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一十五章 死亡方阵

第两千九百一十五章 死亡方阵

  比列愤怒的看向白晨,故作没听到白晨的问题。

  “为什么有埋伏你不告诉我?”比列这句话问出口,就觉得可笑。

  自己与白晨是敌人,哪里有提醒敌人有危险的。

  只是,比列还是无法容忍,在他看来这是对他的背叛。

  白晨凝视着比列:“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只不过你似乎没放在心上。”

  比列恶狠狠的瞪了眼白晨,这才罢休,就算他不罢休也拿白晨没辙。

  比列顺着攻击的方向望去,远远的看到一座红色的魔法塔。

  刚才攻击他的就是那座魔法塔,比列脸色惊疑不定。

  “刚才的攻击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就是那个魔法塔,不止是那座魔法塔……只要我们继续前进,那么周围的魔法塔都会持续攻击,而且是无休无止的攻击。”

  “小王爷,如何避开魔法塔的攻击?”魑问道。

  “无法避开,这个魔法塔已经被设定了领地意识,我们这些外来者是无法避开魔法塔的监测的。”

  “那就毁掉魔法塔。”比列愤怒的说道。

  “如果你办得到的话,你可以去尝试一下。”白晨耸耸肩道。

  “小王爷,难道那个魔法塔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一旁的格洛特脸色凝重,三个**师只剩下他一个。

  曾经的骄傲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他和扎德以及费乌斯本是自诩在欧洲大陆上是最顶尖的魔法师,几乎找不到对手。

  所以他们一直以来都在尝试着挑战和突破,可惜都没有太好的成效。

  当初比列也是以魔法王这个名头作为拉拢他们的理由,他们可以在这里找到更强大的挑战与考验。

  所以他们自信满满的来了,可是剧情并没有如他们以为的那么发展。

  他们接连在魔法王的魔法陷阱面前挫败,不断的受到打击,甚至就连费乌斯和扎德的性命,都因此丧命。

  如今的他,再也没有先前的意气风发。

  他就如同一个受惊的小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惊慌失措。

  虽说这里的各式各样的陷阱,已经让他心力交瘁,不过他的眼界还在。

  “那个魔法塔不是真正的魔法塔,那是魔法炮台,只存在于远古时代,我们如果贸然接近,只会被魔法炮台锁定。”格洛特凝重的说道。

  “你说这不是真正的魔法塔,而是魔法炮台,这有什么区别吗?”

  “魔法塔是魔法师研究与修炼冥想的地方,也是智慧与知识的结晶,我、扎德和费乌斯曾经约定,这次探险之后,就一起建立一座魔法塔,可是如今……只剩下我一人。”格洛特的情绪低落:“而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是魔法兵器,在古魔法文明中,最为知名的魔法兵器就是魔法炮台和魔法石像了,魔法石像的威力你们也见识过了,现在我们所面对的就是魔法炮台。”

  格洛特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魔法炮台与魔法石像其实很像,它们都具有自主攻击能力,并且都能识别敌友,不过魔法炮台不能移动,魔法石像可以移动,而且魔法石像属于近战,魔法炮台则是远程攻击,就比如说那个魔法炮台,它发射的是灾厄射线,一种高度凝聚的火焰……那边闪烁着蓝光的魔法塔,它所发射的则是冻霜射线,它可以凝结任何的物体,还有那个魔法塔,它是发射石化射线,那个魔法塔所发射的是利刃射线……”

  “这些只是它们的属性,我需要它们的弱点,如何攻破那些魔法炮台。”比列不耐烦的说道。

  “它们可以全方位的攻击,只要被它们判定为敌人,就一定会受到攻击,唯一的办法就是顶着它们的攻击,冲到魔法塔的上面,将它们的核心破坏。”

  格洛特无奈的说道:“而且从这些魔法炮台的布置位置来看,它们是一个完美的死亡方阵,完全没有死角,不管我们选择什么角度,都无法避开它们的攻击。”

  “那就是说无解?”比列的脸色愈发的阴沉,经过了前面几次的失利后,比列对自己用巨大的代价请来的三个**师已经失望到了极点,特别是格洛特,毕竟现在只有他还活着。

  自己似乎每次从他的嘴里听到的话,都是无能为力,都是失望。

  白晨摸着下巴说道:“的确,这确实是一个无解的死亡方阵,不管我们从哪个角度攻击,都无法突破攻击网络。”

  众人听白晨的话都有些恍惚,无解?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白晨说出无法解决,在他们的眼里,白晨应该是万能的才是,可是此刻他居然说他也无法解决。

  就连比列都大吃一惊,这一路上白晨给了他太多的难堪。

  可是同样的,如果说比列这辈子最佩服的人,白晨也许排不上第一个,可是绝对名列前茅。

  能够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让一个人刻骨铭心的恨,可见白晨在他心目中的分量。

  可是就是这样的白晨,居然说他也无法解决。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比列惊诧的看着白晨。

  白晨沉吟半饷:“不是完全没办法,只不过以你们的实力,恐怕很难办到。”

  “我们的实力?我们这里可是欧洲大陆最顶尖的存在了,不管是我还是这个第三代吸血鬼。”比列虽然厌恶魑,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魑的确很强大。

  白晨走上前两步,第三步的时候回头看了眼众人。

  就在这时候,一道红光从后面激射而来。

  “小心……”魑惊呼道。

  可是白晨却向着左边挪了一步,而他的目光并未注意到后面的攻击,那道灾厄射线射空了,射到地上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窟窿。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又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

  巧合吗?就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又一道红光射过来,白晨又是轻轻的挪动了一个身位,灾厄射线再次落空。

  所有人全都张大嘴巴,开玩笑,这绝对不是巧合能够做到的事情。

  没有人能够有这样的运气,连续两次躲开灾厄射线。

  “如果你们做的到的话,你们就可以突破这个死亡方阵。”白晨在说话的同时,再次避开一道灾厄射线。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这光的速度可不是人能够避开的。

  可是白晨却没有使用太快的身法,每次都是敲到好处的挪移开身位,然后就能轻易的避开灾厄射线。

  “预判。”白晨回答道:“死亡方阵虽然无解,不过其中还是存在着规律,它们的攻击是需要锁定目标的,这就好比说我拿一颗石头砸你,首先是要瞄准,然后投掷。”

  说着,白晨拾起一颗石子掷向比列,比列轻易的避开石子。

  “就是这样,你看到了我的动作,石子投掷的轨迹,所以你知道石子会朝着哪个方向飞,这就是预判,不过死亡方阵的瞄准更快,灾厄射线的攻击也更快。”

  白晨退出了死亡方阵的范围,虽然只是一线之隔,不过却是生与死的划分。

  除了白晨以外,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避开死亡方阵内的攻击。

  “那就你去破解。”比列理所当然的说道。

  “凭什么?”白晨同样是理所当然的语气质问道:“我为什么要为你的计划去冒险?”

  “难道你就不想看到魔法王的遗产吗?”

  “不想。”

  比列顿时凝在当场,准备的台词完全没派上用场,白晨根本就不和他走套路,张着嘴半天,也没挤出一句话。

  “相比起来,我对你更感兴趣。”白晨看着比列:“不如这样吧,你去处理掉一半的魔法炮台,我则负责另外一半,如何?”

  “你们东方人有这么一句话,能者多劳,你既然有这个能力,为什么还要别人效劳?”

  “你从这里去到梵蒂冈,两条腿也能走,为什么要坐马车?”

  比列阴沉着脸色看着白晨,白晨寸步不让的盯着比列。

  “要想获得,总要学会付出,如果你什么都不想付出,就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无异于异想天开。”

  终于,比列还是动摇了,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不得不说,比列的心机,即便是白晨如此逼迫他,他依然没打算与白晨翻脸。

  “好吧,我负责一半的魔法塔。”比列终于松口了。

  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容:“那就请吧,希望你的动作快一点。”

  “你不和我一起动手?”

  “我不习惯和敌人联手。”

  “那为什么是我先动手,而不是你?”

  “算了,我们走,在这阴暗的地下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看到白晨打算转身离去,比列连忙叫住白晨。

  哪怕他知道白晨是在虚张声势,哪怕他知道白晨就是在惺惺作态,可是他对白晨的威胁依然无法无动于衷。

  白晨可以离开,可是他不可以。

  为了这次的计划,他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他输不起,他无法放弃。

  不过这也让他更加的憎恨白晨,恨之入骨。

  白晨微笑的看着比列:“你在与我争论之前,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资格,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上,而你毫无优势可言。”(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