎么样?”

  菲尔的脸色很难看,毕竟被白晨拳脚相加,特别是他的脸上,菲尔可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容貌的,可是这张俊朗的脸庞,却已经变成了猪头。

  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菲尔眼中难掩怒火。

  “菲尔,没事,我们重新整合一下,下次一定要给他们好看。”

  “不用了。”菲尔摇了摇头,遥望远方的目光里,闪烁着一丝异色。

  “就这么放过他?”

  “那小子的心性行为霸道无比,恐怕这次他是有备而来,不是我们以为的,被教廷的人作为阶下囚押送去裁判所,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即可。”(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