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一十四章 教廷的高层

第两千九百一十四章 教廷的高层

  似乎从遇到白晨开始,比列的脸色就没变过。猎  文网

  阴沉、怨恨、愤怒

  只要是能够想到的负面情绪,总能在比列的脸上找到。

  白晨让比列感到头痛,同时也有一丝的恐惧。

  眼前的惨厉景象让比列感到心悸,从进入魔法王的宫殿开始到现在,他的人已经死伤过半,可是白晨身边的人似乎没有出现过任何伤亡。

  当然了,比列不认为这是因为自己的无用,他觉得这都是因为白晨的阴险所致。

  白晨走上前,安慰了比列几句。

  只是这些安慰的言词在比列听来,是如此的刺耳。

  白晨看了眼那些东倒西歪的魔法石像,对身边的魑说了几句。

  魑便给狼人以及吸血鬼下令,比列一直在防备着那些狼人与吸血鬼。

  不过他显然是多虑了,狼人与吸血鬼显然对这些往日的宿敌没太大的兴趣。

  他们对那些魔法石像反而兴趣更大,他们开始打碎这些魔法石像,然后拿出魔法核心,不知道在做什么。

  “东方的絮子,他们在做什么?”

  “作为敌人,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比列心中恼怒,却又无可奈何,白晨笑呵呵的看着比列:“算了,看你这么想知道,那就告诉你好了,当然是控制这些魔法石像。”

  “控制?这些魔法石像能够控制?”比列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这些魔法石像的威力,他已经见识过了,如果被这些狼人与吸血鬼控制了这些魔法石像的话,那么它们将更加棘手。

  这让比列心中更加的担忧,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阻止。

  “如何控制?”比列看向白晨,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

  白晨看向比列,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自然是用我的方法。”

  “这些黑暗生物可不好管教,让他们掌握着这么危险的魔法石像,如果有朝一日他们背叛了你,那么你最好心一点。”

  “这就不劳阁下操心了。”

  站在一旁的魑冷冷的哼道,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她倒是不担心白晨会信以为真。

  只不过比列明目张胆的挑拨他们和白晨的关系,让魑非常的不爽。

  至少目前她没这个想法,不管是她还是其他的狼人与吸血鬼,实在是不愿意与白晨为敌。

  与白晨为敌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可不希望成为白晨算计的对象。

  白晨携盈的看着比列:“大主教阁下,我的人自然有我的管教方法,倒是不需要你操心,我们还是继续前进吧。”

  比列阴沉着脸色,看了眼自己这边,死的或者重伤的已经被清理,那些轻伤的也已经修整好了,基本上可以继续上路。

  “东方的絮子,我看你的能力出众,后面还是由你来领路吧?”

  “这不好吧,毕竟我们还有赌约。”

  “我已经把你想知道的答案告诉你了,这个赌约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比列回答道。

  “我还想知道更多的消息,梵蒂冈三个计划的详细情报。”

  “关于这点我无法告诉你,因为我也只知道造神计划,而造神计划的基赐是梵蒂冈在二十五年前找到的黄昏战场。”

  “黄昏战场?”

  魑却是露出一丝讶色:“就是北欧诸神与魔狼展开的决战之地?”

  “没错,就是那片土地,在阿尔卑斯山脉断层地带,我们找到了许多的神骸,这就是造神计划的起始。”比列大方的将这个秘密分享给白晨。

  “那么蓓蕾莎呢?她在这里又起到什么作用?”

  “她身具天使血脉,她是最好的母体,用她的身体与恶魔交.配,然后诞生出具备神之血脉的后裔,再将这些后裔的血抽干,唤醒神盒的神魂。”

  魑听的触目惊心,白晨的脸色越的阴沉:“就比如说约翰体内的那个神魂是吗?”

  “是的,神魂依附在人的体内,然后人再一点点的吸收神魂的法则,然后将之萨代之,成为新的神灵。”

  “漂亮,实在是太漂亮了。”白晨的脸上已经失去了笑容:“不过这个计划注定不会成功。”

  “你阻止不了。”

  “那我就阻止给你看看!”白晨冷哼道:“其他两个计划你就一无所知吗?”

  “只知道个大概,不过我想我能告诉你的,你也已经从其他人的嘴里得到了吧。”

  “梵蒂冈要打开的所罗门王宝藏,你一点都不知道?”

  “金约柜,我知道这个。”

  “金约柜?”白晨眼前一亮。

  比列看了眼白晨:“是的,所罗门王宝藏就是金约柜。”

  “金约柜用是圣经中所记载的吧?怎么又变成所罗门王宝藏了?”

  “当然不是,金约柜其实原本就是属于所罗门王的,圣经中的记载”比列突然露出一道嘲讽的笑容,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是白晨能够从比列脸上的嘲讽中读出意思,白晨都忘记了,相信什么都不能相信圣经上说的。

  “所罗门王宝藏就是金约柜那么这个金约柜又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我所知道的仅限于此。”比列无奈的回答道。

  “你怎么也算是教廷的高层吧,为什么连你也不知道这些事情?”

  “高层?在你们这些外人的眼里是高层而已,教廷真正的高层都在梵蒂冈,教皇、大主祭、裁判长、议会长老,他们才是真正的高层。”比列自嘲的说道。

  “那么你说的这些人,用知道详细的计划吧?”

  比列又摇了曳:“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详细的计划,即便是教皇也不知道全部计划。”

  “怎么可能?教皇用是教廷至高无上的存在了吧?你总不会告诉我,其实这是上帝主使的吧?”

  “这三个计划本就不是出自同一个人的决策,而且这三个计划每一个都至关重要,甚至关乎教廷的生死,所以为了消息不被泄漏,这些秘密都被安排让不同的人执行,他们也许知道一些内幕,却不可能知道三个计划全部详细的过程。”

  “难道连他们都有泄漏的可能吗?”

  “你以为呢?教廷内部也不是一块铁板,更何况这三个计划本就有很多人在初期就强烈抵制,为了确保这些人不会泄漏消息,所以他们施行的是彼此监视,谁的秘密泄漏了,那么就是谁的责任。”

  “那么你呢?你既然不是教廷的高层,你为什么会知道造神计划,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我是教皇这个派系的,教皇就是执行造神计划的主使人,我作为他的亲信,知道这些消息很奇怪吗?”

  “那么教皇知道你现在在寻找魔法王的宝藏吗?”

  比列笑了笑:“忠诚是建立在实力落差的前提下的,如果我比教皇强大,又拥有着凌驾他之上的势力,我为什么要继续忠诚于他?就比如说你和这些黑暗生物吧。”

  比列看了眼魑:“他们现在听命于你,不过是因为你比他们强大,却不代表他们真的忠诚于你。”

  “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们恐怕一辈子都不敢背叛我。”白晨淡然说道。

  “自信是好的,可是却不要太自大,不管是狼人还是吸血鬼,他们都有着非凡的血脉传承。”

  白晨笑了笑:“那又怎么样?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潜力,自己的未来,就如你的手下,那个黄金骑士,我觉得他的潜力就在你之上。”

  “他?埃尔吗?我想你这次看走眼了,他不行的,曾经的他连马都不懂得骑,同期的骑士已经上战乘杀了,他却始终在练习骑马,他唯一的优点就是忠诚,所以才能够得到赐福。”

  “哦?是吗?”白晨看向那个名叫埃尔的黄金骑士。

  埃尔似乎是感觉到了白晨的目光,也向着白晨望过来,白晨报以淡淡的笑容,埃尔则是微微点点头,算是回应白晨。

  “我看人很准的。”白晨说道:“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是吗?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看不出来。”

  “你不是说你看人很准的吗?”

  “是啊,可是你是人吗?”白晨笑道。

  “你可真喜欢说笑,我不是人又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反正我在你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人的气息,你甚至不是你那些手下那样的改造怪物,你是什么呢?”白晨摸着下巴,凝视着比列:“不过我会搞清楚的,不管你再如何的掩藏也没用。”

  “如果你想知道我的秘密,那就努力吧。”比列淡然说道。

  “停下!”白晨突然叫道。

  比列抬在半空的脚顿在当场,转过头看向白晨:“怎么了?”

  白晨突然咧嘴笑起来:“没事。”

  “没事?”比列放下脚的瞬间,心头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哗啦——

  一声响亮的破空声传来,却见比列摔倒在地上,他的左腿已经在瞬间被轰碎。

  比列整个人飞腾起来,他本已经断掉的左腿也以惊人的度生长出来,不过人却在飞快的退后。

  白晨回过头,凝视着犹如惊弓之鸟的比列:“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