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九百零六章 拉法蒂的目的

第两千九百零六章 拉法蒂的目的

  “在赌局开始之前,我们都是敌人。”

  “那就是说,如果赌局开始之后,我们就不是敌人了?”比列眯起眼睛看着白晨。

  “不,是暂时不动手的敌人。”白晨微笑的说道。

  “赌注呢?”

  “如果你输了,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如果你输了呢?”

  “你现在可以提出你的要求。”

  “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

  “可以。”白晨点点头。

  “说吧,赌局如何进行?”

  比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现在动手对他的确没有好处。

  身边的这些人还有用处,不能现在死在这里。

  毕竟是经过了这么久的准备,比列不想这时候失败。

  对方的人手以及战力的确高于自己这边,虽然自己有绝对的把握战胜他们所有人,可是毕竟自己无法阻止对方杀死自己这边的人。

  所以白晨的提议,确实是让他感觉可以接受。

  “很简单,这里是魔法王的宫殿,所以后面肯定还会有更多的考验,我们谁能够以最小的代价过关,那么就算谁赢,而输的那方需要自己杀死五十个人,你觉得这个提议如何?”

  “你刚才可是杀了我四个魔法师,他们都是我这边的精锐,你现在提出这种赌局,是不是太过分了?”比列不满的看着白晨。

  “别逗了,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那四个也许算是不错,可是绝对算不上高手,如果你来探索魔法王的宫殿,就带这么四个废物,那我对你的前景非常的担忧。”白晨嘲笑的说道。

  比列眉头微微皱了皱,白晨说的是实话,那四个的确不是他这次探索魔法王宫殿的核心成员。

  先前魔法陷阱就是他们触发的,而真正的大师都没来得及发挥,就已经被禁锢了。

  哪怕白晨没杀他们,等到禁锢解除后,他也要杀了这四个废物。

  不过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队伍里还有其他的魔法大师?

  难道他看已经发现了队伍里的三位魔法宗师?

  比列凝视着白晨:“虽然他们不是最核心的,可是他们同样很重要。”

  “我不管他们对你是不是重要,反正人已经杀了,你要么接受这个赌局,要么我们现在就直接开战,做出你的选择。”白晨再一次的表现出自己的强硬一面。

  “那好吧。”比列别无选择,而且这个赌局自己未必会输,甚至比列非常有信心,或者说是对自己这边的三位魔法宗师有信心。

  白晨回到自己的队伍里,魑立刻上前来:“小王爷,为什么不现在开战?”

  “这里不适合开战。”白晨说道。

  “为什么?”

  “耳朵凑过来。”

  白晨轻声细语的在魑的耳畔说了几句话,魑的眼睛越发的震惊。

  阴险、卑鄙、无耻……这小子简直就是为阴谋而生的。

  “在这之前,我需要处理一下麻烦。”白晨脸色阴沉,走到了拉法蒂的面前:“这是你第三次给队伍造成麻烦!现在你还有什么遗言?”

  不管是白晨,还是队伍里的其他人,都已经对拉法蒂忍无可忍了。

  拉法蒂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罪无可恕,白晨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可是她还是犯了所有人都不应该犯的错误。

  这时候就算是埃里克森都没再庇护她,因为拉法蒂的确是给他们的队伍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甚至可以说是灾难,原本有白晨在,他们可以说都是有惊无险的度过危机。

  可是拉法蒂却想方设法的给白晨增加难度,虽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一个伤亡,不过那都是白晨的能力,每次都是他化险为夷。

  拉法蒂祈求的看向每个人,可是回应她的都是冷漠与嗜血的目光。

  当她的目光落到白晨身上的时候,发现白晨的目光是最为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

  拉法蒂绝望了,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个最意想不到的人开口了。

  “也许她不应该现在死。”魑,她居然开口为拉法蒂求情。

  这是白晨都没想到的,白晨疑惑的看着魑。

  “给我一个理由,不然的话,即便是你开口为她求情也没用。”

  “小王爷,在下想了许久拉法蒂的身份,就在刚才突然想明白了。”

  “哦?想明白什么了?”

  “她是魔法王的后代。”魑说道。

  “你怎么想到的?”白晨惊讶的看着魑。

  白晨自己心里明白,甚至白晨就连拉法蒂的目的都猜到的。

  却没想到对魔法并不熟悉的魑居然能够猜得到,这倒是让他大感意外。

  “小王爷,在下能够想明白,是因为她杀了她的哥哥。”

  “这算什么理由?”

  “因为我也杀了我的哥哥。”魑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白晨愣了一下,愕然的看着魑,是啊,魑不就杀了她哥哥,同为第三代的乔凡尼么。

  “所以我非常了解她的心理想法,杀人是需要理由的,特别还是她的哥哥,这个理由只能是魔法王,他们兄妹都知道魔法王的存在,甚至他们还知道魔法王留下的一些好东西,而这个好东西显然他们兄妹都想得到,可是东西只有一份,所以另外一个人必须死。”

  “东西都还没得到就杀人,这个理由是不是太牵强了?”

  “一点都不牵强,与其在事后翻脸,直截了当一些,你们中原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先下手为强么?”

  白晨细细一想,似乎是这么一回事。

  拉法蒂和魑很像,除了她们的身份,她们的处境以及性格都很像。

  看起来她们的行为显得有些残忍,不过这是因为她们比别人想的更多,看的更远。

  虽然这么说也无法掩盖她们弑杀亲人的事实,可是在她们的眼里,她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又或者是因为她们了解自己的哥哥,已经预料到了事情的发展,所以还不如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就直接扼杀。

  在白晨看来,不是理由的理由,非常牵强的解释,在魑或者拉法蒂的眼里却是合情合理。

  这就好比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说,这么做是不对的,站的是自己的角度,可是对方却觉得是对的。

  也只有魑才能理解拉法蒂,因为她们是同一类人。

  “可是这也只是说明了她杀她哥哥的动机,似乎并不能说明她的身份,为什么说她是魔法王的后代?”

  “小王爷,您熟悉魔法吗?”

  “当然,这似乎不需要我继续证实了吧?”

  “您熟悉魔法,却不熟悉魔法师。”

  “额,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您忽略了她的某些举动,这些举动都是魔法师习惯性的动作,至少在我的族内,血法师都经常的做这些动作,比如说画六芒星的动作,看到魔法阵的时候,就算不施展魔法,也会用手指凭空虚划,这就是习惯动作。”魑看了眼白晨:“在下不知道小王爷身为一个高明的魔法师,为什么会没有这个动作,不过在下接触过的魔法师,都会有这个习惯……而她也有这个习惯。”

  “这个习惯只能是长期修炼与练习魔法才会遗留下来的习惯,这种习惯也许是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

  魑在说完这番话后,特别是那些血法师,下意识的彼此对视一眼。

  “这倒是事实,其实我也有这个习惯,不过我并不是使用手指虚划,一般我都是在心里推衍的。”

  白晨看了眼拉法蒂:“不过有一点你搞错了,她的身体里没有任何的魔力。”

  “她真的不会魔法?”魑疑惑的问道:“我之前一直以为她是伪装的,可是她的那些习惯,不可能假装啊……难道已经把这些都算到了?故意用那些虚假的习惯来欺骗我吗?”

  “不,那的确是她的习惯,她也的确是魔法王的后代,这点我之前就已经确定了。”

  “小王爷,您确定了?”

  “是的,你先前的那番话,也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她的确练习了魔法,不过并没有冥想,所以体内没有任何魔力,也无法施展魔法。”

  “这又是为什么?难道是魔法王的传承断了?”

  “魔法王的传承没有断,而是她自己的野心。”白晨说道。

  “她不会魔法与她的野心有什么关系?”

  “魔法王的实力可能已经达到了神的级别,很可能掌握着元素法则,所以魔法王流传下来的血脉让她具备了与生俱来的魔力,可是这份与生俱来的魔力也让她寸步难行。”

  “这又是为什么?”

  “吸血鬼的血脉传承自莉莉丝,莉莉丝是神吧?”

  “是。”魑坦然的回答道,虽然传说中莉莉丝是恶魔,不过白晨已经证实过莉莉丝是东方的神。

  “那么你想超越自己的血脉怎么办?”

  “这……几乎无法做到,除非有上级的血脉,或者直接是神血……”

  魑的眼睛一亮:“没错,直接获取来自源头的血脉。”

  “可是,这似乎不是她不修炼的原因吧?”

  “你还不明白吗,血脉可以直接接受,可是魔力不行,每个人的魔力都会相互排斥,所以她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修炼出自己的魔力,她要的是魔法王的魔力,她只想做一个容器而已,一个拥有近乎无限魔力的容器。”(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