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二十六章 绑架

第两千九百二十六章 绑架

  “小王爷,有人在盯着我们。”赵石跟在白晨的身边,放低了声音说道。

  “记得今天在庄园里说的话吗?”赵石低下头,说实话,白晨分配给他的任何,还真的是个艰巨的任务。

  那就是在保护白晨的过程中,找个机会露出机会,给别人下手的机会。

  露破绽谁都会,可是这机会要把握的恰到好处,又不能让人发现,他是故意露出漏洞的,这就麻烦了。

  经历了那场劫难后,小镇的人明显少了许多,即便有人也不愿意出来走动。

  整个小镇都陷入了萧条,这是大环境所致,不止是这个小镇,整个欧洲都是如此。

  现在的泰晤士河畔还看不出一千年后的那种国际大都会的样子,周边的人口加起来也不多十万人。

  整个欧洲都因为教廷的原因,经济倒退了两百年。

  至于文明方面,其实也是在倒退,只不过平民是感觉不出来的。

  再加上武唐的文化输出,所以欧洲大陆的文明水平较之历史上的这个时刻,还是有所提高的。

  街头几乎没有商铺,没有商铺就没有商业交易,没有交易就意味着没有工作,一连窜的连锁反应将会导致整个社会体系的崩溃,现在的欧洲已经倒退回半原始状态。

  原始社会和文明社会的区别就在于人与人之间产生了互动,商业交易就是最基本的互动,这就像是一个人种田,他可以把田地里产的粮食拿来卖钱,然后赚到的钱来买其他东西,这就带动了整个社会的运转。

  如果农民种的粮食卖不了钱,那就只能留着自己吃,可是他吃不了那么多,那么他就会少种粮食,产出就少了,如果遇到意外,比如说受伤了,那么他就只能饿死。

  又或者是打猎的,猎物的肉可以自己吃,猎物的皮除非全部留着自己用,不然的话同样毫无用处,可是如果能够进行商业交易,猎人就有更多的资源,在没有猎到猎物的时候,拿着手里的钱去买农民手中的粮食。

  可是现在,这种基本的互动模式消失了,大量的产业处于荒废中。

  不过还有一种职业没有消失,不,应该说是两种,妓..女和杀手,只不过一个在明,谁都看的到,一个在暗,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哎呀……”

  赵石的身上突然被人撞了一下,撞到赵石的那人身体一倾,便要摔到地上。

  赵石立刻扶住那人,却是温香暖玉,手中捂到了实处。

  “小姐,你没事吧。”赵石问道。

  “我的米。”女子立刻就跪到地上,地上撒了遍地的白米。

  不过这泥泞的土路,这些米即便是重新装回簸箕里,恐怕也不能吃了,都已经沾染了泥浆。

  当然了,即便没掉地上,她这米也不怎么好入口。

  这些都是陈米,而且从这陈米的颗粒大小,应该是武唐南方的水稻,不过就这样一斗陈米,却足足要一百文钱,价格比之武唐高了五倍。

  女子一边往簸箕里推着混杂了泥浆的陈米,一边掉着眼泪。

  赵石看的心痛:“小姐,不要捡了,我赔给你。”

  女子抬起头,满脸的泪痕,楚楚可怜的看着赵石。

  赵石心中更是难受,满心的愧疚。

  虽然这事真不愿他,可是他却是把责任放到自己身上。

  赵石摸了摸身上衣兜,掏出一张面值一两银子的纸钞。

  “这个是我赔给你的。”

  “我……我不要……”女子红着脸说道。

  “为什么?”

  女子捂着簸箕掉头就走,赵石连忙追上女子:“小姐,你等等……你为什么不要?难道是嫌钱少了?”

  “不是。”女子也不看赵石,就是蒙头往前走,像是逃一般。

  赵石紧随其后:“我让你等等……”

  赵石这一脚,那女子的脚步更快了,可是就在这时候,就见那女子哎呀一声,再次摔倒在地上,脚上被石头绊的出了血。

  “你这女子怎么这样,走路也不看的。”赵石上前扶住女子:“我说要赔你钱,你怎么不要?”

  “我……我不敢要……”女子低着头说道。

  “不敢要?为什么?”

  “这么多钱,放我手上,过不了今晚,我便要被人杀了。”女子畏畏缩缩的说道,眼睛不敢直视赵石:“而且,您是东方人,我不敢向您要钱……”

  赵石哑然,女子的头更低了,嘴里发出细弱纹丝的声音:“你捏痛我了。”

  赵石愣了一下,连忙放开这女子:“抱歉抱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是在下唐突了。”

  “没关系……反正我是妓..女。”

  “啊?”

  女子低着头,默默的离开,赵石愣愣的看着女子。

  白晨走到赵石的身边,看着那女子的背影:“去给她买一些米粮。”

  “啊?”

  “啊个屁,撞翻了人家的米粮,就打算这么不管么?”

  “可是……”

  “可是什么?去啊。”

  “那我去去就回来。”

  赵石飞奔着离去,一边跑一边喊着:“小姐,等等……”

  不多时,赵石就已经跑的没影了。

  不过正在这时候,白晨眼前一黑,一个麻袋就套到了他的头上。

  耳畔传来马车的声音,白晨被丢进马车里,马车疾驰离去。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白晨则是很配合的睡了一觉,虽然颠簸的马车并不是那么舒服。

  隐隐约约的听到马车上的人谈话的声音,不出所料,其中一个女子的声音,就是先前那个女子。

  “贝拉尔,你干的不错,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想这次不会这么顺利。”

  贝拉尔笑了笑,她的声音充满了诱惑:“我说过,只要有关男人的行动,我是不可能失败的。”

  马车在快速的驶离英格兰地区,虽然道路崎岖坑洼,可是两人也不敢多做逗留,毕竟他们可是劫持了东方的皇族,英格兰地区又是狼人与吸血鬼的大本营,所以他们只能玩命的奔逃。

  如果他们知道,在他们的背后根本就没有追兵的话,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比列应该感谢我们,毕竟我们可是给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贝拉尔舔了舔嘴唇:“真的完全想象不出来,那么精明的大主教,居然会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搞的焦头烂额。”

  “他的身份就摆在那里,武唐的王子,这个身份给了狼人与吸血鬼信心,这位武唐的王子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出现在这里,给予狼人与吸血鬼一个承诺,就能把零散的狼人与吸血鬼聚集起来。”

  “要我说根本就不需要管比列,就让他焦头烂额好了,我可是听说,最近这段时间比列把家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可见他是有多愤怒。”贝拉尔笑盈盈的说道。

  “如果可以,我当然不愿意管他,不过英格兰是我们传统的地盘,这里面对着苏格兰,现如今教廷已经在苏格兰寸步难行,如果失去了英格兰领地,那么从苏格兰涌现的反叛军将会席卷整个欧洲,到时候我们的处境就麻烦了。”

  就在这时候,两人听到马车里的动静,两人对视一眼。

  “这个小家伙醒了。”贝拉尔掀开车帘,向内看了一眼。

  白晨坐了起来,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眼贝拉尔:“我要吃的。”

  “小家伙,你看到我不觉得惊讶吗?”贝拉尔疑惑的看着白晨。

  “我要吃的,喝的。”白晨重复着自己的要求。

  “小家伙,你现在可是我们的阶下囚。”

  “我要吃的,喝的。”

  贝拉尔的脸色一沉,抽出匕首冷哼道:“如果你再敢啰嗦,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白晨翻了翻白眼:“你最好不要这么做,你们的老大还要拿我威胁武唐,如果我有丝毫的损伤,到时候你们就要面对更加严峻的问题,所以你也就别再威胁我了,这招对我没用。”

  贝拉尔和艾弗森对视一眼,他们听到的这番话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应该说出来的。

  一般的小孩子别说被人劫持,就算是出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都会大哭大闹。

  可是这个小男孩居然镇定自若,并且还将他们的目的说的如此清晰明了,甚至还帮他们分析了一把大局。

  突然,白晨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匕首,艾弗森和贝拉尔都是笑盈盈的看着白晨。

  他们很想看看,这个小男孩拿出匕首,会如何对付他们。

  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将匕首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这可把两人吓坏了,贝拉尔立刻叫道:“你要做什么?”

  “如果我这时候要求你们,你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要死,不然的话我就自杀,你们会怎么做?”

  两人的脸色都变了,这个小男孩居然提出这种要求。

  贝拉尔阴沉着脸色,死死的盯着白晨:“你知道吗,这刀子要是划破了皮肤,可是非常痛的。”

  贝拉尔断定,这小子只是一时兴起,他没胆子割喉自杀。

  “哦?是吗?”

  贝拉尔突然发现白晨手上加了一分力道,细白的脖子上已经被划破,鲜血流了下来。

  “嗯……是挺痛的。”白晨依旧面带微笑。

  “该死,艾弗森,你在掳他的时候,没搜查他身上的武器吗?”贝拉尔脸色阴沉无比。

  “我哪里想的到,这小子居然藏着匕首。”艾弗森也是有些不知所措。(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