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零九章 阴险

第两千九百零九章 阴险

  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凝固,他们本以为白晨会发出什么样的言灵。

  却没想到,白晨居然就说了这个词,开门。

  然后众人就听到咯吱的声音,厚实沉重的城门在缓缓的打开。

  所有人都张大嘴巴,愕然的看着白晨。

  “请。”白晨回过头,做了个请的姿态。

  比列的脸色从白变成黑,最后变成了铁青,咬牙切齿的回过头,瞪了眼三个**师。

  三位**师也是满脸的愕然,他们尝试了所有可能的言灵词语,却没想到这个城门的言灵词语居然这么简单,简单的令人发指。

  “小王爷,就这么简单?”魑都不敢相信。

  “就这么简单,这个魔法陷阱虽然复杂,不过这个复杂的地方却和你想象的不在一个点上。”白晨看向比列:“大主教阁下,现在是履行你的诺言的时候了,请动手吧。”

  比列的脸色更是铁青无比,他不在乎杀五十个人或者一百个人,可是却当着敌人的面杀,而且还是敌人的要求,这让他非常不爽。

  并且现在他的手上就这五百多个人,如果他为了履行诺言而杀自己人的话,绝对会让自己人心寒。

  这是一件非常打击士气与凝聚力的事情,这让他产生了几分拒绝的想法。

  可是,就凭自己这边三个**师先前的表现,比列很怀疑他们是否能够走到最后。

  扎德、费乌斯、格洛特三人都是他搜寻了整个欧洲大陆,并且付出极大的代价,这才拉拢过来的**师。

  本以为他们三人应该足够应付魔法王的遗藏了,可是这一路下来,他们三人的表现却让比列大失所望。

  反而是白晨,不管是见识、眼界,还是魔法的水平都让他大吃一惊。

  虽然白晨带着东方人的面孔,可是比列却能很明显的感觉到。

  白晨在魔法的造诣上,与扎德、费乌斯以及格洛特有着明显的差别,在白晨的面前,他们三人就像是初学者一样无知。

  其实比列忽略了一点,扎德、费乌斯和格洛特三人并不是真的那么没用。

  只不过人最怕的就是比较,一旦发生了比较,那么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特别是这次,他们三人又是研究又是尝试,却始终没能找到正确答案。

  可是白晨却用一个简简单单的方式,打开了城门。

  这就是差距,即便他们三人再不服气,也不得不认输……至少在这个关卡,他们确实没有表现出应该有的水准。

  白晨回到了队伍了,魑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白晨,又饶有兴致的看向比列。

  她也想看看,这位大主教会做什么样的选择。

  “小王爷,如果刚才换一个人说这个词,能打开城门吗?”魑低声问道。

  “呵呵……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白晨瞥了眼魑。

  “从你先前那么大方的让他们去尝试,我就猜到了一点,你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把机会让给别人,除非这是一个陷阱,只不过我猜不透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陷阱,毕竟我对魔法并不熟悉……也许这次之后,我应该去进修一下魔法,毕竟我有这么漫长的寿命,应该去学习更多的东西。”

  “其实他们所看到的都是假象,那并不是言灵魔法,而是一个召唤魔法阵,言灵魔法只是幌子,故意让他们误会的。”白晨笑着说道。

  “而后你故意与比列说那些话,其实就是故意误导他们?”

  “没错,当我和他们达成某种共识的时候,他们更会相信那是言灵魔法,而不管他们用什么词语,都不可能打开城门的,而他们的尝试只会让城门里的召唤生物越来越多。”

  魑已经彻底的服气了,白晨的每一步看似漫不经心,看似狂妄自大,却都在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

  估计比列一直都在防备着白晨,可是却怎么也防不住白晨的阴险。

  不过就算是换做是自己,估计也防备不住。

  “至于这个城门……其实没有任何的难度,只要推开就可以了,可是因为上面的魔法阵,所以没有人敢如此贸然的尝试。”

  “那个魔法王也很阴险……他抓住了人的心理弱点。”魑看了眼白晨:“不过你更阴险。”

  “谢谢你的夸奖。”

  魑看向比列:“你觉得我们的大主教阁下,会动手杀自己人吗?”

  “会的。”白晨自信的说道。

  “为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他会觉得他的那三位**师无法胜任这份工作,而后也不知道还有多少难关需要攻克,所以他想要借助我的力量,所以现在和我翻脸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可是如果他动手杀自己人,那么他的队伍的凝聚力将会溃散……”

  “这正是我们需要的。”白晨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突然,比列的队伍里一个人毫无征兆的动手,朝着自己的同伴伸出屠刀。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整个队伍都开始自相残杀。

  比列看着队伍里的骚乱,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也没有去阻止,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对此他似乎早有准备,这个命令甚至不是他下达的,他的亲信已经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

  对此,他感到非常的满意,在死伤了几十个人后,队伍的骚乱也平息了下来。

  比列满脸的慈悲的走上前,划了一个十字,对着那些尸体默哀:“愿上帝指引你们的道路,你们的生命虽然画上终点,可是你们的灵魂必将进入天堂,阿门。”

  在白晨等人看来,比列的慈悲太假了,太虚伪了。

  可是对于大部分的狂信徒来说,他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大主教阁下,里面还有怪物,需要你们处理,请快点好吗。”白晨不合时宜的打算了比列的祈祷。

  比列慢悠悠的转过头,用冰冷的目光划过白晨的脸庞。

  “大主教,我们以灵魂起誓,为您奋战至死!”

  所有人全都向比列表达自己的虔诚与忠诚,他们对于死亡似乎没有表现出足够的敬意,反而带着几分疯狂与向往。

  “不用了,我亲自来。”比列平静的说道,独身一人走入城门内。

  白晨眯起眼睛看着比列的身影,他很强大,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之前自己遇到他的那些手下,就已经能够称得上强大了。

  不过白晨一直看不透比列,他似乎隐藏了什么东西,让自己看不清楚。

  是血珠吗?比列和他的手下杀了那么多人,应该制造了不少血珠吧。

  “小王爷,比列的身上似乎有古怪。”

  “哦?你发现了什么?”

  “不知道,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古怪。”

  白晨皱起眉头,魑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可是白晨却很认同魑的话,因为他也是一样的感觉。

  就是古怪,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古怪了。

  “如果你与他对阵,你有把握吗?”

  “我不确定,不过只要有您在,我想我应该可以获胜吧。”

  魑的回答看似有不确定,实际上却是有些怯战。

  白晨看了眼魑:“看来比列给你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如果我能弄清楚他身上到底哪里古怪就好了。”

  过了片刻的时间,比列从城门走了出来,就如他进去的时候一样,出来的时候依然是那么的平静自然,衣冠长袍整齐,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东方的小王子,已经可以了,你可以带着你的人进来了。”

  白晨立刻换上了笑容:“真是劳烦比列大主教了。”

  白晨在进入城门内后,发现现场没有任何的战斗痕迹,而那些怪物也都消失了。

  白晨和魑隐晦的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

  “大主教阁下,那些怪物呢?怎么连尸体都没有了?”

  “他们已经受到我主的感化,我送他们进入了天堂,他们在天堂之中将会为我主而战。”

  “真没想到大主教阁下这么爱说笑,那些召唤怪物可是充满了污秽,他们也有资格进入天堂吗?”

  “在我主的光辉下,再污秽的怪物也能够得到净化。”

  “是吗?我也好几天没洗澡了,大主教不如给我净化一下吧,也省去了我洗澡的过程。”

  一旁的狼人与吸血鬼全都忍俊不禁,差点没笑出声。

  知道白晨巧舌如簧,却没想到白晨能够说出这种话。

  “如果对我主没有足够的虔诚,是无法被净化的,只能被毁灭。”比列阴狠的看着白晨。

  “呵呵……算了算了,我们就别在这里虚伪了。”白晨耸耸肩道。

  白晨开始打量整个魔法王的宫殿,这是一个大概有几百亩大的城池,不算大也不算小,可是放在这里个地方,却足够震惊世人。

  而且这里的建筑都散发着神秘的魔力,还有许多的魔法高塔,这些魔法高塔就是兵器,魔法兵器。

  白晨皱了皱眉头,对身后的魑说道:“等下不要乱走,不要触碰任何东西,明白吗?”

  魑看到白晨的严肃,立刻点点头,不过她的眼角余光又落到拉法蒂的身上:“你明白吗?”(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