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一十章 又被算计到了

第两千九百一十章 又被算计到了

  拉法蒂这次再也不敢胡来了,她已经见识过白晨的阴险,也见识过他的冷酷,她不敢再去挑战白晨的耐心。

  特别是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人帮她说话,不会再有人为她求情。

  整个魔法王的王城只有一条通道,在道路的尽头是宏伟高大的宫殿。

  道路整齐而干净,这么多年过去了,就像是有人在打扫一样。

  道路的两边座落着各种魔法建筑,看起来处处都是危险重重,还有许多奇怪的摆置,就像是魔法道具一样,也让人感到危险。

  比列看向白晨:“东方的小王子,请。”

  “不,你先请。”

  “还是你先请。”比列显然也不愿意走在前面。

  他对魔法的认知同样不多,而这里最了解魔法的人,无疑就是白晨。

  “好吧。”白晨看到比列推脱,无奈的耸耸肩,当即走在前头。

  道路的正前方中间就有一个石台,中间摆放着一颗鲜红的宝石,而宝石发出的红色光晕形成一个红色的罩子,让人看到就望而生畏。

  所有人都知道,这绝对是一个魔法陷阱。

  可是白晨却不以为然的走上前,直接进入红色罩子中,伸手就将那颗红色宝石拿了下来。

  “哈哈……收获,大收获。”白晨捧着宝石激动的笑道:“居然这么轻易的得到了烈焰宝石,比列大主教,感谢您的慷慨。”

  魑小心翼翼的走到白晨的面前:“小王爷,这颗红色的宝石叫做烈焰宝石吗?”

  “这是烈焰所凝结的结晶,就像是水凝结成冰块一样,可是烈焰怎么结成结晶?正常人觉得不可能,实际上还是有可能产生的,只有特殊的烈焰温度达到一定高度后,然后能量产生质变,最终形成烈焰宝石,这颗宝石可是价值连城……不,就算是拿一座城池跟我换,我都不换。”

  魑倒吸一口凉气:“这么珍惜?”

  “恐怕整个欧洲大陆翻遍了,也找不出第二颗烈焰宝石,而且是这么完美的烈焰宝石。”

  魑听着白晨肆意夸张的言词,心中不禁冷笑起来,这小子又在坑人了。

  他先前就说过,不要触碰这里的每一个东西。

  很显然,白晨这是在诱导比列,比列冷酷的面容下,是愤怒无比的心情。

  他本是想这条路必然危险重重,经过上次的亏了,他不愿意再冒险。

  就算有危险,也是让白晨去面对。

  却不料,第一个遇到的不是危险,反而是价值连城的重宝。

  比列不知道什么是烈焰宝石,可是看到白晨手中的安可鲜红如血的宝石,傻子也知道价值不菲。

  特别再看白晨那夸张的表情,比列的心情就越发的不是滋味。

  突然,白晨的笑声停止了,他的目光突然落到前面。

  在前面还有一个石柱,上面摆放着一颗青色的宝石。

  白晨想也不想,直接冲上去,伸手就抓起青色宝石。

  “哈哈……风暴宝石。”

  比列看的妒火更盛,他发现白晨没有第一次那么兴奋,因为他似乎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前方。

  比列也看到了,在前面还有两颗宝石,一颗是黄色的,一颗是绿色的。

  比列立刻就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前,白晨也在撒丫子的跑,不过还是先被白晨跑到了第三颗黄色宝石的石柱前。

  比列伸手抓了个空,可是他没有停顿下来,恶狠狠的瞪了眼白晨,立刻就冲到第四个绿色宝石的面前,伸手就要将之抓在手中。

  可是就在比列抓住绿色宝石的刹那,身体犹如雷击一般,整个人被强大的力量震飞出去。

  “怎么回事?”

  “哎哟比列大主教,您没事吧?您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可是魔法王的王城,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危险,你这么鲁莽很容易出事的,您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居然伸手去抓污染源。”

  比列狼狈的站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左手已经变成了暗绿色,疼痛难忍。

  剧痛下,比列只能右手捏住左手手腕,咬着牙看着白晨:“这是怎么回事?”

  魑也疑惑的看着白晨,比列更是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

  白晨耸耸肩道:“这还不简单,你受到了污染源的侵袭,你最好让污染源的污染之力排斥出体外,不然的话污染之力会不断侵蚀你的身体,蚕食里的力量。”

  “污染源?什么污染源?”

  “这是地狱里的污秽之水的精华,虽然和碧水宝石很像,不过却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物质,碧水宝石是纯净之水的精华凝结而成的宝石,与我手上的这三颗宝石都属于同一个级别,代表着火、风、土、水四种元素,不过污染源则是污秽的凝结,魔法王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以次充好,前面三颗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石,第四颗居然用这种害人的东西冒充。”

  扑哧——

  一旁的魑已经忍俊不禁的笑出声了,这明显就是被白晨误导的。

  白晨先前表现出的贪婪,让比列误以为后面的也是好东西。

  实际上从第一颗烈焰宝石开始,白晨就在挖坑了。

  比列的愤怒也是可想而知的,他能够感觉到污染源在侵蚀自己的手臂,而且他无法将污染源排斥出体外,这些肮脏而且顽固的力量,正在深入自己的身体。

  “大主教,这污染之力是非常邪恶肮脏的,您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它会要了你的命的。”扎德惊慌失措的跑上前来。

  比列脸色一沉,直接一把撤掉自己的左臂。

  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没想到,谁也没想到比列居然如此的果决。

  白晨看了眼比列,不得不说比列的这个举动,是最正确的做法。

  比列摁住自己的伤口,这时候,他手臂的断口居然开始生长出血肉。

  魑皱了皱眉头,压低声音道:“他的恢复力比起我们血族还要强悍,小王爷,他还是人吗?”

  “我也不确定,也许他和他的那些手下一样,都已经变成了怪物。”白晨疑惑的看着比列,他想看看比列到底是用什么力量重生的血肉。

  不过比列用他的圣光力量掩饰,一时间白晨也无法探查出结果。

  比列回过头看向白晨,然后谦谦有礼的点了点头,仿佛将他与白晨的恩怨完全的抛弃了。

  “东方小王子,原本我以为我已经够小心了,结果还是上了你的当。”

  “你不是上我的当,是你被贪婪蒙蔽了心智,唉……看来你还需要更加虔诚,不然的话你的理智以及你的上帝,都会舍你而去。”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对上帝的忠诚毋须质疑。”

  “如果你真的这么虔诚,刚才为什么会对一个肮脏污秽的东西产生兴趣?”

  “我不是上帝那么的全知全能,没有上帝那么伟大,我无法辨别每一个邪恶,无法看清一切的罪恶。”

  “如果你去照镜子的话,你应该能够看到最邪恶的人。”

  狼人与吸血鬼自然是附和白晨的话,肆意的嘲笑着比列。

  不过对于白晨的话,不管比列如何的愤怒,表面上依然不动如山,笑容温和如初阳。

  不得不说比列的心性沉稳,白晨不喜欢这种人,白晨遇到过很多的强者,比比列强大十倍百倍的都不在少数,可是却很少有人能够如比列这样,即便被白晨如此的羞辱,依然面带笑容。

  而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比列的难缠,同时也是白晨最为头痛的对手。

  “你们东方人都会逞口舌之利吗?”

  “至少在手段上,我也能够占到便宜。”

  “如果这些小便宜就能满足你,那么我不介意给你多占几次,让你满意为止。”

  “比列,你知道我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你想说的是性格吗?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可比性,我的信仰是至高无上的,我所追求的也不是你所能理解的。”

  白晨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当然不是性格,你以为我会问这么老土的问题吗?”

  白晨翻了翻白眼:“我们最大的区别就是,你已经老的快进棺材了,而我还是少年人,而少年人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明明心里吃亏受气,表面还要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如果你真的愿意给我多占几次便宜,我当然乐意,就怕你只是口是心非。”

  “多说无益,我们还是继续吧,不过你最好收起那些卑劣的手段。”

  比列当然不可能如嘴里说的那么豁达,他不止是头痛白晨的阴险,同时也痛恨白晨的不择手段。

  在过去很多人都骂他老狐狸,可是与白晨比起来,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光明磊落的就像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白晨笑盈盈的看着比列:“那么请吧……我先?还是你先?”

  比列顿时陷入两难的抉择之中,看了眼道路正中间的那个污染源。

  这个显然才是真正的魔法陷阱,先前的那些都只是幌子。

  “城门口的时候是我这边先出手,这次轮到你了……我希望你不是只会投机取巧。”

  “投机取巧吗?如果你把我每一次获得的优势视作投机取巧,那我也只能笑而不语。”(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