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九十二章 人心

第两千八百九十二章 人心

  ][1r&v34yda莱特,你确定你还要继续的抵抗下去吗?要知道,你现在的性命可是拽在我的手中,他们也许还有逃的机会,可是你逃的了吗?”白晨提高声音叫道:“我现在还没将你的灵魂匣的秘密告诉魑,如果我现在告诉了她,你就再没有机会了。”\r

  “小王爷,他的灵魂匣到底在哪里?何必劝他,直接把他杀了不是更好吗?”\r

  白晨笑了笑:“崔斯莱特,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接受我的提议,现在投靠我的话,就立刻偷袭他们。”\r

  白晨的话音刚落,崔斯莱特还来不及表态,其他三人已经惊慌的逃离崔斯莱特的身边。\r

  崔斯莱特愣在当场,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同伴。\r

  “你们……”\r

  白晨的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你也看到了,你还未背弃他们,他们就已经先背弃你了。”\r

  所有人都觉得,白晨是魔鬼!\r

  这种将人心牢牢的把握着的能力,让他们感觉到毛骨悚然。\r

  他的那番话不是说给崔斯莱特听的,是说给弗兰克他们三人听的。\r

  事实上,这些人的反应,也给了崔斯莱特名正言顺背叛的理由。\r

  不是他背叛他们,是他们背叛了他。\r

  也许这对崔斯莱特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可是却让他可以更心安理得的背叛。\r

  “你们既然不信任我,那我也没必要继续与你们纠缠下去,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只会是敌人。”\r

  崔斯莱特的这句话,不是说给他曾经的同伴说的,而是向白晨表态。\r

  我投靠你了,你可不能害我。\r

  魑看了眼白晨,又看了看崔斯莱特,眼中闪烁着一丝冷光。\r

  “魑,其实我以前最爱的还是你。”崔斯莱特面对魑的时候,还是非常尴尬的。\r

  毕竟前面占尽优势的时候,他把话说的太难听了。\r

  这时候回过头来,却是让他非常的羞愧。\r

  “崔斯莱特,教廷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这邪恶的、阴险的巫妖,你们谁也别想逃过教廷的审判。”约翰愤怒的咆哮道。\r

  也许在场之中,就只有他是最坚定的信徒。\r

  弗兰克、崔斯莱特和旺达,都是有目的的加入教廷的,或者说是利用教廷。\r

  有了崔斯莱特做榜样,弗兰克和旺达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r

  “第一个投降的有奖励,第二个投降的有惩罚,第三个投降的……”白晨的脸上浮现出残忍的笑容:“我会让他非常痛苦,至于第四个……哦对了,我不需要第四个,今晚来这里,总要杀个把人。”\r

  一听白晨这话,弗兰克和旺达对视一眼,他们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动摇。\r

  而第二个和第三个投降的,似乎待遇都会有所不同。\r

  他们担心自己会变成第三个,所以他们不约而同的喊道:“我投降……”\r

  魑也不动手了,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些人。\r

  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她再动手,就靠着白晨的那片嘴皮子,就能把这些人耍的团团转。\r

  魑很庆幸自己选择的是与白晨站在同一条阵线上,而不是站在他的对面。\r

  “你们一起投降?”\r

  “我快……”\r

  “是我快。”\r

  “是我快……”\r

  两人争执起来,白晨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既然这样,你们两个互扇耳光,谁先投降谁就是第三个,而这扇耳光就作为第二的惩罚。”\r

  白晨的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所有人都在刹那间想明白了,白晨这个提议的恶毒。\r

  即便是弗兰克和旺达,也都感觉到了这个提议的陷阱。\r

  可是,他们还是无法接受成为第三个。\r

  这时候的他们已经放弃了作为一个法师的尊严,或者说从他们投降的那一刻开始。\r

  于是,一个奇怪的场面就这么出现了,弗兰克与旺达开始互扇耳光。\r

  而且双方都是下狠手,一次比一次重。\r

  谁都不停下来,你一下我一下。\r

  这耳光其实是最痛苦的,扇在脸上火辣辣的,让心中的怒火只能通过手上的力道来发泄。\r

  没几下的功夫,两人的脸皮都已经通红红肿。\r

  可是谁都不肯罢休,只希望对方能够先坚持不住。\r

  不过他们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忍耐力,毕竟他们都对白晨说的,第三个要接受更重的惩罚。\r

  而他们觉得,自己都已经坚持到现在了,不愿意接受更重的惩罚。\r

  他们越是这么互扇耳光,就越是觉得这时候放弃的话就太吃亏了。\r

  十分钟后,他们已经呼扇了一百多个耳光了,他们已经抬不起手臂,可是他们还是不肯放弃。\r

  不是他们有多勇敢,而是人心作祟。\r

  哪怕他们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依然无法停下来。\r

  把希望寄托在对方的身上,这是非常愚蠢的决定,更何况这时候的希望是在一个被你打了一百多个耳光的‘敌人’身上。\r

  弗兰克一咬牙,手中悄无声息的施加了空间魔法,一巴掌扇在旺达脸上的瞬间,旺达的脑袋飞了出去。\r

  一个简简单单的空间扭曲,直接要了旺达的性命。\r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想的到,弗兰克会这么做。\r

  旺达飞出去的脑袋,脸上也充满了震惊,他显然没料到弗兰克会这么做。\r

  弗莱克转过头看向白晨,脸上带着一丝惶恐。\r

  这是他逼不得已下所做出的决定,他不清楚白晨是否能够接受他用这样的方法获得胜利。\r

  白晨拍了拍手掌:“干得漂亮,真是太漂亮了。”\r

  弗兰克不由得松了口气,臃肿的脸上露出一道艰难的笑容。\r

  “主人……我算是赢了吧?”\r

  白晨摇了摇头:“不算。”\r

  弗兰克刚刚松懈下来的神色顿时凝固了:“为什么?”\r

  “因为旺达还没认输,你回头看看。”\r

  弗兰克愕然的回过头,却见旺达的尸体正在冒出一股由庞大的精神力具现化的怨灵。\r

  旺达本来就是精神力强大的法师,而且他又是在那种激烈的对抗中,心中的执念如何会轻易的释怀。\r

  “弗兰克,我们继续吧。”旺达的脸上还带着生前的那种执念,看起来完全没有因为弗兰克杀了他而介怀。\r

  “该死!你给我消失吧!”弗兰克一道破空斩打出去,扫过旺达的身躯。\r

  可是此刻的旺达已经没有了实体,他的身躯是由精神力组成的,再加上他的执念化作的怨灵,弗兰克的破空斩虽然是魔法攻击,却是物理伤害,对旺达来说毫无意义。\r

  “到我了……”旺达的脸上露出先前那种表情,只是他的手臂却开始变得黑暗,就如黑色金属附着在手掌上一样。\r

  “等等……旺达,等等……我错了,我不该杀你的……可是我是逼不得已的……不要……”\r

  旺达没理会弗兰克的求情,这时候的他只有执念,甚至没有恨意,他只是想单纯的完成这场扇耳光比赛。\r

  旺达一巴掌扇下去,弗兰克的脸都变形了,整个身躯飞了出去。\r

  弗兰克想要撑起身躯,几次都没能撑起身体。\r

  旺达飘到弗兰克的面前:“起来,该到你了。”\r

  “我认输……认输了。”\r

  旺达看向白晨:“我赢了吗?”\r

  “不,你没赢。”白晨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他还活着,而你死了,所以你输了。”\r

  旺达又回过头看向弗兰克:“只要你死了,那我们就一样了,这样我就能赢了。”\r

  “等等……旺达……”\r

  旺达没管弗兰克的委求,黑色的爪子挥舞而过,弗兰克的脑袋飞了出去,就如同先前弗兰克杀死旺达一样,旺达也以同样的方式杀死了弗兰克。\r

  “现在我赢了吧?”\r

  “是的,你赢了。”白晨点点头。\r

  旺达的脸上终于不再那么的冰冷,流露出了解脱之色:“我……终于赢了,赢了弗兰克。”\r

  旺达的灵体开始渐渐的消散着,最终化为虚无。\r

  所有人都有些恍惚的看着白晨,眼中带着几分惧意。\r

  两个强大到如此地步的法师,就这样的死在了白晨的挑唆下。\r

  白晨甚至都没有动手,就靠着一张嘴,就把他们逼死。\r

  表面看白晨没有让他们死,可是实际上白晨的这个提议,就是冲着逼死他们去的。\r

  只是,如果不看到最后,他们是绝对猜不到这个结果的。\r

  这个长的如此可爱的男孩,居然如此的残忍。\r

  白晨转头看向崔斯莱特,嘴角不由得一笑,崔斯莱特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猛然向后一蹿。\r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r

  “你这是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吗?”\r

  “我我……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把我也逼死……我知道,我全部知道。”\r

  “放心吧,我还需要你的口供,怎么能让你轻易的死掉呢,当然了,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就不保证你的安全了。”\r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很多东西,不要杀我。”\r

  “乖。”白晨满意的点点头,转过头看向约翰:“现在到你了。”\r

  “小子,我所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上帝!你现在正在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现在忏悔还来得及,不要等到上帝的雷霆震怒,你才懂得后悔。”约翰依然咬紧牙关坚持着。\r

  虽然他也已经对白晨的阴险狠毒怕到了极点,可是他依然坚定着自己的信仰。(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