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二十八章 冲突再起

第两千九百二十八章 冲突再起

  贝拉尔和艾弗森现在恐怕都不知道,自从白晨走了后,所有的狼人和吸血鬼都摒弃前怨,开了一场宴会,他们实在是太高兴白晨这个魔头走了。

  白晨在的时候,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全都小心翼翼,狼人与吸血鬼遇到了,都不敢去看对方一眼,免得自己稍微不小心流露出一点眼神,就让白晨抓个正着。

  现在的欧洲大陆可没有后世那种四通八达的交通,后世的欧盟让国与国之间的分解消失了,现在的欧洲大陆,能有一条路就算不错了,很多时候甚至连路都没有。

  其实贝拉尔和艾弗森早就想丢弃马车,徒步前行,可是白晨不愿意。

  没办法,为了迁就白晨,他们也只能绕远路。

  当然了,除了迁就白晨,还有一点就是他们要走的是山路,道路崎岖陡峭,危险重重。

  他们担心白晨要是在路上出点什么事情,那么他们的任务就危险了。

  而且以这小子睚眦必报的心性,哪怕是再小的伤,他们都要担心白晨的报复。

  白晨这一路所看到的是蛮荒,是整个文明的失落。

  哀鸿遍野,草寇四起,曾经被誉为现代文明起源的欧洲大陆,如今只是一片被黑暗所笼罩的沉沦大陆。

  马车慢慢的驶入一个小镇,然后停在了一个教堂的大门前。

  这个教堂显得有些老旧,铁篱笆已经锈迹斑斑,顶端的十字架也是歪歪扭扭的。

  教堂门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神父,一个是修女,年纪都已经非常大了。

  他们的目光浑浊,却又对来者彬彬有礼。

  “两位可是来祈祷的?还是来忏悔的?”

  艾弗森拿出一个挂着十字架的项链,在老神父的面前晃了晃。

  老神父浑浊的目光愣了一下,连忙道:“原来是两位贵客,敢问来此有何贵干?”

  “我们在这里借宿一个晚上,明日就走。”

  贝拉尔从马车上跳下来,看着眼前这座残破的教堂:“这里充满了腐朽的气息,你是怎么主持这里的?为什么对教堂一点都不修缮?你这是对上帝的不敬。”

  “这位小姐,我们教堂拿不出那么多钱修缮。”老神父很无奈的说道。

  “这个小镇的居民不少,来的路上我还看到几个店铺开着,他们肯定有钱,找他们要就好了。”艾弗森理所当然的说道。

  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完全没有一点迟疑。

  “这恐怕不好吧,现在小镇大部分居民根本就连饭吃不饱,让他们布施更是为难他们。”老神父连忙摆手道。

  “有什么不好的?难道他们为了那点钱,就敢对上帝不敬吗?这些不忠的异端,他们应该上绞首架!”

  “我看这里不错。”白晨从车厢里钻出来:“这里是少数几个,让我觉得干净的地方。”

  白晨跳下马车:“不过的确是有些灰尘,想来是神父与修女年纪都大了,不如你们帮他们把这里打扫一遍吧。”

  贝拉尔和艾弗森的脸色顿时沉下来,白晨同样是以理所当然的态度说道:“怎么?难道为上帝做一点事情,很为难你们吗?”

  “不用不用……这些小事,怎能劳烦两位贵客。”

  老神父与老修女都是老实人,他们不同于白晨之前看到的那些教廷的成员那样的飞扬跋扈,他们的态度谦卑而诚挚。

  “一点都不劳烦,他们年轻力壮,这些粗活累活当然应该他们做。”

  “额……这……”

  白晨看向艾弗森和贝拉尔:“你们说呢?”

  “我累了,去给我们准备房间吧。”艾弗森不理会白晨,转而对老神父说道。

  “几位稍候,在下这就去准备房间。”

  待到老神父与老修女转身离去后,艾弗森用阴冷的目光看着白晨:“小子,你要记清楚,不是每件事情都会随你所愿的,更不要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我当然没忘记,不过你说的这些话,我一定会记住的。”

  经过这么多天的时间,艾弗森也早已了解白晨的性格,也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正如那句话说的,虱子多了不痒,白晨威胁的次数多了,艾弗森也就听腻味了。

  虽然教堂的外面陈旧,不过老神父和老修女还是把内部整理的很干净。

  为他们准备的晚饭虽然不算丰盛,至少还算不错。

  对于长时间在外奔波的人来说,玉米糊和面包都算是不错的口食。

  饭桌上,老神父一直在观察着白晨,他实在是疑惑,艾弗森和贝拉尔是裁判所的人,可是白晨明显不可能是裁判所的人,他们为什么会走到一起。

  而且看起来,他们似乎还对白晨有些敬畏,却又有些不敬。

  这种复杂的关系,让他深感困惑。

  “请问这位小少爷如何称呼?”

  “你可以称呼我为石头。”白晨回应道。

  白晨讨厌教廷,却不是讨厌教廷的每个人,就比如眼前的这两位老人。

  他们将一生都奉献给了上帝,一直保持着虔诚而谦卑,对任何人任何事物,都抱着恭敬的态度。

  年迈的他们,已经看不清楚事物,不过他们却保持着纯洁的目光。

  “我来自东方,尊敬的神父阁下。”

  艾弗森疑惑的看着白晨,他以为白晨会瞧不起这个老神父。

  因为在艾弗森看来,这个老神父混的实在是太落魄了。

  一点都没有教廷的修士应该有的荣光与高贵气质,看起来他就像是一个糟老头一样,破旧的长袍也有诸多的补丁,艾弗森实在是无法在老神父的身上找到一点点可以尊敬的地方。

  “东方?难道是神秘而且强大的武唐吗?”

  “哦?神父也知道武唐吗?”

  “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时常去小镇上,经常听镇子上的居民说,武唐就像是天堂一样。”

  “哼!是谁说的,这是对上帝的亵渎,天堂乃是天之尽头,充满了高贵而且圣洁的,武唐怎么可能是天堂?那里是异端的国度,是十字军必将征服的野蛮之地。”

  “只有蠢货才会把征服挂在嘴边,如果十字军真的有那个能耐,就不会龟缩在这个贫困的土地上,欺凌着无辜的平民了。”白晨嗤笑道。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吗?”艾弗森拍案而起。

  “我说……我看不起你,看不起十字军,看不起教廷,怎么?你又能奈我何?”

  艾弗森勃然大怒,抽出怀中的匕首:“我要净化了你!”

  “够了。”贝拉尔再次中断了两人的争吵。

  这不是她第一次做中间人,也不会是最后又一次。

  不过贝拉尔知道,这次艾弗森是真的动怒了,她怕艾弗森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艾弗森之所以这么愤怒,是因为他是从小在裁判所长大的,他已经被完全的洗脑了,他是裁判长的死忠,也是上帝的狂信者。

  白晨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艾弗森却没打算罢休,阴狠的目光盯着白晨。

  突然,一支带着火的箭矢打破了僵持的局面,这支箭矢是从窗外射进来的,就那么钉在白晨和艾弗森之间。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就见几个人从门外、窗外冲杀进来。

  “这里果然有食物,杀光他们……都是这些人,是他们抢走了我们的食物,杀了他们。”

  他们是暴民,是一群被饥饿冲昏了脑袋的人,此刻的他们只是一群疯狗,一群疯狂的强盗。

  艾弗森抓起匕首杀死了一个靠近的:“异端!胆敢在庄严的圣地行凶,找死。”

  白晨指尖悄然无声的一弹,一个将屠刀伸向老神父与老修女的强盗杀死。

  “两位,躲到后面来。”白晨轻描淡写的说道。

  贝拉尔也是颇为紧张,她可不会战斗,不过她还是拿着匕首,挡在白晨的面前。

  老神父与老修女显然是被眼前的血腥场面吓到了,艾弗森似乎是将他在白晨身上受的气,撒到了这些强盗的身上。

  他在疯狂的屠戮着这些强盗,艾弗森的战斗技巧非常娴熟,手中的匕首挥舞的行云流水。

  不过白晨还是从他的一些技巧与习惯看出,他应该更擅长暗杀,而不是这样正面对抗。

  一场袭击就以艾弗森疯狂的屠杀告终,老神父更是被血气呛的呕吐不止。

  艾弗森收回匕首,恶狠狠的瞪了眼白晨,然后转身返回自己的房间。

  可以肯定,如果没有这场意外,恐怕这时候艾弗森已经对白晨动手了。

  白晨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看着艾弗森扬长而去的背影。

  “你应该感到庆幸,这些强盗救了你,艾弗森一旦真的生气,是很难平息怒火的。”

  “你也应该感到庆幸,毕竟对我动手的人,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活着。”白晨淡然说道。

  贝拉尔只是单纯的觉得,白晨到现在依然在自持身份。

  所以她也只是嗤之以鼻,这个性格恶劣的男孩,他似乎到现在还无法认清现实。

  不过到了裁判所后,也许他会认清自己的处境吧。

  白晨留下来,帮助老神父与老修女将那些强盗的尸体搬出去,老神父还想帮这些强盗祈祷,消除他们的罪恶,这是他的执念。

  不过在白晨看来,一把火烧了这些尸体就得了,祈祷可无法消除他们的罪恶,哪怕是上帝,也不能宽恕别人的罪孽。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