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八百九十一章 攻心战术

第两千八百九十一章 攻心战术

  s!r<j<w}]9nkuawvv~现在只剩下三个,不……两个半。”\r

  白晨所指的半个,当然就是旺达,白晨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旺达:“他现在身上有伤,而使用精神魔法是需要集中精神的,以他现在的伤势,如果强行使用精神魔法,只要你稍微骚扰一下,他就会被魔法反噬,所以你需要防备的就是他的黑暗魔法,他的黑暗魔法其实不难对付,黑暗魔法一般不怎么适合用来作战,特别是对付你这种级别的,因为你本身就对黑暗系魔法有较高的抗性,我想他会让崔斯莱特和弗兰克牵制你,然后他进行高级魔法的祷文,不过没关系,我想崔斯莱特也不足为虑,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他的灵魂匣在哪里了,所以说你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弗兰克了,至于旺达,你们几个,等下抽空就给他来一下,打断他的魔法仪式。”\r

  白晨根本就没有顾及敌人就在眼前,就在他们的眼前布置着战术。\r

  所有人都听的目瞪口呆,满脸的惊愕。\r

  把敌人的所有动向都分析的非常到位,而且就算是被对方知道了,对方也无可奈何。\r

  至于崔斯莱特,则是满脸的惊恐。\r

  他先前可以面对任何的局势都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是不死的,哪怕这时候他所面对的是一个神灵,他也无所谓。\r

  可是现在,这个男孩居然说,他知道灵魂匣在哪里,这就恐怖了。\r

  如果是其他人说,崔斯莱特还会嗤之以鼻,可是这个男孩。\r

  这个男孩实在是太恐怖了,他就像是会读心术一样,把他们的心思猜的死死的。\r

  所以崔斯莱特开始担心,难道他真的知道了自己的灵魂匣所在?\r

  白晨的笑容里带着几分阴险,所有看到他笑容的人,都感觉到不寒而栗。\r

  哪怕是魑,都觉得站在这家伙的身边不安全。\r

  这家伙即便不动手,依然让人感觉到不安。\r

  这家伙才是真正的怪物,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和他为敌。\r

  魑的心里想法,也是其他人的心里想法。\r

  埃里克森不由自主的挪开几个身为,这个东方的少年,看着人畜无害,可是心机手段却是让人不寒而栗。\r

  “至于那个弗兰克,他的水平有限,他最大的利器就是手上的那颗水晶球,不过那也将成为他的弊端,那个水晶球应该是特殊魔法材料制成,魔法材料的特性就是魔力导性,所以他每次使用比较高级的空间魔法的时候,都是需要通过水晶球的,所以必须提前准备,不然的话是无法施展出来的,看准机会把他的水晶球夺走,他就是一个半废了,比旺达还要废物。”\r

  “对了,你们也别闲着,在动手的时候尽量弄出声响,找个机会就骚扰一下他们,拿并且拿石头砸他们,法师最大的缺点就是需要集中精力,就算这些骚扰伤不到他们,他们也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r

  “小子,算你们狠!我们走……”弗兰克脸色铁青,眼中充满了对白晨的怨恨。\r

  白晨把他们所有人的弱点,都已经公之于众,而这却是他们最不能示人的一面。\r

  “想逃?门都没有。”白晨冷笑一声:“埃里克森,去把出口弄坍塌,他的空间魔法需要视野能看到的地方,如果看不到,他就无法挪动。”\r

  所有人这时候都感觉到胜券在握,仿佛只要那个男孩站在那里,就没有他们无法战胜的敌人。\r

  “小子,你欺人太甚!”\r

  “欺负你就欺负你,我就站这,你敢上前一步吗?”\r

  “你……”\r

  “来啊!你上前一步,我就承认你算个男人,不过做个男人的前提,是你要先被我打断腿。”\r

  白晨的嘴皮依然没停下来:“傻逼玩意,仗着自己有一点本事,就跑到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前耀武扬威,真当没有人治得了你们吗?”\r

  他们四个人的的确是非常强大的魔法师,可是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现在深陷在包围圈中,他们自己把自己送到了最危险的境地。\r

  如果当时他们躲在外面,在白晨等人进入这里面的时候,他们在墓外面使用魔法轰击墓的话,估计这次吸血鬼与狼人的联军,将会蒙受巨大的损失,可是他们没有这么做,而的深入险地。\r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没有这么做,让白晨猜到了崔斯莱特的灵魂匣。\r

  就是这个墓!墓本身就是崔斯莱特的灵魂匣。\r

  崔斯莱特既然早就计划将自己转化为巫妖,那他还建造这么华丽的墓做什么?\r

  必然是存在着某些意图的,灵魂匣要的就是给人出乎意料。\r

  大部分人都会觉得,灵魂匣应该是某个器具,或者是某个容器。\r

  实际上灵魂匣可以是任何东西,甚至是建筑。\r

  也只有崔斯莱特这样张扬的个性,才会选择自己的墓,作为自己灵魂的容器。\r

  “阁下,我们认输,我们愿意支付作为俘虏的赎金,请你遵照贵族之间的条例,我们要赎回自己。”约翰脸色严峻的看着白晨,虽然非常的不甘心,这种事对他们来说,近乎于耻辱一般。\r

  可是现在,他们却不得不在白晨的面前低头,白晨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经把他们所有的能力、特点,甚至是弱点剖析的无懈可击。\r

  他们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大意与轻敌了,可是现在后悔这些都已经毫无意义。\r

  “贵族条例?你在和我开玩笑吧?我们是来杀人的,不是来和你们玩贵族游戏的,你们教廷不是一向喜欢先杀人,然后霸占人家的财产吗,我现在就是要先杀了你们,然后搜刮你们的一切,你……你……你……还有你,你们谁都别想逃。”\r

  “你欺人太甚!”\r

  “欺负的就是你,你能奈我何?不服就来打我,打的过我再说,动手!给我灭了他们。”白晨一声令下,魑毫不犹豫的杀了上去。\r

  对面四个人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战,一时间,魔法在他们之间呼啸着。\r

  虽然白晨把他们的弱点都已经分析清楚了,不过他们毕竟不是庸手,他们可不是三拳两脚就能够解决的。\r

  所以场面上还是非常的凶险的,即便是魑的速度了得,依然要小心的应付。\r

  “你们也别愣着,给我上去骚扰他们。”\r

  众人忙不迭的上前去助阵,白晨的命令他们可不敢违抗。\r

  白晨则是围绕在战场的周围,虽然他不出手,可是他的威慑力还是有的,崔斯莱特四个人每次转身,看到白晨的脚步就感觉毛骨悚然,深怕什么时候白晨突然出手。\r

  白晨发出的任何声响,都会影响到他们的注意力。\r

  “谁去外面打一几只野兔来?我们在这崔斯莱特之墓里烧烤。”\r

  崔斯莱特如果这时候还能吐血的话,绝对会吐血三斤。\r

  这小子太侮辱人了!\r

  “小王爷,您是认真的吗?”戴勒夫跟在白晨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r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白晨瞪着戴勒夫:“以后不要质疑我的任何话,如果你们谁再质疑我,我就在你们的身上挖的洞,然后把死亡虫塞进去。”\r

  白晨看似是在训斥戴勒夫,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意,战场上的四个敌人难免会多想。\r

  “不过这招似乎用太多次了,没一点新意,我想想……想到了,把你的头发扒光,然后在你的头皮上种植黑死毒刺,对了……你知道什么是黑死毒刺吗?”\r

  戴勒夫很本分的摇了摇头,白晨说道:“黑死毒刺是一种长在尸体上的植物,它们会吸收尸体的养分,当然了,活人也是可以的,它们会深深的扎根在你的脑颅内,然后吸食着你们的大脑养分。”\r

  “啊……”弗兰克发出一声惨叫。\r

  魑已经打伤弗兰克了,旺达大叫道:“弗兰克,不要被他影响到,他是故意说这些来吓唬我们的。”\r

  谁都知道,白晨是在吓唬人,可是在听到白晨说的内容之时,他们还是忍不住升起几分寒意。\r

  戴勒夫咽了口口水:“你们都听到小王爷的命令了吗?还不去抓兔子,小心我在你们头上种黑死毒刺。”\r

  “别把那几个家伙弄死了,他们可是很好的材料,他们既然喜欢把别人做实验,想必他们应该不会排斥别人在他们的身上做实验吧。”\r

  白晨继续的骚扰着他们:“我看你们就别再保护约翰了,毕竟你们现在自身难保,你们继续的保护约翰,对你们毫无好处,只会让你们输的更快,如果你们现在把他作为弃子的话,你们也许还有逃跑的机会。”\r

  果然,白晨的这番话起作用了,约翰立刻就抓住了旺达和弗兰克:“你们不要丢下我,他是在故意分化我们……”\r

  “放手,你放手,我知道他是在分化我们。”\r

  这可是在战场上,就在约翰这么一拉,旺达走神之际,魑已经一爪子掠过,撕下了旺达的一块皮肉。\r

  魑舔了舔手上的血:“甘美的鲜血,蕴藏着浑厚的魔力,看来你是一个纯粹的人类,我很喜欢。”\r

  这场仗已经没法打了,白晨的骚扰,魑的凶残,还有崔斯莱特等人的恐惧,已经让这场原本会非常激烈的大战,变得有些像是猫捉老鼠。(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