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二十七章 盛势凌人

第两千九百二十七章 盛势凌人

  贝拉尔的脸色阴沉,看了眼身边的艾弗森,如果杀的了他,贝拉尔一定会动手,以解决这个麻烦。

  不过她现在首先考虑的不是她能不能杀艾弗森,而是艾弗森会不会杀她。

  “贝拉尔,你为什么拿那种眼神看我?”艾弗森突然感觉到贝拉尔的眼神,不由得皱起眉头:“你真打算听这小子的话,动手杀我吗?”

  “别开玩笑了,我可打不过你。”贝拉尔笑了笑,却有那么点不自然。

  艾弗森眯起眼睛看着贝拉尔,这小子肯定是不能死的,所以如果以他的性命和贝拉尔做比较,贝拉尔似乎不是不能去死。

  突然,白晨丢掉了匕首:“哈哈……我和你们开玩笑的。”

  艾弗森几乎就是用恶狗扑食的速度扑到车厢内的匕首上,将匕首藏了起来。

  艾弗森气的一把提起白晨的衣领子:“你小子……”

  “诶!不要动手!如果我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到了你们老大那里,第一个要求就是杀了你们。”

  艾弗森高举着的拳头顿在半空中,放也放不下,却又不敢落在白晨的身上。

  “你以为裁判长会听你的吗?”艾弗森咬着牙看着白晨。

  “到了你那位裁判长那里后,他肯定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比如说让我写一封信送去武唐之类的,我会满足他的一些小要求,而条件就是你的性命,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命够硬,完全可以忽视我现在说的话。”

  艾弗森恨恨的甩开白晨的衣领子,心中怒火难平。

  “这一路上,我的任何要求,你们都必须满足我,如果我得不到满足,你们就有好受的。”

  “小子!别忘记了,你现在是我们的囚犯!”

  “别忘记了,我是武唐的皇子,放到哪里身份都比你高贵,在任何地方,我的任何一句话都比你有用。”

  “这里可行不通。”

  白晨看向贝拉尔:“杀了他!”

  贝拉尔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咬着牙道:“你的命令对我没用。”

  “是吗?你现在拒绝我,等到了裁判长那里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也是!”

  “裁判长可没有你以为的那么昏庸。”

  “如果你们对裁判长这么有信心,那么就当我什么都没说。”白晨耸耸肩道。

  贝拉尔和艾弗森都是神色异样,也无心再赶路了。

  “小子,也许我们可以讲和,只要你不提出那些让人无法接受的要求,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可以满足你。”艾弗森率先向白晨服软了。

  他是宗教裁判所出来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宗教裁判所的阴森可怖。

  而且他就是裁判长的人,所以他非常了解那位裁判长大人的为人。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冷酷的人,只要能够达到某些目的,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他的手段令人心寒,而他也不是没杀过手下,并且不止一次。

  哪怕对他再中心的属下,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

  “我现在饿了,渴了。”

  艾弗森深深的吸了口气,将心头的怒火压下,换上一副笑容:“我这就去给你找吃的。”

  “这样才乖嘛。”白晨笑脸盈盈的看着艾弗森:“早这么听话,我还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当狗就要有当狗的觉悟,就算换个人站在你的面前,你依然还是狗,如果你乱咬人,那么你的主人也会惩罚你的。”

  艾弗森气的浑身发抖,这种话换做是谁,都不能接受,更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了。

  可是艾弗森承受住了,他居然压下了怒火,又一次换上了笑容。

  “小王子,您说的对,我是狗,我就是狗,不过您别忘记了,您现在的身份,您可是被狗咬住了,逃都逃不掉。”

  “你钓过鱼吗?”白晨问道。

  “什么意思?”

  “在我们的故乡,有一种钓法,用的是假饵,将假饵抛入水里后,鱼儿会误以为是美味而去咬钩。”

  “你想说你就是那个假饵吗?”

  “呵呵……那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那你是真的武唐的皇子吗?”

  “是。”

  “这就足够了,不用在我的面前装腔作势,只要你是真的皇子,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好了,都别吵了。”贝拉尔沉着脸色打断了两人针锋相对的对话,她怕事情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艾弗森的情绪已经到了极点,如果他要对这小子做点什么事情,自己都无法阻止,到时候只会让她的处境变得危险。

  “都少说一句话,小王子,我们可以满足你的大部分要求,不过我希望这一路上,你能安分一些,可以吗?”

  “当然,我可是很期待去宗教裁判所参观……哦对了,好像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是吧?异端裁判所。”

  宗教裁判所,那也只是教廷内部对这个机构美化的名字。

  可是这个机构不管是对教廷内部的人,还是对外面的人来说,都不是那么美好的地方。

  只要进了那个地方的人,哪怕是活着出来,也只是一滩烂肉而已。

  那地方实在是太可怕了,哪怕艾弗森和贝拉尔,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不自觉的打个冷颤。

  宗教裁判所对外宣称,他们是对那些被怀疑为异端的人进行审判,可是实际上那里存在的真正目的却是为了折磨。

  哪怕是无罪的人,只要进入那里,首先就是要经受住惨无人道的折磨,折磨过后才是审判。

  当然了,即便是再无辜的人,九成九也会被屈打成招。

  在那里死亡也许不是最终的归宿,可是死亡却是最好的归宿。

  “既然你知道这些,那你更应该老实一点。”

  “相信我,你们进入异端审判席的机会,比我要大的多,呵呵……”白晨笑了笑。

  不管是艾弗森还是贝拉尔,都已经受够了白晨有意无意的恐吓。

  他们两人才是惩罚者,可是却总感觉他们才是囚犯。

  每次听到白晨的这些言词,明知道是在恐吓他们,却依然让他们胆战心惊。

  作为裁判所的一员,他们比其他人更了解裁判所的可怕。

  也正因如此,他们的心中对裁判所才始终抱着一种畏惧的心态。

  白晨说的这些敏感话题,又总是触及到他们内心的软肋。

  两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在随后的路途中,他们一边要忙着伺候这位囚犯,一边还要承受着他言词上的压迫。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白晨没有逃的意思,一点都没有。

  最初的戒备到随后故意露出破绽,给白晨逃的机会,可是白晨却始终按兵不动。

  “小王子,你就一点都不想逃走吗?”贝拉尔忍不住问道。

  “我很早之前就说过了,我打算参观异端裁判所,有问题吗?还是说你们不欢迎我去参观吗?”

  “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又或者是你太天真了,那里可没你以为的那么美好,哪怕是你的身份摆在那里也没用,要知道裁判所里曾经住过一位教皇,是前两代的教皇,他也没能活着走出裁判所。”

  白晨撇了撇嘴,政治斗争的失败者而已。

  不过如果说到罪有应得,那位教皇也算是实至名归,他才是最应该上审判台的人,至少比起裁判所里关押的大部分囚犯都要有资格。

  “裁判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里的人,要说可怕,我见过真正的战场,也去过最恶劣的环境,那些地方比起裁判所可怕一千倍,相比起来,裁判所都算是托儿所了。”

  “你以前是不是经常面对这种状况,我们撸你的时候,一点都没见你惊慌失措。”

  “其实你们的计划略微有些粗糙,我希望你们下次行动的时候,能够细腻一些,毕竟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

  “不得不说,这次的行动的确是出乎意料的顺利,我们开始的时候甚至怀疑这是陷阱,不过如果是陷阱的话,你就不会在这里了,又或者说你把自己当作鱼饵,打算引我们上钩,结果弄巧成拙,把自己赔进来了。”

  “额……呵呵……如果你们要这么想,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看来我们的确很幸运。”贝拉尔笑盈盈的说道。

  开始的时候,她的确觉得艾弗森行动的太仓促了,原本她还打算细水长流,和赵石勾搭一阵,然后再找机会行动。

  可是一回头,艾弗森就找上门,告诉她得手了,让她匆忙收拾后,然后踏上了回去裁判所的路。

  贝拉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吓了一跳,一直到看到白晨后,这才确定下来。

  毕竟白晨时常在街头走动,虽说不认识,可是多少见过几次面。

  在确认之后,贝拉尔匆忙上路,心中始终惴惴不安。

  现在终于走出了英格兰地区,这才稍稍安心下来。

  “不是我们幸运,是他太不小心了,他似乎觉得在那片地区没有人敢对他动手。”

  一旁的艾弗森淡然说道:“幸好他的身边没跟着狼人与吸血鬼,听说他们这两天又有大行动,把狼人和吸血鬼都派出去了。”

  “估计他失踪后,狼人和吸血鬼要疯狂的报复比列吧,我觉得他们会认为是比列抓走了他。”

  “我想是吧,希望比列能够顶得住。”艾弗森笑道。

  对于比列的窘境,他们似乎颇有几分幸灾乐祸。

  “不过狼人和吸血鬼如果失去了领头人,恐怕就是一盘散沙,别说是联手对敌了,他们自己不打起来就算不错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