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九十八章 比绝望更绝望

第两千八百九十八章 比绝望更绝望

  在白晨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世界粉碎了,连同那个巨人,就如破碎的镜面一样支离破碎,所有人都置身在了黑暗之中。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这种场面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是无法体会到这种震撼的感觉的。

  黑暗很快就随之消散,众人又回到了原地。

  只有傲慢趴在地上,嘴里呕着鲜血。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刚才所经历的并不真实,都只是幻象。

  可是他们所感受到的那种震撼,却是无法磨灭的。

  这个男孩那惊世的一击,明明只是幻象,却给人一种非常真实的感觉。

  也许是傲慢的幻象太过真实的缘故吧……

  人是不可能真正的做到的……哪怕是神,也不可能将整个世界粉碎。

  罗肯等人看向白晨的眼神也变了,虽然还没有投降,可是他们的眼神已经不那么自然。

  罗肯的皮肤开始覆盖上一层坚硬的石质,扎西全身则是完全的变形成布满大大小小口器的,莫特依然战战兢兢的看着白晨,他先后两次被白晨吓到了,此刻根本就无心迎战。

  很显然,他们都认识到了这点,这是个危险的敌人。

  罗肯的双眼赤红,喘出的气息也是红色的,仿佛要燃烧起来了一样。

  他所代表的原罪是愤怒,越是愤怒所能够获得的力量也就越多。

  扎西则是嫉妒,他只要对某种能力产生了嫉妒心理,那么他就可以通过吞噬对方的血R来获得这话总力量,可是上一次吞噬的能力也会随之消失。

  “扎西,他们都指望不上了,看来只有我们两个了。”罗肯面容流露出凝重之色。

  “说好了,如果我们赢了,他的尸体留给我。”

  “好。”罗肯重重的点了点头。

  白晨看了眼罗肯和扎西,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底牌了吗?”

  赵殷龙的呼吸不由得沉重了起来,虽然他知道白晨很强,面对这四个敌人几乎是碾压一样的实力,可是看到罗肯和扎西的实力后,他还是忍不住为白晨担心起来。

  毕竟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终于,罗肯率先动手了,他仗着自己皮糙R厚,率先发动了攻击。

  这次不再是用东西投掷白晨,而是直接冲撞向白晨。

  白晨看着蛮牛一般冲过来的罗肯,赵殷龙也这么的旁观着,看到罗肯的冲锋,都为白晨捏把汗。

  罗肯每踏出一步,地面都在震动,每一步都充满了爆发力,石砖铺设的地面也被他踏碎。

  这种充满力量的爆发,恐怕就算换成城墙,也挡不住。

  赵殷龙发现白晨没有躲避,甚至没有用法术,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罗肯冲过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罗肯还没冲到白晨的面前,扎西率先一步出现在白晨的背后。

  赵殷龙瞪大眼睛,那个全身都长满嘴巴的家伙,他不是在原地吗?

  为什么突然出现在白晨的身后?

  为什么会有两个扎西?

  白晨的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他对出现在身后的扎西也感到惊讶。

  只不过他的惊讶也只是瞬息,很快白晨就做出了反击,身体回转向后一劈,扎西瞬间被切割成两半。

  与此同时,罗肯也已经冲到了白晨的面前。

  白晨抬起手臂,只是一个动作,没有任何攻击或者躲避的意思。

  罗肯被白晨的一支手抵住了,空气中传来沉闷的碰撞声。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狂暴的罗肯就这样被白晨挡住了?

  就凭那具看起来幼弱的血R之躯?

  难道是罗肯看起来只是徒有其表,实际上是外强中干?

  别说别人不信,罗肯同样不信,自己全力的冲锋,居然被挡住了?

  罗肯抬起拳头,就朝着白晨砸过去。

  白晨不闪不避,甚至连抵挡都没抵挡。

  就任凭罗肯的拳头落下,白晨的身体纹丝未动,不管罗肯如何的攻击,对他来说都只是挠痒痒。

  “你的攻击实在是太弱不禁风了,拳头可不是这么出的!”白晨轻描淡写的说道:“让我来教你如何攻击。”

  白晨的双拳在刹那间消失了,然后就听到空气中传来高频率的击打声。

  罗肯就像是羊癫疯一般,全身都在抽搐。

  嘭——

  一声巨响,罗肯就如破布一般摔了出去,他那身厚实的岩石盔甲,并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在白晨的面前,他的岩石盔甲和破布没什么区别。

  白晨又盯住了扎西:“原来这才是你的底牌,你会分身?”

  扎西毛骨悚然的看着白晨,他和罗肯配合了很多次,可是这次他却发现,不管自己和罗肯如何的配合,在这个恐怖的小孩面前,却显得毫无意义。

  只是一个回合的较量,他们已经深深的感觉到了恐惧与绝望。

  突然,扎西的身体就如枯萎的植物一样,以极快的速度萎靡。

  白晨眼中寒光一闪:“想逃?没那么容易。”

  周围的雨水突然如同触手一样探入黑暗之中,紧接着扎西的本体就被雨水卷回到了白晨的面前。

  紧接着,雨水形成的触手在以极快的速度化为坚冰,扎西这下连挣扎的机会都做不到了。

  突然,罗肯大吼一声,他的身体开始膨胀。

  白晨见过这一幕,当初暴食自爆的时候也是一样的画面。

  白晨抬起手,雨水也将罗肯包裹住,然后冰冻上。

  同时冰锥也刺入罗肯的体内,将他的鲜血放掉,大量的血气缺失,让他无法自爆。

  “你想死?我成全你……不过在这之前,先把这个东西拿来。”

  冰锥穿透罗肯身体的同时,还挑出了一个黑色的R球。

  精华!白晨伸手接过精华,罗肯的脸色大惊,可是他的身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衰弱着,很快他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白晨的手再次消失,就像是把手伸到了什么黑暗之中一样,不过等他的手再抽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个人了。

  “杰拉……怎么是你?你也被他抓了?”

  四个原罪都用惊疑的眼神看着杰拉,作为七大原罪的懒惰,杰拉消失了有一段时间了,而与他组队的暴食他的精魄已经回到了裁判所,如果不是知道,杰拉是不可能背叛梵蒂冈的话,恐怕梵蒂冈都会发动通缉令了。

  可是他们没想到,杰拉会在这时候出现。

  只是,他们看到杰拉的时候,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杰拉就那么平静的站在白晨的身边,没有恐惧,没有惶恐。

  他用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同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其实都是一个人,他们是由魔王的七种情绪所衍生而来。

  可是此刻的杰拉,却让他们感到心寒。

  “我已经臣服于主人的麾下。”杰拉转过头看向白晨,向白晨行了个礼:“感谢主人的慷慨。”

  “我需要他们开口。”白晨说道:“在我得到情报后,你才能吃了他们。”

  “主人,吃了他们之后,我也能够给予您您需要的情报,毕竟我们本是一体的。”

  “那就尽情的吃吧,不过你吃的完吗?需要分几餐?”

  “主人,只要有精华就够了,我对血R没太大的兴趣。”

  “赵老板,我们去外面吧,如果你不想看到他进食的话。”

  赵殷龙连忙跟上白晨的步伐,不过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杰拉,杰拉似乎察觉到赵殷龙的眼神,也抬起头看了眼赵殷龙。

  这家伙不是人!和那几个家伙一样,都是怪物。

  赵殷龙又看了眼身前的白晨,相比起来,这个家伙更像是怪物。

  他似乎面对任何敌人,都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当初面对辛摩尔的时候,他是这样的轻描淡写,如今面对这四个怪物,他依然是这样的轻描淡写。

  不得不说,如果与他做敌人,的确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情。

  “是不是觉得我像是一个怪物?”白晨毫无征兆的转过头,看了眼赵殷龙。

  赵殷龙心头咯噔一下,难道这个小子有读心术?

  “额……呵呵……小王爷说笑了,在下只是佩服小王爷的神通法力。”赵殷龙有些慌了神,随口说了句恭维的话。

  白晨笑了笑:“你知道我杀了多少人才有今天的本事吗?”

  “在下不知,不过小王爷既然这么说,恐怕不在少数吧。”

  “你不觉得我凶残成性吗?我年纪这么小,就杀了那么多人。”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想必小王爷所杀的都是该杀之人吧。”

  “哦?这句话谁说的?”

  “好像是个叫做李白的年轻人说的,他在长安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诗人。”赵殷龙说道。

  “哦……原来是他啊。”

  “小王爷认识他?”

  “不认识,听说过他。”

  “我也是听说了他的这首《侠客行》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的,不得不说他的这首《侠客行》确实有几分侠义沧桑的精神。”

  白晨笑了笑,他没想到,他已经把这个时代改变成这样了,李白还是出现了,而且依然写出了这篇《侠客行》。

  当然了,白晨对李白谈不上恶感,相较于远在中原的李白,白晨更在意的是那四个原罪所能提供的情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