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二十九章 新朋友

第两千九百二十九章 新朋友

  这个破旧的教堂只算是他们行程的一个插曲,除了让白晨认识到,教廷之中还有好人之外,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

  不过老神父与老修女这样的异类,注定在这个黑暗时代难以生存下去。

  老神父的性格懦弱而且谦卑,对所有一切都保持着足够的敬畏。

  他没勇气去阻止,不过他也没有随波逐流,去为虎作伥。

  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老神父看着马车渐渐的远离,脑海中想起那个黑发的东方男孩在他耳边说的话。

  “如果想要活下去,想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就往东边走,那里才是太阳能够照耀到的地方,在那里才能寻求到真正的光明,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白晨看着教堂渐渐的远去,这里可能是整个教廷的成员中,为数不多的清流。

  就如当初白晨对付儒家的时候,依然不能否认,那些读书人之中,也是存在着开明与理智的人。

  “你让他们往东边走,可考虑过他们的年龄,还有环境?他们是无法活着走到东方的。”贝拉尔在白晨的身边说道。

  “在圣经中,摩西可以开辟大海,避开埃及军队的追击,他也可以,也许他才是上帝选中的人。”白晨看了眼贝拉尔,淡然说道。

  “你指望一个平凡的神父,化身为摩西那样的贤者吗?”贝拉尔嗤笑的说道。

  “为什么不能?摩西在得到上帝的指引之前,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可是你不是上帝。”贝拉尔看了眼白晨,淡然说道。

  “不要去怀疑你信仰中的上帝,他可以化身为任何人。”

  “我没有信仰,你觉得一个荡..妇会信仰上帝吗?可笑……”

  “不如你信仰我吧,至少上帝给不了你的,我能给你。”白晨笑着说道。

  “我还不想死,更不想被送上审判席。”

  “在我的心目中,宗教应该是自由的,人们有选择信仰谁的自由。”

  “我听说在东方,信仰是自由的,不过可惜,这里是欧洲。”

  马车在快速的行使在坑洼的道路上,离开了那座破旧的教堂后,艾弗森似乎加快了行程,急着赶路。

  “艾弗森这是要把我和马车都送去地狱吧?赶路赶的这么急。”

  颠簸的马车,实在让车厢内的人不怎么舒服,就连贝拉尔都都颠簸的脸色发白。

  “很快你就会见到你的同伴了。”

  “我的同伴?除了我之外,你们还抓了其他人吗?”

  “不,是与你一起送去教廷的人。”

  当天晚上,马车再次来到一座教堂前,只是与那座他们刚刚离开的教堂不同,这座教堂被黑暗所笼罩,特别是在夜幕下,这座本应该宏伟的教堂,却如同黑暗中的怪兽,吞噬着进入这里的人们。

  “这里让我不舒服。”白晨皱了皱眉头。

  贝拉尔看了眼白晨:“这只算是开胃菜,裁判所可比这里可怕一百倍。”

  这座教堂的人不少,一个白袍主祭迎了上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神仆。

  不过白晨能够看到,这些人长袍下所掩藏的丑陋与扭曲。

  艾弗森显然是这里的常客,白袍主祭上来就与艾弗森打招呼。

  “艾弗森,你很久没来了,看来你很受裁判长大人的赏识,真是羡慕你啊。”

  “多旺,我更羡慕你,成为这里的统治者,不需要像我这样四处游荡。”

  这个叫做多旺的白袍主祭笑了笑,他当然只是与艾弗森客套。

  他对自己现在的地位非常的满意,在这里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不会有人约束他,更不会有人来他的面前对他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而敢在他面前说这些话的人,都已经死了。

  多旺的目光落到贝拉尔的身上,眼前不由得一亮。

  多旺对于女性充满了渴求,贝拉尔更是少见的美女,并且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雌性的诱惑。

  丰腴的身材,勾魂的嘴唇,挑逗的目光,都让多旺欲罢不能。

  “这位美丽的小姐,能否告知我你的名字?”

  “多旺主祭,很高兴认识您,我是贝拉尔,您忠实的仆人,我愿意为您奉献一切。”

  贝拉尔从不拒绝任何雄性的追求,她也非常沉溺于****之中。

  她渴望征服一切雄性,白晨看了眼贝拉尔,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多旺牵过贝拉尔的手,轻轻的亲了一口,两人已经对上眼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可想而知。

  “洛瑟,带着艾弗森进去吧,我与贝拉尔小姐有个约会。”

  侍从洛瑟恭恭敬敬的将艾弗森请入教堂内,这个教堂也与圣保罗大教堂一样,在这里的地下藏着一个规模庞大的地下建筑,而且作用也是惊人的一致,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设计师设计的,又或者他们知道自己在这里的所作所为天理不容,藏在地下能够掩盖他们的罪恶。

  白晨被送入了监狱内,艾弗森亲手关上了铁门,最后在铁窗前最后看了眼白晨。

  “虽然只是一个晚上,不过我希望你今晚不会做噩梦。”

  说完,艾弗森带着笑意离去,看的出来他很得意,抓住白晨这么长时间,他第一次体会到报复的快感。

  这个监牢黑暗而且潮湿,角落还散发着恶臭,并且这个监牢内,还有一位狱友。

  白晨回过头看向角落,黑暗中一对绿色的瞳孔注视着白晨。

  白晨凑到近处,那位狱友立刻吭声道:“不要过来。”

  “为什么?”

  “我不想吓你。”

  “虽然这里很黑,不过我已经看清楚你了,虽然看起来与我熟悉的人不同,不过你并不比外面的那些怪物恐怖多少。”

  “你不怕我?”

  “我见过你比恐怖百倍的怪物。”

  白晨凝视着眼前的这个生物,他的身体像是融化了一样,正在不断的滴落着液体,他时不时的用手去扶住脸,避免让脸完全的变形。

  “你是第一个在见到我真容而没有被吓到的人。”

  “事实上刚才的确有吓到我。”白晨耸耸肩道。

  “可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怕。”

  “我们都被囚禁在这里,我实在想不出我为什么应该害怕。”

  “你知道上一个与我住在同一间的家伙,最后结果怎么样了吗?”

  “怎么样了?”白晨好奇的问道。

  “他被我融化了。”

  “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是他要攻击我。”

  “哦,这算是自卫吧。”

  “你真的一点都不怕我?”

  “我不打算攻击你。”

  白晨坐到他的身边:“你叫什么?”

  “因佩罗,我用这个名字很久了。”

  “哦?在过去你还有其他的名字吗?”

  “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我一直躲在沼泽里,避免与生人见面,因为偶尔会有人发现我,所以他们把我当成了沼泽里的怪物,一直到那些人找到我,然后把我抓到这里来。”

  “哦?你不是在这里被改造的?而是原本就是这样吗?”白晨意外的问道。

  “是的,我天生如此我,我被遗弃在沼泽里。”

  “那你怎么生存?我是说你小时候。”

  “我一出生就拥有着很特殊的能力,我不需要吃东西,我可以通过融合其他的生物来满足自己的消耗。”

  “唔。”白晨摸了摸下巴:“这也算是一种进食方式,虽然挺特别的,不过也有其他的生物有接近的进食方式。”

  “小的时候,我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融合一些小动物,后来我开始融合大的东西。”

  “比如说人?”

  因佩罗摇了摇头:“没有,那些人见到我,第一时间就是选择逃跑,没有人敢面对我,你是第一个。”

  白晨与因佩罗如此的闲聊着,渐渐的,因佩罗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与一个对自己毫无畏惧的人聊天,居然是这种感觉。

  就在这时候,白晨和因佩罗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监牢铁门被打开的声音。

  贝拉尔站在门口:“小王子,出来吧,这里不适合你居住,幸好你没有出事,艾弗森那家伙太过分了,他居然把你安排到这里来。”

  白晨看着面色潮红的贝拉尔,可以想象的到,她先前在做什么。

  “我以为你和那位白袍主祭还在约会,怎么这么快?”

  贝拉尔撇了撇嘴:“别提了,那家伙太快了,我真的是高估了他,他是所有与我上床的男人里,速度最快的一个。”

  “现在时间还早,你应该再去找一个男人,反正这里的人不少,我就暂时不出去了,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你再过来吧。”

  贝拉尔皱起眉头看着白晨:“你确定?”

  贝拉尔透过门**进来的光线,依稀能够看剑角落的因佩罗。

  这种丑陋的家伙,这小子居然忍受的了。

  “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位新朋友。”

  “那好吧,不过我听说他是一个危险的家伙,你最好小心点。”

  说着,贝拉尔重新把监牢铁门关上。

  因佩罗的声音突然变的结巴:“你……你说我们是朋友?”

  “是啊,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没有,我们是朋友。”因佩罗显得很高兴,他的那张扭曲的面孔都快掩盖不住自己的喜悦。(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