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二十五章 历史悠久的职业

第两千九百二十五章 历史悠久的职业

  “你不怕我背叛你吗?”

  白晨看了眼魑,淡然说道:“背叛是需要成本的,我们是合作关系,不是主仆关系,所以你觉得背叛我所能获得的利益,是否大于背叛我的成本?”

  魑没有思考太多,是啊,背叛他的成本的确是太高太高了。

  的确不值得背叛,毕竟背叛也是需要实力的。

  魑不觉得自己有这个实力,哪怕自己获得了莉莉丝之血。

  他太聪明了,对所有的一切都太了解了,哪怕是神灵,他似乎也非常的了解。

  更何况是莉莉丝之血所能带来的收益,以他的智慧,不可能去培养一个无法控制的敌人。

  “看来你已经理解了。”

  在出了通道后,异域之主就与他们分道扬镳。

  不过异域之主临走前的那个眼神,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那个复杂的眼神,也许就连异域之主自己都在纠结,到底是应该选择忠诚还是背叛。

  回到华罗德庄园后,杜南德和妮莎又缠上了白晨,询问他们的进展。

  白晨好不容易安抚下两人,告诉他们已经有了蓓蕾莎的线索。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依靠着异域之主的情报,白晨让埃里克森带着狼人和吸血鬼产品了大不列颠地区的所有教廷势力和实验室。

  只是,这几日的行动,也让狼人和吸血鬼出现了伤亡。

  毕竟没有白晨带领的队伍,出现损伤是在所难免的。

  对方不可能站在原地让他们杀,当然了,伤亡并不是很大,可是依然足够阴气其他狼人与吸血鬼对埃里克森领导力的怀疑。

  毕竟珠玉在前,白晨带队的时候,伤亡是个位数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因为不小心而受伤,可是埃里克森则是能力问题。

  埃里克森也明白这点,他没有白晨的能力,也没有他力压群雄的实力。

  有些棘手的敌人,甚至需要依靠围攻来取得胜利。

  特别是昨日的那场战斗,他带出去两百个狼人和一千个吸血鬼,可是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五百个人。

  这还是在他们已经完全清楚了这个教廷势力的状况的情况下,埃里克森现在就站在白晨的房间里。

  “小王爷,请您换一个人作为副官吧,小人实在是无法带队了,小人不是那块料,这几日的战斗,都出现了较大的伤亡。”

  埃里克森所承受的压力非常大,现在已经有人明着说他不行了。

  而且不是吸血鬼,而是他的族人。

  这也大大的打击了他的信心,就连自己的同族都说自己不行。

  白晨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眼埃里克森。

  “下次行动,带上拉法蒂。”白晨说道。

  “她?”埃里克森皱了皱眉头:“她可以派上用场吗?”

  “她虽然魔法比较生疏,不过熟能生巧,特别是在战场上,我把她放在身边,可不是为了让她天天抱着魔法书看的。”

  这几日拉法蒂一直都在钻研魔法,毕竟空有一身强大的魔力,却对魔法非常生疏。

  虽说她以前就练习过,不过练习和真正的使用又是两码事,就好比说会魔法和会用魔法战斗是两码事一样。

  这时候异域之主从外面进来,他虽然回到比列的这个身份,不过偶尔也会过来传递消息。

  以他的实力,倒是不用担心有人跟踪他,而且他也会空间魔法。

  白晨看了眼异域之主:“你怎么来了?”

  “我来告诉你,因为你们最近的动作太频繁,教廷的人已经派人来调查了。”

  “调查你吗?”

  “不,是调查你。”异域之主说道:“他们听说有个东方的皇族,集结了大量的吸血鬼与狼人,对他们的势力不断的进行骚扰打击,他们的细作可能已经潜入小镇。”

  “可有细作的名单?”白晨问道。

  “没有,这次教廷派人来的时候,连我都没有通知。”

  “他们对你起疑了?”

  “应该不是,毕竟我的出身是在圣加纳,他们应该不会认为我会背叛教廷,他们没通知我可能是因为派来的人是裁判所的,而我是教皇的人,并且是教皇告诉我,裁判所的人可能在我的领地里。”

  “所以他们是冲着我来的?”白晨问道。

  “应该是。”

  “调查我什么?”

  “你的意图、举动、计划,甚至是你背后的意志。”

  一旁的埃里克森眼珠子一转,立刻说道:“小王爷,小人一定将这个细作揪出来。”

  白晨看了眼埃里克森:“你怎么确定就一个人?而且不一定要揪出来。”

  “那小王爷,您的意思是?”

  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容,看到白晨的这个笑容,不管是异域之主还是埃里克森,都觉得一阵寒风恻恻。

  他们可是亲身体会过白晨笑容所隐藏的阴险,他们已经开始为那位奸细祈祷了。

  “埃里克森,你的身份不变,我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继续的带队,比列……异域之主,你尽量把情报弄的详细一点。”

  埃里克森又何尝想要放弃这个带队的机会,可是带队就意味着承担责任,再加上接连的损失,都让他饱受质疑。

  白晨的命令又让他无路可退,他只能硬着头皮接受这个任务。

  ……

  夜,细作最喜欢的时间。

  对于细作来说,夜幕是最好的掩护。

  贝拉尔是这镇子上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最漂亮的妓.女。

  她也是最歹毒的杀手,死在她手上的人多不胜数和她征服过的男人一样多,而且几乎不会有人责怪她。

  当然了,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根本就不会有人在乎,谁杀了谁。

  甚至她明目张胆的索取着赏金,比如说先前的拉法蒂要杀死他的哥哥,就是请她动的手。

  不过她还有一个身份,一个谁也不知道的身份。

  贝拉尔最喜欢在男人即将高..潮的时候,用匕首划开对方的脖子,那种让鲜血沐浴在身上的感觉非常的美好。

  不过此刻,贝拉尔的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一个黑衣人。

  贝拉尔正在和一个付了钱的老男人缠绵着,抬头看到那个黑衣人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贝拉尔,快点……动的再快点……我要……”老男人发出沉重的呼声。

  突然,贝拉尔俯身下去,抓起旁边的枕头,将老头蒙在枕头下面。

  老男人开始挣扎,抽搐,下体更加却坚挺。

  一直持续了半分钟的时间,贝拉尔感觉到老头的下体开始疲软,这才松开了枕头。

  黑衣人就这样看着这起凶案的发生而无动于衷,贝拉尔缓慢的起身,她并不介意自己的曼妙身姿展现在男人的面前。

  贝拉尔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嘴唇轻轻的舔了舔:“艾弗森,好久不见,你最近好吗?你已经很久没来看望我了。”

  贝拉尔的指尖在黑衣人的胸口磨蹭着,肢体更是攀上了黑衣人的身前,极尽挑逗着眼前的黑衣人。

  “贝拉尔,我有任务在身,我这次是来向你下达命令的。”

  “命令什么的,什么时候都可以传达,我现在还想要。”贝拉尔拉着黑衣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我知道你也想要,不是吗?”

  “时……时间紧迫,我不想在这里耽搁。”

  “说吧,这次要我对付谁?”贝拉尔看到黑衣人似乎没这心思,语气顿时淡了许多,坐回到梳妆台前,为自己补妆。

  她很喜欢这个梳妆台,这是她在一个东方的商人那里买来的,当然了,这个交易持续了半个月。

  她喜欢镜子里的自己,喜欢自己的每一个部位。

  那个东方的商人那里还有很多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惜他对自己腻味了。

  贝拉尔在得知自己居然被抛弃的时候,恨不得杀了那个东方商人,可惜杀死一个东方商人的后果很严重,贝拉尔还不想流亡。

  “只要是男的,就没有我对付不了的。”贝拉尔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她就是有征服男人的能力。

  “也许这次你的诱惑会失手也不一定。”黑衣人说道。

  “你在质疑我的魅力吗?”贝拉尔不满的看着黑衣人。

  “我不怀疑你的魅力,可是我怀疑对方是否能够理解你的魅力所在。”

  “一个傻子?”贝拉尔诧异的问道,她在小镇上无往不利,唯一一次失手就是镇子上的傻子铁匠,她本以为依靠**就能换来一把上好的匕首,可惜那个傻子铁匠根本就对她无动于衷。

  那可能也是贝拉尔唯一一次被人拒绝,而没有杀死对方的人。

  “一个小男孩。”

  贝拉尔翻了翻白眼:“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个正常的男性?”

  “我不是让你去诱惑他,我是让你去抓他。”

  “你让我抢人?你知道这不是我的强项。”

  “当然了,你依然能够发挥自己的强项,他平常会在街上走动,不过他的身边天天跟着两个护卫,我需要你将他的护卫引开。”

  “好吧,这还差不多。”

  “说吧,是哪个贵族的子嗣?”

  “那个男孩住在华罗德庄园,来自东方的。”

  贝拉尔脸色微微一变:“你让我去招惹东方人?那我接下来不是要流亡了吗?”

  “你已经出来这么长时间了,是时候回去复命了,裁判长让我传话,说他想你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