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一十六章 破阵

第两千九百一十六章 破阵

  比列收回目光,压下心头的怒火,对于眼前这个小子的话,他除了视而不见之外毫无办法,至少目前他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对付这小子。』天籁』小说Ww』W.⒉

  只要利用完这小子,自己才能放手的铲除这个小子。

  比列心中暗自下定决心,等到得到了魔法王的遗产后,自己就会给他好看。

  比列看了眼自己的手下,这次不同于先前的那些关卡。

  之前的那些难关,自己的这些手下至少还能顶上去,即便是伤亡惨重,至少也能挥出一点余热。

  可是这次不同,这次他们连余热都挥不出来,只要踏入死亡方阵的范围,立刻就要被轰杀成渣,这不叫做挥余热,这叫化为灰烬。

  所以这次只能自己动手了……

  比列心中虽然越的不快,可是为了自己的宏伟计划,这也是无法避免的。

  比列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回想着白晨刚才的动作。

  隐隐约约的,比列感觉触摸到了一点诀窍。

  刹那间,比列猛然冲入死亡方阵的范围。

  魔法炮台也在瞬间集火攻击比列,一次,两次……比列连续躲过三次攻击,可是第四次还是被一道灾厄射线击中。

  灾厄射线瞬间就将他的腹部打穿,碗口大的窟窿并没能阻止比列的行动。

  比列在急奔跑的同时,他的伤口也在飞快的愈合着。

  “他的度不算快,可是他的恢复力太强大了。”魑在死亡方阵外,看着比列的背影,感慨的说道:“小王爷,您先前为什么要教他如何躲避攻击?”

  魑觉得白晨这么做应该有深意,可是看到比列似乎是用上了白晨先前教授的躲避技巧,心中非常的不爽。

  她自己也在心中暗自比较,虽然自己的度要快于比列,不过很难说能够躲开那些攻击。

  “先,预判不是靠着别人的解说就能学会的,那是在无数次的战斗中产生的强感知,对付死物容易,因为这个死亡方阵的攻击模式都是固定的,可是对付活人却没那么容易,你真的以为我那么几句话,他就真的能够学会预判吗?”白晨看着比列的身影,嘴角扬起一道笑容:“其次……如果我不教他这招,他是没有勇气上去尝试的,我们就无法观察他的深浅。”

  “小王爷,即便他再强,你我联手的话胜过他应该不难吧?”

  “战胜他不难,不过我想要探索他身上的秘密,我觉得他身上的秘密也许与圣加纳有关。”白晨说道:“他这种人,如果用强手段逼迫的话,恐怕很难从他的嘴里得到有用的信息,可是如果给他个机会,让他自己暴露出来,那就容易了。”

  “不过,他的那个强悍的恢复力实在麻烦,比起血族的恢复力都要强大许多,如果我们与他战斗,他的那个恢复力将会是个大麻烦。”

  “这倒是不难,他的恢复力再强大,也有很多攻击是无法愈合的,我只是搞不懂他这份强大恢复力到底是什么机理,我并未感觉到他受伤后气息变弱,他每次受伤后,我总感觉他的身体就像不是他自己的一样,可以随意的摒弃。”

  “小王爷也猜不透他使用的是什么魔法吗?”

  “他的行动不像是一个魔法师应该有的敏锐,而且他的身体素质很强悍,甚至在你之上,我倒是好奇,他的长项到底是什么。”

  “也不是合成怪物?”

  白晨摇了摇头:“不是,我对合成怪物的气息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的身上没有合成怪物的那种混乱气息。”

  “也许是某个你我都不知道的物种?就如我们血族这样的。”

  “有这个可能,不过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我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比列虽然有样学样,参考了白晨所讲解的预判,不过他还是无法躲开所有的攻击。

  不过他也学乖了,有些攻击对他的伤害不大。

  比如说灾厄射线,虽然对他的身体造成极大的损伤,不过以他的恢复力,他还是能够极快的度愈合,反而是石化射线和寒霜射线,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所以比列选择直接面对灾厄射线,而躲避石化射线和寒霜射线。

  白晨看着比列的背影,突然毫无征兆的走入死亡方阵的范围内,不过没走几步又退了回来。

  魑看到白晨走上去,似乎是去拾取什么。

  没过多久,远处的一座魔法炮台在轰隆隆的巨响中坍塌。

  “看来他比我想象中的能干许多。”白晨笑盈盈的说道。

  “他那都是被你逼的。”

  “你去准备一下,等下你上场?”

  “我?你确定不是让我去送死?”魑愕然的看着白晨。

  白晨翻了翻白眼:“我们合作也有一段时间了,你见过我让任何一个狼人或者吸血鬼去送死的吗?”

  魑回想一下,的确如此,白晨对自己手下的保护,可谓是无微不至。

  如果没有把握的战斗,他是绝对不会贸然让手下去冒险的。

  “我要怎么做?”

  白晨蹲在地上,在地上画出死亡方阵的布置,然后指给魑看:“这个死亡方阵本是无解的,不过我倒是能找出最薄弱点,你看这里是比列破坏的魔法炮台,我们在这里,你要从这里过去,到这个位置的时候,你要停一息,记住了,这个位置一定要停一下,然后用你最快的度冲过去,到达这个魔法炮台下面,魔法炮台彼此之间是不会攻击彼此的,所以你只要到达这里,你就安全了,并且魔法炮台无法攻击到脚下,这也算是它的一个缺陷,只能远攻,不能近攻。”

  白晨顿了顿,又道:“你破坏掉第一个魔法炮台后,取下炮台的核心,使用你的血契激活核心,然后对着这个方向,攻击这个炮台,至此死亡方阵就算瓦解了,对你的威胁几乎没有,随后你就能轻易的破坏其他魔法炮台。”

  魑看着白晨,目光闪烁:“你先前就已经算到了吧?你太阴险了,居然不告诉比列。”

  “我和他可是敌人,我为什么要提醒自己的敌人?”

  比列此刻是苦不堪言,他可没有白晨的指点。

  每一次毁掉一座炮台,都是拿命在冲锋。

  好在他的实力不俗,再加上强悍的愈合能力,如果换做普通人,估计都死了几百次了。

  当他回到白晨身边的时候,已经是衣衫褴褛,说不出的狼狈。

  白晨笑盈盈的看着比列:“大主教阁下,以后若是在教廷干不下去了,你可以改行去当乞丐,绝对有前途。”

  对于白晨的奚落,比列除了视而不见之外,毫无办法。

  “现在轮到你了,希望你不会表现的太难看。”比列深知死亡方阵的危险程度,如果不是他凭借着自身强大的愈合能力,恐怕是无法完成任务的。

  虽说白晨有预判的能力,可是他相信,就算是白晨也无法完全避开那些攻击。

  只要被击中一次,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可惜,让他失望的是,出手的不是白晨,而是魑。

  不待比列反应过来,比列已经杀进了死亡方阵中。

  “怎么是她?你确定她不是在送死吗?”

  比列看着魑的背影,他现魑的行动与躲避,比他娴熟的多。

  而魑并不是使用预判,预判是需要等到魔法炮台瞄准后再躲避的,这需要极强的心算能力,可是魑明显没有任何的停顿,她就像是提前知道要怎么移动。

  并且,他还现,魑所走的路线,魔法炮台的攻击次数明显要少许多,很大一段路程,才会受到一次攻击,而且都是提前被魑规避了。

  比列看了眼身边的白晨,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魑所走的路线明显不是她自己的选择,而是提前就安排好的。

  这明显就是白晨指点的结果,如果是她的话,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挪动方式。

  “东方的小王子,你一次次的让我失望,你似乎一直都对我有所保留。”

  “你不也是对我也有所保留吗?”白晨瞥了眼比列,淡然说道:“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你到底算不算一个人类。”

  “哼!”比列撇过头,脸上带着不忿:“你等着,没有人能够永远的对下去。”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你能对我坦诚一些,也许我们后面的路会顺利许多,如果继续这么勾心斗角的话,吃亏的永远是你。”

  “你得意的太早了,就如你有底牌没拿出来一样,我也有,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

  “这句话我奉还给你,也许你的底牌在我的面前不值一提。”

  “那就走着瞧。”

  在白晨和比列争论的时候,魑已经完成了任务,所有的魔法塔都已经倒塌。

  而且魑的动作,明显比比列快了许多倍,并且她是毫无伤的归来,不像是比列那样,几乎是拿命换来的。

  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比列更加的不爽,不过他还是明智的选择闭嘴,没有和白晨继续争论这个话题。

  比列很认同白晨的那句话,他们是敌人,不要指望敌人把所有的底牌暴露在自己的面前。(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