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一十八章 传承

第两千九百一十八章 传承

  在魔法王宫殿的另外一边,白晨以及大部队都跟随在拉法蒂的背后。

  虽然拉法蒂很想甩掉白晨,可惜,白晨显然不可能如她所愿。

  终于,拉法蒂在宫殿的侧殿停下了脚步,这个地方看起来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殿室,没有其他地方那样的奢华与金碧辉煌,处处都透着一种与整个宫殿格格不入的感觉。

  “看来魔法王的秘密就在这里吧。”白晨观赏着这个殿室的内部环境,虽然这里朴实的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可是正是这份朴实,让白晨看出了其中不寻常之处。

  拉法蒂警惕的看了眼白晨:“小王爷,这里是我的家族传承,关于这点你们早就知道了,而外人是无法夺走的,即便是夺走了,也无法获得任何的好处。”

  “你是怕我阻止你?或者抢走你的传承吗?”白晨笑盈盈的看着拉法蒂:“如果我要抢的话,我会直接杀了你,然后用你的血去打开那边的血祭烙印,你真的觉得可以瞒得住我吗?”

  拉法蒂心头一悸,更加紧张的看着白晨:“你……你怎么知道?”

  “我觉得你太低估我的见识了,也许现在大部分的魔法师都认不出那个血祭烙印,不过我知道,那玩意并没有多复杂,甚至不用你的血,我也能打开。”

  白晨看了眼拉法蒂,拉法蒂身体一缩,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白晨走到血祭烙印的前面,这个血祭烙印看起来就是一个鲜红色的金属,而上面凹凸不平,这凹凸不平的刻纹是由一个个小方块组成的,实在是看不出刻的是什么。

  其实这上面凹凸不平的刻纹是魔法文字,就类似于魔法阵,只不过被打乱了次序,只有血祭烙印所认可的血脉,才能让它重新拼凑。

  不过白晨同样可以将它重新拼凑起来,这对白晨来说不是难事。

  白晨直接开始拼凑起方块,拉法蒂紧张的看着白晨,脸色越发的惊疑。

  不多时,白晨就将刻纹重新拼凑完成,这上面呈现出一副完美的魔法阵形态。

  就在这时候,血祭烙印腾空而起,悬浮在半空中。

  白晨感觉到了,散落在整个宫殿的魔力,正在向着这里聚集。

  而以血祭烙印为中心,魔力越聚越多,渐渐的形成了一个由精纯的魔力所具现化的身影。

  这是一个头戴着高冠,身披魔法长袍的中年人形象。

  这个中年人自然就是魔法王,而作为魔法王的后裔,拉法蒂已经震惊的合不拢嘴了。

  这个男孩居然不凭借自己的血,就直接激活了血祭烙印!!

  魔法王猛的睁开眼睛,刹那间,他的威压扩散出去。

  首当其冲的就是魑,然后是她身后的狼人和吸血鬼,全都被压迫的连连退后。

  也只有白晨和拉法蒂不受影响,魔法王低下头看着白晨:“你就是我的后裔吗?很好,你的优秀天赋让我非常满意……现在,我将把我毕生的魔力与魔法学识传授给你。”

  拉法蒂大急,正在这时候,白晨开口了:“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后裔,她才是。”

  白晨指向拉法蒂,所有人都惊诧的看着白晨。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几乎,他居然就这么的放弃了。

  就连魔法王都认为白晨是他的后裔了,这本该是唾手可得的伟大传承,他为什么要放弃?

  就连拉法蒂都是同样的想法,她不解的看着白晨。

  魔法王看向拉法蒂,眉头皱了皱:“唉……你就是我的后裔吗?”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魔法王的失望,那种语气的转变,与先前面对白晨的时候,截然不同的态度。

  “是的,我是拉法蒂.摩尼.阿坎贝尔,伟大的魔法王,您的后裔在此向您献以最高的礼仪。”

  “好了,起来吧,既然你是我的后人,那么你也有成为我继承人的资格。”

  所有人都听的出来,魔法王语气的勉强。

  “你准备的非常充分,看来我流传下来的那本书现在在你的手中。”

  “是的,那本书是传承的一部分,家族的祖辈世世代代都将这本书供奉着,不敢有任何的损毁。”

  “那好吧,现在我将会把毕生的魔力与魔法知识传授给你,做好准备。”

  突然之间,魔法王身上的魔力开始涌向拉法蒂,拉法蒂瞬间感觉到了狂风暴雨一般的侵袭,身体艰难的支撑着,却无法原地站立,身体一点点的被往后推。

  这时候的拉法蒂所感受到的,是如同大海一般的魔力,正在以暴虐的方式灌注进他的身体里。

  这股魔力实在是太庞大了,庞大的超乎她的想象。

  太庞大了,拉法蒂本以为自己做了充足的准备,可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魔法王的强大程度。

  如果这时候魔法王有一点点的恶意,那么拉法蒂绝对会在瞬间粉身碎骨。

  魔法王身上的气息没有任何的转弱,即便他已经将大量的魔力灌注进拉法蒂的身体中,可是那对他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白晨也曾经干过这种填鸭式的灌注,不过这种方法对拉法蒂来说,也只是拔苗助长。

  现在的拉法蒂或许会对自己的力量充满了欣喜,可是以后她就会知道,这不是幸运,而是不幸。

  因为人的**是不会满足的,特别是她的将来,当她体会到了力量的强大后,她就会渴望更强大的力量。

  可是这种填充的方法,让她失去了向上提升的空间。

  魔法王就像是给她塑造了一个囚牢,让她一辈子都只能局限在魔法王之下,永远都得不到提升。

  当然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现在的魔法王可没那么多的时间,等待着拉法蒂慢慢的成长。

  魔法王是由魔力凝结而成的,同时也包含着魔法王的情绪。

  当初魔法王临死之前,将自己的灵魂拆碎,然后随着魔力一起,散播在整个宫殿中。

  如今因为血祭烙印的激活,魔力与他的灵魂碎片再次聚集。

  不过这种聚集是短暂的,魔法王这次的重聚,也就意味着不久之后他就会形神俱灭。

  “小王爷,我们就看着拉法蒂这么顺利的获得传承?”魑想要出手阻止,只是她能够感觉到魔法王那深不见底的魔力,那种力量是自己可望不可即的,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绝对无法战胜魔法王,哪怕他只是一个死人。

  白晨瞥了眼魑:“为什么要阻止?这不是很好玩吗?”

  “可是……您不怕她回过头对付我们吗?”

  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拉法蒂了,因为他们先前对拉法蒂的态度可不怎么友好。

  白晨对拉法蒂更是恶劣,甚至一度要杀死拉法蒂。

  所以如果拉法蒂在完成传承后,转头对付他们的话,她也不会感到任何的意外。

  轰——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同时一个强壮的身影破墙而出,打断了魔法王的传承。

  所有人在看到来者的时候,都是愣了一下。

  “比列?”

  这个比健美先生还要强壮的家伙,是那个比列吗?

  那个老态龙钟的比列?

  “魔法王,我们又一次见面了。”比列狞笑的看着魔法王,不过他的眼角余光又看向白晨:“东方的小王子,记得上次说过的话吗,当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就将会兵刃相见。”

  “你真的是比列吗?”白晨惊讶的看着比列。

  比列的变化不只是身体形态,还有他的气息都变得陌生,以至于白晨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比列。

  魔法王就像是见鬼了一样表情,满脸的惊骇:“异域之主……你……你是怎么逃脱囚牢的?这不可能……”

  白晨皱起眉头,魔法王似乎是认识比列的,只不过他似乎把比列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叫做异域之主的家伙。

  “你对此感到意外吗?我以为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比列扭了扭脖子:“对于这个身体,虽然我依然很陌生,不过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依然称得上是噩梦。”

  “咦,有好戏看了。”白晨饶有兴致的站在旁边,打量着比列:“这家伙似乎真的是比列,至少他的身体的确是他的,而他的气息似是而非,真是奇怪。”

  就在这时候,魔法王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是那个图纸……你曾经给我的那个图纸?”

  “没错,没想到吧……这个世界上最凶恶的体质,无法被摧毁的混乱躯壳,集结了所有生物的优点。”

  “你果然在那张图纸上做了手脚,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你的确拖延了一万三千年的时间,可是这也只是拖延了我逃脱囚牢的时间而已。”

  魔法王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比列看了眼魔法王:“怎么?你想要将我重新封印吗?你确定自己做的到吗?”

  魔法王没有说话,只是警惕的看着比列。

  “你的所有魔法,都是我传授给你的,你的所有魔法我都知道,而你现在连个灵魂都不是,可是我却达到了巅峰状态,所以你毫无胜算,不如你省下一些魔力,将你的魔力给我吧。”

  “做梦!”魔法王低吼一声,周围凝聚出十几个黑色球体,这是高度凝结的魔力所组成的。

  可是比列一挥手,周围同样粗线了十几个黑色球体。

  “我说过,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如果你听我的话,不但能够永世长存,还能够与我合二为一,你当初不就是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这才祈求我给你长生的办法吗?我给了你办法,你却弃而不用,你太让我失望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