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九十六章 窃贼

第两千八百九十六章 窃贼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欧洲人觉得这是东方的法术,虽然场面很大,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出众。

  可是作为内行人,赵殷龙却非常清楚,这个法术的强大之处。

  呼风唤雨这已经是非常难的事情了,可是再给这些水赋予生命,这个法术的难得就直线上升了,而且这些水人是无法被打败的。

  并且这些水人是有自主行动能力的,它们能够识别敌与我,它们能够识别怪物与人。

  这已经让法术的难度上升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这个法术的强大不是表现在攻击力上的,赵殷龙相信,如果白晨要使用攻击法术,绝对难不倒他。

  至少赵殷龙知道自己做不到,哪怕是再强上十倍的修为,也做不到。

  看起来这个法术对付不了强者,可是赵殷龙知道,这个法术可不是为了对付强者的,就是为了对抗这种大范围的袭击。

  这个法术根本就不是世间应该存在的法术,试想一下,如果将这个法术放到战场上的话,那该是何等的强大。

  赵殷龙以前不相信,修罗剑公孙大娘能够以一己之力,阻吐番十万大军于关外。

  现在他相信了,众仙馆的一个后辈,便有如此深不可测的法力,那么太云十六仙又该强到何等地步?

  莫说公孙大娘所面对的只是十万大军,便是再多十倍,恐怕公孙大娘也能将吐番阻于关外。

  突然,赵殷龙发现了几个身影,那几个身影和怪物有明显的区别,他们正从自己的货物间冲出来,其中一个大块头的肩膀上还扛着该隐的石棺。

  “大胆贼人!敢在此行窃!”赵殷龙惊怒交加,立刻就冲上去阻止对方。

  赵殷龙抬起手对着那几个人便用出了搬山,这搬山术虽然名字听着宏大。

  不过实际的效果并不是真的搬山,而是借天地灵气镇压目标。

  轰的一声,那几个人瞬间就摔落到了地上。

  不过扛着石棺的那大汉却是稳稳当当的落到地上,其他几个人也没有丝毫受伤的样子。

  赵殷龙心头咯噔一下,心中暗道,这几个人不简单。

  “扎西,你留下来对付他,我们走。”

  那个叫做扎西的人满脸的不爽,不过他还是留下来面对赵殷龙,其他三人则是转身离去。

  就好象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扎西扭了扭脖子:“东方的修士,你就是施展这个法术的人吗?”

  “哼!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赵殷龙可没那么容易被套话,看了眼那三个转身离去的人:“给我留下!”

  赵殷龙手中一挥,二十八个金甲神兵出现在周围,将四个人团团围住。

  这和撒豆成兵很像,不过这个法术更高级,名为唤神。

  这二十八个金甲神兵所对应的就是二十八星宿,个个都具有神通。

  扛着石棺的大汉皱起眉头:“真是麻烦,看来真的要打上一场了。”

  “一、二、三、四……二十八个,正好我们四个人,每个人对付七个。”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在这里行窃!”

  “你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

  “你们在我的手上偷东西,难道就对我有好处吗?”

  “罗肯,与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杀了他就是了。”扎西不耐烦的叫道。

  罗肯皱了皱眉头,放下肩头的石棺,石棺放到地上,地面轰的一震。

  赵殷龙心中暗道,此人的力气好大,石棺可是数千斤重量,为了把石棺运过来,拖车是特制的,而且需要十匹马同时拉车。

  此人居然能够用身体承受这样的重量,这种力气已经非人存在了。

  “你们是教廷的人?”赵殷龙眯起眼睛问道。

  “没错,我们来自裁判所。”

  “扎西,你的话太多了。”

  突然,周围的积水似是出现了反应,紧接着积水化作一支巨掌。

  看到此情此景,四个人都是心中一惊,罗肯大叫一声:“不好,阻止他,他在使用东方的法术。”

  赵殷龙心中苦笑,这根本就不是他做的。

  扎西已经朝着赵殷龙冲过来,赵殷龙立刻双手结印,指天画了一圈,天空中一道天雷落在赵殷龙的指尖,赵殷龙立刻指向扎西。

  电光火石之间,扎西的胸口已经被赵殷龙的引雷术击穿,一个血淋淋的窟窿赫然呈现。

  赵殷龙心中暗道,中看不中用,自己太高估他们了,居然这么轻易就得手了。

  可是扎西却没有任何的停顿,脸上带着几分狂色。

  “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谁也夺不走,把你的给我……”

  赵殷龙骇然看着扎西,这怎么可能……胸口被打穿成这样,居然对他毫无影响。

  赵殷龙回过神的时候,扎西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赵殷龙连忙后撤,可是脚下一绊,却是摔在地上,这种失误在战斗的时候可是致命的,更何况是这种凶险的对决。

  扎西的脑袋已经分开了,就像是猪笼草一样,那两片R朝着赵殷龙抓过来。

  我命休矣……

  赵殷龙除了挡住眼睛,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道水幕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赵殷龙的面前,挡住了扎西。

  赵殷龙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没死。

  再看眼前的水幕,赵殷龙知道了是白晨救了自己。

  赵殷龙突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压抑的气息,回头一看,却见白晨Y着脸走了进来。

  看到白晨的身影,赵殷龙的心头大定。

  罗肯皱着眉头:“这法术不是他施展的……”

  四个人这时候也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抬起头就看到了一个男孩从外走进来。

  “你们说你们是裁判所出来的?你们是七大原罪中的四个吧?”白晨一步步的上前。

  四个人看到白晨的时候,都感觉到了白晨身上的压迫感。

  四人对视一眼。罗肯道:“这小子不简单,给我的感觉非常的危险,看来我们要小心一点了。”

  “我给你们自我介绍的机会,你们的名字,身份。”白晨来到赵殷龙的身边,瞥了眼颇为狼狈的赵殷龙。

  赵殷龙的修为倒不至于如此,哪怕面对的是四个强者,也不至于三两招就落败。

  主要还是先前的消耗,再加上轻敌了,还有就是对方的诡异。

  正常人看到敌人被自己打中,而且胸口都破了个碗口大的窟窿,也都会放松警惕,觉得对方必死无疑。

  可是扎西异于常人的表现,让赵殷龙一时不察。

  “小子,就算多你一个,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老老实实的让开,我们今天还不想杀人。”扎西的语气虽然狂妄,不过态度却与先前面对赵殷龙的时候截然不同。

  先前面对赵殷龙的时候,他可是迫不及待的要杀赵殷龙。

  可是此刻面对白晨,却说今天不想杀人。

  这种前后矛盾的态度,可不是他突然心慈手软了。

  而是因为白晨的身上,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我说过,告诉我你们的名字,身份。”白晨说道。

  “杀了他。”罗肯低哼一声,抓起身边的石棺就朝着白晨砸过去。

  “小心……”赵殷龙看到罗肯的举动,心中大惊,此人的力气大的令人发指。

  这么沉重的石棺,在他的手中居然能够当作石头来砸。

  只是,砸过来的石棺却被一片涌起的水泽挡住了。

  石棺被那片水泽抬着,白晨一步步的*近着:“你们是来偷这个东西的?现在怎么把这东西还给我了?拿啊……”

  水泽突然一送,石棺又重新飞向罗肯。

  罗肯双手接住石棺,可是身体却不住的退后,双脚在地面摩擦着,艰难的挡住了石棺的冲击力。

  赵殷龙看到这一幕,算是彻底的服气了,自己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一般来说,修士是最害怕这种横冲直撞的对手的。

  拉开距离还好,可是如果距离无法拉开,对方又能够投掷东西来攻击,那就是修士最为头痛的。

  可是这位小王爷显然不存在这个问题,他C控的水就像是具有着生命力一样,能够完成所有的攻击与抵挡。

  “我不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如果你们不主动的介绍自己,那么接下来我会用我的方法来让你们开口……只是……会很疼。”

  白晨抬起一只手,周围的积水再次汇聚,而且高高的跃起,将四个人团团包围住。

  水变幻成数也数不清的刀枪剑戟,全都指向中间的四个人。

  “小子,你的这个能力我很喜欢,给我吧,我想要……给我吧。”扎西双眼放光的看着白晨。

  “你想要?过来拿吧。”白晨勾了勾指头。

  扎西毫不犹豫的冲向白晨,只是,距离白晨还有一丈距离的时候,积水化作的长枪已经穿透了扎西的身体,可是扎西却不觉得疼痛,脑袋再次变成猪笼草,同时从口器里喷出许多的触手朝着白晨抓过来。

  只可惜,这些触手还未接近白晨,就已经化为灰烬。

  “看起来你没这个能力,需要我送到你的面前吗?”白晨向着扎西靠近,每靠近一寸,扎西的身体就有一寸化为灰烬。

  “不要接近我……不要接近我……”(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